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三百九十一章 急奏——生机断绝
    雷咒炸裂,猛烈的电光从天台中央的海水通道里亮起!

    电光璀璨,雷蛇蜿蜒而起,凶猛而又强烈,为了阻击藏刃宣泄愤怒,华凌这一击中至少投入了超过三千点魔能值!

    噗通!

    被冻结仍旧蔓延着寒气的缺口中,藏刃整个人身形狼狈的从中央通道里跳出,浑身被雷电波及的甚至有些焦黑,脸色阴沉暴怒,难看无比。

    他看着雷光仍未平息的海水通道,牙齿磨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刚才被阴到的这一击,他身上的装备差不多全毁了,只剩手中那柄科技刀刃还能勉强使用。

    藏刃看着自己此刻的样子,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但是仍然浑身颤抖,他可不是科技者,这些他斥重金购买的装备一旦损坏,可就真的损坏了。

    而没有了这些拥有着各种配合自己藏匿一击能力的科技装备,他现在实力严重受创!

    “那个该死的女人...”

    藏刃声音阴冷无比的说道,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仍旧被雷光封锁的海水入口,深吸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大意买单的同时下定决心,绝对不会放过那两个家伙!

    但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阴冷感突然传来,藏刃霍然转身。

    只看见半空中,一道暗红色长裙上骸骨骷髅作为装饰的人影缓缓从空中飘落下来,狭长的眼眸注视着他冷声质问:

    “怎么回事,这是发生了什么?”

    ......

    ......

    螺旋桨的声音嗡鸣噪耳,夜空之中,黑色的武装直升机朝着北城区直线赶去!

    “她失血很严重,不过幸好在我为她止血之前,她身上最严重的两处伤口被她自己处理了。”

    机舱之中,姬凌烟看着仍旧昏迷的青柠,语气严峻的对着复苏说道,顺势递给忙着照顾青柠,一直忍受直升机噪音的她隔音的耳麦。

    而一边,不顾自己身上同样伤痕累累,衣衫破碎的复苏,呼吸急促的察看着青柠体内的伤势,特别是看到那两道她自己用雷电烤焦止血的伤口,眼眶一酸的泪水都要掉下来。

    擦了擦眼角泪痕,确认过青柠虽然外伤很重,但总算平安无事的复苏终于松了口气,接过耳麦戴上,对着姬凌烟泪然笑道:

    “真是谢谢你了,凌烟。”

    “救下她的可不是我,你该谢的也不是我。”

    姬凌烟轻轻的开口说道,复苏微微一愣,然后看向前方那道夜色礼服的身影,想起刚才西科圣心集团那盛大的一幕,心思复杂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武装直升机前方,坐在武器控制位上的方然看着前方的夜色,底下的京城,压住声音中的那抹焦急,一直维持着的漆黑眼眸沉静冰冷,轻轻的呼出了口气低声问道:

    “徐大哥,我们还要多长时间能到。”

    直升机驾驶位上,带着耳麦的徐铮看了一眼接近最高值的仪表盘,操作着复杂各项控制,声音冷冽沉稳的回答:

    “以目前的速度,我们只需要十分钟左右就可以抵达北城区的商业王国。”

    十分钟么....

    方然调整着呼吸,缓解着做出刚才那么疯狂一幕举动带来的紧张和压力。

    徐铮看了他一眼,漆黑的青年靠在座椅上,平息着焦躁和疲惫,注视着窗外的黑眸一直看向北城区的方向,似乎在准备着下一场战斗,略微沉默了一下,然后他继续驾驶着直升机缓缓开口:

    “路上的时间就休息下吧,虽然不知道之前你还经历了什么,但从夜局出来...”

    听到徐铮平淡沉稳的话语,方然微微一愣,然后他看到徐铮转过头直视他的眼睛。

    “你不是已经都一直都没停下了么。”

    原本蛰伏着‘我必须快点’之类的神色的漆黑眼眸里,在听到这句话后出神一愣,方然突然被徐铮提醒的想到...

    是啊,不提庭园里那番对话,似乎从接到夜笙姐那只有一句话的通讯,跑出夜局之后,

    自己就一直没有停歇呢。

    夜战世界,果然真的很危险。

    无论是干掉入侵夜局的那个家伙也好,还是整理好情况奔赴到南郊救下青柠也好,或者是刚才为了复苏姐,动用维罗妮卡给自己的力量做出的那番疯狂的举动也好...

    今晚的自己,还真是一直都在四处乱跑啊...

    疲惫感突然上涌,从入夜开始波澜起伏的夜晚,终于在经历了数场战斗后爆发了出来。

    但是...

    漆黑的眼眸低垂,闪过一抹只有他自己明白的柔和光芒。

    在那个庭园拒绝了那位大人物的时候,我已经很清楚了。

    我没法成为英雄,我舍不得那些平常的日子,同样...

    我也舍不得构成了我这个暑假的那些人们。

    我要去救他们。

    我不转弯,我不想停。

    略微的摇了摇头,挤出一抹笑容,方然轻轻的呼出了口气,对着徐铮笑了笑说道:

    “徐大哥,我没事,比起这个,我们得快点赶到....”

    驱逐所有的疲惫,某种东西支撑着他笑着对徐铮开口,原本注视着前方的黑眸不经意的注意到视野边缘,有一个似乎好像是显示夜网封锁信息的界面。

    下意识拉开,话还没说完的那一刻,

    方然漆黑的眼眸陡然睁大!

