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兄宠 > 第174章 番外四
    当年没能保住自己和许攸宁的第一个孩子,叶蓁蓁心里一直觉得很遗憾。

    随后这些年每每想起来,依然觉得心中怅然。

    随后的五年,她和许攸宁一直聚少离多,自然也难怀上孩子。

    等她进了京,两个朝夕相处,年纪又都轻,原以为很快就能怀上孩子,但没曾想半年的功夫过去,竟然一直都没有消息。

    叶蓁蓁心中害怕那年她的头一个孩子不幸流掉的时候伤到了她的子宫,往后她再难怀上孩子,就叫了御医过来给她切脉。

    御医说她身体很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为了让她放心,还开了一贴补身子的药。

    许攸宁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晚上回去的时候就小心的问起这个话来。

    叶蓁蓁倒也没有遮掩的意思,老老实实的将她想要生个孩子的事告诉给许攸宁知道了。

    倒不是担心许攸宁会广纳后宫,她才急于要生个孩子傍身,她知道自打许攸宁登基为帝,那些个朝臣不止一次两次的上了章奏要许攸宁充实后宫,好尽快为皇家一脉开枝散叶,但都被许攸宁给驳了回去。

    若是被哪位朝臣逼的狠了,他也不说话,只直接下旨赐这位朝臣五六个宫女,让他带回家。

    皇上亲自赐的宫女那身份可不一般,回去之后怎么着也得给个妾室的名分吧?

    还得是贵妾,哪个臣子家里的夫人心里能乐意?

    回去还不得百般的找自己的丈夫吵啊。

    就算不吵,后宅里面一下子添了这五六个贵妾,不说吃喝开销这些,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下子就多了两台戏,还能有闲心管得了许攸宁充不充实后宫的事?

    如此几次,就再没有臣子敢上书跟许攸宁说这件事了,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家里的后宅不宁啊。

    而且许攸宁还跟叶蓁蓁保证过,这辈子无论是他心里也好,还是他身边也好,永远都只会有叶蓁蓁一个人,绝不会正眼看其他任何一个女人。

    对这一点叶蓁蓁还是信他的,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这次叫了御医过来问,也只是因为她确实想要个孩子。

    虽然她没有明说,但许攸宁也知道她心里肯定还在想着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就伸手拥她入怀,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柔声的说道:“孩子的事不要着急,慢慢来。

    你放心,我们肯定会有孩子的。”

    叶蓁蓁点了点头。

    只可惜秋去冬来,又是半年的时间过去,叶蓁蓁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

    好在许攸宁时常会安抚她,叶蓁蓁在这件事上也没有以前那样的急迫了,慢慢的心平气和起来。

    孩子这件事,也许确实是要看缘分的吧?

    现在她还没有怀上,那只是因为缘分还没有到,等到缘分到了,她自然就会怀上的。

    而事情往往就是这般,越是急迫越不能如愿,等到心平气和的时候却很容易如愿。

    元宵这日,叶蓁蓁觉得身子有些不大舒服,许攸宁叫了御医过来给她看诊,就被告诉她怀有身孕了。

    月份也不是很大,才两个月左右。

    不过叶蓁蓁多少也有些反应,诸如嗜睡,胃口不好之类的。

    因为第一个孩子的事,叶蓁蓁这一次就格外的小心,凡事都遵着御医的吩咐。

    许攸宁也极为上心,但凡空闲的时候就会陪着她。

    甚至有时候还会将奏折带到叶蓁蓁的寝宫里面,一边批一边陪她。

    叶蓁蓁对那些朝事一点都不感兴趣,主要是她也不会。

    说到这里她就很佩服许攸宁。

    原本从小他也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教育,算得上是半路出家的,但竟然还将这件事情做的很好。

    现在不说举国海晏河清,但百姓也至少是安居乐业了。

    不过有许攸宁坐在屋里,跟她说话,她就会觉得整个人有精神一点,不再是时时刻刻都懒懒的,觉得很累,只想躺着睡觉了。

    好在这种状况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等到孩子有四五个月份大的时候,也不是特别显怀,整个人精神好了很多,没事的时候还会和许攸宁手牵着手到御花园里面去走一走。

