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五百三十章 来吧!想起那个的名字!
    奥斯陆的星夜之下,如同女王的首饰的灯光海洋上,

    科技的钢铁在黑发青年的身体上铿锵咬合,幽蓝的微光泛起冰冷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姿态出现在方然身上!

    封闭者第零时代、强能轨道、毁灭者手甲V型、粉碎之牙、阿泰尔幽能浮翼....

    看着那些比刚才还要厉害,每一件都是那些势力之间曾经交易才出现过的科技装备,沃尔塔原本一直高高在上的俊美脸庞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疑之色,他神情低沉的俯视质问:

    “不可能!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在你身上....你从哪得到它们的!”

    然后回应他的,是缓缓睁开的黑眸,包覆着如同恶魔巨爪一样手甲的手臂,抬起手中的能量武器,光轨嗡鸣!

    滋——!

    蕴含着强能的光束从沃尔塔微微躲开的脸侧冲过,留下某种刺耳焦灼的声音!

    握着手中漆黑长斧的沃尔塔表情心悸冰冷的可怕,他一字一句的俯视着方然冷漠开口:

    “好,看样子,你想跪着告诉我...”

    话语落下的一瞬,他的身影瞬间一闪消失!

    细密粉碎的斩舰刀和漆黑的长斧撞在一起,狂风让方然黑眸睁大的对视沃尔塔的双眼!

    封闭者零代力场和阿泰尔幽能浮翼同时激活!

    冲进奥斯陆的夜空!

    飞在低空的幽蓝流光和不断从建筑顶端起跳的什么不停的撞在一起,巨大钢铁的撞击声和某种稳定的空气嗡鸣同时在夜空中响起!

    街道上的行人、车辆,建筑中的人们全都讶然的看向夜空,想要探知那究竟什么!?

    参加者的身影在奥斯陆的夜空之下,从西弗酒店的附近朝着城市的另一端冲去!

    对方就仿佛一只凶猛的斗牛,身影狂野的冲锋在夜色的建筑之上,随意一跳都能准确的冲到飞在高空的自己身前!

    锵!

    仿佛要粉碎一切的科技光刃和漆黑的长斧磕在一起,不断的摩擦出火星一般的四溅光屑粒子!

    光刃弹飞,力场反震,逼迫那道身影下坠而去,阿泰尔幽能浮翼在方然的背后不断喷卷着幽蓝的光束颗粒,冰凉气流被钢铁巨爪的手甲峥嵘的边缘割裂出嘶鸣,

    夜风袭来,显现在此刻渗出战斗的方然黑眸视野之中的,

    是奥斯陆城市全貌的广袤夜空!

    从刚才起每当想靠着幽能浮翼的提升飞行高度,就会遭到沃尔塔高高跃起的攻击的方然,看着他被封闭者零代的力场反震逼退,再一次驱动幽能浮翼,打算朝上冲去对不能飞行的他进行单方面轰炸,

    天空的领域,科技者永远是制霸的一角!

    “天真!”

    但是就在他打算升空的那一刻,沃尔塔眼神冰冷,黑斧呼啸的回旋以超过方然反应的从背后冲过!

    阿泰尔幽能浮翼的一侧爆炸出四溅的火星!

    每一个参加者都是人海中的佼佼者,能成为参加者的绝对不是庸才。

    身形下坠的方然睁着的黑眸中,想起玲和他说过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因为沃尔塔这能精准破坏他飞行装备的回旋斧的意外,

    能策划着劫机、那样高傲不屑的他肯定也是某座像这样繁华城市的boss,有着相称的力量...

    封闭者零代的力场撑起、抵消下坠的冲击,方然刚落在地面,高举着漆黑长斧的沃尔塔就猛然朝他冲来!

    钢铁巨爪的手甲挡住沃尔塔的袭击,坠落在奥斯陆主教座堂的屋顶的两人,犁出一道长痕!

    轰!

    酝酿在轨道中的能量光束再次近距离轰鸣,擦伤沃尔塔身体之后是直接被黑斧挑飞脱手!

    强能轨道断裂的地方炸出火花,身形受到冲击而有些不稳的方然,黑眸压低的偏头冷啐,注视着沃尔塔...

    黑匣解锁,又一柄幽蓝玫瑰II型出现在他左手中!

    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身影被近距离快速的射击逼退,沃尔塔的身影不断翻转在主教座堂的各个屋顶,躲闪着方然的射击,

    右手再次抽出一把强能轨道,切换模式,站在原地的方然黑眸锁定着身形灵活的沃尔塔,手中科技者的武装交织出火力覆盖!

    那个暑假里,方然记得宿群和他说过,

    战斗是参加者最难的一门课程,

    力量,

    抬起的毁灭者V型手甲抓紧黑斧的握柄,能感觉右手的颤抖,激活满蓄的充能,方然强行抓住沃尔塔的黑斧抵消他的力道,他们脚下的屋顶炸开裂缝!

    速度,

    强光的能量从轨道射出,但是再次被沃尔塔身形一闪的躲开,快到堪称凶猛的速度爆发出猛然的反击!

    防御,

    零代力场张开,黑斧抡起带起空气颤抖的堪称恐怖的力道在面前停下,但是方然身影连带力场整体倒飞出去!

