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十二章 没有硝烟的战场,我们来了!
    袁志和京墨挂断电话,走到一起,面对面的站着。

    袁志在笑,笑的很傻。

    京墨的表情,则有些复杂。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对方,让旁边路过的人,忍不住朝他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远处,拿到了行李的赵世全,正要寻找京墨帮她提行李,结果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错愕的同时,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终于,京墨开口了,质问道:“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袁志赶紧解释:“我想告诉你的,上午不是给你打了电话吗?没想到你恰好也在给我打,结果就占线了……”

    “占线了你就不能继续打吗?”京墨把刚才雍琴问她的话,现学现用。

    “这……”袁志卡壳,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你不也没给我打吗?”

    京墨目光一凛,都不用她开口,袁志立马表态:“我错了,我应该及时向你汇报的,我道歉,我检讨……”

    这些话是平时在家里,老袁同志惹怒了老妈后的认错台词,袁志见的多了,也就学到了。

    道完歉,袁志张开双手,想要给京墨一个拥抱。

    结果京墨后退了一步,让袁志愕然一愣,没等他开口发问,京墨就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紧接着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袁志被京墨的这一系列操作,搞的有点懵: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不过挨一拳能让京墨消气也是好事。袁志想着,就要伸手也去抱住京墨,却听见怀里传出一阵呜咽的哭声。

    “你哭了?”袁志顿时急了,一边轻拍京墨的后背,一边问道:“为什么哭?是因为我没有及时告诉你这件事吗?”

    “武汉那边很危险的。”京墨抬起头,脸颊挂着一丝泪痕。

    袁志明白了,京墨这是在担心他。他想笑,可是喉咙里面有些发干,眼眶有些发涩,强忍着才没有掉泪,伸手抚摸着京墨的秀发,声音很温柔:“你就不担心自己?”

    “不一样的。”京墨摇头。

    “哪里不一样?”袁志问。

    “对我来说,你比我更加重要。”京墨看着袁志的眼睛,表情无比认真。

    “傻丫头。”袁志将京墨紧紧抱住,在她耳边低声道:“在我心里,你也是比我更重要的宝贝!”

    两人紧紧相拥,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暂停。

    “为什么?”京墨忽然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袁志没听明白:“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报名?为什么会去武汉?”京墨抬起头问,实在是因为袁志的这个选择,与他一贯的性格和作风,完全不符。

    袁志苦笑了一下,摇头道:“我很想说一些大道理,但是我不想骗你。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要去。或许是想要见识一下这个新冠病毒到底有多厉害;也有可能是看到新闻里病人的痛苦,看到我的同学、我的老师全都去了战场,头脑发热冲动了;又或许是像有些人说的,想要去搏一把镀个金,为以后的发展铺路;当然还有个原因,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前线。我去了,至少有个人能照顾你……”

    京墨知道,袁志讲的是真话。她盯着袁志,认真的嘱咐道:“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

    袁志用力点头:“我答应你,你也要答应我!”

    “嗯。”京墨郑重的应了一声,旋即道:“对不起,那天,我不该对你说那些话的……”

    袁志把手放在了她的嘴唇上,摇头道:“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那你说啊。”京墨拍开了他的手,打断了他的话。

    “啊?”

    “逗你的。”京墨看到袁志发愣的表情,没有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袁志也笑了,但是没笑两声,就听京墨忽然叫了声不好,他急忙问怎么了,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却听京墨说:“我给我爸妈说,会让你去监督他们的。”

    袁志好奇的问:“监督他们?监督什么?”

    京墨苦着一张脸道:“监督他们不去打麻将,不去跳广场舞。现在你也要去武汉了,谁去监督他们?我对他们的自控力,完全没信心。”

    袁志搞清楚了情况后,哑然失笑:“这事儿简单,让我爸妈去监督他们,正好让他们相互间熟悉熟悉,以后才好一起帮我们带娃。”

    “呸!”京墨白了他一眼,啐道:“谁要跟你生娃。”

    远处的赵世全,看到两人又哭又笑,心情越发不是滋味。雍琴从他身边走过,小声的刺了他一句:“完了,京墨的男朋友也要去武汉了,有些人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赵世全脸色一沉,哼了一声,没有搭话。

    雍琴没有继续刺激他,走到京墨和袁志身旁,笑吟吟的招呼道:“你们两个抱够了没有?该去集合了。”

    两人这才分开。

    京墨想起同事还在旁边看着,顿时很不好意思,俏脸儿不由的一红,还好戴了口罩,不怕被人看见,但还是埋怨了袁志一句:“都怪你!”

