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七十八章 谋算
    俞娘子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向面前的苗娘子和皇后娘娘解释。

    毕竟如今盛贵妃宠冠六宫,官家对盛贵妃所出的长公主,又极其怜爱。

    若没有足够证据,只怕很难把盛贵妃拉下马来。

    那个包太医告诉她这些事情之后,过了几个月,她让身边的人,去找那个包太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个知道了内情的包太医。

    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盛贵妃派出来的暗卫,给杀害了。

    没了包太医这个人证,就算是俞娘子接下来所说的,都是实情。

    只怕面前的苗娘子和皇后娘娘,也不会轻易相信她说的那些话的。

    这个时候,俞娘子突然从座上起身,来到了苗娘子和赵皇后的面前,一副赌咒发誓的模样。

    “皇后娘娘,贤妃妹妹,嫔妾敢用自己的家族的满门荣耀来发誓,嫔妾接下来所说的那些话,句句属实,没有哪一句话,是欺瞒了皇后娘娘和贤妃妹妹的。”

    紧接着,俞娘子又说道。

    “包太医说盛贵妃在生长公主的时候,伤了肌里,只怕是很难有孕,所以盛贵妃才派出里她贴身伺候的宫女,去了江州柳州,为她采办能够使她有孕的药材。那个包太医和嫔妾说过这些之后,没多久,就被盛贵妃给灭口了。”

    “所以盛贵妃如今腹中怀着的孩子,不一定是官家的。说不定是其他人的,又说不定,盛贵妃根本没有孕。而是想要假孕争宠!”

    俞娘子说着说着,越发激动起来。

    “求皇后娘娘明察,嫔妾方才说的那些,句句属实呀!”

    听着俞娘子说了这些,赵皇后面上有些许犹豫,不知是该相信了眼前俞娘子所说的,还是不应该相信俞娘子所说的了。

    不过头一次见俞娘子说的如此郑重其事,用了自己家族的满门荣耀,来赌咒发誓,就说明方才俞娘子的那些话中,肯定是真的。

    见赵皇后面上满是犹豫,苗娘子突然开了口。

    “皇后娘娘,这事,咱们还得从长计议。俞妃姐姐说的,说不一定就是真的。宫里的太医,几乎都为盛贵妃看诊过,皇后娘娘也是知道,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长着同一条舌头,他们不会说真话的。”

    “即便盛贵妃是假孕争宠,被他们察觉出来了,他们也不会不顾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把这事说出来的。”

    “那本宫该怎么办?若是盛贵妃真的是假孕争宠,难不成本宫真的要把这事,禀到官家面前,由官家亲自裁定吗?”

    皇后之所以不想这么做,是害怕和盛贵妃,撕破了脸皮。

    如今盛国公府的权势,如日中天。

    盛贵妃的恩宠,也是陆陆续续不断。

    盛贵妃所出的长公主,官家又是疼爱异常。

    皇后的母族赵国公府,已经是夕阳西下,早就没了昔年的风光了。

    若盛贵妃腹中真的怀里皇嗣,她这样栽赃陷害盛贵妃,到时候盛贵妃报复起来。

    她和赵国公府,都是招架不住了。

    苗娘子的生母,是官家的乳母当阳郡夫人,苗娘子又是官家的亲表妹。

    就算苗娘子犯了错,官家总还会顾忌着亲戚情分,对苗娘子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不会重罚的。

    但她却是不一样,赵国公府的生死存亡,皆关系到她。

    所以她务必要考虑清楚。

    既然要和盛贵妃撕破脸,就要一击击倒盛贵妃,不然的话,到时候盛贵妃报复起来。

    赵国公府和她,都完了。

    还有她所出的两个孩子,也会跟着完了。

    赵皇后抬起头,扫过面前的俞娘子和苗娘子一眼,缓缓开口道。

    “这些事情,我还要好好思量思量,你们二人先下去吧!”

    皇后娘娘都开口这么说了,俞娘子和苗娘子,也不好得继续留在这里。

    走在回宫的夹道上,俞娘子拉着苗娘子的手,就进了宫道旁的一个耳房中。

    “皇后娘娘顾忌着赵国公府,不愿意和盛国公撕破脸皮,想必是不会接发盛贵妃假孕一事了。”

    听着俞娘子这么说,苗娘子问道。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做?可有了计划?”

    盛贵妃处处压在苗娘子的上头。

    苗娘子已经厌倦了这种感觉。

    能够把盛贵妃一击就能够击倒的事情,她又怎么不做?

