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九重 > 第三十三章 送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

    

    萧云和出发回京,不见迟静姝送行。

    

    迟妙棉却亲手送来一个漆木的小盒子,并对他笑言:“三皇子莫要忘了昨夜之约。”

    

    萧云和打开盒子一看,竟是一张解酒汤的方子,而方子的上头,还放着一块帕子。

    

    帕子上,绣着一朵极其艳丽的牡丹。

    

    萧云和低低一笑——这帕子,乃是女子私用之物。

    

    迟妙棉暗示的意思,太明显了。

    

    笑着收起盒子,点头,“若四小姐有缘到了京城,本皇子,定不食言。”

    

    迟妙棉轻笑,似是害羞地微微红了脸。

    

    她本就生得娇美,又自有一番高洁纯美之意,如此羞赧颜色,竟给人一种仙子俯红尘的奇妙之感。

    

    叫萧云和不由得又多看了她几眼。

    

    这门口送行的一幕,便全数落在了站在门内影壁旁的迟以柔眼里。

    

    她揪了揪手里的帕子,忽然讥笑一声,转身便来到了落雪阁。

    

    正好看到迟静姝一身素衣的坐在廊檐下,挑拣花瓣。

    

    分明只有十二的芳华,自落水后,却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那周身破败陈旧的小院,竟都无形化作一幅静谧的风景画。

    

    迟以柔皱了皱眉,故意大声地走过去,“妹妹,你还在这里坐着干什么?你的未婚夫,可都要叫旁人抢走了!”

    

    迟静姝一愣,抬头看到是她,便放下膝上的篮子,起身行了半礼,“三堂姐,怎地今日有空来我这里?”

    

    迟以柔见她居然每个反应,顿时大为泄气,“我怎么有空?我是好心来提醒你!别一天到晚地犯傻,小心自己的未婚夫都被人抢了!”

    

    迟静姝看了看她,竟没有意料之中的吃惊或难过,只是转过头,眼眶微微地红了下。

    

    然后勉强地笑了下,转而又说道,“三堂姐,我今日挑了些花瓣准备做胭脂,你要不要……”

    

    迟以柔一看她这个样子,立马就将她拉住,“你是不是知道了?”

    

    迟静姝抿了抿唇。

    

    迟以柔看她这副没用的样子心里就高兴,故意又道,“你知道了是不是?四妹想跟你抢三皇子,你不生气么?”

    

    迟静姝低着头,半晌,才轻轻地说道,“我生气也无用……表哥若是喜欢四姐,我便,我便……求圣上许她一个侧妃的位子吧!”

    

    迟以柔顿时眼睛一瞪,“她能给你做小?你想得美!”

    

    迟静姝一下呆住了,“那,那……可怎么办?”

    

    迟以柔看着一副无措的迟静姝,摇头叹气,“她指定是跟你抢正妃的位子呢!你就傻吧,今日还故意不出去?这是要拱手把自己的皇子妃的位子让给别人呢!我要是你,自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自从那夜柳叶亭的事之后,迟以柔在迟静姝跟前倒是脾气火爆了不少。

    

    迟静姝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眼睛跟着就湿了。

    

    迟以柔心下得意,又道,“你别傻了。我告诉你,今日你是没瞧见四妹去给三皇子送行,那是铁了心地要勾……要给三皇子表露心意呢,连贴身用的帕子都送出去了!”

    

    迟静姝漂亮的眼睛瞪大了几分,“当真?!”

    

    似乎受不住打击地晃了晃。

    

    迟以柔暗自撇了撇嘴,又道,“可是我亲眼瞧见的!唉,都怪你不去,不然她也不敢那般明目张胆。”

    

    迟静姝含着泪颤声道,“可徐大夫说我身子弱,不能再见风了,而且昨夜……”顿了下,似是不愿提及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转而又道,“若是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迟以柔顿时一脸不争气地瞪她,“我说你傻你还不信!那徐大夫分明就是母亲的人!是故意拦着不让你去见三皇子呢!”

    

    一边又笃定地说道,“指定是母亲安排的,不叫你去,只让四妹接近三皇子,给他俩制造机会呢!”

    

    迟静姝咬唇,似是信了,偏偏又摇头。

    

    迟以柔见状,索性来了一把狠的,“好,你不信,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昨夜,我亲眼看到四妹从三皇子房里出来!”

    

    “!!”

    

    迟静姝一下子看向迟以柔。

    

    迟以柔心下更加快活,继续道,“昨夜你们在三皇子院子里闹的动静,我看到了。后来我迟走一步,就看到四妹从三皇子房里走出来。我本不想伤你,可看你这样犯傻,也是替你着急。九妹啊,你可别再给别人铺路了啊!这若是他俩有了什么,以四妹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给你低头的,你可怎么办啊!”

    

    迟静姝终于哭了出来,揪着帕子哽咽地摇头,“我是圣上赐婚的三皇子妃,他们不能这样……”

    

    迟以柔鄙夷地撇嘴,又做出一副真诚的样子叹气,“若是三皇子看上别人了,再请皇上另赐婚也不是不行的。总归皇上只是要三皇子娶一个迟家的女儿,又没有指定是谁啊!”

    

    这一句话,终于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迟静姝的脸彻底变得惶恐不安,她一把抓住迟以柔,颤声问:“不行!我不能没有三皇子!三堂姐,我该怎么办啊?”

    

    迟以柔几乎都要笑出来了!

    

    之前因为方之玉让迟静姝对她生了戒心,如今倒好,这蠢丫头,又在她的掌控之中了!

    

    当即无奈道,“还能怎么办?她是母亲和父亲的眼珠子,谁都碰不得,我也没法……”

    

    迟静姝立刻抓紧了她,“三堂姐,你帮帮我!只要能不让四姐嫁给三皇子,我,我什么都能做!”

    

    迟以柔眼底掠过一丝快意,随即又像是实在不忍地点头,“如此……我便帮你一把吧!只是,却万万不能让母亲父亲知晓,否则,我也自身难保啊!”

    

    “我不会说的!”

    

    迟静姝坚定地点头。

    

    迟以柔满意,于是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这样……”

    

    片刻后。

    

    迟以柔从落雪阁出来,高兴地看了看日头,又压了压鬓角,笑着朝另外一头走去。

    

    院内。

    

    迟静姝淡漠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又继续坐到廊檐下,挑件花瓣。

    

    (周末愉快。最近小仙这里天气都十分不错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