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三百六十八章 夜曲序章的结束
    推开那扇门,一下子就从城堡里的庭园回到了庄园的别墅,方然看着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锤着自己的肩膀。

    想着建筑设计师还真是厉害呢之类的念头。

    他最后转头看了一眼合上的大门,眼里划过一瞬间的平静。

    他知道里面有座水雾法阵,踏入进去就可以摆脱束缚,获得自由的力量。

    而且他还会有一个超级帅气的名号,

    总之...会一下子拥有很多很多。

    没有一项坏处。

    方然转过头,刚才那抹平静和思索从他眼睛里消失不见,再次换上了他平时看起来灵动有点天真的眼神,懒散的打着哈欠朝着楼梯走去。

    但那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比起顶着守夜人这个吊的不行的名号整天去世界各地执行任务,或者是去干点什么其他玩意...

    方然还是觉得宅在那个小屋桌子旁,和老哥一起聊天打屁等着小或给他俩做饭更好。

    说到底,不是聪明的他想不明白利弊,

    只是笨蛋的他舍不得他的日常...

    至于再遇到了以前那种危险的情况怎么办?

    emmm....

    那就大不了到时候做好被糊脸的准备去跪求一下女王大人好了。

    就当他这么想着,金色的光芒突然闪耀。

    方然看着眼前出现的魔导书微微一愣。

    自动翻开的魔导书书页连成一个扇形,飞速的翻动带起哗啦哗啦的书页声,最后其中的一页笔直的立起。

    金色的长方形从书页里脱落,飘到了他的手中。

    【秤牌(THE LIBRA)】

    【象征:对人生、行动、思考的比重调整】

    【简介:具有辨别说话真伪的魔法】

    方然完全没想到的看着突然觉醒了的崭新库洛牌,有些愣神,然后最终反映过来。

    翻了个白眼,把它收起来,然后懒撒的伸了个懒腰,畅爽的舒了口气,带着哈欠放松道:

    “啊啊,这个暑假,终于没事了....”

    恍惚中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方然对他微微一笑。

    这次,我没选错....

    ......

    ......

    庭园之内,坐在阳台桌旁的水琳琅看着自己彻底冷掉了的红茶,不知为何轻轻的叹了口气。

    然后对着一旁的黎泽微笑的说道:

    “今天真是麻烦你跑一趟了,已经没事了,还有之后的事情可能要辛苦你了。”

    庭园一侧的黎泽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下,然后默默点头,看着水琳琅说道:

    “没事,请交给我吧,夫人。”

    说完黎泽就从那个侧门走了出去。

    夜色氤氲,慢慢浓郁。

    暗色调的空旷庭园,如同无人的礼堂一般宁静,只剩下了浅蓝色华贵裙摆的水琳琅,看着庭园中心,

    仍在泛起水雾的碧蓝法阵。

    她沉默了一下,然后伸手把它散去。

    与此同时,散去的还有一个其实一直笼罩着整个庭园、隔绝了外界的结界。

    她仍然是年轻的样子,看不出来一点活过一个世纪的痕迹。

    端起桌上已经冷掉了的红茶,水琳琅看着倒影在杯面的自己的眼睛,突然对着只有自己的庭园轻笑的轻声开口:

    “你还真是担心他啊。”

    空气凝结了一秒。

    然后一道蓝光如同撞破参与的结界,驱散地面所有的水雾!

    投影的幽蓝光束飞速的构成的一个人的身影,仿佛如同揭开一层面纱。

    露出了藏在下面的,浅金头发的少女缓缓睁开了混血脸庞上的眼眸。

    黑白两色的哥特裙摆从空中飘落,踩着一双有点老旧的牛皮短靴的,右腿黑色长袜上缠绕着闪烁不知名科幻蓝光的圆环。

    长袖举起,莫比乌斯环出现在她手前,对准了水琳琅的所在。

    浅金色的瞳孔里夹杂着危险,她冰冷的开口:

    “你跟他说了什么?”

