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六百六十四章 幸运的预兆
    虚拟的照片上,定格出了一个格外有排场的画面,周围的一切都在服务中央穿着漆黑奢华黑色外套的青年,那个当时满脑子执念去北极自己要做什么的自己。

    东京夜下,站在大楼边缘的方然看到他拿出这个的时候楞了一下,然后像是因为看见了没想到的东西,有些无奈头疼的叹气失笑了一声。

    “你从哪找到这个的?”

    话说我这是...被偷拍了么...

    看到他好像并没有多么吃惊的样子,约塔又缩了缩的抱紧自己的膝盖。

    “你上次失踪的时候,夜笙姐让我用能力找你,然后我在奥斯陆一个摄影爱好者的社交账号上,找到了这张你的照片。”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方然就迅速的收回目光的小声补充道。

    “不过当时局里的大家当时已经知道你在北欧了,我就没和他们说...”

    “这样啊...”

    方然轻轻笑了一下,然后也坐到了楼顶边上,眼睛里看着东京这座离以前的他很遥远但现在却轻而易举就来到了的繁华大都市,微微有些出神。

    大楼的边缘,两人坐在昏暗的楼顶边缘,看着下方繁华的城市,连夜色似乎都变得安宁。

    听着他似乎并没有在意的语气,约塔意外的看着他,一时间关于自己查到的有关那个金融帝国的信息、关于为什么照片上的他和平时完全不同等等好奇涌上了心头,

    不过看着方然,看着他眺望着东京繁灯辽阔的夜幕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出神眼眸,坐在楼顶边缘的他额角的碎发微微被夜风吹起,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语却突然变成了另外的问题。

    “为什么...方然你要去北极呢...?”

    “诶?”

    听到他的话语从眺望中回神,,被约塔这么问的这一个瞬间,方然微微一愣的视线摇晃,不知为何的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自己在那晚灾城、那次餐厅还没问出口的问题。

    -‘为什么...夜笙姐你能为之拼上性命呢...?’-

    “为什么问这个?”

    能看出他的惊讶和微微发怔的呢喃,约塔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才低声的开口:

    “因为...复苏姐说你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会伤成那样,找到你的时候你都快死了!后来我看着这张照片总感觉你一定是知道的但是知道你明明知道自己可能会遇上这样致命的危险....”

    他的语速越来越快,音调越来越高,但是说到话语末尾又突然停住,

    往后缩了缩,不知道是害怕这个高度,还是害怕下面的人群,眼神又变回了来之前看着只有自己的故事一样落寞的开口:

    “你不会害怕么...”

    “会呀。”

    像是自己对于夜笙的那种不解一样,被约塔问起这个总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仿佛自己成了什么很厉害的前辈一样,方然双手撑在后面,不再眺望城市的仰望星空轻声出神的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北极?”

    “因为...”

    听见回答的那一刻,约塔看见方然偏过头对自己笑了笑。

    “那有对我很重要的人。”

    看着他的笑的那一刻,约塔一下子愣住,然后听到方然又看向夜空的轻笑开口:

    “约塔,你也没有正常的经历觉醒场景吧?”

    听到他的问题,约塔一下子默然,然后笑容很苦的勉强笑了笑:

    “嗯,我当时一直在躲起来,场景里最后剩下的那个人他的伤太严重...所以和局里都很厉害的大家不一样,我这样的人能成为参加者只是靠运气罢了。”

    “哈,那不跟我一样么。”

    然后约塔听见了方然‘果然如此’的笑声,不可思议的难以置信。

    “靠运气怎么了,运气好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有些连抽个卡都费劲的非酋想靠运气还靠不了呢。”

    大力的拍着约塔的肩膀,方然笑着鼓励他,然后放松的看着前方但没有聚焦的眼眸大概是在回想着不久之前的自己,和此刻的约塔意外的相似。

    “无论如何,你成为参加者这个事实已经不会改变,你愿意承认也好,不愿意承认也好,你都已经是夜战世界的一员了。”

    “你早晚会明白你就是参加者,你就是有着力量,,所以...拿出点勇气来!”

    拍着约塔肩膀这么说的那一刻,方然自己也是有些思绪飘远。

    我早晚有一天,也能明白夜笙姐...明白水奶奶...明白那道光影她们所坚持的意志么...?

    “是...这样么...”

    头一次有人和自己说出这种话,头一次有人和自己说出这种保证,头一次有人和自己这样的谈心,

    约塔有些呆呆愣愣的看着方然,然后抱着膝盖脸上微微泛起开心的红晕,有些期待未来的喜气不自觉从眼底涌出的自言自语:

    “原来我以后也能像方然你这样厉害的么...”

    “那肯定的啊,毕竟你长了一张这么帅的脸,又是个黑客天才,家里还开着大公司,随便勾勾手指就能把别人的赃款捐给灾区...”

    嘴上说着约塔的各种优点,脑海里闪过那个也是没有朋友的身影,沉默寡言、独来独往,总是一个人的待在家里,想起他曾经所见过的无力、绝望,人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了的难过悲伤,

    最后定格他在北极极夜的光里和自己挥手道别。

    城市灯海,方然双手撑在身后看着东京漫漫长夜下的旷远繁华,轻轻笑了笑道:

    “而且你和我不一样,你只是还没经历过什么,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一个让自己拿出勇气的理由,在世界的不知道哪个角落真正完成属于你的觉醒场景。”

    “而在那之前你想呆在家里也没问题,宅一点没关系的,只不过要是你找到了那个理由...”

    方然转过头来看着约塔笑着,他身后有着赤红东京塔矗立下,亮起无数灯光船舶的黑夜大海。

    “那就要全力以赴。”

    听到他的话,在这栋楼附近无人小巷的死角黑影里,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那道身影,原本是等待他们说完而保持了许久拔剑出一半的姿势,

    终于最后还是缓缓的把剑插回了剑鞘,身体放松的靠在了墙壁上也是仰望着夜空。

    嘛,看样子不用试探了...

    “行了,我们该去找那个不知道跑哪玩了的混蛋去了。”

    楼顶之上,动作轻快的从地上蹦起,方然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对着约塔笑道:

    “我先送你下去。”

    “哦哦...”

    【浮牌】在口袋里亮起,听着方然刚才的一番话还有些出神的约塔下意识的点头,身体飘起从楼边降落,然后确认了他已经平安落地,在方然自己也准备从楼顶跳下的那一刻,

    微光弥散,金色的书页突然在他眼前翻开,让方然整个人意外的愣住,有些惊异明明离【波牌】觉醒才刚刚过去没多久的时间,自己这几天也没发生什么的平静,为什么又会有新的库洛牌觉醒?

    心里冒出了巨大的惊疑,方然看着最后依旧是某一页竖起,金色的四边光芒从书页中脱落,变成了一张他从来都没用过的库洛牌觉醒在手中。

    它出现的那一刻,某种要发生什么的直觉油然而生。

    方然有些出神的看向手中的卡片图案,那是有着尖尖耳朵、纤细小巧的精灵,闭着双眼甜美安静的样子正抱一株亮起的蒲公英。

    【灯牌(THE GLOW)】

    【象征:幸运的预兆】

    【简介:具有放出微弱光芒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