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十章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再见
    袁志和京墨的行李,其实早在昨天晚上,就已经收拾妥当。他们都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相信一定能够通过申请,所以早早便做了准备。此刻交接完了工作,他们直接回家,去取行李。

    到了家,京墨意外的发现,父母都在家中,并没有去上班。显然是请了假,想要送她一程。

    见她回来,从来不关心新闻,今天却坐在沙发上面看着疫情新闻的京妈,飞快的起身道:“回来了?你的申请……通过了?”

    “嗯,通过了。”京墨点点头。

    虽然昨天晚上,她已经把要上战场的事情告诉了父母,可是当申请真的通过,马上就要赶赴武汉,去跟新冠恶魔正面搏杀的时候,面对关心她、担心她的父母,京墨一时有些哑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们知道你一定能够通过申请,就跟单位请了假,想要送送你。”京父站起来说,既是在解释为什么他们会在家里,也是想要缓解一下这有些尴尬的气氛。

    京墨嗯了一声,还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迟疑了片刻,才说:“我是回来拿行李的,还得赶紧去医院。”

    “这么着急的吗?哦,你的行李箱,我帮你从房间推了出来。”

    京父快走几步,到了客厅墙角,那儿摆着一只粉色的行李箱,他给推着送到了京墨面前。

    京妈在这个时候也开了口,连珠炮似的说:“你行李都收拾好了吗?有没有忘带什么东西?你要不要再检查一下?你这孩子,工作上面没有问题,可生活上面却总是忘事,这次去武汉,可没有人照顾你,只能是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还愣着做什么?打开箱子,检查一下有没有少带、漏带的啊……”

    京父生怕母女俩要吵起来,提心吊胆的插话道:“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女儿已经长大,早不是小孩了,肯定能照顾好自己的……”

    他话刚讲了几句,就被京妈斜眼一瞪:“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碗洗了吗?”

    京父小声的嘟囔道:“午饭都还没到吃的点呢……”

    京妈眉头一挑:“我说的是午饭的碗吗?早饭的碗你洗了没有?”

    “早就洗了啊……行,我闭嘴,不说话,总可以了吧。”京父果断认怂闭嘴,将耙耳朵的风范,发挥的淋漓尽致。

    京父本以为京墨会对京妈的唠叨厌烦,就像以前一样,但是并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京墨今天非但不觉得母亲的唠叨烦人,反而还觉得不舍,觉得很享受。

    她笑了笑,真的就打开了行李箱:“那你就帮着我,一起检查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忘带了吧。”

    京妈愣了一下,显然也没有想到,京墨会是这样的反应。片刻后,她点点头,应道:“好。”

    京妈没有多说什么,蹲下身就开始帮着检查行李箱里面的东西。但京墨却有注意到,她的声音里,带着强行压制的哭腔。

    京墨也有点儿想哭,她强行控制住了,蹲下身,与母亲一起检查行李箱里面的东西。

    京父站在旁边,看着他生命中最爱的三个女人之二,感觉眼睛和喉咙也有些发干,急忙找了个借口:“我想起来了,早饭的碗,我好像真的还没洗。你们检查着,我先去厨房了。”他转身,跟逃跑似的,快步进到厨房,确定京墨和京妈看不到,才抬起手,用力一抹眼睛,然后又用力的揉了揉脸。

    京妈偏头,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眼,小声说:“我敢打赌,你爸肯定是跑到厨房里去偷哭了,你要是现在进去,说不定还能拍到他流眼泪的照片。”

    京墨忍不住想笑,可是在笑了两声后,却是眼眶一红,流出了眼泪。

    京妈没有再说话,因为她的反应,跟京墨差不多。

    都在默默掉眼泪。

    另外一边,袁志在回到了家后,也发现父母都在家中等着他。

    袁志愣了一下,便明白了原因,心情顿时有些复杂,却故作轻松的说:“老袁同志,没想到你居然会旷班,几十年未有过的稀罕事啊。”

    “少贫嘴!”袁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和你妈,都是跟单位正式请了假的,可不是旷班。”

    袁妈则问:“你的申请通过了?”

