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七百七十九章 王庭沦陷!
    “嗯,大部分已经没事了,剩下的也不影响行动。”

    抬起手臂活动了一下,夜风静谧的森林边缘,银狼周围各色光点的微光下,方然看向一身别致雅静装束,金发灿烂的奥斯菲雅轻叹的开口,没想到会有自己对她说这样话的一天。

    “不好意思,这次真的是多谢你了。”

    “没什么,就当我还在国战里欠你的。”

    欠我的?

    听到这句话方然有些微微不解,因为要是说最后月神狩猎没有对准她的话,那对方也是一样的,他实在不明白奥斯菲雅是在国战里亏欠了自己什么。

    被他感谢的时候挪开了视线,没有解释有关自己是被提醒才逃出大厦倾倒的事情,面对眼前的这道身影,奥斯菲雅只有无穷无尽的不甘心。

    阿耳戈斯之眼、神术坐标、生物武装,自己甚至连零骑白翼都拿出来了,都没能战胜面前的青年,

    明明还是在先祖面前...

    “还有这个还你,帮大忙了。”

    “不用了,一次性的神秘物品用过之后能量就会消失,你处理掉就好了,”

    方然把手上的十字架递给她,然后看到奥斯菲雅那双湛蓝眼眸对视自己的开口:

    “那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十字架。”

    “是么...”

    “比起这个,你到底为什么会在...”

    “啊...这个问题先等等。”

    听到她这么说把十字架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方然抬手打断了奥斯菲雅的质问,看着她微微皱眉的神情,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开口:

    “在说正事之前,能拜托你送她回国么?”

    “那是和我同校正在伦敦留学的学妹,从庄园逃出来的时候偶然救下了刚好被绑架的她,也被这次的事卷进来了,报酬的话等事情解决多少都行。”

    然后眼神偏过的看了一眼身后唐冰的位置,‘葫芦’正抱着膝盖看着星星,并且时不时往这偷瞄一眼,好奇他们两个‘超能力者’在说些什么。

    “同为欧洲官方的参加者,仲裁骑士的话你应该有办法的吧。”

    虽然才第二次见面,但C级战中感受过她的‘意志’,方然觉得她应该不会拒绝这种拯救别人的的事情。

    “我...”

    但是出乎方然预料的,听到他这么说,也看向唐冰的奥斯菲雅,湛蓝眼眸中不知复杂的思考了什么,最后还是拒绝的开口:

    “抱歉,现在不行。”

    不行...?

    意料外的回复让方然陡然愣住,他完全没想到奥斯菲雅会这么回答,但注意到她眼里的神色,

    像是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表情不可置信的喃喃开口:

    “喂...你该不会也...”

    看到他这幅猜到什么的表情,奥斯菲雅看了他一眼,然后神色淡淡的偏过头,语气明明清冷的没什么音调,但却能感觉到其中隐藏的强烈起伏。

    “没错,通讯封锁,联系不上老师,也没有等到先祖或是那位大人,被自己隶属的势力列入追杀名单,一个人被困在英国境内只能东躲西藏,”

    湛蓝的眼眸压低表情安静,但攥紧手掌的同时身后银狼低下头发出轻声安慰,奥斯菲雅眼神清澈冷冽的直视方然开口:

    “这种荒唐的处境,想笑就笑吧。”

    偏偏是在这个人面前...

    而得知了这些并没有嘲笑,只是觉得更加状况比自己想象的还麻烦的方然,神色复杂而又凝沉的开口:

    “你们王庭,现在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模拟场景已经封锁了的现在,你为什么会在英国境内?”

    听到他一针见血的这么问道,指甲在掌心压出红痕,但奥斯菲雅依旧表情平静的看向他,在对话中不甘示弱的反问。

    “科洛索斯想要脱离的手段因为被阻截发生了意外,阴差阳错的导致我被传送到了伦敦郊外,被那些人一直追杀。”

    没有计较其他的时间,听到她这么问方然轻叹的直接说出了原因,然后看着奥斯菲雅的眼神里带着询问,

    而听到他这个带有那个名字的回答,奥斯菲雅微微低头沉默,然后抬起双眼看向他语气复杂,说出让方然心神一滞的话语。

    “王庭已经沦陷了。”

    ...

