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五百三十一章 思考的决意,解放的龙牙!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一直在约束自己,

    不过也是,再张扬肆意的孩子都有看到男人生气愤怒的脸庞、还有女人伤心垂泪的样子,

    知道家里要因为自己给人赔钱,然后幡然醒悟的时候,

    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

    成长...不是么?

    灿金繁城的奥斯陆夜晚,纯白和金色交织成的灯海光辉,

    但是...

    奥斯陆主教座堂,漆黑无人的后院庭园,披着漆黑巨大斗篷的黑发青年,明明冰冷,但睁大的黑眸却带着一股狰然的狂热,从喉咙深处缓缓的呼出了口气,缓缓的告诉自己。

    这一次,不需要顾忌!

    然后摘下面具的他戴上了他的面具。

    捂着肩膀血肉开绽的伤口,勉强支撑住身体,沃尔塔眼神惊骇的看着和之前全副武装完全不同、剔除了科技感披着黑暗斗篷的身影,

    听着那瞬间刮伤自己的银色链刃咔嗒咔嗒的咬合声,对比着整个身影掩盖在黑暗之下戴起面具无声的黑影,

    突兀感觉到了一股不详和恐惧,感觉到对方刚才的力量分明是魔能咬牙沙哑的低喊:

    “你不是科技者!你是谁!?”

    然后回应他的是几乎瞬间冲到他面前的呼啸黑暗!

    砰!!!!

    什么!?

    双眼震撼的睁大,沃尔塔看着突然爆发出竟然比他还快速度的黑影,只是一瞬,在看到对方黑色蔷薇面具的那一刻,极限的撑起黑斧挡住,然后凶猛的冲击力传来他直接倒飞出去!

    【驱牌】的微光熄灭,黑色蔷薇面具之后,方然看着倒飞出去的沃尔塔,黑眸冷静的感受着刚才投入了大约5%魔能的一击。

    不谈战斗技巧,单论身体素质,他应该比宿群大哥还要强。

    某种野兽从心底里放出之后,在脑海里一直咆哮着喧嚣和暴躁,和冰冷平静着思考处理各种信息的内心不同,披着漆黑巨大斗篷的身影直接用力一踏,压低身躯身体动作狂暴的再次前冲!

    数项数值在漆黑的参加者界面列表上爆发增长,这一次10%的魔能数值在视野右上减少!

    “你个该死的.....”

    快到无与伦比的速度,直接追上了倒飞还在半空中的沃尔塔,

    手掌猛推住他的正脸,肌肉的力量加上【驱牌】的速度,漆黑的身影直接狠厉无情的按着他撞进了教堂一角!

    轰!!!

    一直以来,对抗着阶位高于自己的敌人,自己都是依靠海量的挥霍着魔能值,倾轧眼前的一切,

    毕竟,有着‘无限’的力量。

    哗啦!

    碎石烟尘,哪怕头部传来了无比猛烈的眩晕感,鲜血留下,世界摇晃的沃尔塔也第一时间翻身起跃离开原地,尽管脸色愤怒狰狞的可怖,他也没选择放出凶横的狠话,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漆黑恐怖的家伙不会给自己松口气的机会!

    咔!

    蜿蜒的雷光闪电轰鸣霹雳了一下,瞬间烧焦了他的衣角!

    面对强大的敌人,自己当时只是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

    但这应该是种能力的错误使用方法。

    站在奥斯陆教堂的后院庭园,看着【雷牌】的一道追击打空,披着漆黑巨大斗篷显得挺拔高大了些的身影,抬起了没有刻画五官表情,只有着黑色蔷薇的面具,看向屋顶上的沃尔塔。

    此刻的他早已没了刚才的风度翩翩,灰尘血迹、凌乱狼藉的脸庞难看无比,杀意和低沉混杂。

    “竟然...把我逼到这一步.....杀了你!今晚我一定杀了你!!”

    低沉嘶哑的话语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漆黑的长柄巨斧缓缓生长变大,一股力量反馈到睁着肃杀双眼的沃尔塔身上,

    如同曾经的恶魔矮人一样的肌肉暴起,但远胜D级的气息扩散!

    头顶长出牛角,肌肉膨胀超出两米的身躯高度,双眼泛上狂野的血丝,激活了自己的能力,沃尔塔发出了神话中某种怪物一般的嘶鸣,挥起手中漆黑的巨斧凌空朝着下方那道身影劈去!

    轰隆!!!!

    地面似乎都为之震颤了一声!

    微微血红的眼眸看着一刀两断的幻影,不可思议的睁大,然后背后传来气息!

    张开龙翼护手的银白长剑斩在他勉强转身防御的斧柄,抽出血痕,

    然后巨力传来,沉重的响声中他被踢飞出去!

    参加者的战斗不是只有能量值,不是每个参加者都有着‘无限’,也不是每个参加者都以千、万为单位挥霍着能量值,

    身体素质、战斗方式、格斗技巧甚至简化到挥剑、闪避等等许多不消耗魔能的东西同样是战斗的一部分。

    狂热的宣泄感在身体里暴走,漆黑的身影直接追击而去!

