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九重 > 番外一 贺青
    凤莲殿是景帝日常休憩的居所,比起先帝的养心殿小了不少。

    可是却小巧精致,内外两进的宫室,旁有耳房与侧殿几间。

    外头则是景帝平时与摄政王厉王爷和众位大臣议事的地方,相当于从前的尚书房。

    今日。

    这凤莲殿外殿内铺着的厚重地毯上,却跪着一人,殿内冷冷清清,在那人对面,站着一身红服,眉眼艳丽至极的当今女帝——景帝。

    她看着面前眉眼俊朗却神情憔悴的男子,片刻后,问:“贺青,我可曾亏待于你么?”

    跪在地上的男子不是旁人,正是从前在偏远的县城小路上,被景帝救下的少年郎,如今已是俊朗英挺的——贺青。

    他垂着头,闻言,猛地一颤。

    被捆在身后的手用力攥紧。

    却没出声。

    景帝轻叹了一口气,道,“我从来不曾怀疑过你,可你却偏要如此行事,屡屡陷我于凶险之中,若是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尽可……”    “不!”

    低着头的贺青忽然哑声开口,“奴并不想……您遇险,奴只是……”    听到他的自称。

    景帝仿佛想起了从前的时光。

    稚气未脱的少年,走在马车边,眉眼如朝阳,蓬勃有力。

    便听贺青又道,“奴只是,想让您过得快活些。”

    景帝一怔。

    再次看向面前垂首跪地的男子,这个人,仿佛从来都还是那个一心护着自己的一腔赤诚的少年啊!    “可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我要的快活,你怎么知晓呢?”

    景帝的语气不是质问,也并非苛责,反而温柔和气的,更像是在与对面这个背叛了她的男子谈心。

    贺青的一张脸顿时青里煞白。

    他俯身下去,额头重重地撞在地毯上,发出闷响,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景帝的眼眶微红,知道再多说已是无用,便问:“你……”    却被贺青打断。

    他强压着颤抖的声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一字一顿地说道,“贵人,您曾允过奴一条命,您还记得么?”

    他并未唤她陛下。

    景帝看着他,点了点头,“你想要什么?”

    贺青慢慢地抬起头来,从进殿到现在,他第一次看向面前这个许多年来一直刻在他骨子里的女子。

    从前的清美出尘,后来的翩若仙祇。

    如今的,贵气雍容。

    她已然成了天上那炙热的日,高华的月。

    他不该再有任何虚妄荒诞的念头的。

    可他……    到底还是没忍住,想做一场梦。

    于是他问:“我能要贵人么?”

    景帝一怔。

    不等开口,殿内偌大的凤栖梧桐的屏风后,一下闪出一个人来。

    开口便是冷斥,“本王看你是要找死!”

    话音未落,一道戾风就蹿了过来,堪堪就要碰到贺青的头顶。

    就听景帝轻喝一声,“住手。”

    贺青抬眼,便看,一身紫色长袍胸前绣莲花纹的厉王,正满眼阴沉地朝自己抓来。

    这么一个嚣张恣意的人,却在景帝的轻喝声中,停了下来。

    目光不善地朝他又看了眼,然后收回手,走到了景帝身边。

    不满地抱怨,“一个叛主的奴才而已,何需你如此费心?

    看他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狗胆,居然还敢肖想你!直接拖出去斩了不是完事?”

    那语气,听着像是在斥责贺青。

    却让人怎么也觉得像是在跟景帝撒娇似的。

    景帝轻笑了一声,朝厉王看了眼。

    方才还一脸戾气的厉王便瞬时噤声,不满地哼了一声,站到景帝身旁。

    贺青看着他警告又戒备的眼神,忽而一颗愤懑不安多年的心,就落了下来。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原来,她想要的,他真的给不了。

    他再次垂下了眼,就听景帝道,“从前你父母所住的那个村子,你可愿回去么?”

    贺青一顿,似是不可置信地抬头,“您……不杀我?”

    厉王又哼了一声。

    景帝轻笑,“就当是还了你的这条命,如何?”

    贺青呆呆地看着景帝。

    旁边的厉王脸都黑了,试图将景帝拽到身后,却被她轻飘飘一个眼神扫来,又不满地缩回手去!    良久,贺青苦笑着垂首,“多谢……陛下。”

    景帝满意地笑了。

    厉王翻了个白眼,“算你识相!”

    有宫人上前,将贺青扶起,快走出去时,他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

    就见景帝被厉王拉住了手,明明一个帝王一个摄政王,却拉拉扯扯的,像小孩儿一般,毫无体统。

    旁边的宫人催了一声。

    他自嘲地又笑了一声,跟着人,一直走出宫外去。

    就见,宫门下,一辆马车前,苏离站在那里。

    他默了默,走过去,正要行礼,苏离却已递过来一个盒子,说道,“你所行事,到底也有我当年为得利益故意蛊惑之因。

    这点东西,权当是我的一些歉意,望你以后能过得顺遂些,还有……忘了那个人吧!”

    闻言,贺青看向苏离,看到他望向皇宫内的眼神。

    心有所动,问道,“将军以后要如何?”

    苏离收回视线,笑了一声,“陛下虽没说什么,可摄政王却是个最小心眼的,如今时局渐稳,他只怕也要开始准备对付我了。”

    贺青皱眉,“您如今手上可是有元章,摄政王就不怕您……”反了么?

    苏离却笑了起来,“他知道,我不会的。”

    你不会。

    那夜,阳华殿外,萧厉珏的那句话,如同魔咒一般,捆住了苏离的野心。

    贺青若有所解。

    苏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耽误你启程了,且去吧!山高水长,日后,有缘再见。”

    贺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退开一步,朝他、朝这个皇朝,行了个大礼,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内,梳着妇人头的春草一脸小心地揪着衣角,“爷。”

    贺青看了她一眼。

    春草的眼睛便红了,“将军问奴婢想如何,奴婢说,想跟着爷……”    贺青跟着苏离的这几年,都是春草在照顾。

    他也知晓,春草,最开始其实是苏离安排在身边的一颗棋子罢了。

    引诱他,背叛那个女孩儿。

    看了眼她揪着衣角的手,淡淡道,“以后不要这么说话。”

    春草的眼泪一下落了下来,“奴婢知晓爷生气,求爷不要赶走奴婢……”    却听贺青道,“哪有伺候自家郎君的妇人自称奴婢的。”

    春草一愣,随即,猛地抬头!    马车,摇摇晃晃地行远。

    几年后。

    青山城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子里,大善人贺家的家主在外头看人修路时。

    听到有村民议论。

    “苏将军又打了胜仗了啊!”

    “听说摄政王让他不要回朝,专心打仗,需要什么,朝廷全都支援呢!”

    “好呀!咱们青云国,如今已是九州第一国了吧!”

    “景帝万岁!”

    贺青微微一笑,亲自拿起铲子,扬了一铲子土。

    就听后头家中的小厮跑来,大喊,“老爷,老爷!夫人生了!生了!”

    贺青手上一抖,土倒在了鞋面上,他回头看向那小厮,笑问:“夫人可平安?”

    小厮一愣,笑呵呵地点头,“母子平安!八斤重的大胖小子呢!老爷!”

    “哎呀!恭喜大善人!”

    “大善人要请吃酒啊!”

    “老身家里有养了好些日子的老母鸡,大善人带回去给夫人补补身子啊!”

    贺青笑着一一拱手谢过。

    回过身朝家走的时候,忽而抬头,朝北方看了一眼。

    心道。

    贵人,您给我的,足够了。

    也愿您,余生安乐,得您之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