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九重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救命
    丽妃便愈发觉得这其中有蹊跷。

    冷笑一声,“莫不是听说太后要去给那圣女低头请罪,特意来看太后的笑话吧?”

    故意扯出太后做大旗。

    谁知。

    万贵人却‘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哀声连连,“娘娘,我真的不知道圣女的事,我,我只是无意瞧见的,我真的不认识那些人啊!您放过我吧……”    竟然以为丽妃是知道了什么事,故意在试探她?

    !    丽妃摇着团扇的手一顿,看向万贵人,“你瞧见了什么?”

    万贵人一下愣住。

    丽妃脸上的和颜悦色已经被冷厉威慑替代,她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万贵人,“你最好老实地说出来,不然……”    这‘不然’还没说完呢。

    万贵人突然往前一趴,一把抱住了万贵人的腿,尖锐害怕地哭了起来,“娘娘,您救救我!我,我不想死!救命啊!”

    丽妃被她撞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出去。

    登时脸就沉了下来,踢了踢被将万贵人踢开,旁边的云渺已经上前,将万贵人给拖到了一旁。

    万贵人哭着还在求救,丽妃已经一脸的不耐烦,朝云渺看了一眼。

    云渺会意,温声朝万贵人笑道,“贵人,您到底瞧见什么了?

    不如仔细给娘娘说说?

    您要是不说,娘娘怎么知晓如何护您呢?

    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云渺的这番话,成功地让激动的万贵人安静了下来。

    她看向丽妃,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般,请求道,“请娘娘屏退左右。”

    丽妃一挑眉,朝左右扫了眼。

    宫人们当即退到两旁。

    万贵人看了一眼,又道,“请娘娘再将他们屏退些。”

    丽妃皱眉,万贵人瞧见立刻小心道,“妾说的话,定然不能让其他人知晓的,娘娘。”

    丽妃这才不高兴地又点了点头。

    宫人们一退再退,便退到了长廊的拐角外,绕过去,看不见这边的动静也听不到这边人低声的话。

    若是有响动,却也能及时应对。

    云渺却站在丽妃身边没有走。

    万贵人迟疑地朝她看了眼。

    丽妃当即冷笑,“怎么,万贵人说的话莫不是天机不成?

    本宫的人都退到了那么远,你还不肯张口么?

    若是再不说,本宫可是另有法子叫你乖乖开口!”

    若不是怀疑这万贵人有点什么猫腻,她何至于与她这般磨叽?

    !    万贵人肩膀一颤,终是不再多说话。

    朝丽妃膝行了几步,然后低声道,“娘娘,近日有人给妾了一样东西,让妾找机会送到皇上跟前……”    丽妃当即走近了她,“什么东西!”

    万贵人一边掏袖子一边愈发小声地说道,“妾今日本想去阳华殿,将东西呈交陛下,谁知在御花园,竟发现圣女……”    “圣女?”

    丽妃迟静姝,“圣女不是在阳华殿么!你……”    丽妃话音未落,忽然瞧见眼前森光一闪!    下意识往后一退,手却被抓住。

    随后感觉有人往她手里塞了个什么东西。

    接着,听到一声大喊,“娘娘!饶命!我再不敢说了!”

    她错愕低头,就见万贵人拽着她的手,往前一刺!    万贵人浑身一抖,瞬间面白如纸。

    松开丽妃的手,往后一倒,摔在了地上。

    “贵人!”

    万贵人的贴身宫女香远大叫一声,扑了过来。

    “娘娘!”

    不远处的云渺,还有听到动静的宫人纷纷涌了过来。

    丽妃反应不过来地看着地上捂着肩膀一脸痛苦的万贵人,又看手上拿着的染血的簪子。

    那簪子,是她妆奁盒里一枚最常用的簪子,如今,却成了她刺向,不被拖着刺向万贵人的凶器。

    万贵人的肩膀,很快就被血染红了一片。

    她忽然冷斥出声,“贱人!敢设计本宫?

    来人,拖下去!”

    云渺上前就来拖拽万贵人。

    不料。

    却从她身上掉下来一个盒子。

    盒子的盖子刚好被跌开,摔出了里头一样物事。

    ——一面制式普通的长命百岁锁。

    可丽妃瞧见那锁时,却脸色大变!    “拿来!那东西!”

    云渺吓了一跳,忙将锁递上。

    就见丽妃捏着那锁前后翻看了一遍,随后,竟是极其熟悉一般地,在锁的一角按下一个暗扣。

    “啪嗒。”

    空心的长命锁居然打开了,露出里头还藏着的一张泛黄的小纸条。

    众人都是微微吃惊。

    唯独丽妃,打开那字条看清里头的字迹后,那脸,顿时白得如同见了鬼似的!    她下意识要将那字条毁了。

    却听地上趴着的万贵人再次哭了起来,“娘娘,我错了。

    我真的不敢说出去的,求您,放过我吧!”

    丽妃猛地清醒过来!    她顿时眼露杀意,看了眼云渺,“万贵人受惊了,将她送去本宫那里,不要让人惊着她……”    不想,话没说完。

    另一个苍老又威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这是怎么了?”

    丽妃脸色大变。

    下意识垂下手臂,将手里的银锁和字条藏在袖子里。

    然后转脸一脸愤愤不平地说道,“太后,您来的正好!这贱婢,居然构陷妾身!请太后娘娘做主,狠狠地惩戒这种以下犯上的小人!”

    不远处站着的,正是准备前往阳华殿接圣女的太后一行人。

    她看着听雪长廊这乱糟糟的一团,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不满地看向丽妃,“一个后妃,要惩戒下人自有奴才,要你动什么手?”

    然后又转向那边被宫女扶起来,肩头染血颤颤巍巍面色苍白的万贵人。

    想了半天,都没想起这个女子是开元帝后宫里头的哪号人物。

    便皱着眉说道,“丽妃乃后宫四妃之一,你以下犯上,丽妃小惩大诫,你当自己警醒感念才是。

    哀家不希望听到任何不该听到的话,你可知晓了?”

    丽妃一听,顿时心下暗暗松气,朝万贵人看了一眼,心道,这个素来是个蠢的,想必被太后这么一吓,应当不会……    谁知,她的心还没落下呢。

    跪在地上的万贵人,突然抬头,惊恐地摇头,“太后娘娘,丽妃这是想杀人灭口啊!妾,妾真的是无意发现那锁里头的东西的,求太后娘娘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