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六百二十六章 有些期待的心情和还未亮起的钥匙
    沫水琳琅的庄园下午,别墅顶层的礼堂庭园,光线从一侧那排数米高狭长的圆拱窗铺满深红的地毯,浮雕华美的支柱,在风里悠扬高高荡起的白纱窗帘,

    和傍晚的宁静清幽不同,庭园的下午...

    灿烂耀眼的满布阳光。

    光线的角度、气流的流动、在最适合坐在阳台的下午阴影移动的角度,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整个这一栋别墅最开始其实都只是为了给一个人建造这座可以最完美眺望花海的庭园。

    没有了高楼林立的阻挡,京城北方郊外的庄园里的风更加自由一些,恰好被庭荫覆盖的阳台,在这一刻深蓝色华裙的身影看着终于平安归来的青年,终于放下了心。

    “欢迎你平安归来,方然。”

    而听着她说出这样的话,面对此刻真的属于长辈的欣慰和柔和,却一下子让方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感到了歉然,有一部分为自己这次不顾后果的行为,更多的则是他之前面对水琳琅的时候...

    “那个...”

    “没关系,你不用在意。”

    但是甚至还没等他开口,水琳琅就微微一笑,示意他不用为之前的见面而感到抱歉,然后看着眼前刚从病床上重伤初愈的青年,像是看着离家出走终于回来的孩子一样,眼底泛上一抹心疼的温柔。

    “比起那个,一个人异国他乡的漫长旅途感觉如何?”

    听到她这么问的那一刻微微出神,从强行驱逐不安、紧张坐上航班开始,北欧、挪威、奥斯陆...来历不明的敌人和破冰船上的航行,跋涉在人烟绝迹的北极,让方然低垂下眼眸带着轻叹的笑了一下。

    “说实话,比我想象的还要累。”

    水琳琅注视着他,注视着这个无比眷恋自己日常生活、却又亲手把自己逼上那架飞机前往北极的青年,看到他抓了抓头有些失笑的抬起头看向了阳台外的花海,视线却没有焦距的像是看着那片世界极北的冰原。

    “真的自己一个人跋涉在那片仿佛没有边际的冰原的时候,我才发现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安彷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着食物还够不够,维生装甲的能量需不需要补充,想着我还需要走多远、我还有多少魔能...”

    收回没有焦距的视线,方然看着水琳琅有些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的略微苦笑:

    “不停的在脑海里想象着面对的零骑的时候,什么状况我该用什么能力,想象着各种不同的情况,到最后我甚至开始怀疑这前面真的有不夜宫的行动么,会不会这一切都只是我的臆测,到那里发现其实谁都不在。”

    回想起那一路彷徨在北极前行的十几个小时,或许只有像这样平常的坐在庭院桌边,或许只有面对知晓一切又作为长辈的水琳琅,方然才能这么毫无保留的倾诉自己当时所有的不安。

    “但是....”

    坠入冰海,眼泪融进海水感觉到无边无际无力和绝望的那一刻,骤然天翻地覆、世界更改的回到一百年前的意大利,回忆起和那个年幼的少女所相处的那段美好的不可思议的时光,

    方然眼眸低垂着眼帘看向面前红茶里自己轻笑的倒影,双手摩挲着茶杯侧面的花纹。

    “感觉还不错。”

    “我的占卜里,一百年前的场景里除了游夜天使,你还见到了那个时代的不夜宫女王?”

    虽然早就预知到了其中的某个画面,但是真的知道方然进入到了场景回溯百年之前,还是超出了水琳琅的意料之外。

    “嗯...”

    说起那道仿佛披着一层光一样的身影,方然有些神色安静点了点头。

    “见到那位女王感觉怎么样?”

    “感觉...并不是像我猜测的那样是宗教里那种完美无私的圣人,更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让人惊叹一个人原来可以站到那样的高度,拥有...那种伟大的让人憧憬的人格。”

    听到水琳琅问着自己的感受,方然松开茶杯回想着他所遇见那道身影的一切经历,

    无论是场景还是现实,‘梵尔琳茵’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都给了他无比的震撼。

    “差不多也是一百年前,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刚觉醒能力的小姑娘,那位女王曾经来过夜社一次,为了那场战争来见我的老师。”

    老师...?

    难道是子夜的那位‘先生’?

    听着水琳琅讲述着她所知道的回忆,回想起自己在勒瑰恩口中听到的‘先生’、回想起狭间里见到被万千光锁封印的身影,方然微微一愣。

    “她给我留下了相当强烈的印象,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受到了她的一些影响,那位女王总是有着影响着周围人的魅力...”

    轻轻笑着说着小时候的回忆,水琳琅看着眼前已经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的青年,微微一笑:

    “不是么?”

    战场狭间里的记忆,那位女王所展现的那份渊博睿智中所带着的温柔,冰海极夜的光明洪流中叩问意志的伟力,让方然只能一笑承认,那真的是他见过的比课本上那些伟人还让他尊敬憧憬的荣光。

    “记得你第一次来我和你说过的话么?”

