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夜曲终章 神话武装、夜器解放!
    狭间笼罩,暗色调的故宫紫禁之中,超过六位A级存在混战在这片宫殿寰宇之上!

    西侧慈宁宫中千米的地龙把地面当成兴风作浪的江水,追逐着非人怪物的身影,东侧皇极殿上空由不知名科幻钢铁铸造而成、浑身流淌着未来科幻光芒、名为‘弧光’的巨型机甲,正酣战着神话中的堕落天使。

    超乎常理、超脱现实的一幕在此刻的狭间紫禁中上演,各自划分战场,强烈的能量风暴一刻不停的摧毁着地面的宫殿楼阁。

    A级参加者们的战斗,如同史诗。

    而太和殿之前,一道漆黑的人影强行冲进赤炎剑气环绕的剑围,抱住了中央的人影,两人朝着地面坠去,

    坠落的夜风在耳边呼啸,刚才那句低喊似乎让夜笙从恶魔低语中挣扎着稍微清晰了一些,她尽力的看清抱住自己的人影,残余着嫣红的瞳孔不可思议的睁大。

    眼前之人的样子和夜网情报上本不该存在的人一模一样。

    “方....然...!?”

    但是她马上就否定了自己,认出了那道漆黑眼眸的主人。

    “不,不对,你是...夜鸦...?”

    夜笙挣扎出不可置信的低声呢喃,声音震撼,仿佛认出了眼前的人让她又清醒了一些。

    “夜鸦,局里...局里的大家....他们...”

    “他们都没事。”

    还没等她说完,方然就迅速的开口回答,然后龙翼拍打止住两人下坠的身形。

    夜笙听着这句回答愣住了,然后她浑身颤抖一下,轻轻的咬住嘴唇,下意识的抓紧方然的胸口。

    太好了....大家...原来都没事...

    干枯的眼角再次泛起湿润,她好像一个刚从噩梦中醒来的小女孩一样,在大人的怀抱里哭泣自己的后怕。

    而这时方然猛然抬头,夜鸦共享的视野中,荒川又是一道剑光朝着自己斩来!

    砰!

    剑芒斩在白色光壁之上,仍旧是没有留下痕迹,但是却将刚止住【驱牌】惯性的两人,再次朝着地面击坠!

    类似于刚才滚落在地面的感觉再次传来,只不过这次方然用尽全力护住怀里的人影,用自己的身体去承当地面的撞击,

    震颤感传来,哪怕【盾牌】的光壁安然无事,方然还是感觉一股强劲的震击感冲进身体!

    “咳...”

    让他忍不住咳出血沫,溅到夜笙的眼角。

    不知是因为溅到脸上的血沫微微楞住,还是因为被对方紧紧抱在怀里,没受到一点伤害,夜笙挣扎的睁开双眼,呼吸恶魔低语的印记在她额头上发亮,她皱着眉头呼吸急促的低微开口:

    “我快坚持....不住了...快放开我...”

    但是漆黑的身影充耳不闻,好像没有听到,他伸出一只手强行止住,然后把自己肩膀上的银断龙牙一甩,交给透明在空气中的幻影。

    【盾牌】再次撑起,荒川的剑芒再次追袭而来!

    砰!

    砰!

    砰!

    砰!

    砰!

    砰!

    砰!

    手臂挥舞出残影,荒川挥动着古剑-龙皇,一连七道剑芒横甩,如同轰炸一般斩向了已经被自己逼到太和殿台阶之前的两道身影!

    但是气浪烟尘散去的那一刻,荒川瞳孔骤然一缩,他看到那道白色光壁仍然是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

    心中震撼,让他甚至都停下了追击,而白盾之中,方然抬起手撑着【盾牌】的光壁,另一只手抱住夜笙,为了对抗冲击,身体前倾,双脚甚至沉入泥土地面!

    “咳...咳!!”

    剧烈的咳嗽中传来铁锈的咸腥味道,二十年活在毫无危险的日常世界,哪怕那次车站,哪怕那次餐厅,哪怕那次暴风雨之夜,

    都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传达给方然一个信息,让他头一次感受到来自他人危及生命的恶意。

    ——小心点,不然真的会死的。

    A级参加者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原本的想象,方然并不清楚参加上次京城场景的A级参加者,全是重伤状态。

    “够了...!放手....快放开我...!”

    模糊的视线里看着为了保护自己,再次咳出血沫,支撑的人影,夜笙痛苦挣扎的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对他喊道。

    “我会带你出去的。”

    止住自己剧烈的咳嗽,他嘴角残留着血沫,抬起黑眸看都没看自己的回答。

    然后控制着冰棱爆发,抵消荒川挥斩而来的剑芒!

    “你在说...什么蠢话...”

    “你疯了么....现在这里可是有着...前二十号的怪物!带着我这个...累赘,你怎么可能...离开这里...”