    她的生母是官家的乳母当阳郡王夫人,伯祖母又是当今的李太后,她同官家又是表兄妹的关系。

    就算到时候她一击不成,想来官家顾忌着这些关系,也会放过她的。

    俞娘子想了半晌,决定把自己的计划,说给身旁的苗娘子听。

    “若是我们能够从外头找来了大夫,入宫来为盛贵妃看诊的话,到时候盛贵妃是真的有孕,还是假孕争宠,就一清二楚了。”

    俞娘子这么说,苗娘子觉得太过冒险了。

    “你我的位分,在盛贵妃的下面,我们两个请来的大夫,只怕盛贵妃顾忌着你我二人,也不敢让他前去诊脉。还是要请了皇后娘娘,若是皇后娘娘亲自做主,请了外头的名医大夫,来为盛贵妃看诊,想来盛贵妃,也是说不出什么话出来的。”

    苗娘子小心翼翼打量着四周,才道。

    “可你也是知道的,皇后娘娘顾忌着赵国公府,轻易不会涉足在这样的事情里的。所以我们想要找了皇后娘娘帮忙,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俞娘子自然清楚皇后娘娘心中的顾虑,把皇后娘娘心中的顾虑,和苗娘子说了一遍。

    苗娘子觉得俞娘子说的对,若是想要求了皇后娘娘帮忙,只怕先让皇后娘娘消除了对赵国公府的顾虑才行。

    只是要怎么样做,才能帮助皇后娘娘,消除了对赵国公府的顾虑?

    俞娘子和苗娘子,在心中想了几个主意,都没想明白。

    “不如咱们还是折回去,见了皇后娘娘,再和皇后娘娘商量吧!”

    俞娘子说着,拉着苗娘子的手,又折了回去,去了坤宁殿。

    坤宁殿里,赵皇后躺在正殿里的软榻上,身边有三四个宫女伺候着。

    “皇后娘娘,若是您困了,就先去内殿里面歇息吧!这里由奴婢看着就行。”

    小寒心中担心着赵皇后,不想她为了那些个琐事,就劳心伤神。

    “皇后娘娘就那么笃定,俞娘子和苗娘子,她们二人回折回来吗?若她们二人没有折回来,那该怎么办?”

    小寒说着,吩咐了丫鬟拿了美人捶过来,给赵皇后锤着褪。

    “俞娘子和苗娘子,在我手底下干了这么些年,她们二人是什么样的人,我又怎么会不清楚不明白?你就放心好了,她们二人,会折回来的。”

    赵皇后话罢,就枕在了一旁的软枕上,歇息了半个时辰。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殿外又传来了宫女的唱和声。

    “皇后娘娘,俞娘子和苗娘子又来了,已经在殿外侯着了。”

    听见这个声音,赵皇后马上从软榻上直起身子来。

    “你听见没有?我说的可是真的。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和你上一句刚说完,下一句她们二人就过来了。你去把她们二人请进来吧!”

    “我倒是要看看,她们二人折回来,是想好了什么,要同本宫说的。”

    小寒得了吩咐,马上出来坤宁殿,把殿外侯着的俞娘子和苗娘子,请了进来。

    “方才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如今又折回来了?可是想通了什么事?”

    赵皇后没有先问她们二人其他,只问了她们二人这个。

    到底想通了什么事?

    俞娘子先道。

    “皇后娘娘心中所顾虑的,无非是皇后娘娘的母家赵国公府罢了,我们二人真的皇后娘娘心中心系赵国公府。但是若我们二人能够保证赵国公府不会受此事的影响,不知皇后娘娘,愿不愿意出手帮我们二人。”

    方才俞娘子和苗娘子,已经在殿外商量好了。

    先让皇后娘娘先答应下来,接下来的事情,再慢慢和皇后娘娘商量。

    若是一举真的能够击到了盛贵妃,那盛贵妃身后的盛国公府,可是要大受影响的。

    若盛国公府一举衰落下去,那赵国公府,不就可以变成大陈第一世家了吗?

    赵皇后面不改色,让小寒先上了茶水上来,接下来的事情,再慢慢说。

    “俞娘子,说说吧!你能够一举击倒盛国公府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听着皇后娘娘问起,俞娘子也不欺瞒,索性把自己的计划,统统告诉了面前的皇后娘娘。

    “回皇后娘娘的话,嫔妾心中的计划,就是去民间,请一个有名的大夫入宫来。太后娘娘这些日子身体微恙,吃了太医院那群大夫开的药,断断续续不见好。”

    “若是我们以请了大夫来为太后娘娘看诊,顺道为盛贵妃看诊,就可以知道,到底盛贵妃是真的有孕,还是假孕争宠了。”

    听着俞娘子说了这许多。

    赵皇后觉得此计虽然可行,但还是需要太后娘娘宫里的人配合,否则无法进行下去。

    “福姑姑那边,你们可去说了?”

    福姑姑是李太后贴身伺候的姑姑。

    是李太后的心腹手眼,若是她们想要进行这个计划,只怕还得和太后宫里的人,商量好了。

    到时候里应外合就可以了。

    “皇后娘娘放心,福姑姑那,我们自会去安排。”

    俞娘子话罢,和着苗娘子赵皇后继续商量了半晌,终是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