    水琳琅笑了笑,琉璃一样的眼眸看着从旅途归来,改变了的方然。

    “关于源初者和要学会成长的那些话么...我记得当时水奶奶你问我参加夜战的理由是什么...”

    回想第一次跟着夜笙来到这间庭园的那一次,方然轻声出神的挠了挠脸颊,那个发生了太多的漫长夜晚让他难以忘记。

    “源初者是被系统随机卷入,没有觉醒场景的你们和正常参加者相比,总是会多出了一份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接触夜战的茫然,面对一个庞大超凡的世界找不到自己前进的理由,”

    想起那天晚上站在傍晚阴影里的青年,水琳琅轻声笑笑,然后抬起眼眸注视着此时此刻的方然,

    “但是,现在从你身上我看到了你找到的答案,”

    声音温柔但却又对这个聪明的知道自己做出选择的孩子有些心疼的轻声欣慰:

    “你成长了啊,方然。”

    或许是祝福也或许是安慰,听到水琳琅的话语方然微微沉默,

    然后笑了笑的有种很轻的无奈。

    他眼神里很平静的看着阳台外明媚美好的花海,任由下午和煦的微风微微吹动自己的发梢,有些安静出神的轻声开口:

    “我只是在那天晚上明白了,光是贪恋安稳的站在原地,没办法守护全部自己所重视的东西,想成为谁的力量,首先要站到她的身边...”

    那个过于幸福的篝火夜晚,自己所珍视的一切都在身边圆满,在看到充电宝最后一格光亮熄灭的那一刻,方然才明白这个道理。

    他脸上浮现出些许轻声苦笑的看向面前的水琳琅。

    “或许从上次您告诉我要承担起保护学姐的责任的时候,我就该明白这个道理了,只是那个时候我还像第一次从这里推门离开的时候一样,想要是再遇到什么危险,就去求玲帮我好了,但是根本没想过,”

    回忆着从一见面开始就是高高在上,让人没法替她担心的精致身影,方然看着杯中红茶眼眸安静的低声轻叹。

    “假如要是玲遇到了危险该怎么办...”

    从来没有想过那道对自己来说是起源也是救赎的身影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偏偏是她,也只能是不完全属于自己日常世界的她,

    或许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都无法让方然做出这样的改变。

    除了玲。

    “所以....”

    说到这,像是把之前所有安静低落的神色全都甩掉,方然大大的叹了口气,恢复了平日里的精神摊着手对着水琳琅笑了笑:

    “至少我想稍稍的前进一点,不想站在原地,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无法留住。”

    上个月的欢乐日常即使现在去想,也安然平静的无比美好,没有任何压力负担、需要去准备的事情的从清晨阳光中慵懒的苏醒,开心的不可思议。

    但是或许正是为了守护住这股没有任何难过,大家都在身边的美好,

    才需要做出决定的迈步向前。

    成长就是失去你从未失去过的东西,来得到你从未得到过的东西。

    为了得到可以守护这份无忧无虑的美好,他选择失去自己从未失去过的安稳平凡。

    成长了么?

    成长了啊。

    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还有一点点小小的不舍...

    轻笑着说完这些,发现水琳琅一直安然温柔的注视着自己,这时方然才有点感觉到不好意思和羞耻的挪开视线端起红茶,干咳了两声一本正经的汗颜凳清:

    “但...但让我去拯救世界还是不可能的啊,我还做不到那么伟大的事情...”

    水琳琅笑了。

    似乎是无比开心的笑出了声。

    “原来是因为这样么,看样子游夜天使对你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存在,”

    话音落下,水琳琅眼角浮现出一抹故意的捉弄,像是长辈看着孩子的好奇。

    “你喜欢她么?”

    “噗——!”

    让刚抿了一口红茶的方然,听到她突然说出这种话的时候直接就喷了出去,呛的直咳嗽的那一刻慌张失措的抬起头,忍不住眉头直跳的嘴唇哆嗦。

    哈!!??

    都当祖母的人了你在说什么呢!?

    都说了上了年纪的人不要这么调皮啊!!

    “咳咳...话说回来,那个时光继承场景是怎么回事,夜战里还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场景类型么?”

    擦了擦嘴角,看着明明活过一个世纪了还一脸调笑八卦的样子,看着水琳琅方然默默无语的扶额问道。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家连心更可爱一点,唉...虽然我那天真的孙女实在太单纯、太没有警觉性了。”

    “不是!我在说那个场景的出现时间也太巧了,我早就想问从我觉醒开始遇到的各种各样,仔细一想感觉不正常的过分巧合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仍然自顾自停留在晚辈恋爱话题,甚至开始推销起自己孙女了的水琳琅,方然想扯回话题的连忙追问,

    “完全不知道她有多少潜在的竞争对手,这一点真是让我这个当祖母的担心啊。”

    “别扯开话题,水奶奶你肯定知道什么的吧?!”

