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地狱之主(都市之超品医神) > 第679章 道貌岸然,幕后黑手!
    神秘人脸上玩味的笑容更甚,冥主身后没有站着绝世强者,那就不足为惧了。

    即便冥主是六阶半圣又如何?

    现在,神秘人更加好奇冥主怎么度过这个艰难的时期,他自然看出这是有人或是势力,在暗中推动了。

    现在,冥主成为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举目皆敌。

    “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遇到一个难得的对手,可不容易啊。”

    随着声音的落下,神秘人缓缓转身,容貌在灯光之下,全部显露出来。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材修长,但却与很多的古武界男性武者不同。

    他相貌极为普通,没有半点英俊模样,是放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

    可他身上有一点,却完胜那些英俊潇洒的天骄,那就是气质。

    他身上有着一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气质,令人看一眼,就难以忘却。

    哒!

    轻轻落子,之前的“死棋”,瞬间活了。

    “大幕即将开启,一场大戏要来了。”

    目光炯炯的盯着面前的棋盘,神秘人开口道,在他的眼中,此刻的棋盘,就如同当今燕京的局面一般,错综复杂。

    ……

    燕京城的深处,一座四合院的书房中,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浏览着各种文件。

    “智夫大人,您的计划果然成功了。”

    在中年人的对面,一个身穿阴阳师服饰的人激动的说道。

    这处四合院,正是不久前潜入华夏的岛国安晴家族一行人藏身的地点。

    坐在那里的中年人,是安晴家族的代表——安晴智夫,他是安晴家族的高层,在安晴家族的地位,仅次于那几个大阴阳师。

    而现在燕京城流传的各种关于楚凡的谣言,就是安晴智夫做的。

    他也是这场事件的幕后黑手!

    “嗯,事情的效果还不错。”

    听到手下的话,安晴智夫满意的,看了手中的资料一会儿,安晴智夫陷入了沉思。

    甲贺流的那群废物已经被冥主灭掉了,甲贺流的少主古川亦昭也死在了冥主的手中。

    想来,甲贺流的那个老家伙,恐怕会疯掉,不顾一切的报复冥主。

    这正是他所期待的事情,到那时,他就有时间了。

    原本,安晴智夫以为冥主的实力,也就是五阶半圣,可是之前紫禁之巅的战斗,却超出了他的想象。

    因此,他才实施了这个机会,让华夏人内斗,到那时,冥主就是举目皆敌,成为古武界之人的眼中钉。

    就算是那些人杀不了冥主,让冥主进入了银鹏王的洞府,也肯定有很多人针对冥主。

    这样一来,他们的机会将会大大提升。

    “这样吧,你把银鹏王洞府的地图在冥主身上的消息,散播出去,我们在帮冥主加一把火!”

    最后,安晴智夫一咬牙,命令道。

    “啊?”

    听到了安晴智夫的话,对面的手下愣住了,大人怎么了?

    怕不是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脑袋。

    把银鹏王洞府地图在冥主身上的消息传播出去,那他们之前计划的可就废了。

    那张地图,他们就很难得到了。

    之前,安晴家族几人商议,要在银鹏王洞府开启前,把地图从冥主的手中夺来,以增加在银鹏王洞府内的胜算啊。

    “之前我们小觑冥主了,现在冥主的实力应该和我不相上下,想要拿到那张地图太难了,几乎不可能!”

    安晴智夫解释道。

    想从冥主的身上拿到地图,他就要拼命,稍有不慎,必死无疑。

    他不会在银鹏王洞府开启前,就这么玩命。

    “既然我们拿不到,那也不能让冥主拥有,一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整个燕京城肯定会沸腾的。”

    “那些古武界的各大势力,无论是否与冥主有仇,肯定会针对他。”

    “一场旷世大战即将开启,那时,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让古武界实力大损。”

    说罢,安晴智夫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大人高明,属下佩服,佩服!”

    听到安晴智夫的解释,这个手下顿时被惊住了,一石二鸟,这个计划太经典了。

    “大人,我现在就去把消息放出去。”

    微微颔首,手下离开了书房,去联系各种渠道,散布消息了。

    “冥主,这次银鹏王洞府的争夺,你已经出局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坐在那里,安晴智夫笃信的说道。

    “银鹏王的宝物,必将属于我!”

    ……

    果然,随着安晴智夫消息的散布,整个燕京城再次沸腾了。

    更多的势力开始盯上了冥主。

    燕京城,混元殿的驻地,混元殿的一众长老正在密室中议论着什么。

    而住持这次会议的,则是出现在景山之上的那个身穿金色道袍的老道人。

    他也是因为凌霄拍卖会后,一众弟子长老被杀,才被派来调查这件事情的。

    等了这么久,终于有眉目了,可惜,老道人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原本,得到了消息,知道杀害他们混元殿弟子长老的后幕黑手,老道人应该高兴,无论怎么说,他的任务即将完成,又会得到一大笔宗门奖励。

    如果这个幕后黑手是其他人,说不定老道人早就率领着所有的混元殿在燕京的强者,杀去了。

    “为什么,这个人为什么偏偏是冥主呢?”

    身穿金色道袍的老道人脸色异常阴翳。

    一想到当初冥主和叶玄机对战完,来到景山,站在他面前的一幕,老道人就背后发寒,内心畏惧不已。

    他是五阶半圣巅峰的修为,可凭借他的实力,都不一定可以战胜叶玄机,更不要说冥主了。

    如果现在他们就找上冥主,稍有冲突,他的性命难料啊。

    “我们也没想到,冥主居然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小人!”

    “竟然在杀死我混元殿这么多人后,依旧从容淡定,大摇大摆的在燕京出现,着实可恶!!!”

    很多混元殿的长老无比悲愤的说道。

    倒不是他们这些人多么想替死去的人报仇,而是兔死狐悲,他们感到后怕罢了。

    他们害怕冥主对他们下手。

    “不行,这件事情绝不能就此罢休!”

    “对,一定不能放过冥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