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七百七十八章 偶遇的第二人
    灿烂柔软的金发束起,假如不是身边有一只超出现实的巨大银狼的话,姿态凛然穿着长靴的她更像是出门打猎的贵族。

    看着奥斯菲雅竟然出现在这里的瞬间,方然表情‘咔’的一下子凝滞。

    是她救了我...?

    关于方然和奥斯菲雅,两人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识。

    同样年纪轻轻就达到C级阶位,神秘使魔、幻兽银狼、零骑白翼和A级夜器,奥术之匣层出不穷的一战,他们两人已经被所有人认可是最出色的新星。

    所以国战C级战中靠着阴谋诡计和陷阱欺骗,以一己之力硬生生是击败对面两名C级的方然,本该是在与奥斯菲雅打出惊艳全场的一战后,

    放下对彼此的成见握手言和,甚至惺惺相惜成为互相竞争劲敌一样的特殊关系,但是...

    假如自己当时没沉浸在‘这一刻我无所不能’中无法自拔,非要耍帅的最后一秒拔刀,

    结果把人家胸口衣服给划开了就好了....

    听到她神色清冷略带质责的话语,方然瞬间冷汗的脑海划过这个念头,因为‘保险措施’的消失,回想起C级战最后一幕的他甚至还能想起扣子弹到自己脸上的温度,

    顿时感觉没法直视奥斯菲雅的脸庞。

    加上之前炸大楼坑人家的事情和现在还被她救了一命,

    方然现在只觉得尴尬的无法呼吸。

    “你...你怎么...会在这?”

    失神愣住一下子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的方然,只好问出这句话之后下意识的挪开了目光。

    “昨天晚上我感知到了伦敦有参加者战斗的气息爆发,还以为...”

    说到这奥斯菲雅的话语止住,巨大银蓝身边漂浮的各色光点照亮她的身影,去过伦敦又追到这里的她,湛蓝的眼眸盯住此刻伤痕累累的方然:

    “但没想到只看到自己一个人,就敢冲进对方基地的鲁莽家伙。”

    “关于这个...稍微出了点意外...”

    听到她话语中有些责怪的方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做出的一切是有些热血上头,有些稍稍无力轻叹的回答,

    但除了救出偶遇被绑架的唐冰,导致他昨晚没能解决那两个敢追来的C级,以及今晚被伊格纳特因为这个抓到破绽差点被抓外,其他都还在他预料之内的。

    “意外到去招惹跨越一个阶位的对手?”

    “那个...!学长他是因为要让我逃走才....”

    扶着一身上下都是伤痕和烧焦痕迹的方然,听到奥斯菲雅这么说的指责,唐冰感觉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的紧张开口,然后被那双湛蓝的眼眸平静的看了一眼...

    “噫!!!”

    瞬间感觉自己不是对手的缩回了方然身后。

    学妹...你还能再怂一点么...

    无奈的盯了一眼自己这个废柴学妹,刚想解释一下的方然,看到奥斯菲雅没有开口的沉默了一下,然后放过了这个话题转而看向他问道:

    “现在该你回答我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是因为...嗯!!!!”

    听到她果然会问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英国,方然刚想开口回答的瞬间,呼吸牵扯到了侧腹肋骨的伤势,瞬间眉头皱起的脸色一白。

    “诶!学长,你还好吧!?”

    看着他因为身上的伤势脸色苍白的倒吸冷气,奥斯菲雅看了一眼他身边担心的唐冰,然后手上出现了一个亮着微光的小型十字架,抛到他身边的草地,

    然后转过身去背向他们走到一旁,声音平静清澈的开口:

    “用这个贴近受伤的地方。”

    看着她走到不远处的背影,伸出手握起那枚闪着微光的十字架,上面标注着一串英文和R2的标志,和复苏充满生机的恢复力不同,内部是神圣虔诚的治愈能量,

    不夜宫开发的一次性神秘侧物品-旅者病房R2。

    同样是来自某位零骑的力量,事实上随身携带着一两件像是这样的物品,对于一般参加者而言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只是有着【创牌】又总是实力大起大落的方然,还没有经历过这些。

    虽然看上去貌似自尊心很高难以接近,但意外的善良么...

    没有去管各种伤口,握住十字架靠近手臂和侧腹的位置,清晰感觉到痛楚下降,这么心想的方然微微一愣然后松了口气。

    这还真是欠了她一个不小的人情...

    “那个...学长你没事了么...骨折....”

    等到奥斯菲雅走到不远处之后,唐冰才小心翼翼的看向方然害怕的开口问道。

    “我没事...别担心,对参加者...也就是超能力者不算什么严重的伤势,而且最严重的是我在遇见你之前自己弄的,你不用自责...”

    回想起刚才面对伊格纳特全方位的强大,自己依靠暴食如同走钢丝一样的战斗,方然呼出口气有些出神这么回答道,但却看到唐冰更加小心试探的看着他开口:

    “那学长你脑袋没事么?”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在笑啊...”

    听着她好像在骂人一样的话心里默默无语,然后看到唐冰一脸担心快哭了的表情回答:

    “换个正常人这种情况哭都来不及吧...”

