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 587 世界第一先进
    每日坚持更新真得不容易,兼职情况下差不多日万,就更不容易了。

    生病,工作忙,家里是多等等,全都还是要码字更新。

    冬天时候,闹钟响的时候天还黑,再不想起来也还是要起来码字。

    之所以能这么坚持着,真得全凭正版读者的支持!

    如今起点的赠币算钱,只要签到,或者看下广告,就能有钱看正版书了。

    如果真得喜欢我这本书的话,还请来起点支持一下正版,谢谢!

    忠烈祠中,有卢象升、孙承宗、曹变蛟、杨国柱等等,全都是为抗虏而殉国。向他们这些大明忠烈跪下忏悔,本也是合情合理的。

    因此,听到这话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吾皇万岁”!其他百姓听了,正不知道怎么样来表达对这个朝廷旨意的拥戴,这一听之下,便纷纷跟着喊了起来“吾皇万岁”!

    午门广场这边,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远处的人虽然听不清到底说了什么。可站在前面的人都在大喊“吾皇万岁”,他们自然也就跟着大喊了起来。

    于是,京师上空,回想着震耳欲聋,几乎传遍全城的“吾皇万岁”喊声。

    这么大的声势,让坐在后面看着的崇祯皇帝,虽然脸色似乎没什么变化,可实际在心中却是乐开了花,非常享受这种万民敬仰的场景。

    想想以前,都到了下罪己诏,要向天下人承认自己有错的地步,而如今,先生出现才这么一点事件,却一举扭转了自己在百姓心中的印象。

    想到这些,崇祯皇帝不由得注视着张明伟的背影,心中非常地感激!

    张明伟自然没去管背后的崇祯皇帝此时在想什么,等喊“吾皇万岁”的声音落了之后,便又大选宣布道:“第二,为防人心之贪得无厌,为钱财数典忘祖,出卖好友,出卖同胞,出卖大明,谋财害命,再出这八大晋商似的奸人,朝廷将对大富商征收额外赋税!”

    这其实是后世阶梯型征税的雏形,在古代其实是没有这个概念,一般来说是行不通的。

    可是,此次借助晋商通虏案顺势推出来,却又显得合情合理了。

    虽然商人这个阶层在明末时候已经是位居人上,但在之前,却是位于士农工商的最后一位的。这也就是说,打击商人是有舆论基础在的。

    商人天生就是低买高卖,追逐利润,这一点,也是人所皆知的事情。为了赚大钱,不择手段,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比如这晋商通虏,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朝廷针对这个情况,要限制大富商,限制有些人不择手段搂更多的钱,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那是绝对拥护的。

    说得难听点,仇富的心理,很多人都有。更不用说,此时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了。

    对于朝廷的这个闻所未闻的政策,大商人肯定是要反对的。但是,此时的他们,根本就没有话语权。能积累远超他人财富的,绝对不会是安分守己,合情合理赚来的钱。谁敢反对,那就等于是当出头鸟,等着厂卫上门来查了。

    大商人反对的方法,也只有通过他们在朝堂上的代理人反对;又或者,通过民间舆论来间接反对。可是,如今有这人神共愤的八大晋商的例子在,可谓事实胜于雄辩,至少在晋商通虏案这个事情过去之前,或者说在这一代被晋商祸害的人死之前,任何的反对都是无力的。

    商人这个阶层不能没有,但是,顶尖的大富商却不能有。

    若是人人都以大富商为目标,追逐钱财,人心向钱,便会世风日下,坏得不止是国家,还有民族。

    另外,大富商到了钱财只是一个数字之后,必然会转而追寻其他方面,比如权力。有无数金钱为底子的他们,必然会让其他人难以抵抗。

    把控权力之下,钱更能生钱,又进一步会把控权力。这就等于杜绝了其他阶层的向上之路。不但如此,他们的利益,绝对和普通百姓的利益不一致,这又将是一个民苦的开始。

    用后世的话来说,当生产资料高度不均衡,集中到极少数人手中时,就是乱世的开始。明末这个情况,其实就是。财富不均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土地兼并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

    此时,听到兴国公说要对大富商征收额外的赋税,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都还沉浸在八大晋商的事情中,自然就觉得这个法子是极好的。也不知道是谁又先喊出了“吾皇万岁”声音。

    没有意外,其他百姓也纷纷跟着喊出了“吾皇万岁”。京师上空,再次回荡着这震耳欲聋的响声。

    崇祯皇帝很满意,心中忽然决定,以后是不是该这样多来几次?

