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四百七十九章 凌烟姐,你这是绑架啊你知道么...
    用力的甩了甩头,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看了着左右没人,方然把全都是英文让他恨不得吃了的课本塞进了黑匣里,然后也走出了教学楼,朝着地下停车场出口的方向走去。

    天气越来越清朗,温度也不像之前那么闷热,秋高气爽似乎指日可待。

    可即使是这样,方然还是想赶紧回去当条咸鱼。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姬凌烟并没有在教学楼门口等他,不过方然一直觉得这个‘不必要的麻烦’....

    怎么想都不怨自己,全是凌烟姐太引人注目的锅。

    毕竟只要一想可能会传出‘学渣课代表为何总能蹭上女神教授的奥迪’这种消息,方然就一个头两个大。

    教学楼到地下停车场出口并没有多远,没用多少时间他就来到了姬凌烟和他说的地点。

    一辆黑色的奥迪闪了闪车灯,缓缓的来到他身边,正掏出手机打字想说自己到了的方然楞了一下,然后才走过去拉开车门,

    驾驶位上,是黑色职业套装的冰山美人。

    一上车,瞬间被姬凌烟的气势压倒,方然又想起了夜色明珠是她特别严厉的训斥扭打在一起的自己和老哥的记忆,僵笑汗颜眼睛不知道该看她还是不看她的试图自首:

    “额....凌烟姐你听我解释,那个不及格还有翘课的事情,它这个...咳,我身不由己啊!”

    姬凌烟:“......”

    “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

    无奈了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语眼前这个青年平时怎么是这幅样子的姬凌烟说道。

    什么!?不是这事...?

    听着老师说不是关于翘课和不及格的事,方同学只犹豫疑惑了一秒,然后好像瞬间想要了什么,一本正经的甩锅撇清!

    “那那个去操场偷水卖刨冰的事也是老哥非要拉着我去捞钱!跟我没关系啊,我只是去看徐铮大哥...”

    “也不是这件事!”

    姬凌烟打断方然的轻叹说道。

    还有不要再和我提保卫处投诉你们偷教师用自来水卖刨冰的那件事了好么。

    “额....那凌烟姐你找我是....?”

    听着她说也不是这事,方然楞了一下,茫然不解的问道,心中惊疑,

    什么?不是抓我翘课不及格,也不是之前卖刨冰被举报,那凌烟姐找我干嘛?

    完全不清楚姬凌烟为什么找他的方然,一脸懵逼,完全不清楚女神老师找自己这根废柴课代表究竟有什么事。

    还有...说到这才想起来,凌烟姐,你还真是给我拉了一手好仇恨...

    脑海里惯例盘旋着在美女面前分散注意力的吐槽,方然看到姬凌烟启动了车辆,朝着学校大门的方向驶去,被冷艳职业装的美女驾驶车辆的那股魅力控了一秒的方然听到姬凌烟戴上遮阳墨镜的开口说道:

    “嫣汐和我说让我今天带你过去一趟。”

    哈?嫣汐?

    嫣汐是谁?

    emmm....

    噢噢噢,复苏姐啊。

    (; ̄д ̄)!复...复苏姐.....

    额.........

    “那个...那个,凌烟姐...我那个突然想起来我今天中午有急事,咱们改天再....”

    在反应过来嫣汐是谁的名字之后,方然瞬间想起了半个月左右前的那个晚上,他扑在复苏怀里哭的声嘶泪下、梨花带雨的丢人记忆,

    本能的慌张就想拒绝,找个拖延几天的借口,然后心里打算着未来一个月开溜跑路再也不在姬凌烟面前出现。

    但是姬凌烟已经车辆起步的同时,已经锁死了车门,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还是那股简单干练。

    “嫣汐跟我说你一定不想去,多半会用什么拖延几天的借口,然后再也不露面,所以让我不用管你说什么直接带你过去。”

    方然:“......”

    为什么我在想什么会被复苏姐一下子猜到....

