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九重 >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万岁
    萧墨白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龙五伸手将他扶稳,“王爷当心。”

    萧墨白看了眼自己的手里被塞进来的一个小布兜,又看了眼龙五。

    龙五松手,笑了笑,“殿下说,三尺堂,换王爷一条命。”

    萧墨白一怔,看向龙五。

    龙五依旧那副微笑谦恭的模样,“请王爷三思。”

    萧墨白嗤笑一声——也是,萧厉珏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心?

    不过,这人行事虽诡谲阴狠,却素来是个君子做派。

    要他的东西,却还给他留条命,也不怕他东山再起……    就听龙五笑道,“高嫔娘娘还在宫外等着您呢,王爷。”

    殿门口,贴身服侍高嫔的宫女眼睛红红地朝他唤了声,“王爷。”

    萧墨白猛地站起来,身子却是一晃,不可置信地朝龙五看去。

    龙五眉眼不动,含笑垂首。

    片刻后,萧墨白自嘲地笑了起来,“他还真是……罢了。”

    从怀里掏出一块牌子,扔了过去。

    龙五接过,看了眼上头刻着的‘三尺“两个字,笑了笑,    躬身,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萧墨白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布兜,布兜的一角,露出来的是天宝的银票。

    他捏了捏那厚实的布兜,转过身,跟着宫女,快速地出了慈宁宫。

    从西华门一直跑出去后。

    就听守宫门的士兵高呼,“走水了!”

    他回头一看——是慈宁宫的方向。

    再看四周,除却发现走水时的一点慌乱外,竟无丝毫乱象。

    外头的人,根本就不知,这皇城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前头的不远处,一辆低调又稳重的马车停在那里。

    妇人撩着帘子,朝他笑了笑。

    他眼眶一酸,跑过去,满是苦涩地喊了一声,“娘!”

    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给这个苦命的女人挣一条活路,他才汲汲营营地钻进那漩涡里挣扎不出啊!    妇人摸了摸他的头,“我的儿,受苦了啊。”

    萧墨白上了车。

    车夫马鞭一挥,青色的马车,便驶离了这偌大又冰冷的宫城。

    另一头的小道上。

    万嫔回头,身旁的远香背着包裹也跟着回头看了眼,扶了扶她的胳膊,“小姐,走吧。”

    万嫔笑了下,点头。

    相扶走远。

    ……    宫内。

    苏离站在养心殿外,看着慈宁宫方向的大火处。

    一个黑袍长身的男人,踩着那火光,一步一步走来。

    只觉这人,仿佛是从炼狱之火中走出。

    那火,烧尽了这一夜的黑暗与长久的龌龊腐烂。

    他扫荡了一切。

    随着天光,火光,星光,曦光,涤清万恶,开了一个万朗清明的天。

    原来那句明明盛世的话,不是假的。

    他笑了下,走下台阶,单膝跪在了地上。

    却听萧厉珏笑:“有劳苏将军,随本王去迎接陛下回宫。”

    苏离一愣,抬头,却看不见萧厉珏的脸。

    却只看到他背后,启明星,点亮北空。

    很久以后。

    他经常会想起这一幕。

    想起他问眼前这个仿佛神祇的男人,“以你之力,完全可以举兵北上,再开盛世,为何却要选这样一条满手沾血撕破所有人欲望的路?”

    萧厉珏当时是怎么回答他的?

    哦对了,他说。

    总要有个人去面对这些肮脏。

    我只是,不舍得那个人是她罢了。

    是了。

    萧厉珏可以扬旗擂鼓,举兵动荡,立全天下的正义为根,正大光明地创一个开明盛世来。

    可是,在这之前,这腐烂的皇朝里,却要有一个人靠在他的背后,替他遮挡那些丑陋龌龊。

    他不舍得,不舍得那个人是她。

    一句不舍得,他放弃了这全天下的男人都想要的权势之巅么?

    很多年后的苏离看着青云国偌大的舆图,轻笑着摇了摇头。

    而此时。

    他却跪在萧厉珏面前,庄穆又严肃地抱拳,高声应,“是!臣随王爷,恭迎新帝回宫!”