    按照玲和他说的话,此刻夜网通讯全被封锁的京城,只有他可以接通夜网通讯频道,而且不光如此,一定范围内,他还可以看到附近所有被封锁夜网的参加者。

    而此刻,方然视野之前看到的景象是,在北城区被夜网封锁的标记显示...

    足足有七名参加者的存在!

    什么!!!???

    整个人楞在了座位上,方然感觉这一瞬间他的脑子都空了。

    感觉一下子慌了神,哪怕算上宿群大哥和华凌姐,也还有其他五个不知名的参加者处于北城...

    那宿群大哥面对的是...五个人的围攻!?

    五个人....

    腾的一下翻身而起!

    再也顾不上任何其他,方然直接粗暴的摘下头上的耳麦冲向舱门,漆黑的眼中狰狞灼热的同时急促低喊:

    “情况不对!他们现在有危险!”

    直升机内,其他三人都是被他突然的动作吓的一惊,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方然已经一把拉开了舱门,狂暴的夜风呼啸而来,吹起他夜色礼服的烙金衣摆和额前的黑发!

    “方....”

    复苏刚下意识的开口说出了一个字,银色的龙翼就在方然肩膀上张开,他没做任何其他解释的直接投身夜色高空!

    黑眸之内,驱使夜鸦不断向前接近商业王国所在的位置!

    宿群大哥,别出事,别出事,你千万别出事。

    坚持住,再给我几分钟,

    只要等我赶到,只要等我赶到,五个人...

    【驱牌】激活,外载魔能核心受损程度再次增加,方然黑眸睁大的神色在夜风呼啸中狰狞,心中咬牙嘶哑的低喊!

    就是五十个人!

    我也让他们给我付出代价!!!

    ......

    ......

    海水扩散,商业王国中央柱形的海水通道里,华凌抱着宿群飞速游过,符咒的力量下,即使是狭窄的空间对于华凌也不是问题。

    她此刻就真的如同一条美人鱼一样,飞速的游过中央的通道,然后冲进另一道海水入口。

    与六楼相对,一楼的海洋走廊,两侧原本是些鱼群在灯光熄灭的海水中栖息的展览厅,两人的身影陡然冲过,鱼群撞上土黄色的护壁惊散而逃。

    不知道究竟游了多远,光明终于从两人的前方亮起。

    哗啦!

    水面破裂,两人浑身湿透的从一处员工通道口上来,华凌甩开贴在脸上的头发,大口大口的呼吸,强忍着背后剧痛看了一眼周围,宽阔无人的空间,似乎是商业王国里海豚表演的场地。

    然后她迅速的低下头看向宿群,担心着急的开口:

    “宿群,宿群,你怎么样..咳...你没事吧!?”

    华凌不在意的用手擦去咳出的鲜血,大声的对着宿群说道,眼神略微从迷离中挣扎的睁开,宿群看向她那张湿透了但仍显漂亮的脸庞,声音虚弱低微,似乎挣扎的想让自己振作一点努力开口:

    “华凌...姐,你的伤...”

    “我的伤不要紧!”

    看到他都已经这副样子了还在操心别的,华凌气急的大喊,想到相比自己还是有一层土盾挡着,宿群之前可是彻彻底底的用身体去接对方的一击,她眼眶发红,咬牙切齿的低声哽咽:

    “你个笨蛋,干嘛要冲过来...”

    “我...”

    “闭嘴,不许说话,我现在就带你离开,我这就带你走,你的伤不能拖下去了,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擦干泪水,华凌告诉自己坚强起来,她扶起宿群,把他抗在自己的背上,触及伤口的那一瞬间,让她再一次咬紧了嘴唇。

    “你个笨蛋,白痴,你知不知道你要是死了,你就再也没机会去追笙姐了!”

    找准方向,华凌背起宿群朝着表演场出口的方向快步的走去,她直视着前方,心里不断告诉自己得快点带宿群离开,得快点找到能处理他伤势的地方,那个家伙随时可能会追上来,

    自己必须抓紧时间的同时,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说出这些话,语气似乎怒其不争。

    “我其实...”

    “都告诉你了别说话,你想死么!?”

    宿群刚微微开口就被华凌急躁的打断,感受着背起自己的柔软身躯,宿群突然意识有些飘远。

    印象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把工作扔给自己的华凌对自己说话,就一直是这种语气。

    “华凌姐...我其实...”

    宿群虚弱的低垂着双眼,但是却轻声的笑着开口,似乎想说出什么,但是仍然被华凌没好气的打断。

    “咳...闭嘴,想说什么之后我会听的,现在别给本小姐再增添负担...”

    背后的伤势火辣辣的传来剧痛感,华凌咳出了一口鲜血,咬牙强撑的这一刻,感觉力气不够用,但是看着逐渐接近的大门...

    快了,快了,只要到外面,找到一辆车,脱离这片区域,对方就很难在茫茫京城中找到我们。

    到时候只要联络笙姐,再联络复苏,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

    华凌心里这么告诉着自己,然后深吸一口气,身体里再次挤出力量,朝着出口大步的走去,可就在马上接近,要抵达出口的那一刻,

    她突然听见绝望在身后响起。

    “你们这是想要去哪....?”

    阴冷无情的女人声音在背后如同鬼魂一样响起,华凌僵硬的转过头的那一刻,看见的是,

    暗红色长裙装饰着骸骨骷髅,妖河驱使着骨爪撕开表演会场的棚顶,闯进了这片空间之内,美艳但是危险的脸庞上神情冰冷。

    A级的参加者出现在此刻重伤的两人面前,如同阻断生机的绝望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