    我在笑?

    被她这么一说的同时眼神一愣,下意识的眨了眨眼愣愣的摸向自己的脸,只是在回想着刚才和伊格纳特战斗的方然,

    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是在笑。

    甩了甩头甩走从心底那个孩子那,冒出来的和昨晚相似的情绪,方然握着十字架缓解治疗着自己的伤势这回看向她,语气轻微缓慢仍旧还残留着受伤的无力感。

    “话说学妹你没事么?”

    “和学长你分开之后,我就慌了的一直跑,不知道跑了多远之后就遇到了....那个人...那个学长...”

    唐冰跪坐在他身边摇了摇头,悄悄看了一眼奥斯菲雅的方向回答,然后抿着嘴唇虽然还在害怕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口: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虽然方然说了那是来追他的敌人,但知道带着自己这个累赘一定很不方便,甚至需要做出自己留下争取时间的行为。

    -‘真变成那样,我会帮你争取到逃跑的时间的’-

    想着今天凌晨他摸着自己的头安慰说出的话,在晚上就履行诺言的实现,回想起昨晚他一拳打晕绑匪的救赎感和握着自己手的安心,

    唐冰非常诚恳认真的小声说了一句。

    “还有谢谢学长你又救了我一次...”

    只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看到方然眼神上飘的挠了挠脸颊,换了一幅不着调的口吻玩笑敷衍的开口。

    “啊,你说那个啊,其实我当时是想把你扔下来着,但是想想把学妹你扔下貌似也没什么用,还是让你赶紧跑别在我旁边拖后腿比较好...”

    唐冰,呆若木鸡ing...

    “?(≧Д≦?啊啊啊!骗子!骗子!还给我!学长你个大骗子!快把我刚才的感动还给我!!!”

    听到方然突然说出这种话,唐冰顿时气愤大喊的朝着他后背砸去,让龙血异化一击都抗过了的方然,对这点相当捶背一样的力气一点也不在意的开口:

    “嗯,往左一点。”

    虽然知道他是伤员也没有用多大力气,但听到这话眼角发红还是很气的唐冰,十分不满的抿着嘴娇声气愤地故意加重音调,

    “哼!”

    然后往左挪了挪。

    脸上逐渐有了血色,虽然还没完全痊愈,但已经基本不影响他的行动了,毕竟北极那么严重的伤还没好利索就可那乱跑抓人,自从自己接受无限负担开始,

    方然现在发现自己已经格外擅长带伤蹦跶。

    “话说...,那是学长你的熟人么,”

    化身看护小丫头在给方然乖乖捶背的唐冰,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自己那颗充满好奇的心,看向那边站在不远处的奥斯菲雅,

    幻兽银狼守护在身边的她如同精灵一样,让唐冰小声的惊奇羡艳道:

    “外国大美女诶...我头一次见到真人长得那么好看、那么漂亮的人...”

    “是么...嗯,倒是还挺漂亮的..”

    不知道是不是女生都喜欢关心这个,方然听到她的话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奥斯菲雅,没什么反应的回了一句,

    只是摸着侧腹感知伤势的时候又想起了C级战结束的那一幕,顿时一下子心跳加速的挪开目光...

    “学长你那是什么寡淡的反应!那种绝世美女你都没兴趣,你该不会...是Gay吧!”

    而对于方然这种平淡反应,态度相当震惊的唐冰有些不可置信,眼神一下子就充满怀疑了起来,让方然试着起身的同时无奈叹气的解释:

    “超能力者的长相大都都是那种颜值超高的俊男美女,葫芦你只是还见的少而已。”

    被她这么一说方然才意识到,金发柔软灿烂的奥斯菲雅确实是有着远超常人的容貌,但在外表只是基本更多依靠其他特点的夜战世界里,

    见过最能体现这一点微笑优雅神秘的那位‘女仆长’,方然还不会因为和他同为年轻一辈的人大惊小怪。

    他已经不是几个月前刚接触到夜战世界的那个时候了。

    “呸!你才葫芦!”

    对捍卫自己称呼这一点果断反击,看着方然站起身缓缓试图活动身体,唐冰默默的盯住他的脸小声的咕哝着:

    “那照这么说,学长你也是超能力者为什么顶着一幅平平无奇的样子...”

    方·面无表情·然:“......”

    葫芦,你莫不是以为我现在身上有伤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吧...

    对这个一针见血的辛辣问题默默无语,后悔了一秒自己刚才为什么不把她扔那的方然,揉着眉心无奈叹气:

    “总之你先在这待一会,我去找她问些事情。”

    “哦。”

    听着唐冰老老实实答应,这才缓缓走向不远处奥斯菲雅的所在,临近森林边缘,方然看着她百褶长裙纤长的身影眺望着郊外平原的夜色,巨大的银狼安静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这一幕充满幻想而又美丽。

    柔软束起的灿烂金发微微被夜风吹荡,听到方然的脚步声奥斯菲雅转身看向他,便于活动但样式精致的衬衫上有着恰如贵族的绿宝石领结,那双湛蓝眼眸中倒映出他的身影声音平静。

    “你的伤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