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恩妃 > 第107章 南荣
    今日所有的一切,加之方才南荣夫人提起的额间花形胎记一言,虞昭感知敏锐,将南荣夫人和虞陆心中打的算盘,猜了个七八分。

    果然,等洛枝的声音彻底听不见时,就听虞陆放轻声音,语气带着商议的意思:“昭昭,你向来是最机灵的,大致也猜出了祖母与娘的想法了,咱们一同回去,你可愿过于你舅舅名下?”

    这下可以确定,与虞昭心中猜测的一模一样。刚想开口拒绝,虞昭的手又被南荣夫人拉住了,只见她眼中满是怜爱,柔声道:“孩子,你就当是帮帮南荣府,洛枝好好一个人嫁进来,好容易生下个和宁,不到半岁就夭折了。被思女之苦日夜折磨,变成了这个样子。”

    说到了悲楚,南荣夫人拿出丝娟擦了擦眼泪,又道:“你阿舅也走了,我与你阿祖年老不中用了,实在看不住她。她每每半夜爬起来去找孩子,好几次差些没命。现在你回来了,又与和宁这样相像,不如就用用这缘分,算是救救她吧。”

    闻言,虞昭复看虞陆,尽管她眼中也满是期待,还是轻轻摇了摇头,表明态度。

    见她不愿,虞陆眼中期待依然不减,耐心帮着劝道:“昭昭,娘本事不够,回府后定是不想与外人打交道的,你就当帮娘一个忙,顺便帮帮公主,认她当个阿吉可好?”

    其实虞昭心中清楚,虞陆心中所想,不仅仅如此简单。她之所以这样打算,无非就是想让虞昭能在西番快速立足。

    如此的话,虞陆觉得,等自己死后,也能有强大力量站于虞昭后方,与各种艰险对抗。

    可不曾想,除此之外,南荣夫人也另有打算,将虞昭的手握起暖着,语重心长与她说明情况:“你阿祖此次去西都,便是以为南荣一族后继无人,要与国王商议将叶城治理权交还。可所有人都清楚,此为下策。若如此,免不了又有一场为争权刮起的腥风血雨。当年为了不让外人觊觎家产,我们对外都说你阿舅的女儿和宁还在,不过是体弱不能出门。平日里,也是这样告知洛枝的,所以才让她有个盼头活下去。这次你阿祖本想把真相公之于众,可是你回来了,我连夜派人去知会了你阿祖,他的意思是,你若当了南荣家的孩子,便可暂时稳住叶城。”

    原来还有这层缘故,虞昭细想也对,在西番,纵然男女皆处于平等地位,虞陆可算做南荣家的女儿,可腿瘸心死,又不会料理各种事务,实在难担当起南荣府继承人的身份。

    而虞昭,到底是外姓之人,若入了南荣府,与嫡系族女也是有区别的。若贸然放出消息,要将叶城治理权以及南荣府偌大家业传给一个有外族血统的人,恐怕会被有心之人大做文章,扰得整个叶城都不安宁。

    不过就算如此,虞昭还是不想答应,回望起这些年顶着一个虚假身份,面对的那些艰难。心累得很,再也不想如此不自在了,摇头拒绝道:“纸包不住火,我装得再像,终究也是装的,如何保证一辈子不被揭发?”

    听了这话,南荣夫人面露奇怪,皱着眉好似不赞同,疑惑道:“什么揭发不揭发的?你本就是我们家的孙女儿啊,祖母和你阿祖都会打心底疼你的。”

    转而语气又带着气愤:“我听敏红儿说过了,你那不是人的父亲干了些什么混账事,他配不上你当他女儿,咱们不跟他姓了,回家了就跟着祖父姓南荣了可好?”

