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四百三十七章 孟·连一份最面表面的证件都拿不出来·浪
    看着就坐在自己旁边,细碎及肩的短发里露出小小的耳尖,清秀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不带情绪,慢慢的放下手中的杯子...

    的老弟的妹妹(划重点)。

    孟浪感觉自己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尴尬的事情。

    默默无语的停下和方然打闹的动作,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了一眼孟浪,这个半个月前开着法拉利拉着条幅用大喇叭在自己教学楼下广播的人,然后方小然转过头继续看向方然,

    根本无法相信方然刚才给她的理由。

    国家机密机关?夜局?不能让一般人知道?那是什么?

    方小然轻轻的咬了一下嘴唇,眉头挣扎像是很难相信的样子,

    但是她知道方然不会骗她。

    挪开视线,假装若无其事的转过身,那个破绽百出的样子只是他对一些即使告诉你也没关系的事情的故意为之,这个家伙其实根本不会撒谎骗人,

    他只会一开始就不让你知道。

    “国家机密机关?所以靠着国家特权你才能进到京城大学?这究竟都是怎么回事?”

    相信是相信,但是接不接受是另一回事,在追问清楚这一切的缘由之前,方小然是不会放过这一点的。

    “喂,罪魁祸首,快解释一下!”

    方然一把推开孟浪,翻着白眼的把锅甩给孟浪的说道,但孟浪还不得不接过来,因为之前确实是他为了不久之后和北欧那边参加者的国战而把方然拉进夜局的。

    “咳咳...那个....”

    孟浪假装清了清嗓子一样的对着方小然试图组织一下措辞,但是面对眼前这个清秀妹子总是不带表情,平静看着你的样子,他总感觉压力很大。

    “因为老弟他在一些特殊方面有着极为特别的长处,所以在上学期被国家机密机关,全称我不方便透露,不过也就是夜局选拔召入了其中,并且因为一些其他内部原因,我们判断把老弟调来京城比较安....嗯,合适。”

    一本正经的严肃起来,努力的让自己的话语看起来正式一点,为了考虑到方小然会不会担心,孟浪还换了一下措辞。

    “特殊方面极为特别的长处是什么?”

    然而并没有起到一丁点作用,并且听着他的话,方小然脸上仍旧不带表情,声音没有一点变化的直接问出了最一针见血的关键问题。

    “咳!”

    “咳咳咳....”

    方然和孟浪都是瞬间被呛到咳嗽了起来,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尖锐的问题,

    他们总不能说是因为觉醒了魔法少女的能力然后才被招进夜局的吧.....

    “额...这个涉及机密,我不能告诉你。”

    孟浪咽了口口水,额头冷汗,强撑着脸上的笑容不崩,很是勉强回答。

    “那进入国家机关需要签署的必要的文件证明呢?”

    “那个现在...不在我们手里....”

    “那你有职务么?”

    “职务...嗯....我们这个局里并没有指派什么职务...”

    “那可以给我看一下那里录用你们所签署的劳动合同么?”

    方小然看着孟浪声音仍旧轻声平静的问道,礼貌客气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只是不带情绪总有一种让人感觉她在逼问的样子。

    “( ̄口 ̄;)额.....这个....”

    孟·瞬间被问住·浪一脸冷汗,话语凝噎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求助一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方然,并且用眼神传递着类似下面....

    -‘喂,老弟!你这突然冒出来的妹妹也太厉害了点吧!正常人在听到我一本正经的说出国家机密机关的时候不应该都敬畏的不敢多问的么!?’-

    这样的意思。

    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方然翻了个白眼表示了一下...

    -‘谁管你啊,还有正常人只会在你说国家机密机关的时候觉得你在扯淡根本不会相信’-

    然后默默的扭过头去。

    ヽ(`Д′)?老弟你个没义气的家伙啊!!!

