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十九章 不一样的护理工作(一)
    袁志在书写抢救记录的过程中,也在复盘这个抢救,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以便在未来,在下一次治疗、抢救病人的时候,能够让治疗方案更具针对性与疗效。

    在写完了抢救记录后,袁志又跟武汉当地医院的医生,讨论起了针对新型冠状病毒,以及其并发症的救治方案。

    对于袁志,对于医疗救援队,甚至是对于所有的医护人员来讲,新型冠状病毒都是一个厉害的、全新的对手!

    卫生部虽然下发了治疗方案建议,但如何运用,还需要根据临床、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来具体制定。

    他们需要不停地学习、讨论,并在临床上面进行实践,方才能够加深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了解,从而找到一个更好更安全也更有效果的治疗方案来。

    冯光明看到这一幕,先是有些惊讶和诧异,随后便微微点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心中想着:“这小子,变的不一样了,成长了。”

    以前的袁志,很少跟人讨论这些,就算医生办公室里有别人在讨论,他也懒得参与。

    一方面是性格的因素,另外一方面则是袁志很骄傲、很自豪,觉得没有必要跟旁人讨论这些,浪费时间。

    这才过来援助武汉,冯光明见队伍里面有袁志,其实是有些担心的,生怕这小子来到武汉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毛病,惹出事端。

    现在看来,他的担心应该是多余的,袁志的表现,比他想象中的,不知是好出了多少倍。

    “这是个好现象,希望袁志能够一直保持下去。”冯光明在心中暗道,随后也参与到了讨论之中,大伙儿集思广益,出谋出策,争取尽快把他们负责的这一批病人治好,让他们能够健康出院,回去与家人团聚!

    与此同时,京墨和雍琴等护士,在跟着武汉这边的医护人员查完房后,也在当地医院护士的带领下,开始了第一天的工作。

    因为初来乍到,京墨他们对这里的护理工作还不是很了解,所以当地医院的护士,纵然已经在一线奋战了很多天,身体和心理全都很疲惫了,依旧要再坚持。

    不过他们也知道,随着京墨、雍琴等医疗救援队护士的到来,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轮班,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查完房,回到护士站,护士长先把病人进行了分配,然后安排道:“你们先去给病人把今天的血抽了,送去检验科。稍后还要按照医嘱,给他们打针输液……”

    根据护士长的安排,今天的护理工作,以京墨、雍琴等医疗救援队的护士为主负责,当地医院的护士,在旁边协助。

    这样安排,也是为了能够让京墨、雍琴他们,能够尽快的适应这里的特殊情况,尽快上手。

    当然,能够进入医疗救援队的人,都是精英骨干,护士长相信他们能够很快上手。

    京墨和雍琴等护士,很快便拿上采血器具,去往各自负责的病床。

    采血,对于京墨来说,是早已经熟练的不能再熟练的技能,哪怕是对上血管很细的小孩,她也能做到一针准。

    但是今天,技术过硬的京墨,却遇到了一系列的难题。

    首先是因为穿了厚厚隔离服的缘故,让本该简单的采血,难度系数一路飙升。

    在厚厚的隔离服下,做什么动作,都变的要比以前更麻烦、更费力,更不要说是找血管和扎针这种事情了。

    其次是护目镜上的雾气。

    虽然在佩戴护目镜的时候,京墨在武汉当地医院的同行指导下,做了些准备,可护目镜上面,依旧还是出现了一些水雾,影响了视线。

    在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京墨没能做到‘一针准’,甚至连扎了两三针,都没能够顺利的采到血。

    “对不起。”京墨向病人道歉,语气很是愧疚,心情也有些紧张和自责。

    这个叫做孙尧的年轻病人,虽然被扎的连皱眉头,却并不生气,还大度地说:“没事,你们穿着这一套装备,本来就麻烦,慢慢来,我年轻力壮,不怕扎,正好给你练手了。”

    或许是因为收到了孙尧的鼓励,京墨在调整了一下,换了另外一只手后,终于是采血成功。

    收起装了血的试管,解开压脉带,京墨向孙尧道了一声谢。

    孙尧笑着说:“小事,不用谢。就算谢,也应该是我谢你。大过年的,你们不在家里陪亲人,还千里迢迢的跑到武汉来支援我们,实在感谢!我悄悄的告诉你,你这适应速度都算快的,之前那个刘护士也是在我身上练了好多针,才适应情况,练熟了手的。”

    当地医院的刘护士,在挨个给病人测体温、查血压和心跳,听见孙尧的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在这里站着呢,你说这话,都不避着我吗?”

    孙尧笑着说:“我就是当着你面说的,这叫明人不说暗话。”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们这些病人,跟医生和护士之间,早已经熟悉的和朋友一样了,经常开些小玩笑。

    幸亏如此,要不然,都不用新型冠状病毒发威,沉默、紧张、绝望的气氛,就能把人心中的希望给压碎,把人给压死。

    刘护士也知道孙尧是在开玩笑,自然不会生气,还向京墨介绍:“他是我们这里的开心果,虽然嘴巴有时候贱了点,但人还是挺不错的。”

    孙尧抗议道:“瞧你这话说的,我这嘴巴怎么就成贱了?明明是风趣幽默。”

    “行行行,你风趣你幽默。”刘护士走了过来,给他测体温、脉搏和心跳,同时开玩笑的对京墨说:“待会儿打针输液的时候,给他多扎几针。他不是说了么,让你拿他练手,你也别跟他客气。”

    这当然是玩笑话,无论是京墨和孙尧都不会当真。

    京墨在笑了笑后,没有急着给下一个病人采血,而是先总结了一下刚才的经验教训,调整了一下状态。

    善于总结、善于学习的她,在给下一个人采血的时候,虽然还是没有恢复到以前的水平,却是比给孙尧采血要顺利许多。

    孙尧见状,忍不住道:“诶诶诶,京护士,你这水平进步的也太快了吧?刚才扎我的时候,怎么没有这水平?你该不会是得了刘护士的指示,故意来多扎我几针吧?”

    京墨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便笑着说:“你可别冤枉了刘护士。我进步快,不是显得你水平高嘛。”

    孙尧一脸茫然:“我水平高?什么水平高?”

    “当然是陪练的水平高喽,依我看,该让所有的护士,都来找你练练手。”京墨也开起了玩笑。

    孙尧被吓了一跳,刘护士却是‘噗嗤’笑出了声,朝京墨比了个大拇指,夸道:“说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