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五百九十章 履行荣光,超凡对撞!
    时间稍微前溯,边陲镇一侧在青年抱着少女飞走的时候,

    靠近黑暗爆发的一侧山林之上,奥术迁移的法阵光辉凭空展开,一道姿态远超常人的女性身影从中跃了出来,同时另一道奥术虚影出现在她身边。

    夜风急躁的吹过她们的发梢,视线扫视过已经被漆黑吞没大半的小镇,‘莎伦’的神色因为眼前灾厄微微沉缓凝重:

    “糟了,因为战争的缘故消息传来的太晚了,我们还是迟了一步。”

    能力发动,湛蓝的眼眸在从山坡上注视着下方那瘟疫蔓延的恐怖场景,视野中看到的是混乱、负面、毫无规律的‘漆黑火焰’,奥蕾莉亚的长发和她白色礼服的衣角一起飘起!

    “已经有人接触刺激到了那个魔女,她的魔力已经开始失控了!”

    她声音急迫的快促响起,看着在她视野中观测到的熊熊燃烧扩散的魔力,只感觉空气发凉的看向‘莎伦’。

    “再这么下去,整个镇子的人都会被她逸散的魔力控制,而且一旦她陷入糟糕的精神状态,她身上的疯狂、愤怒、悲伤等等负面情绪全部会同步到那些无辜的人身上!”

    这句话似乎用掉了肺里全部的空气,奥蕾莉亚抬起湛蓝的眼眸,魔力从她的身上凝聚,勾勒出幽蓝的火焰燃烧的鬃毛和四足,有着冰蓝皮肤的‘妖马’迦隆睁着火焰的森冷双眼在她身后瑰丽的出现!

    但是握着琥珀细长手杖的繁裙虚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冷静点,奥蕾莉亚,你清楚的吧...”

    ‘莎伦’眼眸平静的注视着她,横起自己的奥术手杖拦住已经召出自己专属武器的奥蕾莉亚,压低了沉重的眼眸低声开口:

    “她的实力和阁下一样是A级的第三阶,阁下还在战场无法脱身,你不可能是她的对手,而且我本体不在这里,我连出手帮你都做不到,”

    “过去的记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无法阻止她的行动,即使你救下了那些人们也没办法让他们摆脱精神控制,你这是在白白送死!”

    看着眼前抬起手杖,看样子即使使用武力也不惜要阻挡住自己的好友,奥蕾莉亚微微沉默,

    ‘莎伦’看着她琥珀眼眸略微心痛,她知道这样的做法会让对方承受多大的谴责,

    但即使那样,她也想能在这场战争之后,下午茶的聚会上不会缺少任何一人。

    “听着,奥蕾莉亚,现在把能力收起来,你的能力要是落入她的手中的话,让她得以把之前所有掠夺的能力统合,对夜战世界的危害你比我更清楚...”

    这个时刻,看着身后幽焰妖马白色贵族礼服的身影,‘莎伦’无比警戒,她在心里拼命的请求着她不要做出自己所想那样的选择。

    “或许你是对的...”

    沉默了许久,奥蕾莉亚像是失去力气一样低垂着无力的眼眸,柔弱的声音低不可闻:

    “比起承当可能对未来夜战世界掀起灾厄的巨大风险,在这里等待阁下从战场脱身才是正确的选择,也是权衡得失上最理智的选择。”

    她知道‘莎伦’说的是对的,选择去救眼前的人们,不光能不能救下他们是一个未知数,而且还需要承担的是生命的风险,以及落入敌手带来日后更加巨大再难的可能性,

    无论怎么想都是无比倾斜的天平。

    “那...”

    “但是...”

    假如是那位阁下会怎么选择呢...

    “无论何时,我都觉得生命不该当成筹码摆上利益权衡的天平,”

    可是她同样觉得为了未来的种种顾虑,而眼睁睁看着眼前陷入危险的人们见死不救,这样是错误的。

    这种互相矛盾、两难的选择,

    换成那位永远是那么正确、无私始终贯彻着自己的正义的阁下会怎么做呢?

    听到她的话,‘莎伦’刚出声开口就被奥蕾莉亚打断,燃着幽蓝魔力火焰的妖马之前,如同白色玫瑰一样凛然美丽的身影抬起了湛蓝的眼眸。

    “既然从阁下那里得到了这样的发色和‘勒瑰恩’的姓氏,我就不能对无辜的人们见死不救,因为...”

