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三章 不平静的一月
    老三简单介绍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更多详细信息让袁志去班级群里看,讨论的细节都非常清楚,因为都在等着身处湖北武汉的老大最新的情况,他们匆忙收了线。

    关于湖北武汉最近收治的一些病例,作为医生,而且在信息这么发达的现在,袁志他们医院已经在小规模讨论这件事,因为跟那些年的SARS很像,所以最开始以为是SARS又冒了头。

    “到底怎么了?”京墨想凑过去看袁志的微信群,奈何群里信息更新太快,又太过只言片语,京墨干脆放弃了。

    袁志没抬头,手指也不停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是老大他们医院里最新收治了一个病人,他在群里面发了那个病人的肺部CT。”袁志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京墨,像是在等京墨做准备,“那个肺,几乎全白了!”

    京墨知道袁志说的那个老大,叫郭明,湖北人,毕业后直接回了武汉当地医院工作。

    京墨也知道,肺部在医学影像的检查中变白,说明肺部存在有炎症和渗出。如果是大面积变白,则说明情况很严重。因为炎症产生的分泌物,随时可能会堵塞肺部里的小气道,让气体无法进入到肺部,从而把人活活‘憋死’。

    “之前是不是出现过类似病例,但是肺部损害没这么厉害?”京墨试探着问。

    袁志点点头,压低了声音:“所以老大刚刚在群里说号召我们讨论,说这个病,与以前好些肺部疾病都不太一样。感觉,这个病,很可能会人传人。”

    袁志短短几句把整个事情经过串了一遍,京墨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

    “再跟老大确认一下判断依据是什么。”京墨催促。

    袁志点点头,发了条私信问郭明:“老大,人传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郭明回答说:“只能说是有这个可能,但是不是真的会传,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在没有确切的结果出来前,我也不敢说它到底会不会人传人。我也是把病例贴出来希望你们一起判断。”

    袁志表示理解:“注意安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吱声。”

    郭明回道:“放心吧,我小心着呢。如果真有需要帮忙的时候,肯定找你。”

    群里还在各种讨论着,袁志没去参与,大冬天的夜晚这么在路边站着,扎扎实实的冻人。看着京墨穿得略单薄,袁志揣起手机,拉过京墨的手示意她上车:“走,我先送你回去。你这段时间,工作的时候,要多注意安全。”

    京墨和他一样,都是呼吸科的。如果这个不明原因的肺炎,真的会传染,那么,除了家属外,医护人员便是最危险的。其中又以需要近距离护理病人的护士,最为危险。

    “放心吧,我知道的。”京墨点头应道。两个人重新带回头罩,坐回摩托车上。

    深夜的街道上,车流行人不多,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沉默着,心里都像压了点什么东西。很快袁志就把京墨送到了她家楼下,说道:“回去后早点休息吧,顺便帮我给叔叔阿姨带声好。”

    京墨应了一声好,然后说:“你也赶紧回去休息。”随后她摘下摩托头盔,递给了袁志,然后在他的头盔上面亲了一下。

    “亲头盔算什么事啊?”袁志说着摘下了头盔,噘着嘴,一副求亲亲的样子。

    “谁让你不赶紧摘头盔?只能等下次了。”京墨留下一串笑声,跑进单元楼,还不忘回头,朝着袁志做了个鬼脸。

    两个人分别消失在视线尽头的时候默契的叹气,他们都在努力调节气氛让刚刚那个消息显得不那么沉重,但是他们都是呼吸科的高材生,他们的预感都知道大事不妙,只是不敢说破。

    袁志再拿出手机,找到之前郭明发的那张肺部几乎全白了的CT,嘀咕了起来:“这肺炎……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摇了摇头,他把手机揣回兜里,骑上摩托车回了家。

    几乎是睁眼到天亮,迎接来了2019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

    一整天袁志都觉得哪里的频率没对,班级群里都是医生,白天都在各种忙,讨论就这么停摆在那里。

    幸好医生的忙碌让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到了下班时间,袁志突然就很想京墨,虽然京墨已经说了要加班,但是袁志总觉得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一起,如果非要找个理由,那就是跨年这种节点,一定要仪式感十足。

    打定主意,袁志回家简单冲洗,收拾了自己,便买了一些水果和零食,跑去京墨工作的医院。

    晚上的护士站,有些冷清,只有几个值班的护士在。

    她们都认识袁志,知道是京墨的男朋友,纷纷打趣两人。对他送来的水果,也吃的是一点儿不客气。

    不知道是不是袁志带来了好运,今天晚上,京墨她们倒是不太忙,病人们的情况都很平稳,没发生什么事。

    一整晚,袁志都呆在护士站,趁着京墨忙里忙外的间隙跟她说说话。

    好几次看着京墨的侧脸,袁志都在想,是不是应该找个什么时候求婚了,结婚后的京墨可以放下忙碌,她的无微不至和极尽温柔不应该对病人,应该只专属于他和他们的孩子。

    他有些遗憾想要仪式感十足的跨年就这么平静的度过,那时的他还不知道,一个月后,全国人民说得最多的是回到跨年这一天,回到12月31日这一天,重启2020年。

    一月这个月份在中国人的理解里有点尴尬,他虽然是一个新年的开端,但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认为,过了农历新年才是年。所以1月的前半段日子过的不紧不慢,不那么危重的病人因为害怕新年会在医院度过,都会尽量选择不在这个节点来看病。前来医治的病人大多是些轻症,他们的担忧依然是早发现早治疗,免得拖到农历新年麻烦。

