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五百五十一章 太阳与弦月同时升起的黎明
    两架科技者的最终伟力几乎同时降下毁灭,如同海水围墙一样的巨浪激起,然后缓缓坍塌落回冰海。

    松开双手,放开怀里漆黑的身影看着他沉进北冰洋的海水,玲的身影一下子有些摇晃,

    空间通道在附近展开,崔妮蒂的身影跳出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少女。

    “抱歉,路上遇到了些麻烦,还好么,玲?”

    得到了支撑的力量,看到崔妮蒂终于赶来,玲脸色苍白的微弱开口,没了片刻前她强撑的气场。

    “我没事...”

    喷射器的气流冲荡着海面的浮冰,一黑一白的‘游夜’和‘弧光’从高空降落到她们身边,空间的扭曲感隔绝掉所有的精神攻击,

    虽然地点和计划的产生了严重的偏差,但是两名A级科技者加入北极点上的战场,瞬间摧毁了克劳赛尔圣光十字的封锁。

    “喂喂,涅瑞盖德,我可没听说竟然还要面对那位女王...”

    弧光之中,看着就在远处空中停留的那道光是安静存在就已经让人感受压力巨大的光影,哪怕一向放荡无畏的凌沨都忍不住苦笑,

    两个结社的执行官直接对上不夜宫的女王,这真的不会被认为这是打算开战么?

    哪怕并非本人只是一道光影,但那代表的也是夜战世界金字塔最高顶点荣光的意志降临!

    克劳赛尔握着圣银十字落在机甲面前的冰原碎片上,另一侧亚格也支撑起身前伤口狰狞的身躯冷硬皱眉的站起,

    尽管伤痕累累,但零骑依旧选择了守卫在他们的女王身前,

    并非强大,而是忠诚。

    看着这周围这冰原破碎的惨状还有眼前已经减员一人的零骑身上的伤势,倒放着刚才远距离拍摄到她中途折返的画面,惊异震撼的崔妮蒂看着怀里竟然选择回来的少女声音复杂的开口:

    “玲,你这样做真的不要紧么...”

    但是金色的妖精无声的沉默,推开她的搀扶自己支撑的站起,浅金色的发丝在世界极北的风中飘荡,然后缓缓的抬头,黎明中的太阳和未散黑夜中的弦月同时出现在北极的天空...

    嗯,没事的。

    毕竟那个笨蛋上次那么努力好不容易守护住了自己想要的日常,回到了他最想要的日子。

    回忆着在那间不大的出租小屋里,从最开始开始积累的点点滴滴,那围绕着小桌边慢慢增加的人们,那每天发生的各种各样的闹剧,

    汤底的热气冒起的沸腾,火锅黄铜温度缓缓升高,看着他所想守护的一切热闹的环绕在他的身边,那一刻,玲能感觉到那不是伪装,他发自心底开心的在笑。

    抬起浅金色的眼眸,瞳孔倒影着天空中的那道光影,崔妮蒂听见对视着不夜宫女王的她轻声的开口:

    “他不适合这边的世界,不能把他卷进来。”

    所以,这才是玲选择突然消失的原因,

    她,不属于他想守护的日常。

    曾经的卡片出现在玲的手中,想起那道重新出现在他身边的漂亮温柔,还有口是心非的清澈身影,笔画很慢的四个字缓缓消失,想着那个竟然荒唐到自己一个人跑到北极来的身影,

    微不可查轻轻开口说出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

    笨蛋...

    ......

    ......

    这里发生的是不可思议、磅礴疯狂的景象。

    身形比科技者机甲还要巨大的数道冰霜巨兽之影,轰鸣践踏着像是它们花园一样的广阔冰原,

    存活在游荡者之歌里的古老参加者,也正如夜战世界里把他们当成传说的认知一样,神秘未知的同时强大的可怕。

    从那个西伯利亚平原上曾经的那个帝国中遗留下来,名为凛冬公爵的女性,只有少数人见过她的真容....

