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库洛牌的魔法使) > 七百六十九章 集齐十张兑换奖励哟~
    伦敦的周围是英格兰东南部的平原,草地原野虽然看上去坑洼不平但开起来其实只是略微有些颠簸。

    哐当!哐当!哐当!哗啦——!!!

    嗯...真的只是略微有些颠簸。

    只要前提是别在一百四十多迈的情况下。

    后车厢部已经被各种路牌护栏彻底切的稀烂,从公路冲进夜色漆黑的原野,在白色面包车叮了桄榔整体车身哗哗作响中,

    剧烈晃动中基本身体每隔两秒就会从座位上飞起一次的方然,感觉自己离翻车只有一线之隔!

    啊?什么,你说系安全带不就得了?

    嗯,或许这么说有点违背安全带被设计的初衷,但这种坐在这样一个油门狂魔的车上,

    系上安全带你是打算微笑的面对疾风么...

    连方然自己都知道,开车的时候不能系安全带,以便于在翻车之前,给自己最后一个跳车逃命的机会。

    桄榔桄榔的声音和‘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的哭喊在耳边交错,努力的端平方向盘,方然看着被月神狩猎砍碎的车窗前漆黑的原野,

    怎么说呢,亲身来了一场飙车追逐,方然清晰的感觉到他和之前孙山海开车时的画风差距,就像是漂移甩尾的极品飞车和只有油门方向的碰碰车一样,

    尤其是现在他屁操作没有,只能端平方向盘,翻不翻车全看天意,把剩下的一切交给命运爸爸的时候。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这次命运爸爸的开恩,白色面包车最终也没有遇上巨大起伏,总算一路颠簸的缓缓降速滑行,

    让方然松了口气的同时看了看后方没再追上来的敌人,重新开始控制车辆朝着一个方向远离伦敦。

    “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在背后说那些心机婊的坏话!我不该懒得垃圾分类的偷偷乱扔!我不该给伊西丝太太做饭的时候没拿出真本事!我不该...”

    然后这时,方然才有功夫看向像只树袋熊一样紧紧搂住他脖子的唐冰,听着她这功夫已经开始拼命忏悔自己了的话,

    这时候方然才注意到因为之前抓着衣服把她扯到前排,她现在不光露着一侧肩膀肩带,而且自己的手还直接搂在唐冰的腰上,

    “好了好了,别嚎了别嚎了,没事了,赶紧下来,我腿都麻了。”

    之前都没注意,猛的收回手,方然无奈拍着她的后背,感觉自己脖子滴着眼泪风一吹凉飕飕的,还有稍微没忍住的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

    原来女孩子的皮肤摸起来这么滑的么....

    “啊...?”

    而听到方然的话语感觉车停了,其实主要是感觉到车停了也说不定,总之唐冰颤颤巍巍的松开手,表情呆滞茫然、眼角红红的看着他,

    脸上是还没从刚才中脱离的惊魂未定,还有眼泪彻底哭花了的通红脸颊。

    方然抬起手在她眼前晃晃,然后试图用不在意的语气让她别那么紧张的开口:

    “喂~喂~回神啦~”

    “没...没事了....???”

    听到他的声音,唐冰不敢相信的看着方然,带着哭腔小心翼翼的可怜问道。

    “嗯,没错,我们已经甩掉他们了,现在安全了。”

    故作轻松的笑笑,方然抱起她把她放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保险起见还是关切了一句的问道:

    “话说学妹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可是之后他却看到副座上的唐冰直直的看着自己,抽泣了一下,

    然后眼泪突然无声的涌了下来。

    “诶诶....?等...为什...学妹你别哭啊!”

    人生第一次把女孩弄哭,额,不对,人生第一次有女孩在自己面前哭,让方然瞬间就慌了神,在应对异性上并不擅长的他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手忙脚乱。

    “那个...学妹!你...是哪受伤了么?还是哪块疼?你说话啊,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么?额...要不我讲个笑话给你听!?”

    “唔.....哇!!!!”

    然后在听到方然要讲个笑话的时候,唐冰的哭声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抓住他的风衣边泪水混合哭声顿时一发不可收拾,和刚才大概是吓出泪花不一样,现在她是真的嚎啕大哭。

    “吓...吓死我了!明明...明明只是跑腿....突然就被...绑上车...”