    但是如同公牛一般暴躁的身影还未等自己追击,就强行翻滚着倒地,然后再一次凶猛的反扑过来!

    砰!

    极度增强身体的能力,狂化的沃尔塔无视着肩膀、头部、背后的伤势,举起斧柄带起如同高速列车一般冲击力的力量和速度,直接打断了漆黑身影的追击!

    所以方然曾经疑惑过,假如能量值只决定能力的使用强度,那抛开数量上不讲,

    A级参加者为什么比B级的要强呢?

    封闭者零代的力场护壁张开,但是被顶的迅速就出现了裂纹摇摇欲坠,

    眼睛泛红的沃尔塔真的如同一只公牛一样顶着力场护盾里披着夜之巡礼原貌的身影,直直的朝前撞去,横举的斧柄如果撞上人类的肉体,让人有些不敢想象血肉模糊的结果。

    轰!

    教堂的一面墙壁再次遭到破坏,护壁碎裂,但是漆黑斗篷的身影只是身体略微的动摇了一下,心里冷静的思考还在出神。

    就像那个时候,面对激活着‘无限’,挥霍着以万计魔能的自己,

    撞击的结果传来,对自己这已经碎掉对方力场的一击无比自信的沃尔塔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惊疑看着撕扯着自己身体的影子和面前戴着黑色蔷薇面具的身影,白色光壁下身上那件漆黑深邃的斗篷也散发出某种抵挡了自己攻击的感觉。

    紫禁狭间里那个男人是怎么赢的呢....

    在【影牌】【盾牌】以及夜之巡礼作为A级夜器本身的防御下,只是轻微撞到了墙壁上的方然,再一次想起了那道身影。

    想起了从个人身上感受到了不知多少东西的那个夜晚。

    只不过现在方然明白了,在他以自己的魔能驱使暴食吞噬掉B-99的时候明白了。

    是,使用能力的方式。

    带着黑蔷薇面具的漆黑身影没有抵抗的被长着牛角的沃尔塔顶在墙上,身上的夜器散发着【盾牌】的白光。

    平静的黑眸睁大的在面具后出神,散发出某种安静燃烧的肆意狂然!

    不是单纯粗暴的使用,而是不断开发、归结化总演变出以更少的能量值造成更大威力的手段!

    就像抛弃数量级的计算,更加简单得到结果的‘算式’。

    自己,

    没有‘暴食’这样的手段。

    砰!

    心脏处的光芒亮起,【力牌】创造激活的那一刹那!

    狂暴的气息从戴着黑蔷薇面具的漆黑身影身上疯狂的涌出,双手从斗篷中伸出,抓住沃尔塔的牛角,在沃尔塔不可思议的呆滞目光中,

    那如同高速列车一样的力量竟然被那并不强壮的双手臂缓缓掰离他的身体!

    然后....

    漆黑身影黑眸肆意狂热的睁大,压抑和束缚似乎这一刻全部释放而出,曾经的某个时期遇见麻烦就打回去不管不顾凶狠影子在他身上闪过,从那时就学会的人类最简单也是最粗暴的格斗方式,

    【力牌】加持下,抓着牛角的手腕和右腿同时用力,巨大的力量带起沉重和断裂声在膝盖撞在鼻梁的那一刻响起!

    砰——!!!!!!!

    魁梧巨大的身影受到这力量炸裂的一击,直接从漆黑身影手中脱手飞了出去!

    黑夜之下,扔掉一只手里的断裂的牛角,黑蔷薇面具缓缓抬起,瑰丽森然,哪怕看不见脸庞也能感受从战斗的动作中感受到他身躯的狂躁,

    承认力量、承认自己,抛开顾忌,自由自在的宣泄着意志的感觉充斥在内心,身体中力量奔涌的狂热和脑海里冷静思考的冰冷融合成一个声音低喊,

    让血液升温、让灵魂炽热!

    这是你自己的战斗!

    你已经不能再依靠着她替你付出代价,去挥霍着‘无限’的魔能!

    去想,快去想!

    去想出属于你自己战斗的手段!!!

    “吼!!!!!!!!!”

    断角的剧痛和冲击的重伤让沃尔塔彻底的狂化的发出怪物的吼叫,身体再一次膨胀炸裂!

    凶猛恐怖的气势在夜色之下掀起狂风,吹袭起漆黑的斗篷,看着黑色的参加者界面上各项跳动的数值,想着刚才那乍起的银芒的那一刻

    他得到了答案,

    因为答案其实就在他的手中,只是他从未去探究。

    雕刻黑色蔷薇的美丽花纹却因为黑白对比的森然无情,敌人呼啸的狂风吹起漆黑巨大斗篷边缘的碎屑燃烧,纯黑的身影伸出手拔起了一旁的银色长剑横在身前。

    然后剑柄仿佛凝滞固定,手腕轻轻一拧,

    钢铁伸展的声音轻颤仿佛龙吟,

    银色的龙脊一截截断裂张开,激活的【剑牌】契合的插进龙脊的断裂凹槽,露出微光的边角,

    漆黑界面上属于银断龙牙的那一项跳动改变,系统的界面在视野前弹出提示。

    【专属魔杖的封顶数值属性已经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