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六百九十七章 国战:超出预料,跌宕起伏!
        空间摇晃、气流汹涌,原本碎裂一地狼藉万分的玻璃残片再一次不能安分的疯狂卷起!

    能量汹涌、光芒耀眼,阿耳戈斯之眼再次显现,和片刻之前如出一辙!

    “竟然....”

    无比迅猛的呼啸冲锋在奥术光芒反过来朝向他们绽放湮灭的同时戛然而止,不可思议这种展开的雷欧尼达斯喃喃自语,魁梧的身影在光芒冲刷中定格!

    这无论是魔能总量还是力量的层次阶级都超出C级的一击,丝毫不亚于科技者的巨型能量兵器,在一瞬间激活雷欧尼达斯的奥术结晶之后,仍旧威力不减的朝着远处的尼尔和奥斯菲雅呼啸袭去!

    直视着这原本是己方的最强手段,此刻却璀耀朝着自己冲来,尼尔和奥斯菲雅白色的王庭礼服都被狂暴的吹起的瞬间,

    奥术闪耀,魔能炸裂!!!

    “哦?有着能将攻击吸收并返还给对手的能力的使魔,呵呵,真是有趣的底牌,看来我们都小看夜局的那名年轻人了。”

    王庭观战室中,看着正面虚拟屏幕被奥术洪流的光芒填满,虽然有些意外但仍旧挂着微微笑意的科洛索斯摩挲着自己整齐胡须的下巴,赞叹的开口。

    “即使名不经传,但能拥有这个阶位的参加者身份,本就说明了一切,相信夜局也是对他这个能力报以期待,才明知无法以一敌三毫无希望也仍旧让他出场的吧。”

    对于这骤然的反转,赫歇尔·琳华没有丝毫惊异,姿态典雅的坐在椅子上平静说道,毕竟对她而言这只是C级阶位之间的战斗罢了。

    所以在场只有勒瑰恩一人,难以消化心中的这份震惊。

    他还有这种能力!?

    而与此同时,在王庭眼中以为预料到这幅景象的夜局,观战室中,摇晃着整个虚拟屏幕的画面,光芒充斥的魔能逸散景象,让众人被这骤然之间的反转相顾无言!

    “我去!可以啊,没想到方然老弟还有这种杀手锏!”

    大少爷忍不住身体前倾,眼睛里带上光彩的看着王庭自己的底牌却要自己承受这种有趣的展开。

    夜局观战室中,所有人都是被眼前这一幕给惊艳到了,他们原以为方然已经无法抵抗的时候,竟然出现这种反转!

    “这个法术的威力非常大,大到正常情况下C级参加者正面绝对接不下来,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个地形很难闪开。”

    魔术师温厚儒雅的声音也是微微有些上扬的解释,对这一刻的展开眼睛带上了掩饰不住的讶然,而听着他的话,一旁的青柠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有点不敢相信的期待开口:

    “那这么说...说不定王庭的人在这一击下都会被直接淘汰!?”

    “有这个可能。”

    魔术师微笑对她点头,一旁苟彧微微出神像是想到了为什么方然要带他和孟浪进去的原因,其他人都紧紧盯住屏幕,华凌漂亮的脸庞上一脸古怪,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

    “该不会真的让这小子给蒙赢了吧...”

    这个念头同样在夜局其他人心中升起的同时,宿群竟然发现自己有些紧张,下意识想握住刀柄的那一刻,

    才想起来自己的唐刀此刻并不在身旁。

    一定...会有好事发生么....

    而此刻虚拟屏幕之中,汇聚所有人关注的画面之上,从那只小巧的迷之生物放出的原本属于王庭底牌的阿耳戈斯之眼,有着和真货一般无二的威力,

    魔能汹涌燃烧的奥术洪流在这一层通道尽头炸裂,墙壁、地面、玻璃、所有的一切都在奥术光辉的冲刷之下消融不见,外面高空悠久的风吹了进来,碧蓝的天空清晰可见,

    在这一击之下,兰特荷大厦第十四层侧面直接开出一个空洞!

    “成功了!?!?”

    毁灭光束的冲刷即将结束之前的一秒,青柠紧张的站起来的追问,但是方术使看着屏幕上的光芒之中,微微挑起眉头神色认真。

    “不,还没有。”

    最后一点光芒呼啸殆尽,只能感觉到脑袋顶上一个强烈的魔能源头释放出巨大威力,终于等到楼层的摇晃消失,被方然扑倒在地上的孟浪灰头土脸爬起身看向前方,茫然无措已经不知道方然这究竟是放出了什么玩意的看到,

    已经成为‘悬崖’的通道另一端,晴朗碧蓝的天空上白云漂浮,高空有些冰冷的气流吹进楼体,整个消失的墙壁,钢筋连接的边缘地面摇摇欲坠...

    奥术之匣启动的痕迹还在身侧残留,一个被球形立场护在其中的身影半悬浮于地面,

    替身后的奥斯菲雅挡住了全部的奥术洪流。

    “封闭者第三世代装甲,”

    透过虚拟屏幕看着在明明超出阶位的毁灭光束下,依旧支撑挡住了的身影,此刻他所有的头发全都微微向上悬浮,沉默寡言的气质不在彻底露出那双锐利的双眼。

    方术使眼神压低的看着这位上一次国战的老对手轻叹开口,似乎是为方然好不容易抓住的一击,却没能将王庭的所有人淘汰而惋惜。

    “尼尔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准备万全。”

    而此刻模拟场景中,也是感知到奥术洪流的威力已经结束,比一身狼狈的孟浪好出太多的方然从地上爬起,看到通道另一侧直通天空的空洞之前,尼尔身周有着非常眼熟的护盾立场。

    被挡住了么...?

    面对继阿耳戈斯之眼威力超出预料之后又一件意料之外的展开,心中升起这个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遗憾的念头,方然看到悬浮于地面之上的身影,尼尔收起封闭者的立场护盾,彻底变得锐利的双眼俯视着方然的所在话语漠然,

    不止一个的科技浮游武装在他身后出现,让他如同装甲巡游的骑兵!

    “你以为依靠这种小聪明就能获胜了么,真是天真。”

    看到对方在奥术之匣中竟然还有挡住刚才那样一击的底牌,孟浪看到一旁方然缓缓站起身,穿着西装的身影已经有了和那次夜色明珠不同的挺拔,有些楞了一下的开口:

    “喂,老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没办法了,既然失败了,看来我只好拿出真本事了...”

    然后他看到方然转头对着他轻笑了一下,下一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面前地面甩出一个巧克力盒,再次眼神压低一凛的一声断喝!

    “秘技-沙暴送葬!”

    一张刚刚觉醒的全新库洛牌在巧克力盒中生效!

    只不过【砂牌】生效的瞬间,并非强大的攻势出现,而是方然面前的地面顿时化作沙子溶解,

    然后他直接激活【跳牌】的飞身跳下,握着唐刀的身影在半空中转身,食指和中指在太阳穴轻轻抬起的对着孟浪轻笑比了个再见的手势:

    “老哥,感谢你的献身!我们分头行动,我先走一步啦~”

    对于因为自己对方然操蛋程度的了解、听到这混蛋会这么说丝毫不震惊的这件事震惊了的孟浪,攥紧了不能用出真实实力而憋气的拳头,扒在方然跳下去的空洞对着这个一本正经喊出牛逼招式名,结果下一秒自己用能力跑路的家伙怒吼!

    “卧槽!你个混蛋竟然真这么说了!”

    还有你特么又抄人家火影的招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