    而张明伟也知道,今天的主角不是自己,便很识相地在宣布完这两个事情之后,便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接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崇祯皇帝起驾回宫,八大晋商就在午门外千刀万剐。那些恨死了八大晋商通虏的百姓,纷纷抢他们的血肉。

    ………………

    朝堂上,开始为如何定义大富商,如何征税,征多少税这个事情开始讨论;而在民间,当然也是在热议今天的事情。其中,就有包括这个闻所未闻的事情。

    大部分人,是没有当场听清兴国公宣布的事情,因此,很多人都是在问情况。很自然地,各处人群聚集的地方,比如客栈酒楼,茶馆食铺等等,就全都是讨论的人了。

    这不,在一处客栈大堂,这里就和其他地方一样非常地热闹。

    “今天真是痛快,太痛快了!”

    “是啊,总算告慰了下我爹娘在天之灵!”

    “咦,吴兄,你怎么闷闷不乐的?哦,我知道了,你是担心朝廷会向你额外征税?”

    “朝廷不是没公布什么样的算大富商么?小弟辛苦多年,如今日子才算是好过了一点……”

    “呵呵呵,你算哪门子的大富商?天下最有名的富商,晋商是,徽商也是,还有那些大盐商吧,他们才有资格闷闷不乐,你算个啥?”

    “……”

    或者是边上的人听到了他们这一桌的对话,就听有人开始插嘴的了。

    “俗话说无商不奸,要我说啊,就该狠狠地收拾他们,最好把他们的家财都抄了充公!”

    “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如果不是我等从外面贩卖过来粮食,你以为京师能产粮么,你吃什么,我们就是赚点辛苦钱而已!我们也付出了汗水的好不好?”

    “又没说你,大富商,听到没有,大富商啊,你还不够格!”

    “好了好了,吴兄的人品我们还是信得过的。话说,这个规定以前从未有过,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

    “还能是谁,肯定是兴国公了!”

    “……”

    听到这话,角落里的一桌子人,似乎对兴国公非常感兴趣,其中一人便连忙插嘴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兴国公?”

    说话的那人一听有人捧场,转头一看,便笑着说道:“是刚来京师的吧?那就怪不得了。我就跟你说,京师这边只要出了新鲜事,就肯定和兴国公有关!”

    他这么一说,那一桌的人就更感兴趣,甚至还好爽地让小二加菜请客,然后便如愿地听到了详细的兴国公事迹。

    晚上,这一伙人回到房间内后不但没有睡,反而又聚在一个房间里说话。更为奇怪的是,其中有人还在门口看着,显然不愿意被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从这几天打听到的情况看,虽然确实不少人在说兴国公是个好官,清官,能为民做主。可是,似乎他也只有不断地抄家一个手段。”

    “那些晋商确实该抄家,可不是有人说了,也只有兴国公才能想出来,借着这个机会又要向其他有钱人开刀。要是兴国公真是这样一个人,必定是不可能长久的!”

    “是啊,大哥也是怕这点,要不我们还是算了,让大哥息了念头?”

    这些人说到这里,最终都看向其中一个更儒雅一些的人。

    只见这人环视周围这些同伴,和每个人的眼睛都对视了一眼,随后看向他对面那个高大健壮的汉子说道:“大哥的心愿,你们不是不知道。且再看看吧?”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默然。很显然,他们认可这个话。

    不过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壮汉还是皱着眉头说道:“之前就有传言说他是清官,活菩萨,因此大哥和军师都说值得一试,我们便来了。到了京师之后,打听之下他确实帮了难民,还把钱都捐出来,是个清官、好官,这一点确实没错。”

    说到这里,他明显有点担心地说道:“看国公这手段,就只知道抄家问斩,虽然是杀贪官污吏和奸商,该!可是,我们在朝廷的眼里是反贼啊!万一把我们也咔嚓了怎么办?就算没有,他得罪的人多了去,别是明天被别人给抄家问斩,反而牵连到我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