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六百二十九章 生活在一起所不知的一面
    舞蹈教室是在社团大楼的地下一层,一个非常宽敞的大厅里,干净光滑的木色地板反映着明亮的灯光,整面墙都是镜子的镜面里有着不下二十道或窈窕或挺拔的身影,姿态优美的在练习着各自的舞姿,

    但第一眼你还是只能看见那道黑天鹅的高挑身影。

    远超一般女性的修长,束起的黑色马尾让精致脸庞认真到安静清冷,她站在舞蹈教室边缘的镜子前。

    “喏,看到了吧,那就是我说的大美女。”

    拉着一层轻纱窗帘的走廊上,给方然带路的漂亮女生双手撑在窗台上,用下巴示意着方然里面的那道身影,悄声的和他说着。

    “那是大四这学期才加入舞蹈社团的一个学姐,拉丁舞跳的特别好,虽然都快毕业了她也就是偶尔才来自己练练而已。”

    像是第一次听说其实也真还是第一次听说一样,方然有些意外很配合她的喃喃点头,完全不知道原来夏夭还加入了舞蹈社团。

    话说平时好像都没怎么听学姐说过她来京大之后的事情...

    “但即使这样,自打人家加入了之后,来我们舞蹈教室参观的人也一下子就多出了好多,先不说那个有点仙的气质和颜值,那个身高和腿简直太犯规了吧。”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听着原本对自己容貌身材也很有自信的她羡慕到认输的口气,身旁抱着袋子的方然也是感同身受的挠着脸颊,忍不住的无奈的说道,

    和夜笙一样,同样作为自己见过身高最高逼近一米八的女性,他记得夏夭穿上高跟鞋都快和他...

    好吧,比他都要高一点点,真是个让人难过事实。

    “而且这学姐性格还好,时不时还教刚进来的新人,我个女生都快喜欢上她了,你看到那边长得挺帅的那几个男生了么?”

    “那些是...?”

    看到她小声指了指的方向,方然看到舞蹈室里那边那几道挺拔帅气的男生好奇的问道,正和身边的舞伴关系很融洽的说笑着,浑身缠绕着现充的光环。

    “我们社团上一期进来的优质帅哥,不光他们之前还有别的社团的团草啊,都想追她来着,上个月我还看见有人捧玫瑰过来...”

    “这么夸张...?”

    还有...这种事...没听学姐说过啊?

    心里泛起疑问也不想想这种事也不会和人说的方然,有些相当吃惊的问道,然后看到身边的女生也是与有同感似乎有些不敢大声张扬的感叹道:

    “是啊,不过一个都没成功,毕竟人家学姐又漂亮人又好,家里好像又有钱,哪是一般人能追到手的....”

    听到她这么说的那一刻,似乎是被提醒了一样,曾经洛城里初见夏夭对方身上那种光环交叠的感觉回想,让他微微有些出神的恍然一愣,

    对啊,学姐也是个家里很有钱住别墅的大小姐来着,而且又会跳舞人又漂亮,

    是当时在全校都有名气,和她说句话都能让一般男生高兴好久的校花...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些耀眼的印象慢慢都在夏夭身上消失了,记忆里剩下的都是很普通平常的生活在一起的她,轻笑的样子格外温柔。

    说起来,学姐其实是相当优秀完美,

    会有那么多追求者也无可厚非吧...

    发现了夏夭不同于平日里生活样子的另一面仍旧是夺目耀眼,就在方然重新意识到这一点下意识出神的时候,他听到旁边的女生对于那些失败的追求者很是无奈的羡慕笑道:

    “而且,最重要的人家好像有男朋友。”

    从出神状态被这一句话打回来的那一刻,方然整个人难以置信的挑起眉头,一脸‘你在逗我’的心里发出了惊疑不信的声音!

    哈!!!?

    学姐有男朋友!?

    不可能啊,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事情啊?