    还有凌烟姐,你这是绑架啊你知道么(泪流满面)?

    “凌烟姐,你这方法是不是太强硬了点,你这算是诱拐青少年.....”

    方然咽了口口水,语气艰难的说道,

    然后余光瞥着车外,心想着,嗯...只是这个车速的话...

    “我要是真的打算诱拐的话就是用枪而不是用车,还有...”

    轻车熟路的驾驶着黑色的奥迪姬凌烟转过路口驶出京城大学大门平淡的说着,然后墨镜后面美眸看了方然一眼挪回视线。

    “你已经不算是青少年了。”

    (╬///Д///)ツ问题不在那里好么!?

    装嫩失败,有些老脸一红的方然心里羞怒的大喊,右手悄悄的放进口袋,打算动用最终手段,

    用他暑假在夜局逃跑失败了数次的丰富经验从车门穿出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使用能力的话车门确实拦不住你,但是....”

    仍旧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但是姬凌烟清冷的声音仍然简单直接的响起:

    “以后专业外语课程的所有考核我都不会给你放水,第一节课的小测都通不过你的想要最后拿到学分应该很难,更何况你貌似不止我的课程有困难....”

    方·刚打算写出【拔牌】跳车跑路·然,僵....

    “凌烟姐...你要不要这么绝情啊,一条活路都不给我留....”

    一瞬间,精准而又优雅的击中了学渣的死穴,让掏出巧克力盒的动作戛然而止,方然整个人苦着脸的哭丧道。

    不得不说,姬凌烟这句话完美的找到了方然的软肋,事实上,不光是专业外语,京城大学大三课程的其他门课程,他也完全跟不上...

    要是没有最后没有凌烟姐的官方援助....方然觉得这学期自己很可能会全凉,然后要是被小然知道导致被方爸爸知道,

    很可能狗腿都会被打折....

    不行....为了自己狗命着想,果然到时候还是去抱一下小或的大腿吧...冷静点,方然,你现在可是五千多魔能值的参加者!

    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车内的后视镜,看着愁眉苦脸的方然满脸严峻的已经开始思考后路,

    其实姬凌烟心中还是弥留着不可思议的。

    上个月那一晚京城,连带着上次夜色明珠,身旁这个青年那挺拔喧嚣的漆黑身影,以及他所做到的那种种磅礴的不可思议,仍然让姬凌烟难以忘记。

    漆黑的眼眸沉淀着冷静、但炽热着决意,熊熊燃烧。

    让姬凌烟甚至觉得他和那个他是两个人,所以她其实很奇怪,

    这样的参加者还上学干什么,完全没有必要的同时,他甚至还会担心挂科而被自己‘威胁’。

    说起来,为什么由最优秀的人中选出的参加者还会有挂科的风险就让自己够奇怪的了...

    虽然淡然自若的和方然相处,但是参加者的身份在姬凌烟心中还是代表着拥有超自然力量神秘不解的存在,

    作为夜局的外援人员,在所有见过的参加者中,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方然这种一看就和其他人画风不一样的家伙。

    让姬凌烟想起了复苏和她电话里聊天的对话。

    ...

    ‘那他要是不同意怎么办?毕竟他也是参加者,真的不想去不可能被我拦住。’

    ‘呀,放心,凌烟,方然小弟和你想的参加者不太一样,你现在不是他的老师么?’

    ‘他要是打算开溜,你找个借口小小的威胁他一下就行了,他应该会老实就范的,毕竟你肯定也算是方然小弟最没辙的那类人。’

    ...

    看着副驾驶位上,方然仍旧是一副苦瓜脸,如同一个被老师抓包其实也真的是被‘老师抓包’的学生一样,一脸纠结的表达了自己根本不想去圣心大厦见复苏的别扭心态。

    明明有着那种力量,却...

    参加者还真是奇怪...

    心中想着这个念头,终于驶进立交桥,油门微微压下,姬凌烟提升了车速,黑色的奥迪冲进中央城区,朝着西科-圣心大厦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