    袁志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他人的看法,笑着说:“怕什么?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你我的关系,我抱女朋友你抱男朋友,合法合理。”

    说话间,他们拖着行李走到了集合点。

    原来,袁志和京墨他们医院派出的医护人员,与另外几个医院的人,一起共同组建了这支四川医疗救援队。到了武汉后,他们这些人将并肩作战。

    总领队,是省卫生医疗服务指导中心的党高官樊诚。在简单的讲了几句后,樊诚和各医院的医疗队队长,纷纷整顿队伍,进入机场。

    这个大年初一的机场,客流量相比往年同期有所减少,而最大的不同,就是人们都戴上了口罩。

    当袁志、京墨他们这支队伍走进机场时,立刻引来了众人好奇的目光。

    不仅是因为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更是因为在他们的制服上面,还印着‘四川卫生’等字样。

    排队等待安检的时候,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拉了拉京墨的衣角:“姐姐,你是医生吗?”

    京墨蹲下身:“我不是医生,我是护士。”她指了指身后站着的袁志:“这个哥哥是医生哦,我们队伍里还有很多医生……怎么了,你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又问:“你们是去哪里?武汉的吗?”

    “是呀……”

    京墨话音刚出口,就看到小女孩转身跑向了一旁的家人,边跑还边大声的喊着:“妈妈,他们是去武汉的医生和护士。”跑到一半,又想起一件事,忙止步转身,举起手,朝着京墨和袁志等人,敬了个少先队礼。

    小女孩的话,让周围一直在打量他们,只是没好意思过来询问的人们,顿时炸了锅,纷纷问道:

    “去武汉的?”

    “你们是去支援武汉吗?”

    “你们都是哪个医院的?”

    在得到了袁志、京墨等医疗救援队成员的回答后,这些旅客纷纷向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有人高喊着:“加油!”有人则是叮嘱:“你们全都要好好的,好好的去,好好的回来!”更有人说:“你们全都是平时难挂号的专家,是我们的宝贝,一定要注意安全!”

    听到这些暖心的话,医疗救援队的人们都很感动,原本心中的忐忑和紧张,也由此减少了许多。

    袁志看着这些喊‘加油’,说‘谢谢’的人,心情有些复杂。

    他在医院的时候,虽然治好了不少病人,但是因为他特立独行的古怪脾气,向他道谢的人并不多,甚至还有不少人,是对他有意见的。

    京墨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回头看了一眼,笑着问:“感觉怎么样?”

    袁志认真的想了想,目光落在了那个敬礼的小女孩身上,不由的笑了起来:“还不错……哎,我们以后也生个女儿怎么样?”

    “滚蛋。”京墨拿手在他身上用力的拧了一下。

    通过安检,进到候机厅,去往登机口。

    这一路上,医疗救援队始终都是焦点,不少人拿出手机,对着他们拍照录像。

    雍琴回头,小声的对京墨说:“你说这些人录了像会发抖音吗?我们是不是能在抖音上刷到自己了?”

    京墨哑然失笑:“怎么,你还想要当网红啊?”

    雍琴摇头:“网红就算了,我只是觉得,要是能刷到一个自己的视频,肯定很有意思。”

    队伍里也有人拿出手机,拍下了他们出征的画面。

    到达登机口,等了一段时间,众人登上了飞机。又过了一段时间,飞机缓缓离开停机坪,驶上跑道,顺利起飞。

    京墨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逐渐变小的机场与城市,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忐忑不安。

    一只温暖有力的手,在这个时候握住了她的手。

    京墨扭头,看着身边的袁志,心中的忐忑不安顿时消散了。

    袁志捏了捏她的手:“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京墨点头,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将头靠在袁志肩膀。

    她真的睡着了。等到被袁志叫醒的时候,飞机已经到了武汉上空,开始降落。

    看到下方那座江河纵横的城市,不仅是京墨,医疗救援队里所有人的表情,全都变的严肃且凝重。

    没有硝烟的战场,我们来了!

    新冠病毒,川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