    看着那双像是天空一样湛蓝的眼眸,‘莎伦’眼神悲伤复杂的看着她,听着眼前认识了已经超过十年的友人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意志。

    “我是这个国家的贵族,我有着力量。”

    她的身影驱使着妖马迦隆冲过自己的身侧,奔向那注定危险无比的黑暗小镇,对着好友轻声出诀别。

    “对不起,薇塔,”

    “约好的下午茶,我可能要缺席了...”

    ...

    ....

    边镇疯狂!

    几十、几百...不!整个小镇现在是超过一千人同时陷入了疯狂的暴乱!

    哭喊、嚎叫、疯笑、呻吟充斥在人们挥舞着武器、自残着身体的种种诡异恐怖的举动之中,

    黑暗弥漫,整个小镇已经彻底陷入了疯狂的深渊!

    像是拽着玩具熊的腿的小女孩一样,拖着自己刚得到的‘人偶’走出楼房,黑色长裙的妖冶身影双眼失去焦距的挂着一脸疯了的幸福笑容,漫无目的的走在疯狂的城镇街道上。

    她抓着腿的‘人偶’在地上拖长一道血痕...

    “大家...都没有害怕我...呵呵呵...”

    “大家都在欢迎我...”

    “大家和我一样...”

    ...

    诡异的笑声里说着的是让人心中发凉恐惧的话语,然后就在这时!

    寂静渗人的夜里急促马蹄拉着冰铁车厢的车轮声突然传来!

    她仍旧挂着微笑的原地转头,紫罗兰光芒诡异睁大的双眼中,看到的是一道白色贵族礼装的身影,

    驾着燃烧着幽焰冰蓝的妖马拉动、像是藏着无数武器的森冷车厢冲锋而来!

    握着魔力编织的缰绳,恐怖诡笑的女性在视野中拉近,奥蕾莉亚的神色越来越沉静,她知道她即将面对的是欧洲境内最强也是最恐怖的移动天灾!

    没人知道究竟活了多久的游荡者——不详魔女!

    一名在漫长时光中已经彻底疯了的A级上位!

    尖刺寒铁的车路在地面上震荡,反手从车厢中抽出魔力构成的黑矛,拉扯着系在末端的锁链投掷而出!

    破空声刺耳!

    砰!哗啦——!

    黑矛从不详的魔女身侧钉进地面,锁链在半空中哗啦最后猛然抻直!

    燃着幽焰的冰蓝妖马抬起前足撕扯长鸣,然后冰蓝火焰的双眼一转,奥蕾莉亚拉扯着缰绳朝着另一个方向冲去!

    “你是....?”

    魔女完全没有做出反应,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笑容消失,没有表情的睁大紫罗兰幽光的双眼,看着那道驾着冰蓝妖马以及武器车厢的白色身影。

    快点!再快点!

    精神状态不正常的她在遭到威胁本能反击之前的时间,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控制着妖马迦隆的方向,已经脱离了地面的马车奔跑在空气中一层看不见的魔力平台上,车厢的锁链不断延伸,在奥蕾莉亚的控制之下绕在一栋房屋的墙壁之上!

    魔女脸上一点一点的泛出本能的好奇,诡异的微笑一点一点的涌出,她转身看向那道围绕着自己不停奔驰在城镇之中的身影。

    “为什么....你不欢迎我...?”

    “想要...想要...”

    魔女伸出了手,对着奥蕾莉亚。

    还差一点!

    还差最后的一点!

    已经绕过了三个角的马车奔跑在第四条线上,奥蕾莉亚看着中央那道黑裙身影对着自己抬起了手,感觉身体一阵发凉,

    视野中一股透明的魔力轰然朝着自己的脑海袭来!

    “迦隆!”

    低喊声响起,手中缰绳一甩,冰蓝的妖马抬腿嘶鸣,车身骤然闪烁在前方躲开了这一道精神冲击!

    “为什么....要躲开...?”

    疯了的人永远是喜怒无常,看着奥蕾莉亚闪开了自己的攻击,魔女笑容消失眼神中凝结出了危险的盯着她。

    “为什么....你要躲开我...?”

    就剩一点!

    最后了!

