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地狱之主(都市之超品医神) > 第368章 参见大人!(一更)
      他乃堂堂的隐龙四大龙子之一,天人境二重的大高手,怎么会向一个小子行礼呢?

      不要说他,就算是那些燕京大族的家主们,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的,这小子算哪根葱?

      “你认识什么人,或者有什么背景都使出来吧。”

      作为四大龙子之一,明河图自然也不傻,他不相信楚凡自己有这个实力,楚凡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有所依仗。

      不过,这个小子的任何依仗,在他的面前都不堪一击,他有着绝对的自信,有着四大龙子之一的骄傲!!!

      “这么自信?”

      楚凡露出了“纯洁”的笑容,徐徐开口:

      “我没有什么背景,或认识什么人,不过我的令牌似乎有些多。”

      一边说着,楚凡开始从储物戒指之中拿着令牌。

      “令牌,呵呵,那算是什么东西?”

      “一块小小的令牌,能让本龙子行礼,打死都不可能!”

      背负着双手,明河图昂首挺胸,高高在上,自豪的说道。

      孔家父子,和白五爷等人听到了“令牌”这两个字,心却一下子悬了起来,他们不由想到了刚才楚凡就是用一块金色的令牌,让谭永安这个“骗子”,原形毕露的。

      难道这次,楚凡也能拿出一块令明河图行礼的令牌?

      看着楚凡随意拿出来一块令牌,顿时令孔家父子等人心惊肉跳。

      楚凡的下一句话,却令他们恼怒无比。

      “不对,这是金陵唐家的令牌。”

      啪嗒。

      紧接着,楚凡又拿出来一块令牌,这块令牌是银色的,上面刻画了各种古朴的花纹,一看就不简单。

      这难道就是楚凡的依仗,白五爷等人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还是不对,这是港岛曾家的家主令。”楚凡摇了摇头,再次寻找起来。

      “他在装腔作势!”

      看到这里,孔家父子和白五爷心中极为肯定的想道。

      如果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代表着身份的令牌,一定会被单独隆重的收起来,怎么会这样呢?

      因此,他们判断,楚凡是在装腔作势,只不过是想要找机会逃跑罢了。

      “现在,这个小子招惹了明少,他绝对完蛋了。”

      “就算是不死,怎么也要脱层皮!”

      孔家之人不停地议论道,甚至孔家父子还在商量,等一会儿怎样处置楚凡。

      “敢让我们白家之人跪下,等一会儿,一定要把他带回燕京,让他在我白家府门之前,跪上七天七夜。”

      白天横恶恨恨的说道。

      “不不不。”白天横的话,却被白五爷一把否决了。

      白天横不解的看向白五爷。

      “不仅是他,包括这个小畜生的所有亲人,父母,朋友等等,都要跪在我白家府门之前,让全天下看一看,这就是得罪我白家的下场。”

      相比白天横,白五爷更加狠辣与阴毒。

      “对,还是五爷爷想的周道,就这样办!”白天横听完了白五爷的,双眼之中放着激动的光芒,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无比的期待。

      他等着楚凡跪在他脚下的那一刻!

      “小子,还是给本龙子跪下行礼吧。”

      “不然的话,本龙子让你生不如死!”

      明河图看着楚凡手中一叠令牌,心中万分不屑,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天下,没有什么令牌,可以让本龙子行礼。”

      “不好意思,差点把它弄丢了。”

      一边说着,楚凡从一堆令牌之中,随意的拿出来一块黑色龙形令牌。

      “什么破令牌?”

      “这算什么,配让明少行礼?”

      看着模样普通的黑色令牌,孔家父子和白家之人不屑的嘲讽道。

      “这......这......”

      反倒是明河图的脸上表情无比的精彩,之前的自傲,带着玩味的笑容逐渐凝固,变得无比的凝重,甚至有些铁青。

      最终,明河图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仿佛吃了死耗子一般。

      “这不可能!”

      那居然是隐龙的供奉令牌,作为堂堂的隐龙四大龙子之一,他是不会看错的。

      隐龙供奉地位特殊,甚至高于大部分的长老,在隐龙之中,除却几大龙首之外,无论是谁见到隐龙供奉,都要行礼,当然也包括四大龙子了。

      倒吸一口凉气,此刻明河图对于白天纵,白家,甚至明坤都恨到了极点,如果在场的话,明河图甚至会不顾形象的暴揍他们一顿。

      他们居然招惹到了一位隐龙的供奉!!!

      隐龙供奉的令牌每一块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造假,也没有人敢!

      这个楚凡手中的供奉令牌自然是真的了。

      “属下,参加......大......大人!”

      明河图全身颤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对楚凡抱拳说道。

      顷刻间,整个孔家大院之中,死一般的寂静!

      “你懂礼数吗?”负手而立,楚凡瞥了一眼明河图,淡淡的说道,声音之中却带着浓浓的霸道与不可置疑!

      “你......”

      明河图脸色铁青,差点爆发,不过看了一眼楚凡手中的黑色龙形令牌后,只好一咬牙。

      咕咚!

      “属下参加大人!”

      明河图半跪在地上,对楚凡行礼!!!

      而刚才明河图的话:

      “一块小小的令牌,能让本龙子行礼,打死都不可能!”

      “这天下,没有什么令牌,可以让本龙子行礼。”

      顿时浮现在了众人的脑海之中。

      这......这......

      孔家父子被惊的说不出话来,而白五爷和白天横脸上阴毒的笑容也顿时凝固,无比的难看。

      “大人!”

      而作为明河图的手下,明坤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放肆,跪下给大人道歉!”

      对于这个手下,明河图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不过现在当着堂堂的隐龙供奉的面,他不敢放肆。

      “啊?”明坤大惊。

      “啊什么啊,快跪下!”明河图身上怒气浮现。

      咕咚!

      “拜见大人,刚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您恕罪!”

      看到明河图带着杀气的眼神,曾经叫嚣楚凡,高高在上的明坤直接跪在了楚凡的脚下,仿佛一条狗一般求饶!

      “现在,谁还有疑义?”

      凌冽的目光扫视了所有人一圈,楚凡声音冰冷的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