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七百八十章 比深处更深之处
    听着从奥斯菲雅口中得知的惊人事实,作为整个欧洲官方参加者势力的王庭已经沦陷的现在,再次意识到事件升级,方然陡然惊觉一个关键问题。

    “那不夜宫呢?!”

    不夜宫在做什么!?

    作为夜战世界三分之一的霸主,在欧洲比王庭更高位的存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不夜宫出手...

    “我不知道...”

    知道他肯定会惊奇这么大的事件中,不夜宫在扮演着什么角色,为何没有行动,但是湛蓝眼眸微微挪开,奥斯菲雅沉静的声音里隐约着很不愿意在方然面前这么承认的情绪。

    “不夜宫和你们亚洲的子夜一样,也是完全脱离了现实世界成为某种象征,即使一部分零骑有着各自负责的区域,但也极少对王庭的事务插手,”

    “联系不上老师,那种层面的事情以我的阶位根本无法得知。”

    听到她这样的回答,回想起自己在夜局也的确没有接触到有关更上层‘子夜’的任何信息,并不意外的方然忍不住猜测,

    难道是不夜宫对王庭的沦陷还不知情?

    不,不对...

    A级战里第二零骑这种超规格的战力突然出现,不夜宫不可能不知道,

    那也就是说只是自己还不清楚么...

    这么想着确定了这一点的方然,注意到从刚才奥斯菲雅话里的一个称呼,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的老师?”

    湛蓝眼眸扫了他一眼,奥斯菲雅抬起雪白无暇的脸庞,语气平静认真:

    “不夜宫第七零骑-圣女-克劳赛尔,就是我的老师。”

    第七零骑??

    听到这个有些熟悉的称呼方然微微一愣,一下子闪回有关北极在他沉进冰海前的围攻,那道漆黑喧嚣的身影所面对的对手之一,

    操控着巨大十字架不断砸进冰层给他带来不小麻烦,那道握着圣银十字白裙闪烁着圣洁的女性身影。

    “我已经回答了你想知道的事,现在该我问你了!”

    看着方然一时间愣住出神没了声音,奥斯菲雅压低眼眸清脆的声音音调昂起。

    “模拟场景为什么会被封锁?先祖!奥术阁下、赫歇尔阁下,还有参加国战的其他人都怎么样了!?”

    把这些担心疑问通通抛出,湛蓝眼眸中情绪波澜的看向面前唯一知道这些的青年身影,奥斯菲雅自责着自己的无力咬着嘴唇。

    “国战在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才想问国战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着她一连串的质问,一连串事情更加复杂的信息让方然感到头疼的扶额,回忆国战中从王庭的出战人选到最后克洛提德突然现身的种种不正常地方,

    他无奈的轻叹了口气,然后目光复杂的看向眼前金发灿烂的奥斯菲雅。

    “A级战开始之后,科洛索斯突然对你们王庭的另一个A级出手,被伪装成你模样的第二零骑阻止之后,他不知怎么做到的夺得了模拟场景的控制权,用空间封锁还有让观战室坠落的手段牵制住所有人,”

    “在我被传送出来之前,模拟场景内部已经被黄雾充满,无论是我们夜局还是你们王庭的人,现在都被困在里面。”

    场景控制权被夺,观战室坠落!

    听到这个事实的瞬间,奥斯菲雅湛蓝眼眸微微睁大,担心神色涌出的立刻追问开口:

    “那先祖呢?先祖她有没有危险!?”

    “先祖...?”

    被她这么急迫的追问问的愣住,看到方然不解的神情,意识到自己的急切,奥斯菲雅微冷静下来重新解释开口:

    “奥蕾莉亚·勒瑰恩,就是B级战出场击败你们夜局魔术师的人。”

    “她是你的...”

    双眼惊讶的睁大,方然意外的看着面前奥斯菲雅白皙精致的脸庞上,那双湛蓝眼眸确实和自己在一百年前就见过的那道身影一模一样,

    而且仔细一看,她的身姿气质确实和那个人有些神似。

    “具体原因我无法向你解释,但她是我的家族历史上的一位先祖。”

    被异性盯住脸庞的上下打量,有些不习惯但没有表露出来的奥斯菲雅,微微偏过头解释了一句,让方然顿时恍然的按住额头,感觉过于巧合有些不可思议的叹气:

    “啊,没事,你不用解释。”

    别说不用解释,关于勒瑰恩的事情他比奥斯菲雅更加清楚原因,甚至那个‘原因’此刻就在他身上...

    “抱歉,观战室坠落的时候情况过于紧急,我也不知道你们王庭的人究竟怎么样。”

    对于奥斯菲雅关心的勒瑰恩的下落,方然看向她然后摇了摇头的轻叹回答,当时全身心都在救出夜局众人以及阻截科洛索斯的他,并没有关注王庭那一边的状况。

    “这样么....”

    攥紧的手掌更加用力,奥斯菲雅压低着眼眸,然后恢复了她面对方然的那股清冷。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既然插手国战你们是早就知道科洛索斯会叛变么,他们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湛蓝眼眸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奥斯菲雅转身的同时开口回答:

    “我从受到国战征召遇到先祖才得知并开始协助,得到的指示也不过是在伦敦等待奥术阁下到来,取走那栋庄园里的某样东西,”

    某样东西?

    注意到这个信息方然眼中神色一动,然后就看到那双漂亮的眼眸在挪开视线前,最后的一抹神色。

    “而因为你昨晚的举动,让我之前潜入那得到的信息也没用了。”

    身形一下子顿住,脸上浮现稍稍有些尴尬的神色,方然看到已经转过身去的奥斯菲雅淡淡开口:

    “至于科洛索斯的背叛,据说是来自天启阁下的预兆,但连奥术阁下都一直难以相信,守护欧洲这片土地几十年了的人,突然背叛的这种事会不会真的发生。”

    面对着自己面前的巨大银狼,各色光点漂浮的夜色森林边缘,奥斯菲雅微微安静的低垂眼眸。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也没人知道他这么做为了什么。”

    得知这样的事实方然一下子心神飘远,回忆起模拟场景中透过海基和穆林的视野,虽然他让观战室下坠的举动引发了心中的愤怒,但科洛索斯在自己眼中并没有让人厌恶的狰狞恶态,

    反倒是让他想起了曾经京城狭间里的那个男人。

    等等!说起来那次也有结社插手,到底是...

    思考的眼眸微微睁大,原本以为自己从荒川记忆里看到的一切,那些埋葬在时间里的爱恨情仇就是京城那一晚隐藏的一切,

    但这一刻,方然陡然惊觉自己好像发现了更深层的事物...

    可是脑海里太多的东西千丝万缕,一时无法梳理清晰,想到这一点的同时方然愣然的看到奥斯菲雅转身,带着身边银白巨狼离去的脚步。

    “你要去哪?”

    下意识的发问并没能让对方停下脚步,方然听到奥斯菲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和你无关。”

    碰了个软钉子,方然一下子有些哑然,然后看着她纤细雅静的背影,只好无奈的直接开口表明意图。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难道不一起行动么?”

    话音落下,这句话总算让奥斯菲雅的脚步暂时停下,只是下一秒方然就看到金发灿烂的身影,转过精致无暇的脸庞,

    那双湛蓝眼眸有着和C级战结束之后一模一样的色彩。

    “我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