    锁链声哗啦哗啦的在车厢之后作响,大规模的能力使用伴随着的是剧烈的魔能值消耗,这一切让奥蕾莉亚紧紧咬牙,强撑着自己不要倒下,握紧缰绳!

    “成为我的人偶吧....”

    疯狂的笑声中魔女面无表情的开口喊道,危险和恐怖凝结成实质,她高举起一只手,镶嵌着黑色水晶的巨大魔杖出现在她的手中!

    画着诡异微笑的女士面具凝结在魔女的脸前,然后一个让奥蕾莉亚躲无可躲、超过了她能抵抗极限的魔法发动!

    摄魂夺魄的黑光如同箭矢迅猛无比的朝着马车上的白色身影射去,然后也是这时...

    拉扯着锁链的马车也终于转过了第四个角,哗啦的锁链绷直勒在小镇房屋的墙壁上!

    死亡迫近的最后一秒,

    湛蓝的双眼回眸,奥蕾莉亚想起了最开始的时候,自己还只是名女仆的时光。

    ‘被那位阁下交托的身份,我愿意付出全部来履行这份荣光。’

    没有再继续闪烁躲避耗费魔能,妖马拉着的马车甩尾停下,奥蕾莉亚举起手投掷出第二根消耗了她全部魔能的黑矛,

    然后安然的闭上了那双湛蓝美丽的眼睛。

    黑矛飞射,锁链跟着它延伸画出最后一根‘线’,以小镇建筑为顶点,黑魔法射中白色礼服身影的那一刻...

    第二根黑矛和第一根相撞,整个小镇为蓝图,出现在魔女身周的是,

    凝聚着对大地女神祈祷意念的传送五芒!

    白色的身影被魔法的黑光锁死浮空,妖马悲鸣,失去了魔力和主人的它只能与森冷的武器车厢一同缓缓消失,

    但是在这一刻,巨大的传送阵同样开始运行!

    黑矛、锁链震颤的发出光芒,然后化作魔力碎片开始消失,明亮的五芒星从实质化作光纹!

    只要把作为一切的魔力根源传送走,已经疯了的她,一定不会再理会这里的事情,

    剩下的...就只是用时间慢慢抵消她的精神控制。

    这就是奥蕾莉亚所计划的一切。

    “这是...什么...?”

    完全没有中招了的慌张,魔女肆意的笑着随手挥动着黑色水晶的巨大魔杖,一道又一道威力恐怖的黑魔法朝着那发亮的五芒星轰去...

    但却出乎意料的没有产生效果。

    魔女陷入了一瞬不理解的迷茫,但没有感觉到威胁,和奥蕾莉亚所想的一样,她并没有在意那缓缓收缩的巨大五芒星,

    而是随手丢掉了脸磨在地面上已经血肉模糊的那名指挥官,控制着魔法操纵着奥蕾莉亚白色礼服的身影来到自己面前,开心迷醉的轻声开口:

    “真是...漂亮的人偶....”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

    诡异却又有着谜之妖冶美感的微笑女士面具之后,传来了魔女疯狂低语的笑声,她抓着已经眼眸失去灵魂神采的奥蕾莉亚,握着黑水晶的巨大魔杖站在已经‘死’掉了的漆黑城镇,

    真真切切如同故事里带来灾厄与恐惧,不详与黑暗缩影的‘魔女’!

    周围所有疯狂了的人们她都不在意,缓缓抬起了苍白的手臂,伸向了奥蕾莉亚眼眸无神的美丽脸庞,想要抚摸自己的人偶,

    可是在触及的那一刻,雷霆自九霄之上闪耀坠落!

    一道道白色光壁的巨大半球在黑暗笼罩的城镇街道中撑起,所有正在疯狂深渊里倾泻着负面情绪的人们全部被那囚笼笼罩,然后陷入了短暂的沉眠,

    抵消雷电的黑色光膜随着魔女抬起的面具出现,微笑女士的花纹之后紫罗兰光芒的双眼惊异狂热的睁大,

    夜空中漆黑的身影拖拽着燃烧的斗篷,黑发散乱的青年握着银白狰狞的龙脊大剑,对准了光明五芒中心的那道身影,

    从天而降的轰然砸下!!!

    黑光对剑刃、诡异的微笑女士面具对上漆黑的眼眸,巨大五芒中心地面在两名A级上位力量对撞轰然碎裂的那一刻,

    魔女的心脏和方然的龙牙同时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