    “不如我告诉你她的房间在哪,你可以用能力晚上去她房间和她谈谈心,祖母我官方许可保证不会有人打扰你们的,而且你们这个年纪就算...”

    (╬╯///Д///)╯︵┻━┻好好听人说话啊!!

    还有你当祖母的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哪有你这么坑孙女引...呸!我才不是狼!

    看着完全无视自己的问题,端起珐琅茶杯故意笑眯眯说着这些的水琳琅,方然欲言又止总算强忍着没吐槽长辈的一翻白眼,就算你不想回答,

    但水奶奶你敢不敢不要用这么清奇的方法来搪塞我。

    然后在他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彻底碎裂的纹路生长的声音突然凭空响起,

    让方然神色一滞,然后无奈的拿出银断龙牙仍旧是一脸无语想吐槽的看着水琳琅:

    “看来这颗核心也坚持不住了,在北极的时候貌似消耗的太厉害了。”

    夭矫着纤细优美银龙的剑柄处关节打开,一个透明布满了裂纹的核心光满暗淡的微微闪灭,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

    “看样子修复起来要不少时间,负责修理的天工前辈可能又要头疼了,对了,你现在是要回去了么?”

    身形已经开始有些透明了青年,有些担心自己学分的笑了笑:

    “是啊,今天终于可以下床了,旷了一周的课,我不知道要被点到多少次的名...”

    “那这样的话回去记得拆掉阳台门上的横栏。”

    “哈!?”

    【双牌】已经开始逐渐失效了的那一刻,方然一脸懵逼看到水琳琅神秘的对自己笑笑:

    “至于原因,就留到回去的惊喜吧。”

    你们预言者就都喜欢这种说话说一半的方式么....

    你这不是能听见我说话么!?

    两份意识合二为一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方然看着在他和方术使决一死战到一半进来、终结了这场战争来送他回去的宿群,拉开车门坐上了车,接着和他之前的对话继续问道:

    “话说宿群大哥你的伤不要紧了么,华凌姐肯放你出来啦?”

    “肩膀上的贯穿伤没有问题,主要是背后的伤牵连到了脊柱神经,不过整整休息了一个月,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你不用担心。”

    眼前的宿群仍旧是沉稳平静、可靠认真,戴着墨镜衬衫衣领挺拔的他坐在驾驶位上的身影,高冷帅气的男神气场,方然已经可以预料到一会进入市区慢行街道,无数女性眼神发直的场景了。

    “你呢,现在感觉如何?”

    而听到宿群看向自己的问道,看着在飞驰的汽车两边,京城越来越近的城市剪影,他轻轻的笑了笑让人不知道他究竟在回答什么的感觉。

    “感觉稍稍的有些期待...”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黑色的奥迪在郊外的道路上朝着繁华的都市飞驰而去...

    .

    ..

    ...

    ....

    .....

    ......

    过于安逸的平稳是一成不变的。

    人只有自己是不会改变的,总是需要向前迈进,不断的遇见风景遇见人,自己的脚步交织别人的命运,

    才会开始改变。

    伸手取过破损度九成以上的透明核心,水琳琅看着上面各种裂纹轻轻的笑了笑,自己面前的青年因为没了‘无限’支持,在这里缓缓消失。

    做出了向前迈进决定的他,仿佛变得更加的耀眼。

    水镜变化,变成布满神秘光点的占卜星盘,虚幻的镜面上无数颗星辰摇曳,

    然后在水琳琅指尖轻点的那一刻,星罗棋布的万象迷踪,主位的星轨之上无数旁杂的光点剔除,最终只剩下七处最关键的留存于上。

    人只有自己是不会改变的。

    你总是要取过很多地方、遇见很多人,听过他们的故事和笑声,尝过她们的嘴唇和情感,才会慢慢的被影响、被改变,

    而你遇到的那些人,那些和你命运交错的身影,对你来说就是像是钥匙一样,

    打开你接下来所有的人生。

    想着刚才青年在自己面前已经做出了的清澈决意,水琳琅轻轻的笑了:

    “终于决定了么...”

    然后她看向面前水镜构成的星盘之上,象征着‘改变’那一颗光点这一回已经和‘力量’一样,亮起了完全不输分毫的光芒。

    而剩下的‘钥匙’....

    唯一可以和已经亮起的两颗媲美,最为庞大的‘羁绊’还在缓缓积蓄成长,

    象征着‘过去’的那颗一如既往安静的没有变化,象征着‘崩坏’的那颗显现萌芽,

    而‘苏醒’的那颗还没有恢复。

    至于最后,也是水琳琅隐隐约约感觉到最临近现在要产生变化的,

    象征着‘恋爱’的那一颗仍旧神秘的让她预知不到任何轨迹,连究竟是谁的影子都无法预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