    只可惜等到七个月往上的时候叶蓁蓁整个人又开始觉得懒懒的起来,不是很想动弹,每每都要许攸宁拉着她才肯勉强出去走一走。

    这个时候御医已经把脉确定下来了孩子的性别,是个男孩儿。

    对于到底是个男孩儿还是个女孩儿的事叶蓁蓁和许攸宁倒不是表现的特别在乎。

    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只要孩子能好好的生下来,平平安安的长大,那可就比什么都好了。

    不过对于臣子而言,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这可就是未来的太子殿下了,也就是说大夏的江山又有了继承的人。

    于是他们这些人也都盼着叶蓁蓁能好好的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得益于许攸宁每天都会拉着叶蓁蓁走动,等到叶蓁蓁临产的时候孩子生的很快,不上两个时辰就呱呱坠地。

    果然是个男孩儿。

    因为叶蓁蓁怀他的时候有一点时间很喜欢吃花生,所以就给起了个小名叫花生。

    太子殿下,未来的大夏皇帝,小名叫做花生……许攸宁对叶蓁蓁百依百顺,自然同意。

    倒是许兴昌觉得有些不妥,问叶蓁蓁要不要再想想其他的小名?

    就被叶细妹横了他一眼:“叫花生有什么不好的?

    我就觉得这名儿挺好。”

    说着,抱了花生起来,眉开眼笑的逗他:“哎哟,我的小花生,我是你外祖母。

    看,这是你外祖父,这是你舅舅,认得我们了吗?”

    又被许兴昌说:“明明我是花生的祖父,你是祖母,元宵是他的叔叔,怎么又成外祖父,外祖母和舅舅了?”

    许攸宁和叶蓁蓁两个人对望一眼,都笑了起来。

    眼见叶细妹不服气,想要和许兴昌争论,叶蓁蓁忙劝说:“是什么称呼有什么要紧?

    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一家人。”

    叶细妹和许兴昌两个人这才没有话说了。

    元宵则是一旁拍手笑:“那我就又是花生的舅舅,也是花生的叔叔啦。”

    说着,踮脚看了下叶细妹怀里抱着的花生,问许攸宁和叶蓁蓁:“哥哥,姐姐,花生是男孩儿啊?”

    叶蓁蓁笑着点头:“对啊。

    你不喜欢?”

    元宵想了想,还真的点了点头:“嗯,我喜欢女孩儿。”

    说完,还一脸认真的说他为什么喜欢女孩儿的理由:“姐姐你看,我自己是个男孩儿,魏哥哥是个男孩儿,他生的也是个男孩儿,我身边天天都是男孩儿,皮的很,我想有个女孩儿,穿粉色的衣服,戴粉色的花,会声音软软的叫我舅舅。”

    想了想,又说道:“叫叔叔也成啊。”

    他口中的魏哥哥指的是魏朗,去年初已经成了亲,今年年中的时候时候生了个儿子。

    这一番话听的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叶细妹笑过之后就说:“蓁蓁再生个女儿也好。

    一子一女,正好凑个好字。”

    也许是心诚则灵的缘故,等到花生两岁的时候叶蓁蓁再次怀了身孕,年底腊月的时候出生,果然是个女儿。

    许攸宁坐在床沿上,伸手抱了女儿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叶蓁蓁的额头,微笑着跟她说辛苦。

    叶蓁蓁也微笑着看他。

    当年两个人初见时他还是个坐在轮椅上的清雅少年,经年过去,他眉眼间清雅依旧,却也有了成熟男子沉稳的气韵。

    又因为做了几年皇帝,杀伐果断,不怒自威,外人常常不敢抬头对上他的目光。

    但是在她面前,许攸宁还是永远跟以前一样。

    春夏秋冬,朝夕白昼,往后这一辈子,她都会跟眼前的这个人一起度过了,想来竟然觉得心中满是幸福和甜蜜。

    她抬起头,亲吻了下许攸宁的下巴,微笑着说道:“我很庆幸这辈子能遇上你。”

    春花秋月,夏雨冬雪,因为有你在,这个世界才会让我觉得特别的美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