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002 好像是这个道理啊
    这天晚上,桐生兄妹吃完晚饭,很严肃的在道场内面对面坐着。

    “这是我们的账本。”千代子把账本摊开在和马面前,然后拿出存折放在旁边,“我计算过,支撑到老哥你考大学没有问题。但是就算是国立大学我们也出不起学费,除非老哥你能拿到奖学金。”

    “等赔偿金到了应该能缓解一下。”和马说。

    “对,但肯定不够。”千代子顿了顿,“果然,还是让我去打工吧。现在经济很景气,我如果从暑假开始休学打工,努力一点的话,至少可以保证老哥在备考阶段的花销……”

    “不行。”和马摇头,“你给我好好上学。”

    “可是,老哥你要是考不上东大,我们就都完了啊!”千代子急切的说道,“我去打工,让老哥你能专心备考,也许还能拿出钱来让老哥你去上个补习班!就算不去补习班,各种备考用的书也很贵啊,我们现在很难买得起!”

    日本这边书非常贵,贵到中下层家庭根本消费不起,所以才会有“文库本”这种东西。

    所谓的文库本就是一种针对中下层的廉价普及读本,日本的作家出书,都是第一年出贵死人的单行本赚中产以上人士的钱,过一年再出文库本圈底层的钱。

    而大学考大学用的复习资料,价格自然也不低,而且需求量大,是一笔非常可观的开销。

    更别提各种补习班了。

    在日本不去补习班的话想考好大学的难度会直线上升,这都是因为日本那套各校自主招生的机制。

    想去东京大学的学生和想去明治大学的学生,甚至不能用同一套复习资料,备考侧重点完全不同。

    而和马现在,手里的复习资料是0,一本都没有,补习班也完全没有报。

    想考东京大学,他需要的可不光是学费,在考上之前就需要相当多的钱,反正现在家里这点不够烧的。

    千代子再次建议:“就让我去打工吧。”

    和马看了眼千代子,语重心长的说:“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可能只能让你去打工了。但在那之前,你哥哥我打算想想别的办法,你就先信任哥哥好吗?”

    千代子点点头:“好。但是老哥,这事情我有责任,而且你考不上我也会遭殃,所以在需要我为这个家牺牲的时候,请让我来。”

    和马本来想呵斥千代子,让她不要多想,但是一想到女孩子怀着什么样的决心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就只能选择沉默。

    他得尊重这份决心。

    比起呵斥千代子,更应该考虑的是怎么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

    考虑怎么弄到钱。

    明明现在应该是全力以赴的学习,避免明年三月的悲剧结局的时候,结果还要操心这些破事。

    自己这绝对是穿越到了地狱难度世界啊。

    不过好在,现在的自己——现在的桐生和马,也不是刚穿越的菜鸡了。

    现在的桐生和马有着男子汉的担当和觉悟,以及排除万难奔向目标的勇气和动力。

    他有种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气概。

    有困难,那就一个接一个的解决就是了——和马信心满满的想。

    他想了半天,觉得现在看起来最靠谱的赚钱方式,就是开道场,利用自己刚刚单人拆组获得的声望,弄一批学生过来。

    和马想起来,拆津田组的时候,津田正明喊了很多不良少年过来帮忙。

    这些不良少年见识过那晚上和马充沛的武德,应该可以从他们当中拉一些学生过来。

    再就是去学校兼职,现在的和马比大门五郎还有之前捅爆的那个越川女子的总教练都要强,如果能说服越川女子的校董会聘请和马当剑术教头,那又是一笔收入。

    而且还能趁机混进越川女子——当然主要目的还是赚钱,女学生哪里有小钱钱吸引人。

    不过,总觉得说服校董会雇佣一个高三学生,有点难。

    这时候,和马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和越川女子的南条同学有个约定来着,要去那什么道场找她切磋?

    和马回忆了一下,想起来道场叫芥川道场。

    去芥川道场切磋,然后把南条同学骗到自己道场来教学费,好像是条路啊!

    南条同学,一看就贼有钱的样子。

    最好能忽悠她一次过交一年份的学费,不,三年份!

    千代子假咳了一声,引起和马注意之后说:“老哥,你刚刚笑得很恶心。”

    “是吗?”和马用手揉了揉腮帮子,他这才发现自己腮帮子已经有点僵硬了,果然是因为刚刚他盘算这些事的时候,一直在坏笑。

    “你不会在打南条同学的主意吧?”千代子一语中的!

    和马:“你想多了。怎么可能。再说了,打南条同学的主意,也没法给我们赚钱啊。”

    “怎么没法?南条同学那样的大小姐,一看就是会被小白脸骗被人当饭票的样子。”

    千代子给出了相当不客气的评价。

    和马:“她有那么单纯吗?”

    “就是有啊,之前老哥痛打过的那个总教练,南条同学明明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却还是信任了他。那种大小姐,没有家里的仆人照顾着,一下子就被骗得人都没了。”

    和马“哦”了一声,默默的把骗南条同学的优先级提高了。

    不对,这不能叫骗,我桐生和马,既不劫财也不劫色,只是让她来教学费而已。

    教了学费我可是会老老实实教她东西的,这怎么能叫骗呢?

    千代子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和马:“老哥……你果然在打南条同学的主意吧?”

    “啊,没有啊?”

    千代子叹气:“算了,只是骗来我们道场交学费,我也没意见。”

    咦?

    和马看着千代子:“你这是准备和你哥狼狈为奸了?”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三支箭的故事我还是听过的。”千代子一脸无奈的说。

    三支箭的故事,放在中国基本是指李克用教育他儿子的典故,但是在日本这边,日本人就只知道毛利元就用三支箭教育儿子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的故事了。

    这种事情还挺常见的,日本化用了很多中国传说和典故。

    千代子看着和马,忽然笑起来。

    和马疑惑的问:“干嘛?”

    “我突然觉得,现在的老哥这么有魅力,说不定能把南条同学迷得神魂颠倒。如果你能成南条家的女婿,我们的资金困难就一下子完全解决了。”

    和马挠挠头:“那美加子呢?她怎么办?”

    “哎呀美加子只是普通好看啦,南条同学可是绝世美女呢。就是胸不如美加子。如果要我选,我建议老哥选南条同学!”

    和马看着千代子,心想美加子果然没有讨得小姑的欢心。

    他板起脸,训斥妹妹道:“你啊,忘了明年三月的‘赌局’吗?不要把无关的女孩卷进来啊。”

    千代子:“那就更要选南条同学了,关东联合敢动美加子学姐,不一定敢动南条同学啊。”

    和马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