    已经哭到抽噎,话语断断续续中伴随着泪水肆意,看着她抓住自己的衣服哭的泣不成声,方然双手悬在空中,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他们要对我...然后...卖掉...”

    “啊啊...好了好了,别怕别怕,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没人能抓住你。”

    听着唐冰放松下来,之前绷着的紧张劲过去了之后,一下子爆发出哽咽委屈的害怕抽涕,不会哄女孩的方然只好拿出哄孩子那套语气口吻,轻拍着她的背连忙小心安慰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成功的让唐冰哭的更惨了,

    但这也可能是说明奏效了也说不定。

    还有方然也发现了,在唐冰所有此刻哽咽哭喊的话语里,并没有关于刚才的事件,全都是她遇见自己之前,有关被绑架的恐惧和惊颤。

    不过对于一个人在外国留学的女孩子来讲,在漆黑的夜里突然被陌生男人强行绑上车,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遭遇蹂躏侮辱的经历,

    应该真的是一场需要大哭一次才能醒来的噩梦吧....

    一直那么两三句哄孩子的话翻来覆去的叨咕,哄了足足将近二十分钟,方然总算看到面前的唐冰稍微平静了下来,

    但还是没能完全冷静恢复的擦着大颗大颗的泪水,眼睛红红的看着方然像小孩子一样委屈巴巴,抽了一下鼻子含糊任性的开口:

    “窝...要肥家...”

    说的方然整个人一懵,发出了呆鹅一样的声音:

    “啊?”

    “我...要肥...家..!我要肥...去!我不待了...我要回家...”

    然后在没听到回答的瞬间,唐冰就扁着嘴唇没有忍住的又哭了出来,像是小孩子耍赖一样锤着方然胸口,伤心难过的哭着大喊。

    “嘶...!啊...好好好!肥家肥家,咱明天就肥家家!立马肥家!一刻都不带耽误的!”

    被触及腹部伤痕的瞬间,倒吸一口冷气脸色苍白,但听到她最后一句总算听清了的方然,立马神态夸张的应承下来,然后暗中轻微咬牙的等着剧痛感过去,

    接着松了口气脸色略微发白了一点的对着唐冰笑笑,努力让她安心一点的同时试探开口:

    “所以...那个学妹...你要不先睡一会休息一下?”

    又用红色外套的袖子擦了擦眼睛,精神十分疲惫的唐冰眼睛红了一圈的抽涕一下,已经从平时阳光开朗的元气少女恢复了出厂设置,

    像个小女孩一样用鼻子发音,声音委屈的点点头。

    “嗯...”

    莫名的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照顾自己妹妹的那段时光,回到了当时还是个爱哭鬼的方小然在出去玩的时候,每次因为摔倒或者擦伤她也会跑到方然面前哭得稀里哗啦,

    而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摸摸头的让语气温柔下来的轻叹安慰:

    “摸摸毛吓不着,好了好了,睡吧,我就在你旁边,”

    “别怕,没事了。”

    虽然是内部宽敞适合拉货绑架的面包车,但后排基本已经报废的不能用了,而且还漏风,所以把副驾驶的位置拉平,方然从自己的位置拆下靠枕给她当枕头,

    而时不时抽涕一下,乖乖安静等着的唐冰红着眼圈看着方然帮她弄好一切,最后摘下手肘拖着的书包抱在怀里,

    躺下之前又吸了吸鼻子,让自己别又哭出来的半张脸埋进书包,眼睛里水光氤氲的对着方然哽咽的感谢了一句。

    “谢谢你...学长...你是个好人...”

    方然:“......”

    虽然我懂你的意思,但学妹你说的这还是人话吗...

    方·人生第十次被人当面发卡·然。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一抽,方然一脸面色复杂的无语,心里吐槽着难道就没别更好的说法了么的时候,看着或许是经历太多已经精神不支、闭上眼睛很快就呼吸均匀了的唐冰,

    他又一下子忍不住无奈失笑的笑叹轻声。

    然后轻缓无声的脱下自己的夜局风衣,小心的给她披在身上顺便擦掉眼角一滴滑下的眼泪,看着唐冰已经稍微安定睡着了的脸颊,

    伦敦市区之外的无人荒野,把靠背往后调整到一个舒服的角度,踩着方向盘一侧,

    方然捂着腹部伤势仰视着全景的星海夜空,终于有时间去想有关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