    恶魔低语在耳边疯狂的躁动,夜笙挣扎痛苦的大喊,感觉心里某个地方一疼的抓着他说道,然后感受着脑海里传来的剧痛,聚集起最后的清醒,她用力抓紧方然的胸口。

    曾经在那一晚猎杀场景灾城的相似对话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身份互换。

    “够了,快放开....”

    够了,真的够了...

    别再因为我受伤了...

    得知局里大家没事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不要再这样了...

    再这样..

    我....会承受不住那股明明把你当成敌人,

    却拜托你陷入危险愧疚的罪恶感的....

    “你才是够了!”

    漆黑的身影突然低吼,暴躁的黑眸中光芒一闪,寒冰轰然从地面凝结,汇聚升起厚重的冰墙,再次挡住剑芒的攻击,然后挥手甩出雷光,逼退想要绕开冰墙接近的荒川!

    打断了夜笙此刻一切的念头,漆黑身影声音暴躁嘶哑,话语铿锵...

    “为了找到你,今晚我可是绕遍了整个京城!”

    夜笙被他的吼声吓住,然后她看到眼眸漆黑的青年站直了身躯,低头对视着她开口:

    “结果现在你和我说让我放开!?”

    黑色的碎发被狂躁的夜风扬起,他抬起锁死荒川位置的漆黑眼眸一眨不眨,轻声嘶哑的开口:

    “开什么玩笑.....”

    轰鸣声炸起,磅礴的巨型冰锥升起,阻挡在和荒川的进攻,然后夜笙感觉到抱住自己的手臂更加用力,丝毫没有打算放开的意思,而听着这话,她挣扎痛苦的闭上眼睛。

    “我只是求了你...去救局里的...大家,我可没叫...你来救我...!”

    面对有过许多恩怨的夜鸦,心中的那股骄傲和倔强仍然逞强的不肯认输。

    虚弱的声音低喊道,两人的对话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争吵。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快放开...唔!”

    夜笙手腕用力,想推开他的低喊,但是突然话语停顿,看到抱着自己黑影似乎耐心消退,有些不耐烦,一把搂紧了她的腰,低下头想用某个从她身上学到的办法堵住她的嘴...

    话语停顿,但是嘴唇的距离还差上一厘米...

    曾经在灾城那晚的景象,因为某人的不擅长和勇气缺乏并没有重演。

    看着接近的脸庞,这张最近她很熟悉的脸庞,夜笙一下子有些愣住。

    而方然看着夜笙近在咫尺的完美容颜,咬了咬牙,仍旧没办法继续低下去,他只好对视着那双嫣红的眼眸,挪开视线缓缓开口道:

    “为了别人或者某些奇怪的理由可以拼命,换成关于自己就叫人放手么?”

    “你现在老老实实睡一觉,等着睁开眼睛看着夜局的同伴就行了,至于带着你这个累赘,可不可能冲出去,那是我的事。”

    漆黑的青年注视着握着剑站在自己巨型冰墙上的那道人影,偏头冷啐了一下,看也不看夜笙的低声开口:

    夜笙听着曾经那晚灾城,她对眼前这个人说过的话这次从他口中响起。

    “我会保护你的,所以现在给我闭嘴。”

    一股强烈的困倦感突然袭来,虽然恶魔低语仍在耳边狂躁,但是那股睡意更加强烈。

    原本求之不得的摆脱耳边那个声音的机会,夜笙现在却只想挣扎的开口,说些什么。

    但是睡意袭来,她缓缓失去了意识。

    【眠牌】激活,高挑完美的身影在自己怀里昏睡,方然缓缓的把她拦腰抱起,站在原地抬起冰冷的黑眸注视着站在自己冰墙之上的荒川。

    似乎意识到了对方的防御无法攻破,荒川停下了攻击,站在高达百米的巨型冰墙上,注视着下方的方然,轻笑了一下,仿佛如同认识了一位新朋友一样的开口:

    “该说不愧是超新星么,很强的能力,不过...”

    他话锋一转,看着他怀里已经昏睡过去了的酒红长发的身影,看着方然轻声的问道:

    “你真的觉得带着一个累赘,能从这片战场上冲出去么?”

    而就在荒川这番话落下的瞬间,东西两侧,声势近乎天崩地裂的战斗终于告一段落,

    A-17的身影如同闲庭信步一样化作虚无穿过暗色朱红的城墙,然后下一秒....

    庸土驱使着千米长苍莽的地龙摧枯拉朽而来!

    东侧奉先殿上拍打着黑色羽翼的身影猛然投掷出审判暗矛,科幻绚丽的弧光轰出光束,威力对撞之时...

    奉先殿彻底消失!

    艾德里安脸上露出哂笑不屑,然后也落回了太和殿前的广场之上。

    而展现着身后这样一副景象,

    荒川看着穿着漆黑夜礼服的身影轻笑的发问:

    “这可不是你孤身一人可以冲进来的时候了,即使两方的人数相等,但是....”