    她说这话时,眼中挂着泪,其中慈爱却藏不住,虞昭看得心中动容,回想这些日子,南荣夫人每日一大早就来了,无微不至安排着虞昭和虞陆的生活,乐在其中。

    哪种想要倾付所有慈爱的那种热情,深切感染着虞昭,与之前在虞府见识过的各种凉薄相比较,对比越发鲜明,真切让虞昭体会到拥有至亲长辈的疼爱是何感受。

    虞陆亦是一样的,在有生之年还能体会到来自母亲的关爱,珍视得不行,虞昭看得出来,所以一直主张让她回到南荣夫人身边。

    至于自己,一开始,虞昭在心里头将界限分得清清楚楚,虽也有血亲关系,却从不敢完全把自己当做南荣家的人,只打算陪着虞陆过完余生,再走就是。

    不过确实也是今天才得知,原来南荣府的孙小姐已经逝世,原来传闻中那个体弱多病被藏起来养着的女孩,根本不存在。

    不过是南荣府为稳住局势捏造出来的一个人。

    可虞昭若是回去了,只需改个姓,这个人便成真的了,一切问题尽数迎刃而解。

    可是若应下便有了责任,虞昭从来是个怕麻烦的人……

    见虞昭还犹豫,南荣夫人也不催促,摸了摸她的头,笑得善解人意,缓缓道:“孩子,蓦然告知你这些,你反应不过来也是情理之中,慢慢想,你阿祖今日启程了,骑着快马最早明日就到,你见了他,再和他谈谈。”

    听了这话,虞昭不由思虑到,南荣卫骁年过花甲,纵然身体在硬朗,必定也不似壮年那般年富力强。

    骑快马行路,于六十多岁的老人恐怕十分吃力,可见是迫不及待想见失而复得的女儿和孙女。

    只是一个细节,便能体会出这位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南荣将军,是多么有人情味的一位长辈。家主如此,南荣府定然也如外传一般,人情味十足。

    “昭昭,所有人都希望如此,你便应了下来吧。”见她虽犹豫,但不再说拒绝之言了,虞昭便知她心里其实动摇了,趁热打铁劝道:“你就算改名换姓了,依然还是娘的女儿,娘也依然陪着你,只不过换个身份。再者,你看洛枝公主那样疼你,不依着她,她多难受,就认她做阿吉可好?”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洛枝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只见她脚步匆匆进门,大冬天的,急得额上都见了汗。

    见虞昭还在,洛枝好似放下了心中悬石,松了一口气。满面笑容小心翼翼端着碗金丝酪,送到虞昭面前。

    她眼中满是希翼欣喜,坐下后伸手将东西递给虞昭:“和宁,你吃。”

    虞昭下意识伸手接过道谢,却瞥见洛枝公主伸出的手臂上,有好长一道疤。蔓延至衣袖里,虽有衣物遮盖,看不清到底有多长,但只看这伤口宽度,就能推测得出,必定是很重的伤才能留下的。

    虞昭疑惑地看着,堂堂公主,就算嫁了人,也是少将军夫人,一直养尊处优,为何会有如此深的伤痕。南荣夫人见此,叹了口气,为她解释道:“洛枝性子好,骨子里却刚烈。承业死后,陛下想派人接她回西都,可她痴痴傻傻却顽强得很,就要留在南荣府。这疤痕,是原先她想女儿想得紧了,以死逼迫我和老爷让她见见,可我们哪能有让人复苏的本事啊,找了许多个假的来对付,她记得清楚,都没骗过她。隔些日子就闹着要寻短见,我和老爷为这事,这些年也是心力交瘁。许是你和你舅舅眉眼都像我,加之额上胎记长得巧合,还是她第一个自己承认的女儿。”

    洛枝听了些字眼进去,搂着虞昭急切对南荣夫人和虞陆道:“这是我女儿,这就是我女儿和宁。”

    南荣夫人连忙点头应和:“是和宁,是和宁。”

    虞陆笑着,也善意地点头。

    懂得为人母的苦楚,她选择毫不吝啬将自己视若珍宝的孩子分给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多一个人爱虞昭,不算坏事,虞陆丝毫不会介意。

    一切错综复杂,却好似顺理成章一般,现在只除了虞昭本人未开口同意,所有人已经将她看做南荣和宁。

    洛枝公主依然眼都不眨地盯着虞昭,其中满是失而复得地欣喜。

    在她的目光注视下,虞昭犹豫着,缓缓端起那碗金丝酪,饮下。甜丝丝热乎乎的,当真是好喝。

    洛枝笑得开心极了,连忙问道:“和宁,好喝吗?”

    虞昭将碗放下,对上她的眼神,不动声色叹了口气,点点头,答道:“好喝。”

    只两个字出口,却让所有人都展颜了,知道虞昭这话说出来,就算是松口了。

    窗外融雪寒被正午的暖阳驱散了些,照耀着整个叶城,光映着残雪,折射四方,亮堂堂的,好似满城都被希望笼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