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地狱之主(都市之超品医神) > 第319章 臣服,或是死亡!(二更)
    血魔童的至强一击,虽然比不上真正的神境之上的强者,但是却超出了神境巅峰的境界,介于两者之间。

    这时,面对着必死的危机,血魔童直接激发了潜质,发动了他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击。

    啪!

    上品法器血神鞭,好似一只飞舞的血蟒般,狰狞可怕的向楚凡冲来,势如破竹!

    然而,令血魔童,以及交易会的主人他们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

    面对着恐怖的血神鞭,楚凡竟然徐徐伸出了右手,主动抓了上去。

    甚至他们都没有看清楚凡的动作,仿佛巨蟒的血神鞭竟然被轻易抓到了手中。

    猛地一用力,楚凡挥动着血神鞭,直接把血神鞭另一端的血魔童挥起来,狠狠砸向旁边无比坚硬的石壁。

    “不......”

    等到血魔童反应过来之时,已经太晚了。

    嘭!

    重重的冲击之声传来,血魔童立马化为了一团血雾,消失在了天地间。

    “死......死......了?”

    看着远处的那一团血雾,清风剑神声音发颤的说道。

    实力和血魔童差不多的清风剑神感触最深。

    血魔童,可是纵横华夏武道界几十年的枭雄了,死在他手中的神境武者不知有多少,甚至连同境界的神境巅峰,血魔童也杀死过不止一个。

    一招!

    简简单单的一招!

    魔名威震华夏武道界的血魔童,就彻底化为血雾消失在了人世间,一时间,清风剑神惊在原地,不知所措。

    收!

    把上品法器血神鞭收在了手中,楚凡不在浪费时间,好似一位杀神一般,目光冰冷的看向清风剑神,以及小型交易会的主人。

    “臣服,或是死亡!”

    不容置疑的霸道声音传来。

    看着好似君临天下的帝王般的楚凡,清风剑神和交易会的主人背后一股惊人的寒意传来。

    此刻清风剑神的内心无比的感慨,之前他遇见楚凡,只是以为楚凡也是一个普通的神境后期,最多也就是神境巅峰罢了。

    但怎样也不曾想到,居然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我臣服!”

    虽然对古墓之中的珍宝无比的垂涎,但毕竟性命最重要,因此,纵横华夏武道界,堂堂的神境巅峰的强者,清风剑神半跪在地上,表示臣服。

    “哎。”

    看到了清风剑神的动作后,小型交易会的主人轻叹一声,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呢?

    “我也愿意臣服。”

    半跪在地上,小型交易会的主人轻声说道。

    没有理会这两个人,楚凡缓缓转身,看向半空之中的古棺,思考着对策。

    瞬间,楚凡动用真魔境的力量,挥动着手中的血神鞭,狠狠向半空之中的锁链打去。

    啪!

    楚凡这一击的威力,远远不是刚才清风剑神一击可以相比的。

    哗啦啦!

    顷刻间,一条巨大锁链断了。

    啪!

    啪!

    瞬间,楚凡就从棺椁的两侧,各自弄断了三条锁链。

    可就在楚凡准备解决第七根锁链之时,上品法器血神鞭终于承受不住,破碎了。

    “万药鼎,出!”

    现在,楚凡手中等级最高的法器,就是万药鼎了,虽然万药鼎不是攻击型的法器,但毕竟等级摆在那里。

    嘭!

    咚!

    转瞬间,令外的两条锁链,也彻底破碎了。

    数万斤重的巨大棺椁带着可怕的破空之上,迅速向下冲来!

    数万斤的古棺,从将近十米高的半空冲下来,这股冲击力,恐怕就算是神境巅峰的武者,也会被压成肉饼吧。

    清风剑神,交易会的主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他们内心十分畏惧。

    轻轻一跃,楚凡径直冲向了掉落下来的数万斤重的古棺,猛地举起右手,楚凡十分平稳的拖住了以惊人的速度向下坠落的古棺。

    “咕噜!”

    “好可怕的力量啊!”

    看着这惊人的一幕,清风剑神和交易会的主人呆若木鸡!

    能够做到这一点,恐怕肉体的力量,已经达到可怕的十万斤了吧。

    他们猜得没错,楚凡突破到了真魔境后,体魄的力量已经到了十三四万斤的样子。

    如果在楚凡没有突破之前,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这样做的!

    轻轻落到地上,楚凡把手中举着的古棺放到了地上。

    嘭!

    随着数万斤的古棺落到地上的刹那,一股惊人的气浪冲向四周。

    就算是距离这里较远的清风剑神和交易会的主人,在气浪经过之时,都感到了深深的压力。

    “呼。”

    深深呼出一口气,轻轻拍了拍手,楚凡看着黑色的巨棺,无比的感慨。

    幸亏自己突破了真魔境,如果在没有突破之前,来到这里,恐怕楚凡要绞心脑汁,才有几分的可能把黑色巨棺弄下来。

    就算是现在,楚凡做完这一切,都消耗了不少自身的灵力。

    靠近黑色巨棺,楚凡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诡异的黄色符纸贴在古棺的最中央。

    灵力澎湃的黄色符纸之上,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古篆文——封!

    看着这个“封”字,楚凡眉头一皱,在棺椁之上,怎么会出现这个东西呢,怎么会有封字呢?

    这十分不合理!

    楚凡缓缓抬手,准备破开黑色巨棺。

    “打开古棺这件事,你就不用做了,退倒一边去吧!”

    突然,一道仿佛君主命令属下一般的声音传来。

    从入口处,一个身穿锦袍,拿着折扇,仿佛浊世佳公子般的年轻人,抬着高傲的下巴命令道。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驼背的老者,好似仆从一般。

    刚才的那句话,就是他说道。

    “放肆,贱民,你敢不听从主上的吩咐?”

    看着在他命令之后,依旧从容的站在那里的楚凡,锦袍青年面色微怒,大声叱咤道。

    “贱民,主人?”

    听完了这句话,楚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魅,嗜血的冷笑。

    两世为人,楚凡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他。

    “贱民,你最好滚到一边去,不要脏了本公子的眼睛。”

    一脸傲慢,自认为高人一等的锦袍青年命令道:

    “本公子能和你说话,你应该感到无比的荣幸!”

    “还有,你看到本公子,难道不应该跪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