    技巧,

    甚至来不及反击开火,海基和穆林的视野就告诉方然,对方的黑斧已经高举在自己的面前!

    能力,

    不清楚究竟是什么能力,才让沃尔塔有着如此的巨力和凶猛的速度,再次交叉挡在身前的武装这次连手甲一起损坏!

    战略、判断、反应、地形、灵活、多变、时间、知识、集中力、注意力、决断力...等等甚至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纠结起这些一切要素,利用起所有能利用的,才是参加者之间的战斗!

    “如果你现在跪下求饶,说出这些装备的来源方式,我考虑今晚放过你,从现在开始,给你十秒的考虑时间。”

    无人暗淡的后园,奢华漆黑的外套凌乱,轻咳啐出受到冲击涌上的鲜血,支撑站直身躯,他挺起肩膀仍旧相称着他衣领的徽章!

    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基本全部损毁的装备,扔到枪械,解开手甲,甩开已经碍事的幽能浮翼,轻轻的呼出了口气,抬起冷冽平静的黑眸,

    你看,这就是之前自己感到不安的原因,

    方然看着修长身躯手中拎着狂野漆黑长斧有些对比强烈的沃尔塔,夜色呼啸喧嚣!

    独自一个人,害怕遇上怀抱着恶意伤害自己的坏人,

    就像放学回家的小孩子,遇上拦路欺负的坏小子。

    黑匣里仍旧有些他以防万一用【创牌】创造的科技装备,但看着已经损坏了的那些最顶级武装,看样子其他那些也对眼前最多轻伤的他不会有什么效果。

    但你害怕的真的是最多被打一顿的结果么?

    那顶多和摔上几跤、撞伤几次差不多的疼痛?

    “还有交出你的空间装备,虽然不清楚你怎么弄到手的,那是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

    沃尔塔从屋顶高高跳下,十几米的高度只是让他膝盖微微弯曲的程度,慢条斯理的话语傲慢冰冷,充斥着不屑和嘲笑:

    “你不配拿着它。”

    不,

    你害怕的其实是自己打不过他们,无力反抗的事实。

    但其实你知不知道,其实那些坏小子也是孩子,他们并不比你有多少力气...

    黑眸之前,参加者漆黑的数值界面上各项数据繁琐,方然看着眼前的沃尔塔,想着刚才那一系列和曾经锻炼自己的宿群大哥工整凌厉不同,感觉更加强大的凶猛狂野的动作。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有着力量!

    有着可以直面他们的力量!

    异国他乡,只有自己原本不安紧张的旅途,遭遇头一次只有自己的战斗,

    但是方然睁着燃烧着平静的漆黑眼眸注视沃尔塔,没有害怕、没有紧张,反倒有个炽热的声音在他心里不停的煽动!

    被抓住领子就先打在他的脸上、被推了一下就加倍用力的推回去!

    被打了就打回去、被欺负了就报复回去!

    凭什么认怂的要是自己!?

    加大力气、扔掉顾忌、用石头、用棍子、用所有能抓在手里的东西,敢先动手就打到他们头破血流的趴下!

    欺负人的话,就做好被抓着头发鼻梁撞在膝盖上的准备!

    仿佛喉咙沙哑的呼吸,也是升温炽热的眼眸,某种从飞机上那一刻苏醒的东西想要宣泄,急着证明,

    哪怕再多的构成要素,但所有战斗的前提...

    方然听见无论是在那个地下训练场宿群告诉他的,还是此刻心里煽动他的,都在声线滚烫的炽热低吼!

    都是敢于直面的勇气!!!

    倒数十秒的尽头,提着漆黑长柄斧头的修长身影,满溢冷漠肃杀的神色,身影踏碎地面的跃起,黑斧燃火彰显着这一击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威力,握着斧柄的双手带起斩断一切的气势朝下抡劈!

    力场护壁悲鸣的颤抖,漆黑的风衣被狂风吹起,心里的低喊声嘶力竭,让方然睁大的黑眸里燃烧的炽热突破界限!

    既然承认力量!承认自己!那就解放吧!

    这是只有你自己的北欧,没有约束、没有管教!

    不借助玲的力量,不再让披着黑布斗篷的那道身影付出代价,

    这一次,纯粹以‘方然’这个名字所拥有的力量去面对!

    来吧!想起那个名字!!!

    解放吧!它一直就在你的手中!!!!!

    力场护壁碎裂的那一刻,

    限制解除,魔能咆哮!

    原本露出冷漠神情的沃尔塔神情骇然的剧变!

    如同压缩到一点的大气风压全部解放,汹涌的能量带起呼啸的夜风中,银芒暴射撕裂在他的肩膀!

    原本以为的脆弱是轰然扩散的光壁,魔法阵的光辉中剧痛咳血倒飞出去,不可思议的眼神里,沃尔塔看到的是如同长夜覆盖全身的奥古漆黑!

    灰烬一般的衣摆不断燃尽又不断生成,举在一侧手中的是华美的栩栩如生的银龙剑柄,仿佛具有生命链刃一样甩出的龙脊正一节节收回,发出咔嗒咔嗒咬合的声音!

    披着巨大漆黑的斗篷,黑发的青年站在那里,明明冰冷却显得无比狂热的黑眸转动,看了一眼手里封顶值解放的银断龙牙,

    然后缓缓带上了黑色蔷薇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