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九重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公主
    丽妃顿时面色惨白,下意识攥紧手里的字条。

    荣德太后已经面色阴沉地朝她看来,“丽妃,什么锁里头的东西?”

    丽妃咬紧牙关,“没什么,她胡说的,太后不可信她……”    不料,旁边的云渺却像是被吓到了一般,猛地往后一退,手里的东西‘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一枚制式普通的百命锁。

    丽妃一下瞪大眼,下意识要去捡。

    旁边的元格先一步眼疾手快地将那百命锁捡起来,双手送到了太后面前。

    太后扫了眼丽妃。

    然后才转眼,慢悠悠地看向那百命锁。

    谁知,一看之下,竟神色骤变!    她一下拿起那锁,仔仔细细地看向那锁上的花纹。

    半晌,满面铁青地看向丽妃,“锁里头到底有什么东西!!”

    丽妃往后退了两步。

    荣德太后立时朝旁边的元格扫了眼。

    元格会意,挥了挥手。

    几个跟在最末尾的粗使宫女便快步上前,押住了丽妃。

    丽妃尖叫起来,“我是后妃,你们不能这么对我!皇上要是知道了,不会放过你们的!”

    荣德太后沉怒地哼笑一声,“哀家倒要看看皇帝会怎么不放过哀家!搜!”

    丽妃一下子被压倒在地上。

    她攥着手指,死也不松地挣扎起来,一边还朝几步外的云渺怒斥,“贱婢!你还不过来救我!”

    云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以额触地。

    身后呆住的丽妃身边的宫人们也纷纷反应过来,齐刷刷一起跪下。

    终于。

    丽妃没了力气,众目睽睽之下,衣裳也被掀了个凌乱,齐整高华的发髻也散成了一团。

    狼狈的样子,哪里还有曾经高高在上的后妃的风华。

    一个宫女发现她紧攥的拳头。

    上前,生生抠开了她的手指。

    纸条被送到了荣德太后跟前。

    荣德太后刚要打开,躺在地上的丽妃忽然笑了起来,“娘娘,我劝您还是不要看。”

    荣德太后皱了皱眉。

    丽妃坐了起来,掩了掩身上的衣服,又扶了扶发鬓,“若是看了,这后宫,可就真的,再无宁日了。”

    荣德太后看着她,片刻后,冷斥,“装神弄鬼!”

    然后,打开了字条。

    她原本嘲弄的神情一点点变了,最终,震惊,错愕,不可置信,甚至还有一点难以掩藏的恐慌,此起彼伏地交替出现在她脸上!    一旁的元格悄悄看了眼,心下疑窦丛生。

    而丽妃已经站了起来,笑着看向太后,“都说了让您不要看了……”    谁知,荣德太后突然将那字条一攥!    猛地看向丽妃和万贵人,“来人,这二人以下犯上,试图行刺哀家,即刻押去慎刑司,严刑……”    丽妃像是早料到了一般地看向荣德太后,“你这老虔婆才是想要杀人灭口吧……”神态里连那点假装的恭敬都没有了。

    “住口!”

    荣德太后生怕她说漏了一个字,叫在场的这许多人知晓!    立刻叫元格,“去封了她的嘴!带走!”

    元格是有点功夫在身上的,立时上前,捂住丽妃的嘴,拖着她就要往廊外走。

    也有宫人去拖拽肩膀上还插着匕首的万贵人。

    这个方才直接戳穿丽妃的贵人,此时像是已经被吓傻了,被人一拽,就倒在了地上。

    众人噤若寒蝉,不知怎么突然就发生这样大的变故。

    眼看着丽妃就要被拖出了白首长廊时。

    忽而。

    长廊的那头,一行人,徐徐走来。

    两边宫人,白衣翩然,素云在底,清风萦绕,仙气袅袅。

    走在中间的女子,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不是近日处于风口浪尖上的圣女殿下,又是哪个?

    似乎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她站在那里,远远地瞧着这边,并不靠近。

    唇角一抹轻笑点点,美若皎月,平和软悯。

    两边对峙,无形中,弥漫出一种奇怪又紧张的气势。

    荣德太后率先反应过来,朝元格使了个眼色。

    元格立时上手,正要劈晕丽妃。

    在他松懈的这一瞬间。

    被拽着的丽妃突然朝地上一跪。

    元格一下没拽住。

    就听她朗声道,“见过元公主殿下!”

    “哐啷!”

    是荣德太后手上的百命锁掉在了地上。

    她慌乱地想要上前,那边跪着的丽妃再次高声说道,“元公主如陛下!这是陛下登基之时曾下过的旨意!尔等还不速速跪拜!”

    震愕,惊诧,惊慌,无措。

    无数的宫人看向站在那边,白衣若仙的圣女殿下。

    又看了眼信誓旦旦的丽妃,最后再望向面色发白摇摇欲坠的荣德太后。

    正不知所措时。

    万贵人突然也跪了下来,颤抖着高声地,拜了下去,“参见元公主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云渺抬了抬头,又磕下去,“参见元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所有人都傻眼了。

    有人跪了下去,有人疑惑不定地朝左右看。

    荣德太后忽然厉声喝道,“丽妃,你在胡说什么!还不快起来,休要冲撞了圣女……”    可话没说完。

    丽妃突然回头朝她笑了笑,反而问了句:“娘娘,圣女就是当年陛下亲封的元公主啊!您忘了么?”

    荣德太后瞪了瞪眼,想反驳什么。

    丽妃又笑道,“莲妃当年产子,您和臣妾都在行宫里头,是知道的,只不过莲妃当年跟陛下闹脾气,故意将孩子送到别处抚养,这才叫元公主殿下这些年一直遗落在外,受尽了苦头。

    如今元公主好容易回宫,咱们应该极尽呵护才是,太后万不可随着陛下的性子,再胡来了。”

    荣德太后心下一起一沉,脑子里转过数道弯,明白了丽妃这是在给她后路。

    她深深地看了眼丽妃,终于和缓了神色,看向那边还站在一片白衣宫女中瞧不清神情的圣女。

    那张脸,跟当年那个贱人长得……当真像极了!    她再次攥了攥手里的字条,朝丽妃点了点头。

    然后主动走向迟静姝。

    一脸慈爱地说道,“我的好元儿,你终于回来了,可叫皇祖母想死了,孩子,你受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