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四章 情况越来越糟糕
    还没来得及消除尴尬,袁志的电话响了,是科室通知回去开紧急会议,与此同时李玉的电话也响了,也被召回。

    “我带你一起吧。这个时候是下班高峰,路上堵,我骑的摩托车。”袁志想着顺便就把李玉的人情还了,不拖欠是他为人处世的核心原则。

    “好的。”李玉的声音明显的雀跃。

    一路上袁志心里都在打鼓,这种医院、护士同时开紧急会议的状况,只有可能出现了重大医疗事故或者预警,想起头几天他们讨论的SARS卷土重来的事,老大说过可能会人传人,难道被证实了?

    趁着停摩托车的间隙,袁志给老大打了个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看了眼时间,袁志只得匆匆赶去科室开会。

    刚到会议室门口,科室主任肖先林投来的眼神就足以划伤人。收回视线,在会议室扫了一圈,“还有谁没到?”

    有医生回答说:“就差在门诊的老刘和还在其他科会诊没能赶回来的小徐了。”

    肖先林点点头道:“那行,我们先开会,小徐和老刘那儿,等下你们把会议内容给他们讲讲。”

    袁志心里着急着,忍不住问:“主任,怎么突然要开会啊?有什么事发生吗?”

    肖先林不带好气的瞟了袁志一眼,扬了扬手中的一份文件,说道:“今天收到的消息,武汉那边的官方通告,新型冠状肺炎具有传染性,会有限度的人传人。市卫生部门和医院,让我们呼吸科在最近这段时间里,要做好防护和应对的准备,警惕该病在我市传播……”

    肖先林的话,让整个医生办公室一下子变的热闹了起来,大家议论纷纷:

    “这个病还真是会传人啊?”

    “之前不是说,这病不会传人的吗?”

    “谁知道呢。反正我的好几个同学群、培训群,在这段时间里,都在讨论这个事,说是有医务人员,已经被传染上了。”

    “这病的传播途径是什么?飞沫么?”

    “既然是呼吸道的疾病,多半是飞沫传播,就是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别的传播方式……”

    “行了行了,先听我把话说完。”肖先林拍了拍桌子,示意众人安静,然后才继续说:“这段时间,大家接诊病人的时候,主意自身保护。另外,如果发现有咳嗽、发烧的病人,要在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肖先林说了一堆需要注意、警惕的事项,以及发现疑似病人后的处理措施。完了后,他正色说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些,等下我还要再参加一个会,如果上面有新的要求,我再通知你们。这段时间,你们都做好要加班的心理准备吧。尤其是某些人,在这种时候,别再给我搞特殊。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听到肖先林的这句话,医生办公室里的人,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袁志。袁志心里憋屈,他明明是下班后才出的门,接到电话就马上赶回来了,至于这么一直针锋相对嘛,摊手道:“你们看我做什么?”

    “好了,不纠结。这段时间把神经再绷紧一点。”肖先林虽然压了这尴尬的气氛,但是对袁志的不满在这个时刻一下就明朗化了,不放心,又再次叮嘱道:“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别不当回事。行了,散会。”说完这番话,他转身打开医生办公室的门,大步走了出去。

    等到肖先林走了后,医生办公室里的一个年轻医生没能适应这场景,小声的嘀咕道:“有这么严重吗?第一次看到肖主任这样紧张?”

    旁边一位年纪较大的医生说道:“如果这次的****,跟当年的SARS一样,那么这些措施,就一点儿也不严重,是非常有必要的。”他闭上眼睛,仿佛在回忆十多年前,发生在2002年,席卷了全球的疫情。那个时候的他,跟刚才小声嘀咕的医生一样,都是二十多三十岁的年龄,正青春。一晃18年过去,他的头发如同他的青春一样,一去不复返。而这些,在当年还是个小屁孩的家伙,却成长了起来,成为了科室里的骨干。

    年轻医生对于SARS的记忆,仅限于课本和论文资料。至于当年的经历,已经模糊,大概就只记得好像是停课停学来着。因为不用去上学,还很开心。他皱着眉头说:“跟SARS一样?应该不会吧,SARS的传染性可是很强的。这个****,只是有限的人传人而已。”

    “希望如此吧,就怕这个新冠病毒会变异。”袁志不知道为什么,一反常态的很想要和大家讨论这个话题。可能是因为心里惦记着老大郭明。这样看来,在上个月30号的时候,郭明他们医院,接诊过的肺炎病人就是这个****。现在官方确定说这个病会传人,那么郭明他们的情况是如何了?会不会有什么事?