    话音落下,半空中,传出云板,连叩四下,正是丧音。

    ……    京城,不起眼的小小院落里。

    正屋内。

    迟静姝坐在梳妆镜前,脸如翡玉,唇若暖脂。

    一脸春羞地半抬着脸,由着一双修长手指,捏着胭脂粉扑,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扑打。

    香味盈然,粉粒在光柱中,点点飞舞。

    像洒落的细雨,带着清馥的花意。

    萧厉珏放下胭脂粉,又转手,拿了一只螺黛。

    俯身,在那细如烟柳的秀眉上,轻轻描画。

    细腻的触碰,叫迟静姝心头怦然,忍不住睁开了眼。

    便看到萧厉珏垂眸的温柔和安静。

    晨光从他的背后散开,香粉在四周萦绕飘散。

    恍恍惚惚的,叫迟静姝仿佛看到了九重的谪仙,垂眸望来的模样。

    她刚要张口。

    萧厉珏已然笑着道,“好了。”

    她一顿,又被萧厉珏按住肩膀,转过去,对着梳妆镜。

    抬眸一看,便见镜中之人。

    眉如远黛,眸若明月。

    美是美的,却另有一种威穆素冷之意。

    仿佛高高在上的贵人,可望而不可及,令人望而生畏。

    额间,一粒朱砂钿,更是映衬得那颜,犹如国色。

    她茫然地通过镜子看身后的萧厉珏。

    萧厉珏却笑着亲了下她的头顶,然后将她拉起来,绕到旁边的换衣间,指了指衣架上悬挂的大红九尾凤袍。

    “该换衣裳了,陛下。”

    迟静姝愕然。

    猛地看向萧厉珏,不等开口。

    门外,数十人的齐齐呼声传来,“恭迎陛下。”

    迟静姝张了张嘴。

    萧厉珏握着她的手,笑了笑,“别怕,我在你身后。”

    她听到自己几乎蹦出胸腔的心跳。

    看着萧厉珏,问:“这天下,你不要么?”

    萧厉珏失笑,俯身,在她额间的朱砂钿上亲了下,“你得天下,我得你,还不是一样?”

    可……    迟静姝从没想过会走到这一步。

    她迟疑地回头看了眼那衣架上华美到有些刺目的凤袍。

    又听萧厉珏道,“萧家,无人配坐那个位子。

    这天下,需要一个有情的帝王。”

    迟静姝抿了抿唇,这是在说她有情么?

    再次看向萧厉珏——要说阴谋算计,她也许还能恬不知耻地说上会一点,可……治理国家需要的是宏韬伟略,她有何能耐,可坐上一国之主的位子?

    见她不动,萧厉珏又俯身下来,在她耳边轻笑,“我会陪着你。”

    这句话,终于给了迟静姝莫大的勇气。

    登上帝位,对她来说,或许太过荒诞。

    但是,萧厉珏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她,信他。

    于是,她点了点头。

    萧厉珏笑着再次拍了下她的头,“乖女孩儿。”

    一袭大红凤袍加身。

    他扶着她,走出门外。

    华丽的轿辇前,苏离领着皇城内外所有三品以上武官,跪在那里。

    他的发髻上,插着那枚紫色的元章发簪。

    萧厉珏单膝跪在轿辇前,朝她温柔一笑,“来。”

    迟静姝轻吸了一口气,踩在他的膝头,往上。

    踏入皇权最高的顶端。

    小院外。

    看不见尽头的兵马齐刷刷站在两边,路上,连一丝声音都无。

    轿辇之上,凤尾倾天。

    忽然。

    有人跪地,高呼,“吾皇万岁。”

    “万岁,万万岁!”

    承乾二十八年,立秋,皇帝崩。

    太女登基,乃青云国第一任女帝。

    开年号为景。

    封当朝厉王为摄政王。

    翌年,丧制过,女帝与摄政王大婚。

    在位二十一年,与摄政王携手,将颓势将灭的青云国大笔整改,开创后来即便退位也持续了长达两百年之久的盛景之世!    后人称其,盛景帝。

    其夫摄政王,为厉帝君。

    关于这位夫妻的史书记载并不多。

    唯有一句。

    青云之幸也,得——    凰临天下,凤倾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