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五百七十六章 我可以让大雨停下,然后帮你把眼泪擦干...
    好冷。

    雨水好冷。

    嘈杂冰冷的雨水打在少女纤弱的肩膀上,浅金的长发被淋湿黏在额头上,华美精致金色琉璃的礼裙已经彻底湿透,

    抱着怀里的高跟鞋,光着脚跑在水洼路面上的双腿已经快失去了力气,雨水顺着发丝流淌在脸上,玲苍白的脸庞上薄薄的嘴唇失去血色。

    身体凉的几乎失去知觉,但是少女的身影仍旧奋力向前奔跑,

    冰冷的雨夜,好像只剩下少女自己一人。

    骤雨之中什么都看不清,玲不断剧烈虚弱的呼吸,睁大浅金色的眼眸看清四周的景物,然后确认了方向继续向前跑去。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到了。

    只要自己离开,只要自己诚心的去忏悔的话,

    方然他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明明早就习惯忍受了艰苦和难过,在伊尔每天工作的时候要比这难多了,但是光着脚跑在雨夜的街道上,

    不知为何,玲却感觉到了一股无比难过想哭出来的冲动,好像有个小女孩的声音在她心里咬着嘴唇,忍住眼眶大颗大颗的泪水,缩在角落里埋头哽咽,

    我...又变成了一个人...

    金色琉璃的礼裙摇曳在冰冷的雨夜之中,光着脚的跑过水洼的街头,让人担心下一秒她就摔倒在某个水坑没有力气的再也爬不起来,

    黑眸眨动,共享的视野看着这一幕,方然睁大双眼只感觉某种东西在他心里炸开,让他恨不得立刻就赶到她的身边!

    【驱牌】在他手中凝聚,方然抬头看向玲所在的方向,龙牙抬起的那一刻,

    嗖!

    被破空的箭矢弹开,未激活的【驱牌】在夜雨中化作微光消散。

    “你们....”

    手腕发麻的看着自己身后追来的那三道披着教袍的身影,方然一瞬之间流露出某种凶暴野兽般的气息,某种冲动想让他现在就把他们全都碾碎,

    但是黑眸里看见的景象,一股远比被三人阻挡的愤怒要强的情绪让他瞬间理智。

    玲...

    必须快点,自己必须快点到玲身边去。

    身形高高跃起,夜之巡礼的衣摆在雨水中拖动,看着方然的转身飞奔,迈尔森率先追去,冷声开口:

    “追!他的装甲护壁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没有那架兵器,他不过是个脆弱的科技者而已。”

    凯斯蒂和希格同时点头,紧跟在他身后,对应付这类追捕目标的情况,他们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而身影跟在最后,看着米兰骤雨夜中,在房屋楼顶之上追逐的三道身影,不断射出猎魔的子弹和精灵的箭矢缠绕着戒律的圣光,不断的冲击着那道漆黑身影的力场护壁,

    奥蕾莉亚突兀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她从四散的魔力中隐隐约约的感知到了一股像是火山即将爆发的意义,但是根本没有真切一闪消失。

    身影起跃在米兰的大楼之顶,对所有针对自己的攻击视而不见,只用用力场护壁一次次抵挡无暇反击的方然,在迈尔森三人眼里就像只想着逃离追捕的猎物,

    只是大部分注意放在夜鸦景象中的方然,看着自己不断起跃的方向,猛然间意识到...

    这是他带玲去过米兰大教堂的那条路。

    恍惚间,又一道戒律子弹击中自己装甲的护壁,

    咔!

    猛烈的冲击力从背后传来,方然跃起的身影失去平衡的坠进米兰的街道,砸在了一处水坑之中!

    不远了,就差一点...

    冲击力让方然剧烈的咳嗽了几下,撑着银断龙牙从地面爬起,继续朝前冲去,无视力场护壁摇摇欲坠。

    马上就到了...

    “你还想往哪逃?”

    看着方然冲向米兰大教堂的方向,希格只感觉到很可笑的冷声开口,左轮枪再次开火,轰向裂纹遍布的力场屏障!

    古老红砖的墙角在大雨滂沱的雨夜世界转角,雨水已经渗进力场,水滴潮湿,顶着整整三名同级参加者的攻击,

    方然终于冲出最后一条街道,转过转角,看到了那道孤零零光脚奔跑在夜雨中的身影。

    玲!