    “我跟你讲,你不知道这个看上去温和的学姐跳舞时候,哇塞,那专注的跟变了个人似的力量和气场,加上那个身高和腿型,真的,我开始嫉妒的男朋友了。”

    并没有注意到方然脸上因为过于吃惊不信显得略微古怪的神色,给他带路的女生仍旧自顾自用玩笑的口吻,看着里面似乎是刚结束了练习拉伸的夏夭,有些夸张的感叹着这种让一般女生遥望的存在,

    然后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发现差不多是结束的时候了,这才起身对着眼前这个怀里抱着袋子,总感觉和其他人有哪里不同所以刚好有时间多聊了两句的青年笑了笑:

    “到点了,到点了,我得进去告诉他们散场了,正好你也是来接人的吧。”

    但是方然这会其实还停留在听到学姐有男朋友这个消息的惊讶之中,他只是本能的对着人家点了点头,

    “嗯,谢谢你给我带路。”

    笑着对方然摆了摆手,然后她推门进去,一看到她的身影从门口出现,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知道了今天的时间差不多该结束了,各自结束了自己的练习。

    “好啦!好啦!各位美女帅哥们,到点了到点了,别让来接你们的男朋友还有女朋友们久等了。”

    听到她的声音不少人都轻松一笑,然后都一部分人都各自走向靠近走廊的窗边,楼道里早就有不少来接他们的身影,青春的时光无比美好。

    而同样也有一部分还并没有男女朋友的身影站在原地笑着聊天,不少人会把目光看向边缘处那道黑色高挑的身影,或是因为羡慕或是因为吸引...

    夏夭同样也是停下了修整拉抻的动作,看着镜子里总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自己摇了摇头,然后在转身看了一眼舞蹈教室里的其他人们准备换衣服回去的时候,

    突然看到了走廊里抱着袋子正犹豫能不能进来的方然,整个人一下子愣住。

    “学弟!?!”

    几乎就是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夏夭有些不敢相信眼神明亮了一瞬,下意识的朝着外面飞快的赶去,

    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诶诶,部长,你看你看。”

    刚才给方然带路的漂亮女生被自己的好朋友提醒,不光那些目光一直偷偷注视着夏夭的男生,还有一部分女生也敏锐的一下子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

    然后包括她在内,不少人都呆呆的看见那道黑天鹅一样的高挑身影跑到了门外一个青年身前,

    直接抱住了他。

    诶——!(?Д?(?Д?(?Д?(?Д?...

    舞蹈教室里的不少人一下子都直接惊呆在原地,特别是那些暗恋着夏夭的男生。

    “那个...学姐....”

    舞蹈教室外被直接抱住的方然,对于这预料之外的热烈欢迎一下子有些没想到的慌张艰难开口,浑身不敢动的时候莫名的庆幸自己好歹还抱着一个袋子。

    “啊,抱歉,我有点太激动了。”

    似乎也反应过来了自己的举动,夏夭轻笑的放开了他,然后美眸里闪烁着跃动的光彩,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方然下意识放轻声音的问道:

    “学弟,你的伤可以出院了?”

    “嗯,今天刚拆掉绷带可以下床回家了,额...只不过还有康复训练就是了。”

    “这样啊....”

    看着面前的青年抓了抓头笑笑回答,眼眸里汇聚的光彩明亮,夏夭像是终于松了口气的轻笑:

    “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和小然还有灵子都有多担心你。”

    额...学姐你要说你和小然担心我我信,但鸣灵姐....

    为什么我感觉只能想象到她在家开party庆祝的景象(汗)...

    对于时不时总用巴不得咬死自己的眼神看自己,上次有偶像串门还坑了自己一把的鸣灵,脑袋里惯例的涌出了吐槽,但是看着眼前终于放心松了口气的夏夭,

    方然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只能装出有些腼腆的笑笑。

    与此同时在两人都没注意的地方,丝毫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在悄悄惊讶议论的女生们中。

    “诶诶!那难道是...夏夭学姐传说中的男朋友!?!”

    “比想象中意外有点一般啊,而且总感觉不像的样子,我还以为得是个白马王子类型的...”

    “我觉得估计不是,嗯,肯定不是,哪有会在自己女朋友面前紧张的。”

    ...

    而完全不知道被讨论的方然在稍稍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的时候,看到了夏夭刚练完舞的鬓角,有着沾湿的几缕发丝,突然想起来的匆忙开口:

    “啊,学姐,你累了吧,这刚好有毛巾。”

    “诶...”

    看着方然拿出杯子从里面掏出那条新的毛巾,夏夭有些意外的接过来,然后有些出神的问道:

    “学弟,你这是特地来接我的?”

