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七百三十六章 大雾伦敦!
    伦敦异变,地表之上是整个威斯敏斯特市区如同怪物苏醒拔地而起的震撼一幕,而千米高空则是两间观战室朝着地面呼啸坠落的景象!

    与此刻夜局众人经历着相同的危机,在离下方城区只剩数百米的最后关头,王庭观战室墙壁一侧法阵亮起,由复杂符文构成的六芒星结界撑开一个缺口,张开零骑白翼的身影从中冲出对着内部喊着:

    “快出来,我支撑不了多久!”

    然后一道全身科幻装甲的身影抓着雷欧尼达斯魁梧的身形,张开短时间悬浮装置的尼尔启动封闭者装甲,抵消着强大俯冲力带动的气流!

    脱离空间墙壁封闭空间的危机瞬间,装甲系统就扫描到科洛索斯握着能量磅礴机械之匙的所在,西蒙的声音直到现在也带着无法相信大喊!

    “科洛索斯阁下!为什么!为什么您...!”

    “我一直很欣赏你堂堂正正的骄傲,西蒙。”

    拿出一枚特制的空间水晶,站在灰发飞扬的能量风暴中,科洛索斯看着他笑着开口说出一部分的原因,然后看向在轰然之中坠落到地面没有人再逃出来的王庭观战室,以及张开零骑白翼握着银色荆棘的佩德罗心中了然。

    “是么...原来如此,也对,用后人来作为诱饵这种计划果然瞒不过克洛提德阁下您的眼睛!”

    抓着那柄能量电光汹涌磅礴的巨大机械之匙,科洛索斯对没有看到计划中那道身影恍然,对着天空上场景空间封锁中的克洛提德微笑行礼,他手上的水晶传送激活。

    “那作为她的替代留下,奥术阁下,请恕我就在这里先行退场了。”

    从始至终,科洛索斯都没有看向赫歇尔·琳华的所在。

    “呵,仓促的开场表演之后就要逃跑了么?”

    精致华美的零骑礼裙奥术微光荡漾,侧开的繁复裙摆露出修长的白皙,优雅完美的脸庞挂着独属于她的神秘轻笑,对于科洛索斯的举动似乎没有一丁点担心。

    “不然等数秒后克洛提德阁下您解开空间的封锁,或者那位超新星抽出手返回,我实在没有从两位A级上位的手上逃走的自信。”

    嘴上仍旧不紧不慢的笑着回复,但是启动空间水晶传送的动作没有半点迟疑,在赫歇尔停留在原地,夜笙、方术使被牵制拖延,克洛提德身处空间封锁,方然远在数千米上的高空救援,

    这是从看见‘奥斯菲雅’露出真身的那一刻,科洛索斯就已经想好了这一幕的时机!

    “这样么,但是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

    手杖在漂亮白皙的手指中挽出漂亮的旋转,即使度过了一个世纪,克洛提德也似乎仍旧是那副如同年轻时代漂亮轻佻的微笑,修长笔直的食指放在嘴唇之前,琥珀色浓郁的金色眼眸中压低意味不明的神秘魅力。

    “我家的小少爷,生气的时候可是很吓人的。”

    听到这句莫名其妙话语的那一刻,思索过所有计划细节也不明白克洛提德这是在暗示什么,科洛索斯眉头微皱的同时,突然感知了一股针对自己的气息,

    从遥远的数千米高空传来!!!

    惊然抬头仰望的瞬间看到早在高空就被不知名力量拦截停滞的夜局观战室,一道道被救出的身影划出弧线被保护着降落在伦敦市区的远处郊外,

    然后一股让天空为之黯淡的能量气息在那里汇聚!

    “你——!”

    负荷过载,身体颤抖的再次咳出鲜血,但是衣摆燃烧周身金色文字浮灭,即使这样银断龙牙也再次一甩延长,龙脊链刃收拢的同时形态变化,

    握住就剑身的那一刻剑柄显露尖芒在方然手中变成一柄银龙的长枪!

    抬起灿金的单眼,诸神之王的虚影再次出现在他漆黑喧嚣的身后,反手握着枪身举起的姿态狂野,在这无人可以阻拦科洛索斯逃离的一刻吐出低沉嘶哑响彻天空的暴躁叠音!

    “别!想!逃!!!!!!”

    近十张牌的光芒在枪身亮起的刹那,缠绕着毁灭的雷光与震颤,冰霜雾气在幻影中虚化,红色丝带在枪尾隐约流转,

    数千米高空之上扩散层层音爆圆环,一抹银色一闪而逝如同流星划过!

    “即使是A级上位,这个距离也不可能....!”

    仰望着【驱牌】在庞大的魔能加载下媲美克洛提德奥术-战车般的速度,贯穿天际朝自己而来的长枪,科洛索斯声音炽热的对着他大喊,机械之匙再次启动、蒸汽齿轮构造成双重保险的下一秒话语戛然而止,瞳孔收缩。

    数公里的地面抬起、上百栋大楼建筑作为屏障阻挡,被一瞬间清空出通道,枪身透明一道红色旋转,下一秒银色的长枪已经跨越蒸汽齿轮的防御出现在自己面前,

    就如同神话里从天上降下的审判,

    那可以贯穿一切的永恒之枪!

    抵御所争取的那一个呼吸,看着马上就激活的传送水晶,科洛索斯无言惊滞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从那柄枪下逃离,

    A级的果断一瞬间抛弃侥幸,舍弃空间传送水晶的同时,在自己被重创之前攥住身边的机械之匙,迎着面前的光芒神情肆意决然!

    “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击!虽然和计划不同,但能拉着两位A级上位困在这个场景,等待和见证外界的计划完成...”

    喊声中带着信仰,科洛索斯苍老的脸上睁大双眼,作为这个模拟场景最后底牌的手段激活,做出最后尽可能的防御迎接即将到来的流星贯穿,

    他最后的轻笑话语也没有改变那抹对某种事物的坚持。

    “是我的荣幸!”

    蒸汽齿轮和银龙长枪碰撞在一起的光芒淹没了他身影的这一刻,巨大的机械之匙表面电流能量朝着地面激射而出,

    如同某个开关开启,银色流星从高空天际贯穿而下的下一秒,这个超过一千五百平方公里的另一个伦敦,浓重沉厚的灰尘黄雾弥漫了整个模拟场景!

    这个瞬间,无论是天空上的克洛提德,下方的夜笙、方术使还有赫歇尔·琳华,又或者是佩德罗和西蒙的几道身影,甚至是此刻身处郊外各自分散的夜局成员,全都看到...

    原本湛蓝悠远天空下的城市被淹没的消失不见,缩小成能见度不超过一米的昏黄世界,如同末日迷宫般的牢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