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地狱之主(都市之超品医神) > 第595章 特殊的天骄
    丹云子毕竟当了这么久的药王阁阁主,处事能力极强,既然想让人家当太上长老,将来保护药王阁,自然不能让人家白干。

    于是,丹云子开始一点点向楚凡介绍成为药王阁太上长老的好处。

    “如果楚先生能够成为药王阁的太上长老,在药王阁中的地位,甚至比我还高,可以命令药王阁做很多的事情,不需要我的同意。”

    丹云子相信楚凡,也相信楚凡不过做什么对药王阁不利的事情,因此才这样保证道。

    “其次,如果楚先生需要什么丹药,我可以免费帮楚先生炼制,我相信我五品炼丹师的身份,还是能够帮上楚先生一些事情的。”

    “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也可以出手。”

    这时,一直沉默的白鹤老祖也开口保证道,一位六阶半圣的保证无比的珍贵。

    让楚凡成为药王阁太上长老的事情,是白鹤老祖和丹云子共同商量的,因此白鹤老祖自然会全力劝说楚凡了。

    “而且,我药王阁在古武界地位特殊,人脉极广,如果楚先生想要查什么事情,简直是易如反掌。”

    丹云子继续向楚凡抛橄榄枝。

    “只要楚先生答应,我们药王阁每年可以向楚先生提供千块中品灵石,以及各种修炼资源。”

    药王阁这么多年的积蓄,可是极为丰厚的,各种天材地宝无数,就像是“圣魂水”这样的宝物都拿得出。

    要知道,药王阁最辉煌的时候,曾经有着不止一位六品炼丹师。

    当时,甚至准圣强者都会带着各种礼品前来,求丹,因此收藏可见不凡。

    “嗯......”

    听完丹云子和白鹤老祖的话,楚凡陷入了思考之中。

    ……

    而在楚凡和丹云子,白鹤老祖讨论时,药王阁的外面极为热闹。

    药王阁的大弟子,有望成为下任阁主的何开济等人正恭恭敬敬的在药王阁的山门外等待着。

    何开济身穿一身华丽的长袍,衣服的左上角绣着一个三色药鼎,标志着他三品炼丹师的身份。

    何开济看起来三十岁多一点,能够在这个年纪成为三品炼丹师,也足以见他的炼丹天赋的不俗。

    之前的天南丹会,因为何开济的年龄超了一岁,因此才没有参加。

    何开济,是药王阁执法堂长老的弟子,执法堂长老在药王阁是仅次于大长老的人物,实权长老。

    虽然执法堂长老的炼丹术平平,但修武资质却不俗,是一位恐怖的四阶半圣。

    算是药王阁明面上的最强者,毕竟丹云子和大长老徐良彭都把重心放在了炼丹术之上,对于修炼不怎么感兴趣,至于白鹤老祖的存在,算是一个秘密。

    因此,作为堂堂药王阁第一高手的弟子,何开济自然无比的得意,更是一跃成为了,下一任阁主的有力竞争者。

    这次,何开济就是奉了师父之命,在这里等待一位贵宾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众人在山门外等待的都有些不耐烦了,开始嘀咕起来。

    “那个所谓的贵宾还来吗?”

    “这都多久了,迟到半个时辰了。”

    “就是,就是,要不然,我们就走吧,说不定人家不来了。”

    听到这些嘀咕声,何开济脸色一沉,转身大声呵斥道:

    “闭嘴,你们知道这次的贵宾是谁吗,居然敢这样说?”

    “他能够来我们药王阁是我的荣幸。”

    何开济脸上浮现一丝恭敬之意。

    “现在我也不瞒大家了,一会儿来的贵客,是一个顶级的准一流势力的传人!”

    听完何开济的话,原本十分抱怨的众人,瞬间露出了严肃与凝重的表情。

    “什么?顶级的准一流势力传人?”

    “怎么可能,这样的大人物来我们这里干什么?”

    “惹不起,这样的人物,是我们都惹不起的。”

    噔噔噔!

    这时,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众人立马闭嘴,现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双眼,目不转睛的向前看去。

    在众人注视之下,一个“贵客”走了过来。

    看着这位贵客,众人一阵愕然,这位贵客和他们想象的差距有些大啊。

    原本他们想象的,准一流势力的传人,应该是那种英俊潇洒的公子,或是倾国倾城的仙子。

    可是,现在向他们走过来,居然是一个十五六的毛头小子,这......

    “请问你是?”

    就连何开济也是无比的诧异,来者和师傅所说的人差距也太大了,师傅说那位贵客是,古武界大名鼎鼎的天骄“扶风公子”。

    虽然没有见过扶风公子,但绝对不可能这般年轻。

    “我叫宁海,你们可以叫我“海少”,我是扶风公子的弟弟。”

    看着这群人,少年随意说道。

    就在众人诧异少年的身份时,少年的话,却让这些药王阁的弟子脸上一变,略显尴尬与难看。

    “这里是药王阁吧,我哥哥才没时间来这种小势力,于是就派我来了。”

    一边说着,少年宁海一边用轻蔑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以及药王阁一圈。

    “这种小势力,不要说我哥哥了,就算是我也不屑于来。”

    这个少年,无论是语言,还是动作,都是显得那么无礼,什么叫做“小势力”,什么叫“不屑于来”。

    众人心中都升起来一股怒火,但因为少年是准一流势力之人,他们不敢乱动。

    “恭迎海少,恭迎海少!”

    可是何开济却不以为耻,反而一脸谄媚的对少年宁海说道。

    “海少,您请进。”

    何开济恭恭敬敬的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如果被别人看到这幕,一定会笑掉大牙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居然卑躬屈膝的对一个毛头小子这么做。

    而且这个人还是药王阁下任阁主的竞争者之一,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恐怕会贻笑大方。

    如果被阁主丹云子,或是大长老徐良彭知道了,也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把何开济拍死!

    虽然他们药王阁实力比不上准一流势力,但也不需要如奴才一般谄媚。

    一脸傲慢与轻蔑,宁海迈着大步,大摇大摆的放肆的走进了药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