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八百零四章 夜局‘联系’所诞生的新的心情
    巴黎北部,前往市中心的公路。

    虽然车主连通车钥匙都一起被暴食吞噬,但有着能操控电流的少女,给车点火这种事并不算麻烦,

    从蒙莫朗西森林到小巴黎市中心并不需要多少时间,不过因为每年游客众多,导致路面交通和停车位一向十分紧张,

    一处十字路口的红灯前。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是因为结社围绕着暗能水晶,在欧洲展开了不知道什么的计划,而且里面有王庭部分叛变的高层参与,才导致了国战里发生的意外?”

    坐在后排听着方然的解释,用了好一会才弄清楚了现在的情况,青柠有些不可思议的惊奇,没想到自己以为已经是危机本身的国战剧变,背后隐藏着这么庞大的事件,

    国战封锁,竟然还只是其中一环。

    “没错,虽然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坐在车内后排旁边,给青柠说明来龙去脉的方然无奈摊手,从前天晚上他决定留在这里,

    奇怪漆黑的圆球、拿着奥械的无面人、通讯里已经和结社副官联手的王庭背叛者、追杀来的零骑和致命危险的执行官、

    种种线索拼凑起来的是结社冰山一角的计划阴影。

    “那他们在欧洲暗地里的计划,为什么会牵扯到国战?”

    过于复杂的信息让青柠一时间感觉到有些反应不过来,听着方然说的一连串事件,总算总结出结果的她还是有些地方想不通,精致的小脸微微皱眉的不解道。

    “王庭的成员大多听命于两位A级,除此之外不夜宫也很难干涉,科洛索斯会在国战里动手甚至封锁整个场景的原因,就是想让赫歇尔阁下无法行动,趁此完全掌控王庭,”

    回答她这个问题的是驾驶着车辆的奥斯菲雅,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青柠,

    红灯结束的同时,她启动车辆汇入车流的平静回答:

    “所以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开模拟场景的封锁,打破这个局面。”

    “哦哦哦,原来如此。”

    青柠恍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眨了眨眼睛的看了看奥斯菲雅,又看了看方然,

    从之前的解释里得知了这两个在C级战里让所有人惊艳的对手,现在他们俩竟然一起行动的原因,还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话说方然你是怎么查到线索,跑到欧洲来的?”

    我那是跑过来的么,我那简直就是被扔来的...

    被青柠问起这个,没法说出真实的情况,又考虑到之前对奥斯菲雅的说法,方然只好顾及两边的想出一个说法。

    “感觉到场景入口出现了奇怪波动,我试着进去但是没成功,眼前闪过局里大家遭遇危险的几个画面之后,就稀里糊涂的被传送到了伦敦。”

    “诶...是这样啊。”

    青柠则是相当惊奇的拉长了声音,而拐过一个路口的奥斯菲雅眼神微微一动,

    想起刚被传送到伦敦时的遭遇,方然倍感头痛的按住额头叹气:

    “而且最糟糕的还是突然用不了能力,你知道我刚到伦敦那段时间是怎么撑过去的么?”

    “嗯?方然你现在用不了能力?”

    听到他这么说,青柠顿时不可思议的惊奇,她还是头一次听说参加者在现实里会有无法使用能力的状况。

    “是啊,虽然还有着不算是我自己力量的底牌,但我自己的能力貌似在传送出来的时候,卡在场景里面了用不了。”

    对这件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方然,略去具体原因如实的轻叹:

    “所以,刚才多亏了青柠你出现,不然真就麻烦大了。”

    “话说刚才那个家伙是什么人,貌似很强的样子,”

    看了一眼车窗外飞逝过的巴黎街道,青柠想了想刚才那个操控机械兽群的参加者,能感受到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比自己要强出许多。

    “不过我的能力好像克制他,真打起来也不好说...”

    “刚才也说了,我们偶然间销毁了伦敦里的那颗暗能水晶,但也因此被结社通缉,好不容易才逃出英国境内,”

    “你之前看到的那个还有你没看到的,都是因为悬赏盯上我们的游荡者。”

    这么简单的说完大体的所有情况,轻巧的略过自己又用暴食剥夺别人生命的挣扎,方然轻呼出了口气,努力的笑了笑看向青柠:

    “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嗯...那最后一个问题!”