    黑眸睁大,思想比声音更快的响起,方然看着前方终于找到了的少女,

    陌生的世界里嘈杂一下子安静,所有的不安、焦躁全都消失。

    但是这时,在他停下的这一刻,身后的追击也同样袭来!

    下意识的转身的那一瞬,方然黑眸缓缓放大的看到一颗子弹被力场弹开,朝着自己身后的方向飞去....

    惊颤和恐惧在他心中爆炸,喉咙撕扯的喊声在雨夜中响彻!

    “玲!!!!”

    骤然听见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浑身湿透面色苍白的少女下意识的转身,然后只看见暴雨之中一道刺眼的光亮朝着自己冲来...

    然后...

    咔嚓!

    光芒冲到身前、手脚彻底冰凉的那一刻,

    玲听见一声什么碎裂的声音,感觉自己突然撞进一个怀抱,然后天旋地转的冲击力传来...

    砰——!!!

    戒律子弹正面击中的威力爆发,漆黑的身影如同被爆射的弹药一般猛的飞出街道,撞碎横栏地面,力场护壁破碎,颠簸的在地面拉出痕迹翻滚冲进米兰大教堂前的教堂广场!

    一直撞到了教堂门口的台阶,才停下身形!

    “咳!”

    剧痛感从口中不断咳出,紧紧咬着牙关,身形在台阶前不住的疼痛颤抖,失去封闭者的力场护壁,暴露在夜雨之中一瞬间淋湿了他的全身,

    但是他仍然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少女,害怕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察觉到了竟然还有一般人在,迈尔森微微皱眉,挥手暂时阻止了其他两人进一步的追击,教团骑士的身影立在教堂周围的楼顶,暂时观望。

    不可思议的睁大了浅金色的眼眸,看着眼前嘴角的血迹和染到自己额前头发上的鲜红,玲感知着这道抱住自己的身影,声音颤抖的开口:

    “方...然....?”

    “咳...咳咳...”

    听到少女的声音轻微的咳嗽,漆黑的身影缓缓的支撑起身体,松开了手臂,看着怀里安然无恙的少女,被雨水打湿的黑发下是他松了口气的低声笑笑:

    “玲...你没事吧?”

    刚才的撞击中,害怕自己受伤,他用手臂把自己按在怀里,所有的撞击都被他用后背承担,

    “为什么...”

    泪水在这一句轻轻淡淡的笑中瞬间决堤,玲用力的咬住嘴唇拒绝的低下了头,浅金的瞳孔和微弱的声音一起颤抖,冷和暖的液体在她脸上混杂,肆意泛滥的心情让她推开方然低喊:

    “为什么...!为什么要来找我!”

    微微一愣,方然看着一把推开他,站在雨夜里对着自己大喊的玲,哪怕保护的身份对调,但是黑眸中看着礼裙被淋湿,在雨中怀里紧紧抱着那双舞鞋的哭泣着低喊的少女,

    他好像又听到冰海之上玲从把他从那道白光下救出,对着他喊到的话语。

    -‘你个蠢货!你不要命了么!’-

    喉咙阻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嘴角残留着血迹,方然看着眼前的少女,挪开了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想像平时那样笑嘻嘻的开口:

    “我是玲你的亲人啊,我来找你不是应该的...”

    “骗子!!”

    “我父亲根本不是远东人!”

    话语打断,方然的解释还没说完,就被湿透了的少女低着头大喊的打断,紧紧的攥着双手然后抬起头,发红的眼眶在大雨中看着方然哽咽的开口:

    “我也根本不叫玲这个名字。”

    笑脸僵滞,方然话语凝噎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伸出的手停在半空,过分的关心让他忽略了一个人在那种偏僻的村庄生存,玲又怎么可能在最开始对他这个陌生人没有一点警惕心。

    “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求过你照顾我,我也不需要你的同情!我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

    “走啊!快走啊你,你不要管我!”

    舞鞋摔在地上砸起水痕,少女用力的抓住青年的手,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不断淌下,把他朝着远离自己的方向推去,

    黑眸停滞,方然神色愣住的看着面前力气很小,但是还是用力推搡着自己的少女,突然恍惚的以为自己回到了那片冰海。

    ...

    无论哪个时代,玲做的都是一样的选择。

    ...