    想到这里,袁志拿出手机,打开大学微信群,发现这个平时冷清的群,最近确实热闹了起来。因为设置了消息不提醒,几百条信息的聊天记录就默默的躺着,袁志一一爬楼翻看。

    所有的讨论几乎都在围绕着武汉官方的最新通报,还有一些人在说着武汉那边,医院里的朋友、熟人的情况,更有不少人在艾特郭明,询问他最新的、最前线的消息。

    但是郭明并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在忙没有功夫看手机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袁志眉头微皱,心里面的那种不安感再次加重,想起郭明晒出的那张肺部CT图,心里在大胆的猜测,这不是SARS,这比SARS还要严重。

    SARS的传染性已经严重到学校停课、闭校,这个****可能不会停留在有限人传人这个地步。

    很烦躁,摸出手机,再次拨打郭明的电话,一次又一次,依然没有人接。

    无奈之下,袁志只能给郭明发了条私信:“老大,你们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有需要帮忙的,给我说,我会尽力帮忙。”他虽然很难得对谁去发出关心,但郭明是他大学时的兄弟,也是他的好友,确实不一样。

    因为主任没有交代可能会有再次会议,又不是自己当值,袁志去换衣间脱下白大褂,穿上了自己的外套。

    “搞的这么帅,是要去约会?”医生办公室里,有人打趣道。

    “嗯。”袁志回头应道:“现在是我的自由时间,高效完成工作后正该享受的自由时间。只有无效时间太多,才需要用加班时间来补上。”

    一句话又让办公室的气氛跌入冰点,刚刚打趣的医生愣在原地。

    “你也真是的,我们的天才医生有社交障碍,不喜欢跟人交流,你没事开他什么玩笑啊。”另外的医生出声缓和气氛。

    袁志头也没抬,正好京墨发消息来说她开完会了,护士长交代一定让他们回家休息,所以本来要取消的约会,可以继续。

    “好的。我在你最爱的旋转餐厅定了位置,还没来得及取消,正好了,我就不来接你了,我们分头过去吧。”袁志边回消息边出了办公室,丝毫没理会周围的人的目光。

    “也只有主任的话他偶尔听得进去一两句,他真的当自己是谁啊,院子的亲儿子嘛?这么目中无人。”身后又是小声的议论,对于这些议论袁志更是习以为常。

    他信奉的,用医术说话。打嘴仗是街上泼妇的事。

    袁志没去接京墨是因为还有许多东西要准备,匆忙奔往餐厅,和服务员对接求婚时候的音乐、花送上来的时间,忙乎了好一阵,京墨还没到,袁志摸出手机准备问问她到哪里了。

    却意外的收到了老大郭明的微信回复:“谢了兄弟,实不相瞒,我这边的情况,确实不是太好。这个****,绝对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厉害!我们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一是人手不够,二是像口罩、隔离服这些物资日渐稀缺,顶不住几天了。你要是有办法,能帮我们弄一些寄过来,就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袁志扎扎实实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九省通衢的武汉是整个中国版图的中心位置,水陆交通都极其发达,这样一个地方却说医疗物资短缺?袁志还是忍不住问:“情况这么严重吗?通报说的只是有限人传人。”

    像是询问,又像是等着被否定。

    郭明回复道:“比你想象中的严重!兄弟,你和弟妹都是呼吸科的,千万要主意安全,我们医院里,已经有护士,出现了相关的症状,只是还没有得到确诊,但看她的情况,是八九不离十了。”

    “有限的定义通常是指传给没有任何防护或者身体不太好的特殊群体,护士被传染?”袁志表情变的凝重了起来,没等回答又补了句:“你要注意安全,口罩、隔离服这些东西,我尽量帮你想办法。”

    郭明回了他四个字:“谢了兄弟!”

    再看同学群,郭明把这个事情,也发到了群里,不过只说了物资告急的事,请求同学们,能够想办法支援一下。

    大家也很给力,纷纷表示会想办法帮忙,让郭明不要着急。

    袁志放下手机,用手抚脸。终于可以下断定,从医以来的最大考验,即将来临。

    (还是那句话,这本书写的慢,无法保证每天更新,所以投资一定要谨慎……另外投资这个东西,不是作者能够做主的,作者也没的分,老五就是想要关了它,也没有资格啊……不过这本书,签约啊、推荐啊这些,肯定是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