    “嗯,通过了。”袁志点点头。

    袁父哼了一声说:“他的水平在哪儿摆着,申请要是不通过,我非到他们医院去找肖先林好好的理论理论。”

    袁妈瞪了他一眼,颇有点无奈地说:“行行行,你儿子天下第一好了吧?”

    袁父骄傲的说:“我儿子虽然不是天下第一,但肯定是比他老子强的。”又问袁志:“对吧?”

    袁志笑了,点头道:“现在还是您更强。不过等我战胜了新冠病毒回来,咱们爷俩应该就差不多了。”

    袁父忍不住也笑了:“臭小子还学会谦虚了,我以为你会大言不惭的应下,说你就是比老子强呢。”

    袁妈没好气的白了这对互相臭美的父子一样,问道:“那你回来……是来取行李的?”

    “对。”袁志点了点头:“情况比想象中的更紧急,拿到行李,就要立刻返回医院,准备出发!”

    袁妈又问:“那你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吗?该带的东西,没有忘记带吧?”

    袁志应道:“都收拾好了,妈你放心吧。”

    袁父道:“行了行了,他又不是小孩子,还能忘带了东西不成?再说了,真要忘带什么,到了武汉再买也不是问题。不过有几句话,我得嘱咐你……”

    “您说。”袁志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不知道新冠病毒的具体情况,但是我参与过抗击非典的战役,也算是有些经验。你千万记住,到了一线后,一定要注意个人的防护,只要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战斗……”

    袁父把自己的经验,絮絮叨叨的,向袁志讲了一遍。

    其实这些经验里,有很多袁志都懂,但是他并没有打断袁父,而是听的很认真。

    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跟父亲说过这么多的话了。以前总感觉多说几句,就不耐烦。但现在却感觉,有一种奇特的温馨。

    袁父说了很多,最后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有点啰嗦?讲的这些,你其实早就知道?”

    袁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笑着说:“虽然确实有很多都是我知道的、学过的,但是从老袁同志的嘴里讲出来,却让我记忆深刻,忘不掉。”

    “你小子,什么时候学的油嘴滑舌了?”袁父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

    袁志笑笑,拎上行李,在父母的相送下走到了门口,回头道:“行了,你们不用送……爸,等我回来后,我们好好的喝一顿,聊聊天。”

    袁父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行啊,等你凯旋,咱们爷俩不醉不休!”

    他明明是在笑,可笑声中却带着丝丝哽咽。

    “我走了,到了武汉后,给你们打电话。”袁志的声音里,也带着一丝颤抖。在跟父母拥抱了一下后,他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拖着行李大步离去。

    宛如一个要上战场了的战士!

    而在京墨家,京墨与京妈也检查完了行李箱,所有该带的东西都有带上,一个不少。

    重新合上行李箱后,京妈张了张嘴,最后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句:“去了武汉,照顾好自己,我和你爸一定听你的吩咐,不让你操心。”

    京墨装作不经意的抬手,擦去了在眼角打滚的泪水,笑着说:“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我会让袁志帮我监督你们,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没有听我的话,我可是会骂人的。”

    京妈笑道:“没问题,你随时让他来监督我们……诶对了,袁志他不去武汉?”

    他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去。京墨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嘴上却帮着袁志开脱:“袁志是他们科室的骨干,这边的工作也很重要,离不开他。”

    “原来是这样。”京妈没有生疑,点点头,又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他也要去,想着怎么也能给你点照顾。”

    京墨忍着心头的苦涩,强笑道:“我这么大的人了,不用别人照顾,能自己照顾好自己,你们就放心吧。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医院。”

    京妈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满心都是不舍与关心,回头朝着厨房喊了一声:“老京,你几个碗啊洗这么久?京墨要走了,你还不赶紧出来跟我一起送送。”

    “来了来了。”京父赶紧从厨房里面快步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个苹果,递给了京墨:“带个苹果路上吃,苹果又是平安果,讨个吉利。”

    京墨接过苹果,用力咬了一大口,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笑着说:“真甜!”

    京父感觉喉咙有点堵,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只是翻来覆去的讲:“甜好,甜好,越甜越平安。”

    夫妻两把京墨一路送下了楼,送上了车,目送汽车离去,久久也不愿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