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四百五十九章 重新续上的缘分
    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忘掉了。

    一件大概对我很重要的事。

    那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你们能明白么?

    明明感觉自己周围的一切都在正常的运转,朋友圈和每天的生活没有任何变化与波澜,和以前度过的日子并没什么差别,

    但是就是有一个声音在心里发自本能的和我说,

    你把什么重要的忘记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着,什么时候开始,我总是凭空的冒出了这个念头,

    说实话我想了很久然后才确定,

    应该....

    是在那次演唱会自己中途昏倒了之后。

    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明星的演唱会,却对于内容毫无任何印象,被医生告知贫血从医院里醒来的时候,除了手上拿着的一张卡片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疑惑的询问医生,得到的答案是..

    “不给你男朋友打个电话么,他抱着你送上急救车的时候看样子可是很担心。”

    真是不可思议的答案,当时我看着那位医生的脸上,是告诉要好好珍惜这段感情的会心微笑,

    可是我分明不记得我有什么男朋友。

    我要来了送人上急救车必须要签的单子,可是姓名的那一栏,

    却什么都没写。

    “诶!?奇怪了,我分明看见那个小伙子好好写上名字的来着....”

    当时的医生看到空白的签单一脸惊奇,急急忙忙的去核问当时救护车上其他的人了。

    出于害怕父亲担心,入院的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这件事也是,

    不过就算我和别人说,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直到现在,我也想不起来那晚演唱会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到底为什么会突然贫血昏倒,被一个完全不明所以的‘男朋友’送进医院。

    然而真正让我确定我真的忘记了什么的是,在回到家之后,

    我发现了那晚的演唱会,我买了两张票。

    哈...真是....荒唐...

    假如是你,在某一天突然找到了证明自己和一个完全不在自己记忆里的人相处过的证据,你会是什么感觉?

    老实说,我陷入了一段时间的害怕,因为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我尝试让自己忘掉自己忘掉了什么的这件事,

    但是这样做的结果是,越是时间推进,就越是在频繁的恍惚、出神的时候,本能的觉得,

    那应该是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事情,

    一件让我不想忘记的事情,

    一件我舍不得忘记的事情,

    一件....莫名会让我流泪想哭的事情。

    于是我翻出了所有自己能想起的关于那一晚的记忆,并开始旁敲侧击的去问那些可能对那一晚和我一起去看演唱会的那个人有了解的人们。

    然而虽然我问了很多人,但是好像我和‘那个人’的关系很是隐蔽,她好像并没有参与到我的交际圈,

    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就连接送我上学,最亲近的王叔也只见过‘她’那么一次

    “王叔,上次演唱会是你送我的吧,你还记得和我一起去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么?”

    “小姐你说你那个朋友啊,那个也是挺高的个儿,还染着银头发的姑娘么?”

    “嗯,是啊,王叔,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么?”

    “诶呦,这我可不知道,话说小姐那不是你的朋友么?”

    朋友...我的朋友...

    明明是我的朋友,可是我却根本不记得这么一个人。

    我要从别人的话语描述里去拼凑出一个我完全不记得的,但是别人却知道并且认为那是我朋友的一个身影。

    所以说真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感觉啊,

    就像是收集拼图解谜一样,

    那个不存在我记忆里,却存在过我生活里的人,

    如同迷雾一样神秘。

    个子比我还要高一点,银色的长发马尾,精致漂亮的面容...

    明明是仅仅三条稀少的描述,却让我一下子想到了她的样子,因为那次医院睡不着的夜晚...

    -‘.....啊,那个我来看我朋友,她应该是在...’-

    -‘....这个啊,cosplay,cosplay啦....’-

    -‘....不着急,她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吧...’-

    -‘....贫血的人记得早点睡.....’-

    她来过自己的病房,来看她的‘朋友’。

    在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我当时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那家医院,从那天值班的护士的记录里,确认了我对面的床铺,

    根本没人。

    那这么说.....自己醒来不见了的那张写着‘方块’的卡片,果然是被她拿走了。

    “骗子....”

    不知道多少次,在入睡之前,想到这里的我在咬着嘴唇眼眶不知名的发热哽咽。

    然后所有的线索就全部都断在了这里,

    我再也无法发掘出任何有关‘她’的信息。

    我不知道我怎么认识她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忘记她的,

    她就那么的明明白白的被证明了曾经存在,却让我一无所知。

    直到...

    那个暑假开始的夜晚...