    然后代表着未来科技的机械圆环亮起,暴躁的电能开始循环聚拢!

    “放心,我没有泄露别人隐私的爱好,也没有和他说有关你的事。”

    略微的尝了一口冷掉的红茶,水琳琅看着自己对面的少女轻笑的说道。

    浅金发的少女,玲微微滞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浅金色的瞳孔中泛上冷光,莫比乌斯环中的电能仿佛一触即发!

    “我,对他没有恶意。”

    看着仍然没有放松的意思的浅金发少女,水琳琅似乎是很无奈的笑着叹气说道。

    “如果有的话,我保证这栋楼已经毁了。”

    玲压低眼帘,危险的光芒在她眼中一闪而过。

    水琳琅沉默,她知道这句话的真实性毫无怀疑。

    “是,我知道。”

    她缓缓的回答道,虽然只得到了很模糊的大概,但是曾经占卜过玲的水琳琅清楚。

    这个漂浮在自己面前的少女,是货真价实的游夜天使本人。

    而摆脱了最初的灵魂损伤的危机,哪怕是现在这样的状态,

    她也能干涉瘫痪掉自己的夜网连接,让自己孤立无援。

    曾经的那件事闹得过于盛大,任何势力都不想和夜战世界中唯一能干涉夜网的参加者为敌。

    “你们子夜的信念我不想去管,但是,我警告你,别打他的主意。”

    闪耀的莫比乌斯环之后,浅金色的瞳孔低垂冰冷,居高临下的高傲俯视着水琳琅。

    通过夜网,玲几乎知道所有古老的参加者,但哪怕实力并不算出众,水琳琅也是她最警戒的那些人。

    明明是有着预言能力的古老A级参加者,却在夜战世界中无比低调。

    光是这一点,玲就不得不考虑,

    这个人究竟知道着些什么,她究竟在考虑着些什么。

    水琳琅脸上挂着神秘微笑,就好像没有听出来玲话语中的威胁。

    光芒黯淡,电能缓缓停滞,玲冷哼一声,一甩手腕,莫比乌斯之环从空气中消失,她落到了地面上,然后朝外走去。

    “记住你说的话,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嗯,我知道。”

    水琳琅仍旧是那抹神秘的微笑,看着那道黑白哥特裙摆的少女朝着门外走去,稍微顿了一下开口...

    “你知道么,你原本是会死的。”

    毫无征兆的一句话,让玲的脚步一下子停住。

    “你说什么?”

    玲的声音毫无波动的转身响起,浅金色的瞳孔中只泛起一丝波动,她看到....

    阳台之上,水琳琅的右手支撑在桌子上,撑起自己的脸颊,偏头微笑的看着自己。

    预言者的神色神秘在夜色之中。

    “那个孩子付出了代价从未来,把原本会在休眠中灵魂消亡的你救了回来。”

    一句没有任何前因后果的话。

    没有任何说明和解释,玲看着她的眼神,浅金色的瞳孔微微一缩,好像下意识的想到了什么。

    她在说自己?

    休眠,灵魂消亡?

    自己的灵魂损伤分明已经....不对,是那之前,自己因为危机陷入长时间休眠似乎....

    没有追问,玲只是瞳孔之内泛起了距离的波澜,下意识的攥紧了长袖中的手掌,她冷冷的、似乎好好的掩藏住了自己的急切开口:

    “你在说什么,什么付出代价?”

    代价?

    付出代价?

    不知为何,玲突然有些慌张和担心,仿佛在意的把心揪起来了。

    “是什么呢,这得等他自己愿意告诉你的时候。”

    阳台上,水琳琅偏头撑着自己的脸颊,笑的特别开心,似乎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然后抛给了玲一个机械圆球。

    玲直视着她眼神没有晃动的接了过来,微微皱眉。

    嗯?一个简易的录像投影仪?

    “这是什么?”