    米兰大教堂之前,少女和青年的身影显得有些渺小,他们身上无论是金色琉璃的礼裙,还是昂贵不菲的西装都湿透了,从贵族圈子里最耀眼的一对变成了夜雨中的落汤鸡

    雨仍在下,可却没了冰冷。

    看着少女带着泪水的哭喊,不断想要推走自己的纤弱身形,黑发的青年默默的伸出了手,强硬的把她搂进怀里。

    推搡的动作停下,涌出泪水的眼眶睁大,靠着方然的肩膀上,

    玲看着世界的雨水,那间废墟、努力爬起的冷清早晨、牧场和酒馆的辛苦工作,一直都是一个人的她,此刻终于感受到了她唯一能感觉到温暖依靠,

    手臂颤抖的抬起,缓缓害怕的抱住方然,越抱越紧。

    泪水肆意害怕的不得了的咬住嘴唇,玲的声音在泪水中哽咽,哭声淹没在雨水的嘈杂中。

    “方然你也会因为我陷入危险的...”

    “没事的。”

    黑眸里心疼的神色压低,方然只能用力把她抱在怀里,害怕她再消失不见的轻声低沉。

    “你也会像爸爸妈妈一样...再也不会回来,不要...那样...我不要...”

    “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大雨中唯一一滴温暖流进他的领口,少女的声音哭泣的颤抖难过,总是没什么表情不爱说话的玲,此刻抱着方然在雨水中大哭。

    为什么...没有再早点和玲说呢...

    假如早点和玲说清楚一切,是不是她就不会突然消失了,是不是她就不会因为别人的煽动为自己担心了...

    无论哪个时代,玲做的都是一样的选择。

    无论哪个时代,自己都犯了同样的错误...

    紧紧的咬牙,在大雨中抱紧少女发冷的身体,感受着她的哭声平息,方然深吸了一口气,松开怀抱对视着玲的眼睛,纯黑和浅金色的对视,此刻他只想给眼前的少女无尽的安心。

    【盾牌】的白光撑起,为两人挡住漫天的雨水,看着眼眶泪痕泛红的少女,漆黑的青年黑眸温暖的对着她轻轻的一笑:

    “没事的,玲,之前忘记告诉你,我很强,非常强。”

    在少女看着雨水隔绝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方然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脸颊摩挲着她湿透了的头发,闭着眼眸像是同时回答冰海之上的她一样梦呓的轻声开口:

    “所以没事的,没人能让我陷入危险,也没人能让你陷入危险,”

    “是没有关系的人也不要紧,你不叫玲也不要紧,只要让你害怕的,只要挡在你身前的,无论是什么人,我都会帮你把他们赶走,”

    然后缓缓睁开双眼,黑眸里炽热的决意熊熊燃烧,看着米兰大教堂前方的三道身影,方然声音嘶哑狰然。

    “无论是谁。”

    ...

    “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女孩还在附近!?”

    耳边的咒印迈尔森对着负责这件事的威尔士冷冷质问,可就在他想让威尔士继续使用能力让玲离开的那一刻,

    他看到米兰大教堂,这座世界上最大的哥特式浮华美丽的白色建筑前,那道漆黑的青年身影在白色光壁中缓缓的站了起来,看向了他们,

    今晚第一次直面他们三名教团骑士,他们陡然发现,对方的双眼是纯黑的眼眸。

    在迈尔森眼神愕然的那一刻,他看到那道黑影左手轻搂住他身前的女孩,右手松开了手里的龙牙长剑一甩,荡起纯黑永暗的漆黑斗篷,遮住了浑身湿透的少女,

    然后缓缓漂浮的升入空中。

    米兰大教堂前半空中,黑发的青年披着深邃奥古的巨大斗篷,破碎的衣摆灰烬不断燃烧又不断生成,他黑眸冷漠的斜视了一眼所有的教团骑士,

    抬起了手臂右手张开,一颗透明的核心在他的手掌上方漂浮!

    然后在远处观望准备最后出手阻止的奥蕾莉亚浑身一颤、三名教团骑士全部直觉一紧感觉冰冷袭来的那一刻!

    海啸般的魔能轰然出现在世界之中,银白的光芒在漂浮的龙牙中闪耀,黑暗澎湃疯狂的从极暗的夜之巡礼上燃起,鸦羽的纹路在眼角出现,

    A级上位的力量横空降临在这个时代!

    暗瞳漠然的俯视着那三道身影,一张牌在他之间散出微光,嘶哑低沉非人怪物般的叠音在夜雨之中每个人的耳边冰冷响起...

    “你们,准备好付出代价了么?”

    浑身僵硬、被本能的恐惧支配了身体的那一刻,无论是迈尔森还是希格都突然惊恐的睁大眼眶发现,

    雨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