    食指轻抵住脸颊,青柠拖长音调想了一下,然后看向方然和奥斯菲雅惊奇不解:

    “你们是怎么把我从场景里弄出来的?”

    听到她果然最后会问起这个,从后视镜里对视一样,方然把问题交给更了解的奥斯菲雅,听到她穿行在街道中的同时轻声开口:

    “这也是我们想向你询问的事情,你被传送出来之前遇到了什么?”

    虽然理论是貌似可行,但其实就连奥斯菲雅自己,对这个尝试的成功率都没抱太大希望,

    伦敦那么大的面积,想要随处飘荡的以太精灵刚好和某个夜局成员接近,而且还得想到方然和他的意念产生共鸣,

    这样的条件,简直过分的苛求于运气。

    她没想到方然竟然成功了。

    “传送之前?”

    被询问起这样的细节,青柠回忆的说起就在刚才,她在黄雾充斥的模拟场景里所经历的事情。

    “那我是在伦敦南部的某栋大楼里,突然感受到了奇怪的波动,啊,你们可能不知道,场景里现在全是黄雾,什么都感知不到,”

    “所以我很意外的赶了过去,却发现那附近什么都没有,可就在我想着只好离开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方然好像遇上麻烦了的意识,”

    并不是很清楚怎么回事的青柠,很是无辜的睁大了眼睛说道:

    “然后我想着得赶紧来救他啊,接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过来了。”

    而听着她带着‘就是这么简单’这样语气的回答,不光是奥斯菲雅就连方然也是略微一愣,然后注意到她话语里的说法,稍微有些出神意外的开口:

    “你是说你感到我遇上麻烦,第一时间就想到来帮我了?”

    然后下一秒看到青柠一脸奇怪的看向他,摘下棒球帽甩了甩马尾,很是理所当然的随口答道:

    “那不是很正常的么,作为夜局的同伴,你遇上麻烦了我当然会来帮你。”

    听到这个答案,坐在驾驶位上奥斯菲雅动作停了一秒,

    方然则是楞了一下,接着忍不住愣愣的笑了出来,让青柠挑起眉头的问道:

    “方然你笑什么,我说了什么很奇怪的话么?”

    “不,不是,我就是稍微有点感动。”

    很奇怪的开心情绪在心里蔓延,方然老实承认的笑笑回答,

    从北极回来之后,他感受到一种新的心情在他心中出现。

    “切,换成局里谁都会这么做的。”

    轻哼了一声总算有了点这个年纪的少女作态,然后青柠眼里发光的看向他毫不客气的追问:

    “话说方然你身上有零食么,其他的吃的也行,被困在场景里每天吃泡面这种东西,我都快营养不良了。”

    “很遗憾,换成平时你要什么我可能都有,但现在我连黑匣也拿不出来,”

    无奈耸肩的摇了摇头,轻叹回答之后方然略微无语,默默的盯着她一翻白眼:

    “还有有泡面吃你就知足吧,你知道我在伦敦街头流浪的时候过的什么日子么?”

    听着他们两人的闲聊,透过后视镜看着方然和青柠相处融洽的身影,并没有异性之间的好感暧昧,只是一股同伴之间的熟悉要好,

    奥斯菲雅收回目光,驾驶着汽车加速朝向巴黎市中心的酒店驶去。

    “聊天的话还是一会再说吧,准备一下带上那个人,”

    然后驶出一条街道之后止住两人闲聊的话语,奥斯菲雅平静的开口:

    “我们到了。”

    听着她的话看向面前位于巴黎第7区,方然看到一家灯光在夜色里辉煌的酒店大楼,和圣丹尼位于街头亮着微光的‘驿站’,仿佛不像同处一座城市。

    把车随便停在附近,主动负责扛起了副驾驶位上的俘虏,没花多少力气的就借着夜色漆黑,来到酒店楼顶,

    方然在天台黑暗里看着下方酒店楼层的灯光,把还在昏迷的‘情报商人’随手扔到旁边,看向奥斯菲雅的问道:

    “就是这下面么?”