    病人没减少,工作量没减少,但是医生的压力少了很多。可也正是病人没减少,作为护士的京墨依然忙碌。好几次袁志去见京墨都只能在医院短暂约会,让京墨辞职的想法在袁志的脑海里越发的坚定。

    袁志终于决定行动。他在一次查房的时候看到病房电视里的天气预报:预计未来十天,西北地区东南部、华北南部、黄淮、汉水下游、江淮、江南、四川盆地东部、云贵高原、华南北部及西藏南部等地累计降水量有10-30毫米,其中、黄淮、江汉、江南北部和西部、四川盆地东部等部分地区有40-80毫米,上述地区降雨量较常年同期偏多5-8成,部分地区偏多1-3倍。全国气温偏高。除华北地区西南部、青藏高原部分地区以及陕西中南部、丠西部等地平均气温比常年同期偏低1度外,全国其他大部分地区偏高2-4度。

    有位年老的病人也在专注的看,小声的嘀咕着,“暖冬、多雨,今年的春节怕是不太平哦。”

    而袁志从这一闪而过的口播里获取到关键信息,中国幅员辽阔,东边日出西边雨,那么多美景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去探寻过,能够想到的旅游也停留在大二那年,他和京墨以及其他几个同学去云南的茶马古道,他们骑着云南特有的矮脚马,头几天才下过雨,古道湿滑,他们在马背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空气清新,路途艰难,京墨因为害怕的尖叫声夹杂着新奇的欢呼声在古道上回荡,微光从参天大树顶端斜下来,照在京墨脸上,袁志的马走在前面,一回头就能看见被阳光照得通透的京墨的脸。

    那时候的空气都是甜美的,不像现在,永远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打定主意,一下班袁志就出了医院,到商场选戒指的时候袁志有点慌乱,款式、色泽、指圈大小,一问三不知。

    “袁医生!”身后传来一个雀跃的声音。

    袁志一扭头,面前站了个身材娇小的姑娘,一头长发被扎成了马尾自然的晃动在脑后,一袭淡蓝色针织裙勾勒出她的好身材,大眼睛、长睫毛,淡红的嘴唇配着雀跃的表情显得更加粉嫩。实在想不出这是谁,又不好再盯着姑娘的眼睛看,袁志只得将视线往下移,余光看见姑娘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自己胸部的位置。

    尴尬。袁志的脸瞬间红了,耳根都有些发烫。

    “我是李玉啊。”在你们科室实习的护士。姑娘开口自我介绍,化解尴尬,见袁志还是一脸茫然,李玉又补充“我拍日食,你让我多读点书”。

    李玉指手画脚的解释,袁志想了起来,相比较平时那千篇一律的护士服装,这样的打扮确实变化太大,果真人靠衣装。

    “选戒指?”李玉侧过身子,望向袁志的身后。

    “嗯嗯嗯。”袁志点点头。

    “需不需要我帮忙?”李玉边说着已经边走了过来站在袁志的身边。

    售姐马上搭话,“先生是想选求婚戒指,拿不定款式,小姐姐可以帮忙看看。”

    “你们家的经典款就很适合求婚了,而且只看你们包装就能轻易俘获所有姑娘了,选择不难。”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着,袁志在旁边看,好像他才是作陪的那一个。他看着李玉的指甲长长的,上面还画着精美的图画,忍不住问,“护士规则不是不能留长指甲嘛?”

    “哦。假指甲啊。”

    “那上班的时候又必须剪啊。你应该隔天就会上班啊。”

    “只间隔一天也要精致的美这一天。”李玉扬扬手上已经包好的礼品袋,袁志接过去,“做女生呢,就一定要极致的利己,这是对自己性别的最大尊重。”

    袁志脑子里一闪而过京墨那永远苍白的指甲,觉得这个理论还蛮新奇,应该跟京墨分享分享,正要再问,电话响了,是京墨。

    “你下班了?我马上过来了。”

    “不是啊。”京墨在电话里声音都透着疲惫,“临时通知我们要开会,不知道要到多久。”

    袁志看着手上提的东西,“能请假吗?你们那么多会,不在乎缺席这么一次。”

    “发什么神经。挂了。”京墨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她一定不知道电话这头袁志满腔热情被浇灭的尴尬。

    (这本书是短篇,只有二三十万字,现实题材,而且比较敏感,所以写的很慢,不一定每天都能更新,但肯定不会太监,因为本书是中国作协2020年重点扶持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