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十四章 你剪短发,我剃光头
    “啊?还要剪头发?”

    听到武汉同行的建议,雍琴忍不住发出了低声的哀叹。她就是留的一头长发,而在医疗救援队里,除了她,还有好些年轻的女医生和护士,都留着长发,甚至包括京墨也是如此。

    都是年轻人,都是爱美的年纪,作为女生,很多又都喜欢留长发,此刻听到要剪发,倒不是抗拒,只是很不舍。

    京墨也舍不得,她的头发乌黑顺直,非常漂亮。但是她拎得清轻重缓急,虽然舍不得,可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工作,也只能剪去这一头秀发。

    调整好了心态后,她还安慰雍琴:“咱们危险都不怕,还怕剪头发吗?正好,剪了头发,还能清爽点。等打败了新冠病毒,回去后,咱们再把头发留起来。”

    雍琴眼眶有点红,吸着鼻子说:“我也不是怕剪发,就是有些舍不得。不过你放心,再怎么舍不得,我也分得清轻重,等下回到房间,就把头发剪了。”

    京墨道:“到时候我帮你剪,你再帮我剪。”

    “嗯。”雍琴点了点头,又看了眼京墨的秀发,问她:“你就舍得?”

    京墨摸着自己的头发,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也舍不得啊,毕竟留了这么多年。但是我们既然上了战场,就得按照战场的规矩来。而且剪去头发,还能节约不少打理的时间,也是好事。”

    这些话,既是理由,也是自我安慰。

    袁志跟自己医院的医护人员坐在一起,所以没能听到京墨和雍琴的小声谈话,但是见她摸着自己的秀发,神色落寞,不由的很心疼,飞快的琢磨着,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帮着京墨舒缓心情。

    开完会,樊诚把几个医院的队长留了下来,商讨分组事宜,其他人则返回各自的房间,洗漱休息,为明天就要开始的战斗做准备。

    走出会议室,袁志等着京墨过来,问她:“你要剪头发吗?”

    京墨道:“肯定要剪啊,你问这个做什么?”

    袁志摇头:“没事,就是问问,你先回屋,我等下过来找你。”

    京墨看着他,一脸的狐疑,但袁志什么都没有,先行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雍琴在一边旁观了全程,同样很不解:“他什么意思呢?”

    “我也不知道。”京墨摇了摇头,去酒店前台,请他们帮忙找来一把剪刀,然后回了房间,先帮雍琴把头发剪了,又换雍琴给她剪。

    两人正忙着,就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

    “谁呀?”雍琴探头,向房门的方向问道。

    门外静了片刻,然后听到一个人说:“咦,房号没错啊……这是京墨的房间吧?”

    正是袁志的声音。

    “你没走错,是我的房间。”京墨回应道。

    雍琴则拿着剪刀去开门,边走,还边朝着京墨挤眉弄眼:“是你男朋友来了,我去给他开门,然后尽快给你剪完,不耽误你们俩的二人世界。”

    “呸。”京墨啐道。

    雍琴打开门,门外的袁志见她拿着剪刀,就问:“你们还没剪完呢?”

    雍琴没有答话,只是盯着他看,片刻后,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越笑越厉害,差点把眼泪笑出来,边笑还边喊:“京墨,快来看,你男朋友剃度出家了!”

    “什么剃度出家?你这晚上的发什么神经?也不怕把别人吵到。”京墨闻言,一边数落,一边从房间里面走了过来,探头看到袁志,顿时一愣,表情愕然的说:“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站在门外的袁志,竟是剃了个光头,看着还真像是一个帅气的和尚,难怪雍琴会开玩笑的说他剃度出家了。

    袁志摸着光溜溜的脑袋,笑着说:“你不是要剪发吗?我陪着你剪。”

    “你傻不傻啊,我只是剪短发,你怎么还剃了个光头?”京墨既觉得很感动,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想笑。

    袁志倒不觉得自己剃了光头有什么不好,甚至还感觉挺好:“你长发剪短,我没有长发,只能剃个光头,要不然,怎么能算是陪你呢。”

    京墨也不再觉得这个事情好笑,心中只剩下了感动,看着袁志,目光温柔的快要滴出水来了,就连埋怨的声音,也是那么的甜:“你呀,真傻。”

    两个当事人没有感觉,一旁的雍琴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感觉自己是被狠狠地秀了一脸。她把剪刀往袁志的手里一塞,便夺门而出:“我受不了了,你们俩的狗粮实在太齁,我吃不下。剪刀给你,你给京墨剪吧,我先走了。”

