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十六章 初上战场
    在护士更衣室里,京墨等护士也在穿隔离服。

    雍琴扭头,看到京墨穿在身上的护士服,有些惊讶的说:“咦,你这件护士服有点年头了,也不是我们医院的……哪儿来的?”

    “这是十二年前,地震的时候,救了我的那位护士姐姐送给我的。”京墨低头看着身上的护士服,眼前的画面一阵变幻,又回忆起了十二年前的那场大地震……

    当时京墨一家还未搬到成都,还住在老家,受灾情况比较严重。她在地震中,被掉落物给砸到了头,流了好多血,人是又痛又怕。被送到了临时治疗点后,一个护士姐姐对她进行了细心地照顾与安慰,让她不仅治好了伤,还打消了心中的恐惧。

    在京墨的眼里,那位护士姐姐就像是天使一样,带给了她新生。而她也是因为这点,才回立志要成为护士。

    后来,京墨伤愈出院时,还专门去感谢了那位一直照顾她的护士姐姐,并对她讲了自己以后要当护士的誓言!

    那位护士姐姐在听了她的话后,笑着告诉她:“护士没有想象中的好当,不仅很累还很苦,经常还会在工作中受气……”

    最后问她:“你听了这些,还想当护士吗?”

    “想!”年幼的京墨毫不犹豫。

    护士姐姐很好奇:“为什么?你不怕苦不怕累,也不怕受气?”

    京墨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回答是:“怕!但我还是想要向你一样,去帮助他人,治愈他人……”

    而护士姐姐听到这个回答,笑的非常高兴,并把这件护士服送给了京墨,被她一直珍藏着。

    这次来武汉‘抗疫’,京墨特地将这件护士服带上,想要像十二年前的那位护士姐姐一样,穿着它,踏上战场!

    “十二年前,我被穿着这件护士服的‘天使’拯救。现在该我穿着这件护士服,走上前辈们的‘天使之路’了!”

    这是京墨的想法。

    她并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别人……因为它有些中二,讲不出口。即便此刻雍琴问她,为什么要带上这件衣服,她也没有告诉真相,只说是想要带上就给带上了。

    花了些时间,众人穿上隔离服,又戴上了护目镜。

    这些装备能够有效的保护他们,不过穿上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相当闷。而且他们也被告知,在穿上隔离服,进入病房后,是不能喝水进食和上厕所的,一直要忍耐到换班脱下隔离服后,才能进行。

    另外,穿上了隔离服和护目镜后,还有一个不方便的地方在于……完全认不出谁是谁了。

    对于这个情况,武汉这边的医生和护士,早有应对经验:“拿笔把名字写在隔离服外面,就知道谁是谁了。”

    听到了这个提议后,众人纷纷照办。

    雍琴递了支笔给京墨:“来来来,帮我在隔离服上写名字,顺便把我男神的名字也写上去。”

    “你男神?谁呀?”京墨好奇地问,她还真不知道雍琴追星,平时没听这丫头提起过呀。

    “我的男神是李伯伯。”雍琴说。

    京墨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当然知道李伯伯,就是西南地区鼎鼎大名的散打评书家李伯清。这位在其他省份可能没有太大的名气,但在西南地区,那是头一号的男神!就是收的徒弟不务正业,一个个都跑去开火锅店了……

    京墨很快在雍琴的隔离服上,写下了她的名字,并在旁边写了一行:“想去现场听李伯伯的散打评书。”

    这是雍琴的心愿。

    “好了。”写完后,京墨把笔给了雍琴,还拿手机给她拍了张照片。等会儿进到病区,手机就不能用了。

    雍琴看了眼照片,非常满意:“写的不错呀,来,换我给你写。”

    京墨本来都要让她帮忙写了,临时却改变了主意:“我不要你写,我等下让袁志给我写。”

    雍琴愤愤不平的抗议:“不是吧,这也要秀恩爱?太过分了!”