    我想着白天从朋友那里得知的因为被女神校花,也就是我给甩掉、而外出租房忍受孤独努力最后期末全科满分的励志谣言,惯例的从泳池边仰下去,

    在打算照常漂浮在水面看着夜空,享受被水包围着的感觉,然后把烦恼和疲惫都随着湿掉了的衣服一起丢进洗衣机里的时候....

    水下意识朦胧的那一刻,

    我,梦到了漆黑的青年。

    哗啦!!!

    是谁!?他是谁!?

    猛的从泳池里钻出的那一刻,无比确信这是自己的记忆的那一刻,

    我脑海里只剩这个念头,一股本能一样的直觉,让我疯狂的想要挽留刚才脑海里那一刻的景象!

    模糊的视野里大致是黑色的头发、黑色的宽大围巾,连眼瞳都是全黑,看不清脸的漆黑陌生的青年,

    泪水止不住的流淌,却低头对自己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没事的,学姐,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

    混合着泪水轻声却坚定的呢喃,莫名有种让人放心的力量。

    我摸了摸眼角,当时那里的液体似乎并不是泳池里的水。

    他又是谁呢?

    原本确认了自己忘记的人是那个银发的女孩,可这道突然想起来了的漆黑青年的身影,冲散了我的低落,让我变的更加迷茫。

    他是谁?

    他为什么要哭?他为什么说要救自己?还有...

    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有了这段记忆?

    乱糟糟的念头充斥着我的脑海,让我想要找人倾诉,但是电话打通了的那一刻,我又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

    “对了...你不是说最近学校里有个学生很出名么,他真的全科考了满分么?”

    不知道怎么诉说,只能勉强笑笑扯着最近的话题,

    但是得到的确实我完全没有预料的答案...

    “哈?话说这个你比起问我,夏夭你自己和方然不是更熟么,你去找那小子的时候可是在他班级引发不小的骚动来着,要不然你以为那‘励志故事’哪来的?”

    我....认识方然!?

    从社团的朋友那里得到了完全没想到的事情,不知为何的我去拜托认识的老师,找到了关于那个叫做‘方然’的男生的资料。

    似乎是换了手机的缘故,我打不通他填在表上的电话,所以最后我还是决定去他的住处找他,

    下意识的从衣柜里找出了一条白裙,拎着那双黑色丝带的凉鞋,没有多想的我走在明明从未来过、但是却有种熟悉感的街道。

    两边刚开门的早餐店,吆喝着的人们,拉着行李箱不知为何急匆匆的青年和好多起来晨练的老人家。

    然后我从楼下大爷那里得知了方然已经回老家的事实。

    嘛,等到下学期就可以见到他了吧。

    那一天,我这么想着,不知道是不是抓住了名为‘方然’的线索,我突然放松了下来。

    不知道是谁的男朋友、银发漂亮的高挑女孩、流着眼泪的漆黑青年,还有励志故事里的学弟,

    明明是迷雾重重,但是不知为何从得知了‘方然’这个名字之后,我突然有了种好像可以解开了的预感,

    所以难得的提起了精神,答应了高中好朋友暑假京城的邀请,在末尾见证了那场盛宴,

    然后带着期望和期待回到了洛城,在大四的上学期...

    得知了方然没有来上学的消息。

    ...

    ....

    “真是....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在别墅的楼顶,感受着洛城越来越凉的天气,想着今天方然仍旧没来上学的事情,还有这可能是今年最后一次任凭自己躺进泳池,

    夏夭抬起头看向黑幕的夜空,用手腕缓缓遮住双眼,朝后仰去...

    哗啦..

    水花声溅起的那一刻,突然听到了女人的声音,水的冰凉感从身周消失,下意识睁开双眼,

    夏夭看到的是璀璨繁华的魔都之夜,东方明珠在不远处熠熠生辉,警惕愕然的看着身前不认识的、并且很奇怪穿着女性裙子的两人,然后接下来,她突然看见....

    “怎么了?老哥你们遇到什么情况了?”

    漆黑的身影肩膀上张开银色的龙翼,竟然是从空中飞落而下,看到他侧脸的那一瞬间,

    脑海里突然一大堆景象苏醒!

    眼神朦胧,仿佛随着什么的苏醒,身体本能的不受控制的开口,惊疑中带着不敢确定,

    还有某些夏夭自己都不明白的微弱哽咽和眼眶微红....

    “你....你是方然??”

    被叫出名字的那一刻,夏夭看到那道漆黑的身影定格的停滞,然后愕然的缓缓转身看着自己开口:

    “学....学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