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地狱之主(都市之超品医神) > 第734章 风云变动!
    他们也是从沿海地区刚刚赶到金陵,第一个遇到的势力,就是位于金陵东面的夏家。

    因为知道夏家和楚家的关系不简单,于是这群无比嗜血的甲贺流忍者,就毫不犹豫的对夏家出手了。

    这群甲贺流的忍者,实力都不低,其中的最弱者,都是三阶半圣的实力。

    而为首的更是一位八阶半圣实力的忍者。

    这股势力,足以覆灭某些纵横一方的古武界的势力。

    而夏家,自然不是这些岛国忍者的对手了。

    最后,甚至连家主夏泽都差点死去。

    就当这些岛国忍者以为马上就要胜利时,突然进攻夏伊人的一位五阶半圣。

    在一股耀眼的光芒击中下,就化为了一团血雾消失在了原地。

    刹那间,夏家的所有厮杀都停住了。

    所有人都呆如木鸡的看向夏伊人。

    嗖,嗖,嗖!

    感到有些异常,于是这些岛国的忍者立马聚集在了一起,全都面色不善的看向夏伊人。

    看到这幕,夏伊人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向前一步,和岛国的忍者对视着。

    “敢入我华夏,杀我夏家的武者,你们都该死。”

    夏伊人自然猜到了刚才为什么发生那一幕,原本凭她一阶半圣的修为,即便是动用了底牌,夏伊人也不是那个五阶半圣的岛国忍者的对手。

    当岛国忍者的武士刀即将碰到她的身体时,突然发生了意外。

    从她的体内冲出一股耀眼的光芒,在这股光芒之下,不仅是那些五阶半圣的岛国忍者,就连附近十余米的范围,也全都化为了一片血雾。

    “你们走,这里交给我了。”

    知道如果拖久了,他们夏家必定被全灭。

    于是,作为现在夏家的最强者,夏伊人有义务站出来,不为所谓的家族,只为了她的父母能够活下来罢了。

    “呵呵,刚才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

    似乎看出来一点事情,于是那个岛国忍者的领头者,一位八阶半圣实力的岛国忍者冷笑着说道。

    他叫北川秀信,是甲贺流的一位老牌忍者,在甲贺流中身份超凡。

    这次甲贺流的流主,因为信任他,所以才派了北川秀信。

    “今日,你们一个人都走不了?”

    冷笑一声,北川秀信一挥手,下一刻,他身后的那些岛国的忍者,就冲了过去。

    把所有的夏家人都包围了起来,挥动着手中闪着寒光的武士刀,这些岛国忍者双目之中闪烁着惊人的杀气。

    “走不了?”

    “我看是你们吧!”

    还没等这些岛国忍者动手,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突然,一道黑影一闪。

    没等这些岛国武者反应过来,他们的头领北川秀信的脖子之上,就出现了一把长剑。

    “你想死吗?”

    楚凡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如地狱归来的魔鬼一般。

    “冥主?”

    “你是冥主?”

    “鬼啊!”

    当众人看到了楚凡的模样后,全都惊呆了。

    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仿佛见了鬼一般的表情。

    “你居然没有死?”

    与这些人相反的是,北川秀信则是十分镇定,毕竟他经历事情太多了。

    但就算是他,都没想到楚凡居然没死?

    “你以为你可以控制住一个伟大的忍者吗?”

    被剑架在脖子上,北川秀信依旧淡然。

    当北川秀信说罢,陡然间,地上一股白色雾气浮现,立马就把楚凡和北川秀信彻底围绕住了。

    下一秒,北川秀信出现在了距离刚才数百米的地方,脸上露着玩味的笑意,一脸讥讽的看着不远处的白色烟雾。

    “大人威武!”

    “我大岛国的忍术,根本不是低贱的华夏武学可以相比的。”

    看着一瞬间就脱身的大人,这些岛国的忍者沸腾了,所有人都激动的大吼。

    能够做到刚才那一步的,整个岛国,除去那几个传奇级的忍者,从来没有人能够做到。

    今天,他们居然有幸见到了这恐怖的忍术。

    “你高兴什么?”

    就在北川秀信等待着白色雾气消失时,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背后传来。

    听到了这里,北川秀信全身一颤,一股可怕的寒意,从北川秀信的脚下,席卷了全身。

    北川秀信颤抖的扭头看向背后,可看到的一幕,让北川秀信瞳孔迅速扩大。

    “不,这不可能!”

    北川秀信发出了尖叫声。

    他这一招,是经过了一位传奇忍者指点后,才勉强掌控的。

    而冥主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身后呢

    这太不合理啊!

    要知道,岛国的传奇忍者,与大阴阳师一样,和古武界的准圣强者的实力差不多。

    难道冥主拥有传奇忍者的实力,这怎么可能,冥主才多大啊!

    “冥主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我不是做梦吧?”

    刚才叫嚣楚凡的岛国忍者,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毫无血色。

    都被诡异的出现在北川秀信身后的楚怡,给深深的震惊住了。

    “他又强了这么多?”

    远处,看着楚凡,夏伊人忍不住开口。

    嘭!

    在北川秀信处在震惊时,楚凡出手,一脚就把北川秀信踢飞了出去。

    “大人!”

    “大人!”

    看到这幕,那些岛国的忍者全都冲了过去,一把扶起了北川秀信。

    “咳咳咳。”

    北川秀信剧烈的咳嗽着,显然受伤不轻。

    “我不是你的对手。”

    下一刻,北川秀信语出惊人。

    听到这句话,别说夏家众人了,就连这些岛国的忍者都震惊了。

    “大人!”

    “大人......您在说些什么啊,我伟大的忍术,怎么比不上这群支那人,粗鄙的武学呢?”

    很多忍者大声反驳道,他们都以为刚才北川秀信说错了。

    “不,我没说错,我们都不是冥主的对手!”

    令他们诧异的是,北川秀信依旧开口。

    “冥主应该在银鹏王的洞府内,突破了。”

    对于燕京的一些事情,身为甲贺流的高层,北川秀信自然知道了。

    “但,你即便是突破了又怎样?”

    “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去。”

    说罢,北川秀信一把就推开了周围的武者,猛地捏碎了一块玉佩。

    刹那间,一股磅礴的能量在天地之间肆虐。

    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变得阴云笼罩,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