    以及驱使控制如冰山般磅礴的巨兽的恐怖能力!

    所以几乎很少有人能在阿斯特菲亚的面前,同时迎战不止一只的冰霜巨兽。

    此刻就是,B级根本无法抵抗,即使是一般A级参加者也会觉得棘手的巨型冰兽此刻整整有五只,肆意倾轧着这片冰原雪地!

    但是站在一只比其他任何都要威严巨大的冰兽头顶,看着战场的阿斯特菲亚却没有丝毫轻视,冰冷的容颜噙着戒备但是不暴露的冷色调优雅微笑。

    因为此刻和巨型冰兽们战斗...不,该说是厮杀的...并不只是某一位参加者..

    而是漆黑恐怖的光怪陆离的诡异怪物!

    巨口中燃烧着黑炎暴虐的地狱三头犬、指间夹着餐刀戴着诡异微笑面具的暗色调小丑、没有双腿黑沼般的哀嚎人形、

    张开羽翼飞翔在空中身形腐化的美丽飞龙、盔甲内部仿佛是熔炉不断喷吐黑炎流星狞笑的炎魔,

    漆黑不死的恐怖怪物只让人感觉惊悚的和气势磅礴的冰兽厮杀战斗在一起,而且不时还有面无表情、不畏生死的参加者从它们体内出现,操纵着各种能力竟然压制住了她。

    眼神中不知道在想什么,阿斯特菲亚从战场上挪开目光,看向那道突兀出现、夜战世界中寥寥几名无视她的能力、让她觉得无法掌控又不得不警惕慎重的存在。

    那是穿着黑色古老的长裙,黑布帽兜的斗篷遮住了身体一侧,仿佛从古老羊皮卷或者神秘学书籍里走出来的不详妖冶,

    她的身后站着握着死亡镰刀,缠绕着骸骨锁链的‘傲慢’。

    游荡者之歌-NO.III,人偶魔女。

    “看来传闻中你受的重伤已经恢复了。”

    有太多太多关于这道据说活了数百年之久身影的事迹,让阿斯特菲亚眯起眼警惕的同时看着那些压制住自己冰兽漆黑不死的怪物,

    在看向站在她身后不动的傲慢的那一刻,眼神惊异的眯起,感知到那里面是A级的气息!

    夜战世界里只流传着她会抓捕参加者,抹掉意识灌入精神,把活生生的人做成只听她话、没有生命的人偶这种恐怖的童话,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并非人偶的‘玩偶’...

    但其实在阿斯特菲亚眼中那根本不是什么‘玩偶’,而就是彻头彻尾某种不知为何产生了形体的力量,于是她眯起眼睛优雅轻和的开口:

    “真是不可思议的造物。”

    让人觉得诡异不详的漆黑之下,是幻惑美的让人看一眼就仿佛坠入深渊无法自拔的妖冶,

    魅惑的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心低笑的响起,听到有人夸奖她的玩偶,紫罗兰的瞳孔中泛上病态的炽热。

    “创造它们的力量可是来自我曾经最喜欢的一个孩子。”

    即使是阿斯特菲亚,在听到眼前这道明显已经彻底陷入某种不正常的疯狂中的身影,轻声笑语下隐藏着某种病态狂热的话语,也觉得某种不寒而栗。

    漫长的时间中不知道究竟制造了多少‘人偶’,哪怕正常和自己对话,但估计内心深处早就已经偏执扭曲,模糊了是否还身为人类的范畴。

    感知着远处北极点那个顶点的气息仍旧存在,看着崔妮蒂和凌沨脱离战场的痕迹,没有预料到竟然会是她突兀出现的阿斯特菲亚,居高临下的抬起眼眸、脚下那座最庞大巍峨的巨兽震颤。

    “那么...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么....?”

    在北极黎明到来,太阳和弦月同时出现在天空的那一刻,听到她的话语,

    黑布帽兜之下,魔女的微笑神秘妖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