    他站在冰墙之上,摊手失笑,仍然露出那副轻和不在意的奇怪微笑,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过往尘烟,想着某人的身影。

    “妨碍,总是要比守护简单些不是么?”

    在他身后A-17仍然是脸上一副诡异的礼貌微笑,而另一边艾德里安看着方然嘴角挑起不善冷冽的弧度。

    地龙之侧、弧光之中,庸土和凌沨都不得不沉默他说的话。

    同为A级阶位的参加者,哪怕凌沨全力拦截,艾德里安仍然可以找到出手妨碍的办法,而另一边庸土虽然强盛无比,但是他面对的却是A级前二十号那些神秘危险的人型怪物。

    出于各自的力场目的,假如方然想带着夜笙离开的话,一定会遭到他们两人的全力拦截。

    而且除此之外,带着夜笙的方然还要面对....

    一名没人阻拦的古老A级参加者——荒川。

    正如夜笙那时判断的....这的确是不可能的事情,从太和殿之前到最近的午门之外,面对整整三名A级存在干涉,这一段距离对于任何一名想要带着同伴离开的A级参加者来说....

    都是不可能的距离。

    “是么...你是这么觉得的么.....”

    但是略微有些出乎荒川预料的,听到他这番话,地面上的人影并没有多少惊讶,似乎早就想到了一样。

    怀里抱着酒红长发,昏迷过去了的人影,他微微的仰起头,任由此刻已经平静的夜风吹袭起他的碎发和漆黑衣摆。

    哪怕面对着前所未有的敌人,他此刻也没感觉到害怕。

    他今晚所有的害怕都已经在刚才终于把夜笙抱住的那一刻消失了。

    不满着夜笙只顾同伴而不顾自己的行为,但他自己的害怕也全部只有害怕自己认识的某人死去,

    而不是他自己。

    或许,他们可能是一类人...

    一路上【驱牌】、还有刚才闯入战场的战斗,‘无限’肆意挥霍带给核心的负担,某个数字仍然在他没注意到的角落跳动增长,而入方然注视着视野之中核心完好程度....

    只剩下最后17%。

    弧光之内,看着方然这幅样子,凌沨微微皱眉,

    他放弃了么?

    就当其他人也冒出差不多类似的想法之时,方然突然轻轻呼出了口气,然后微微偏着黑眸看向艾德里安,勾起某种意味的开口。

    “夜色明珠那一次,那个疯子握着的那柄可以操纵暴风雨的权杖是你们结社的东西吧?”

    艾德里安眉头一皱,以为他这是戳他的伤口挑衅,从自己这里打开突围的破绽,然后他提着暗光长矛冷冷的笑道:

    “准确的说,那是那位先生的夜器,怎么,难不成想起来感觉到后怕了?”

    同时暗暗警戒,但是出乎他意料的,对方似乎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那倒不是...”

    “只是得感谢你提醒,让我知道....”

    漆黑的青年低头轻轻一笑否认,声音带上某种决意,甚至说得上是炽热疯狂,抬起了黑眸,看向了阻挡他的所有人森然开口:

    “一件夜器原来可以强到那种地步!!!”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

    所有人全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能量值波动,从他身上升起!

    突兀的鸦声从高空悠长响起!

    ‘无限’启动,堪称巨额的魔能值被方然调用!

    而在场所有人一惊警戒的同时,以为他要使用什么威力巨大的能力的那一刻,却奇怪的发现战场上没有任何异变,因为所有的魔能值调动的终点....

    是那件夜器——【归属于神王肩上思维与记忆的夜之巡礼】!

    曾经他差点用尽魔能,用一千点激活了夜鸦的视野共享,而这一次,

    几乎能清晰听见核心碎裂出缝隙的声音!

    短短数个呼吸,方然一次性投入的魔能....

    超过三万!

    “什...!!!”

    艾德里安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下意识的握紧暗矛,荒川微微失神,就连庸土的脸庞之上也浮现出了一抹深深地讶然!

    “哦!?”

    A-17发出一声不知是惊讶还是惊喜的声音,

    看向那周身之上,夜色沸腾的身影。

    “等等,这个波动,那是夜器!?”

    弧光之内,凌沨不可置信的开口,看着地面上那道抱着夜笙的身影,他的身上那件典雅神秘的漆黑夜色礼服开始缓缓变幻,

    如同燃烧起黑炎,原本烙印着暗金花纹的衣摆蔓延拉长,伪装断裂,变成了不断燃尽又不断生成的破碎衣摆!

    喧嚣狂躁的气息从那之上冲天而起!

    方然霍然抬起的双眼中,强烈的黑光在他瞳孔中凝聚成更深的黑暗,鸦羽的纹路在他眼角浮现!

    海基和穆林彻底化成两道夜鸦虚影从他身周盘旋而起,而且不光眼眸,此刻就连声音都受到影响,带着仿佛还有另一个非人声音和他一起开口的叠音!

    抬起沸腾的黑眸,他声音改变,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肆意炽热,狰狞森然的冷漠开口:

    “你们...拦不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