    她微微皱眉的问道,水琳琅随意的笑着回答道:

    “一个小礼物,等觉得时机合适就打开看看吧。”

    “哼,故弄玄虚。”

    玲不在意的嗤笑道,但是还是收了起来,然后朝外走去,越前进,她的身形就越淡,最后完全的消失在空气中。

    庭园这回终于陷入了安静,再没有新的客人。

    想着今晚的事情,水琳琅摇头失笑,然后很是复杂的叹了口气。

    “话说,我这也算是资敌吧...唉,真是不称职的祖母啊。”

    “祖母,你在这么?诶,怎么没开灯...?”

    突然,侧门外水连心的声音传来,水琳琅楞了一下,然后稍微有些匆忙的变回平时的、符合‘祖母’年纪和身份的外貌,随手一挥。

    庭园里的灯逐次亮起,光明驱散了黯淡。

    然后她好整以暇的挂起微笑,看着穿着轻薄纱裙进来的,如同一只灵巧的鹿一样可爱的水连心。

    “怎么了,连心?”

    “祖母,你刚才和方然说了什么...?”

    表情有些扭扭捏捏,水连心脸色红润,最后还是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很好奇的开口问道。

    “喔哦~?”

    水琳琅故意拉长的音调,看着她故意揶揄的叹气道:

    “我也没和他说什么...”

    呼~

    听着她这样的回答,水连心稍微放下心来,松了口气,可是然后就听到水琳琅再次故作惆怅的叹气:

    “我就是和他讨论了一下,关于要不要叫我祖母的问题。”

    “诶!!!???”∑(///Д///!)

    水连心一下子就发出了一声惊疑,然后看着水琳琅脸上的笑意,很快的反应过来,这又是她的祖母捉弄她的玩笑。

    “祖母,你又这样。”

    孙女开始羞愤的撒娇,摇着她的肩膀不依不饶。

    “好了,好了,别摇了,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让你个小丫头摇散架了。”

    水琳琅宠溺的失笑道,任由红着脸的水连心不好意思的只好撒娇。

    “骗人,祖母你明明那么年轻。”

    水连心小声的说道,一脸不信的表情。

    水琳琅没有回答,只是温柔的看着她。

    “对了,连心,你今晚是不是还要出去?”

    “嗯,奥恩斯导演说今晚他要采景拍个片段。”

    水连心点头的说道,水琳琅摸了摸她的头,沉默了一下,温柔的开口:

    “记得不要乱跑。”

    “我知道啦,祖母,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听到这句像是嘱咐小孩子一样的话,水连心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说道。

    “大小姐,时间差不多了。”

    不知何时,燕姐已经等在了侧门之前。

    “嗯,那祖母我走啦。”

    看着她因为下午的时光心情欢快的轻快挥手离去,水琳琅也微笑的挥了挥手。

    庭园再一次安静。

    嘴角的微笑渐渐消失。

    水琳琅自己坐在阳台上,独自一人,安静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漫天夜幕,如同一场盛大的舞台。

    脑海里,那个青年摘下面具后发自内心的话语仍然还在耳畔。

    ‘得到你从未得到的东西,也意味着与此同时你要失去你从未失去的东西。’

    他声音略微狰狞沙哑,强撑着自己的表情还在脑海,而他最后走出去,那抹发自内心的笑声水琳琅也仍然铭记。

    ‘我不是英雄,也不想成长。’

    她从仰望夜空低下了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失败了么....”

    身为预言者,有些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而身为预言者,有些事情她必须去做。

    那个状态的方然的确说出了她帮助他的目的,但是,其实方然不知道...

    那只是一部分的原因。

    更大的原因则是,虽然预知的不完全,但是....

    深蓝的华贵裙摆,水琳琅再次抬头,看向了今晚的夜空,轻轻的开口。

    然后挥手关掉了庭园的灯光,随着光线暗淡,缓缓的闭上了眼眸...

    “明明想让他避开今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