    “啊嗯,是啊,小或跟我说学姐你的社团时间快结束了。”

    “是么...”

    听到方然并没多想的回答,夏夭眨了眨眼睛楞了一下,看着突然笑了一下,然后声音灵动的笑着从他手里接过蜂蜜水的杯子。

    “那这个也是给我的了?真是麻烦你了,学弟。”

    “啊....嗯...对。”

    看着已经被夏夭‘明目张胆’的拿走了的蜂蜜水,方宝宝微微一僵,没好意思说那是自己心爱的‘小或麻麻’给自己跑腿带上的....

    “我们直接回去么?”

    轻纱短裙的舞蹈服,黑色紧身裤勾勒的过于修长的双腿,方然看着眼前夏夭的身影,刚才面对女性那点风轻云淡被他扔的干干净净的苦着脸无奈轻笑:

    “我还要帮小或去超市买东西,唉...当做我的康复训练。”

    “嗯...这样啊...”

    瞳孔里倒映着的青年的样子似乎有哪里不同,夏夭下意识的拉长声音回答着,下一秒才迅速的反应过来,

    眼角余光微不可查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们,然后扬起一个开心温和的笑容,就像平时一样。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学弟你在这等我一下,这些先给你拿着,我去换个衣服,不会太久的,对了,还有这个...”

    很普通的说着一起去超市的回答,夏夭把手上的蜂蜜水和毛巾都塞到了方然手上,甚至连扎着头发的发圈都套到了他手上,然后飞快的朝着舞蹈教室的更衣间里跑去。

    而此刻舞蹈教室里的其他人,看着他手腕上的黑色发圈都是一脸惊异不信的荒唐神色,一个女生悄悄的碰了碰身边的人小声的惊讶道:

    “部长,那个真的就是...嗯?部长,你怎么了,画风怎么变得这么北斗神拳?”

    在她身边,就是给方然刚才带路的漂亮女生一脸无语肃然的默默捂脸。

    “没,就是突然发现我刚才有点傻...”

    而在所有被某种酸臭味感染的众人之中,只有被留在原地的方然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手腕的黑色发圈,看着夏夭脚步轻快离开的身影,散发出一股吃钢筋长大的一样的清香,在心里情不自禁的咂舌感叹。

    学姐,你是有多图省事,连发圈都不愿意自己拿...

    ...

    ...

    与此同时,魔法少男小屋。

    “诶,小或,你说你这么让老弟去接夏夭妹子,知道是你指使的会不会有反效果啊?”

    一个无聊闲着一个等晚饭材料回来,总之都闲着的孟浪和苟彧正拿着手柄继续着拳皇,电视屏幕上两方人物互相针锋相对,神仙打架。

    “我让队长去干的是去超市买菜,只是随口一提夏姐这个时候正好结束活动,而且那个时候队长正是刚输给我被打击中,他自己会得出去接夏姐的结论的。”

    试探、防御、虚晃一招,格挡升龙之后接重击加取消和必杀,一边把孟浪的草薙京逼到墙角,苟彧一边平静的回答。

    “啧,那蜂蜜水什么的不是你做的么?”

    咂舌感叹着苟彧刚玩游戏就这么强的孟浪,眉头一挑的又问了一句,试图分散苟彧注意力的同时,阴恻恻的扔了个隐藏自己进攻意图的地波。

    “我没说那是给夏姐的,队长肯定会自己偷喝,所以不用担心夏姐会发现,就算万一出现了什么情况,”

    “蜂蜜水里我也没放糖,队长也很大概率会用那个‘甜味’的能力,自己改变味道。”

    “额....”

    微微汗颜苟彧竟然想到了这个地步,更汗颜他一边说着他想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看穿了自己的进攻意图又连了一套。

    “怎么说呢....小或你把老弟摸的还真是透彻啊,话说老弟不会察觉么?”

    “没事的,虽然面对女性慌张的那部分可能是队长装出来的,但对这些方面的事情一点不了解应该是真的,所以不用担心。“

    “嗯,也是,这货估计连手上套发圈这种常识估计都不知道,唉,总之真是没救了...”

    “嘿嘿,不过得知老弟要光棍一辈子的话我还挺高兴~”

    苟彧:“......”

    孟大哥,所以你知道为什么队长一回家就打你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