    ...

    斯温顿郊外。

    夜风微凉,平原旷野漆黑幽暗,一切正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身形定格在原地已经不短时间,但伊格纳特却感觉自己依然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缓过来,那漆黑的怪物和女人恐怖的话语如同噩梦一样,缠绕着他挥之不去!

    明明身体里有着能操控火焰的飞龙龙血,可却一直冰凉。

    直到某个瞬间,精神控制的力量消退,伊格纳特才身形一震的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然后驱动者装甲重新亮起,火焰在体表燃烧升温,

    他双手捂住脖子惊骇的大口大口呼吸。

    刚才...那是什么!!??

    虽然不清楚刚才那个恐怖的女人声音为什么没杀了自己,但伊格纳特可以确定,那绝对和从模拟场景里逃出来的人有关。

    脸上的表情阴沉变化,最终伊格纳特拿出了联络装置缓缓恢复平静,通讯激活的瞬间,他就冷声肃然的开口:

    “你的条件我答应了,但无论如何,我要从他的口中得到模拟场景的现状。”

    通讯那端,传来狂傲低笑的回答。

    “你不会后悔的。”

    挂掉通讯的那一刻,眼神轻蔑微冷,伊格纳特看着手中的立方机械皱眉沉思再三,还是咬牙启动另一个通讯,缓缓下令的开口:

    “出动各地全部人手,以我目前为止为中心,全力搜索他还有那个小姑娘的下落。”

    “那还需要派那些垃圾去当诱饵么?”

    “不。”

    黑夜郊外,伊格纳特望向夜空,回想起刚才那道逃走的身影话语冰冷。

    “打开地下闸门,放那些实验品出来。”

    ...

    ...

    “王庭沦陷了!?!?”

    斯温顿西南方的某片森林,从奥斯菲雅口中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方然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他迅速的冷静下来开口:

    “不可能,国战开始到现在还不到十天,王庭那么大规模的官方势力怎么可...”

    “别用你们华夏那里的形式轻易做出判断。”

    打断了方然仍旧压制不住惊异的话语,身后守护着幻兽银狼,奥斯菲雅裙摆微扬的看着他开口:

    “王庭的庞大是建立在欧洲每个国家的各自本土势力,全都遵守不夜宫制订的同盟规则之上,负责领导和决率的职责,”

    “所以隶属各自地区本土势力的人自然都算是王庭一员,但真正只属于王庭的人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

    还是第一次了解欧洲参加者势力的信息,方然越是听着她说着这些,就越是感到事态严重的沉声开口:

    “那在王庭领导者之一科洛索斯叛变的现在...”

    “能以王庭名义通讯封锁,列入追杀,那负责指挥统帅欧洲各个地区本土势力,最上层直属他的那些关键成员,应该也已经全部背叛,”

    接着他的话语开口,奥斯菲雅湛蓝眼眸低垂,说出两人此刻的现状,也是整片欧洲参加者势力的现状。

    “在外界对科洛索斯的背叛还不知情,各个国家官方参加者依旧会听从他们指挥的现在,”

    “需要面对的敌人是整个王庭。”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方然顿时感到一股沉重感压来!

    之前那场国战所引出的事物,庞大的开始越来越超出他的想象,不是科洛索斯个人的叛变,不是伦敦一部分王庭发生的异常,

    甚至不是他在得知结社的存在之后,以为暗地里扩大到英国全境的计划...

    整个王庭变成敌人的现在,方然感受到的是‘什么’在席卷整个欧洲的夜战世界!

    虽然还有好多疑惑从脑海涌出,但从奥斯菲雅口中得知这个事实,脑海里闪过之前冰海上的身影,方然陡然意识到一个关键的问题。

    “那不夜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