    “假如她按照我的叮嘱,订到了总统套房的话,那应该就在下面。”

    “你这么说我突然担心了起来。”

    对自己又穷又非的学妹,究竟能不能完成订到总统套房这么高难度任务,方然心里对此深表怀疑,

    而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青柠有些被勾起兴趣的好奇问道:

    “他?还有其他人在跟你们一起行动么?”

    “嗯,我们在现实世界的人型通行证,一会你就能见到了,话说我们要怎么下去?”

    看向楼顶边缘下方都是光照的地方,并没有多少可以躲闪的黑暗,方然张望了一下问道。

    “交给我吧。”

    接着看到少女的身影自信的开口,随手甩出一道电流,下方照明的设备顿时开始闪烁了起来。

    “搞定!”

    看着戴着棒球棒的青柠轻笑的拍了拍手,然后趁着光芒熄灭的那四五秒黑暗间隔,跳到下方的阳台。

    喂喂,我说青柠你的能力用来溜门撬锁是不是也太方便了点...

    早就这么觉得了的方然,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然后在抓起身边的俘虏也准备跳下去之前,

    “看样子你们关系很好。”

    听到了身边奥斯菲雅平淡的声音,她金色的发丝被轻柔夜风卷起柔软的弧度。

    “嗯...倒也不是说很好,只是说还不错。”

    突然听到她这么说,方然想了想之后笑了一下,

    虽然很早就遇见过,但说实话,相比起其他的夜局成员,即使同属‘小孩组’,他和青柠的交集并不算多,

    所以看到竟然是青柠最先被自己‘抽’出来,方然其实也相当意外,他下意识以为最可能出现的,

    是自己那个虽然很扯淡,但关键时刻很靠谱的老哥。

    “资料上显示你加入夜局不过才几个月,我其实对你能不能呼唤到其他人根本没抱希望,但没想到你能和她都相处融洽。”

    “她?你说青柠?”

    看着奥斯菲雅在天台边缘的金发身影,注意到她提起青柠的语气,方然有些奇怪的问道。

    “她的能力是泛用性和战斗力极强的电能操控,而且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就轻松达到B级,是你们夜局除了那名A级以外,最出名的天才。”

    “诶?青柠这么出名的么?”

    想想自己认识的青柠,只是个很优秀同时充满好奇心,局里年纪较小的成员,完全不清楚她其实这么有名气的事情,

    但听到奥斯菲雅这么说完,方然又突然觉得理所应当。

    “在欧洲的话她会是被所有成员敬畏的上级骨干,所以我很不可思议,不过刚刚加入夜局的你能和她有着足够的联系。”

    被那双湛蓝眼眸在夜色楼顶上注视,方然略微出神之间,

    回忆起那个京城盛夜的晚上,回忆起孟浪口中他身陷北极的夜局,

    回忆起不久前那个所有人聚在一张圆桌周围、热闹而又开心浪静风平的海岛之夜,回忆着青柠刚才奇怪的看着他、理所应当说出的回答,

    最后在夜风吹扬碎发的那一刻,他看着奥斯菲雅轻轻一笑:

    “因为我们是夜局里的同伴啊。”

    看着他这么笑着回答之后,抓起身边的身影也跟着跳了下去,奥斯菲雅修长的身影独自一人的站在天台边缘,想着教廷里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自己。

    感受着自己和这道让自己不甘身影之间的不同,湛蓝眼眸低垂看着手上神术坐标的吊坠,

    她原本以为能够成功都是归功于方然的运气,

    但现在看来好像并不光是这样。

    和他们欧洲各国更多是依靠资源利益构成的、上下级般的参加者组织不同,

    华夏夜局貌似是依靠着其他事物联系着每个成员...

    “同伴么...”

    金发灿烂的身影站在酒店楼顶,眺望着巴黎的夜色轻声的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