    京墨笑着说:“忍忍吧,我也就是秀这最后一把,等进入病房,开始工作,我跟袁志见上一面都难,就是想要在你面前秀恩爱,也秀不成了。”

    雍琴摇头晃脑的说:“这么一看,你比我还惨。我现在跟男朋友,是一个在武汉一个在成都,跨着省。可你呢?虽然跟袁志在一个医院战斗,在一家酒店里面住着,可纵然近在咫尺,却是连面都难得一见……”

    京墨也在感叹,她妈还让袁志照顾她,结果呢……她和袁志,虽然在一起战斗,但在后面的日子里,能见到几面,真不好说。

    出了护士更衣室,京墨便看到了一个同样全副武装的医生走了过来。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身材也因为穿了隔离服的原因,显得颇为臃肿,但京墨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袁志。”

    “京墨。”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我看他们都在隔离服上写了名字,也想让我帮你写一个。”袁志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好呀,我给你写,你也帮我写。”京墨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也是这么想的,两人之间的小默契,让她感觉心中暖暖的,忍不住就想笑。

    京墨在袁志的背上,写下了他的名字,紧接着又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旁边,两个名字之间,还画了一个桃心。

    她没有告诉袁志自己写了些什么,把笔交给袁志,让他给自己写。

    很快袁志也写完。

    雍琴等护士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看到他们两个背上写的字,纷纷吐槽:

    “哇,要不要这么肉麻?”

    “你们两个写名字就算了,居然还把对方的名字也写上并画了桃心!你们不仅是要给我们撒狗粮,还要给病人撒呀?过分,真的太过分!”

    “我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你们这是在欺负我这样的单身狗!”

    听到雍琴等人的话,京墨和袁志方才知道,原来对方做出了与自己一样的事。

    这份默契,让两人相视一笑。

    可惜,恩爱秀到此结束,两人分属不同小组,负责的病区也不一样,就此要分别。

    “我们要进病房了……”京墨说,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舍。

    袁志点了点头,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最终讲出口的,却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去吧,我们也要查房了。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对了……”京墨张开双臂:“抱一个吧!”

    袁志和京墨,隔着厚厚的隔离服,费力的拥抱了一下,都在对方耳边,小声说:“加油!”“加油!”

    不远处,赵世全与几个同组的医生站在一起,看到这一幕后,心情很不是滋味,好在又是口罩又是护目镜,旁人也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

    袁志在和京墨分别后,回归到了一组队伍。

    “走吧,我们先跟着王主任他们去查房。”一组组长冯光明招呼道,又扭头,对呼吸科的主任王金泉说:“王主任,等下还要麻烦你们给详细介绍下病人的情况。”

    冯光明的普通话讲的不是很好,属于标准的川普,椒盐味很浓的那种,这就难为了王金泉,他一脸茫然的‘啊’了一声,问:“你说慢点,我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好在有袁志等年轻医生在,帮着冯光明用普通话做了翻译。冯光明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哈,我的普通话有点烂哇?让你听不懂哇?没得事,我会抓紧练习,争取让你们能够早点听懂我说的话。”

    “没事没事。”王金泉道,“等相处久了,你说的话,我们就能听懂了……其实我的普通话,也不怎么好,大家相互学习,相互进步。”

    相互进步讲的没错,可相互学习是什么鬼?难道你们两个,打算一个学椒盐普通话,一个学武汉普通话吗?

    袁志等年轻医生相互看了一眼,都在忍笑。

    很快,一行人进入到了负责的病区。在看到了病人,感受到了这里充斥的压抑、紧张甚至是绝望的情绪后,所有医务人员的心都揪了起来。

    王金泉一路查房,一路介绍着病人们的情况。

    “这位大妈是在1月27日出现的咽部不适,1月28日出现发热、腹泻,曾自行服药无好转,于1月30日傍晚到发热门诊就诊,体温39℃,提示肺部有感染。随后转送到我们医院隔离治疗,目前病情稳定……”

    病床上的大妈,精神状态很良好,见今天来查房的医生有点多,忍不住好奇的发问:“这些是新来的医生?”

    她讲的是武汉话,袁志和冯光明等人都听不太懂,只能连蒙带猜,好在有武汉的医生帮着翻译,而王金泉则介绍:“他们是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医生,以后会跟我们一起,为大家治疗。”

    大妈热情的说:“四川来的?好好好,谢谢你们了。”

    冯光明代表一组的医生们表态:“大家放心,我们一定竭尽所能,让你们恢复健康!”

    这话说的很漂亮,可惜他的一嘴椒盐普通话,让病房里的病人,都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似懂非懂。

    还有人学着他的口音问:“你说的啥子哟?”

    冯光明有点尴尬。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隔离服的护士奔了过来,着急地说:“王主任,27号床的病人,情况忽然又加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