    “你去哪儿?”京墨忙问。

    雍琴回答说:“当然是回房间了,许你们两个在这里秀恩爱,就不准我回房间跟男朋友视个频?没这道理呀。”

    雍琴一溜烟的跑了。

    袁志看了看京墨剪了一半的头发,又看了看手中的剪刀,说道:“走吧,我给你剪头发。”

    京墨回到屋里,让袁志给他剪头发,忍不住说:“雍琴那张大嘴巴,不用到明天,咱们医疗救援队里的人,就都知道你剃了个光头。”

    “哪有什么?就算她不说,等到明天,大家也会看见。再说了,我陪着自己的女朋友剪头发,又不犯法,怕什么?”袁志一边笑着说,一边小心翼翼的,帮着京墨把头发剪成了齐耳短发。

    将剪下的头发放到了桌上后,他又拿起桌上另外一缕头发,打算一块儿装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京墨问。

    袁志说:“你这次剪下的头发,很有纪念意义,当然得保存下来,等以后我们有了孩子,等他长大了,我就拿着这头发告诉他:‘你妈当然,是很伟大的’……”

    京墨忍不住笑了起来,紧接着说:“那你拿错头发了,这一缕,是雍琴的。”

    “啊?”袁志赶紧把头发放下,庆幸地说:“还要没有跟你的头发混在一起,还好还好。”

    京墨笑过之后,摸了摸短发,问道:“剪好了吗?”

    袁志上下打量了一下:“剪是剪好了,但我毕竟不是专业的,所以有点儿不是太好看。”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他对自己的手艺,还是挺满意。

    京墨起身,去到洗手间,照镜子看了看。

    袁志也跟着进来了,问:“怎么样,还行吧?”

    京墨很想吐槽,这头发剪的不行,跟狗啃的一样,但是怕伤到袁志的心,只能昧着良心道:“还不错,手艺可以。”

    袁志没有听出这是昧心话,还在洋洋得意:“我也觉得手艺不错,要是没有当医生,我去做个理发师,估计也是最受欢迎的托尼老师。”

    京墨实在没忍住,白了他一眼。

    就在这时,京墨的手机响了,摸出来一看,是京妈打来的视频电话。接通后,就看到了京爸京妈。而他们,也瞧见了京墨和袁志,但明显是愣了一下。

    京墨还好,只是剪了个短发,可袁志直接剃了个光头,形象变化实在有点大,让京爸京妈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这个光头是谁。

    京爸好奇的问:“咦?小袁?你怎么剃了个光头?还有京墨,你怎么也把头发剪短了?”

    京墨摸了摸自己的短发,解释道:“这是工作需要,剪短发,更方便。”

    “那小袁的光头呢?”京爸追问。

    袁志赶忙回答:“伯父,我剃光头,是陪京墨。”

    京爸京妈明白了原因后,都松了一口气,京爸说:“你这孩子,真是有心了。不过,我刚看到你剃个光头,被吓一跳,还以为你是怎么想不开呢。”

    京妈则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诶,京墨,你不是说小袁不会去武汉的吗?怎么你们又在一起了?”

    京墨看了袁志一眼,袁志立马回答说:“哦,伯母,是这样的,我想要给京墨一个惊喜,就没有告诉她这个事。”

    好在京妈没有多想,只是说:“有你在武汉,我们也就放心了,至少有个人照顾她。对了,武汉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很危险?我看新闻上讲的,好像有些严重啊。”

    京墨说:“情况其实还好,而且我们在医院,还有隔离服防护服,很安全的,你们不必担心。”

    不管是父母还是儿女,出门在外时,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京墨自然也不例外,别说她还没有亲眼看到医院里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就算是看到了,也肯定是挑轻松的说,绝对不会告诉父母,自己是有多辛苦、多危险。

    京妈也知道她的套路,便问袁志:“小袁,她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袁志急忙点头,他哪儿敢不点头啊,京墨的手就在他背后,已经抓住了他的肉,一旦他敢乱讲话,就是一通掐。

    和京父京母通完视频,袁志也给自己爸妈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完了后,他也没在京墨的房间里面久待,聊了一会儿,互相激励了一番后,就拿着京墨的头发,回到了自己房间。

    明天一早就得去医院,正式上战场,得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然而,躺在床上的袁志,却辗转反侧,失眠了。

    或许是因为即将要上战场的紧张和激动,让他思绪纷飞,想了很多。有关于新冠病毒的,也有关于以后工作的,还有关于他和京墨的……

    不知是过了多久,他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转眼到了第二天,他一早就被手机闹钟叫醒,猛地睁开眼睛,翻身坐起,神色严肃中带着一丝激动。

    上战场的日子,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