    看着方然扭过脸一副你自己的锅我不管的样子,孟浪心里气的咬牙的喊道,看着眼前的仍旧平静的等待着自己的答复的方小然,他不禁心里捂脸哭诉。

    这哪怕是换成孟浪所知道的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相关部门,都会有着严格有序的文件流程证明,总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可以证明、或者该说是可以查到你是这个机关这个地方所属的成员。

    但是...他们所在的偏偏是夜局!

    更操蛋的是,即使在夜局之中,也是需要签署根据你是食堂后勤还是科研人员所分出的等级不同的保密协议,

    但偏偏唯独参加者没有。

    废话,你他娘的就是机密本身,签个屁的保密协议!

    还有就是因为参加者本身又不是去国企打工的员工,谁会没事让你签个对你作用没有只会徒增反感的合同文件?

    更别提夜局本身还是个像是大家庭一样,约束力并不是那么强的组织。

    所以...在方小然问出‘你不是国家机密机关么,那你有什么证件证明一下么’这种问题之后,

    孟浪是真的拿不出任何靠谱的东西可以证明一下,他们夜局真的是国家机密机关,而不是什么忽悠中二病的传销组织。

    而看着孟浪一副明显什么也拿不出来的样子,方然无语的心里叹气道,

    还真是没用的老哥啊...

    他要是方小然,他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还穿着沙滩裤的家伙说的什么国家机密机关的话。

    唉,老哥,你虽然长的不差,但是为什么直接被掳走的是小或不是你,你心里就没点逼数么?

    内心正深深鄙视着孟浪从头到脚的不靠谱屌丝气质的方然,在孟浪这块并没有挡了多久的挡箭牌耐久掉光了之后,终于迎来了方小然的质问。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方然,你知不知道被这种连一份最表面的证件都拿不出来的人骗进子虚乌有的地方,会给家里带来多大的麻烦!”

    视线转向方然之后,平静的双眼中总算涌起了涟漪,方小然看着方然忍不住声音中带起了微微的生气和着急。

    孟·连一份最面表面的证件都拿不出来·浪,默默的坐在旁边,

    被这句话狠狠插进胸口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

    “怎么可能会有直接进入到京城大学这种馅饼掉下来,用花言巧语在你最潦倒的时候迷惑你,然后数倍的索要回报这种事情还.....”

    “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了....”

    看着方小然似乎想起什么而有些激动的眼角微红,身体微微倾起,就连声音的语气也升高大声了起来,看着这似乎马上要演变成和以前那次一样的兄妹吵架,方然连忙叹气的打断说道。

    方小然也是身形僵了一下,再次平静的坐回原地,看着方然像是赌气一样的平静开口:

    “那给我拿出可以证明你们说的是真的的证据。”

    “证据啊...”

    看着她这幅明显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方然不禁感觉到了有些头疼,不过他也能清楚,

    假如你的家人某一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说自己进入到了名牌大学,被国家机关录用的这种话,任何人都不会轻易相信,而是怀疑担心你被骗了。

    人之常情,方然能理解...

    “你等一下,让我打个电话...”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位置的方小然,方然有些无奈。

    四方小桌他左边孟浪、右边小或,只有对面那个位置很少有人坐,而且总共就坐过两个异性,还全是逼问自己的...

    迫于老哥没有用、小或还不在的无奈现状,方然只能拿出了自己的海...哦不,诺家手机,拨通了求救电话。

    旁边的孟浪表示震惊,从扎心的状态下恢复过来的看着他说道:

    “什么!?老弟,你竟然还有那种好像路子很宽的社会人一样可以解决问题的电话号码?”

    不可能,我死宅的老弟怎么可能....

    看着孟浪似乎没能想到自己反而有办法的震惊,方然一翻白眼的说道:

    “废话,谁让老哥你是个连一份最面表面的证件都拿不出来的废柴呢?”

    孟·连一份最面表面的证件都拿不出来·浪:“......”

    再次被这句话贯穿的同时,

    感觉自己又受到了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