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 585 孬种(为淡看风云之巅白银盟加更48/110)
    战场上的夜不收,随时把西门这边的战况禀告给东门这边。

    “什么,至少有一千建虏冲出了西门?”郑鸿逵一听,便立刻命令道,“再探!”

    之前和高一功说好的,如果建虏从西门突围的话,一定要确保建虏绝大部分都冲出了西门,他这边才能派兵去增援西门。

    要不然的话,就怕建虏声东击西。

    不过大概来说,东门这边集中了三十多门红夷大炮在轰击,城墙垮塌,早已不成样子,建虏要想冲出去,估计都够呛。更不用说,这边也集结了三千左右的明军将士。

    但是,这面对的敌人毕竟是建虏,而不是朝鲜兵,万一呢!

    因此,要确保城内建虏主力真得全都突围了,郑鸿逵这边才会派兵过去的。

    如果只是一部分兵力突围的话,高一功那边也有三千人马,又是防守而已,应该是能守住的。

    因此,郑鸿逵这边就还是按照和高一功约定好的计划做事。

    不一会,又有探马赶回急报。

    “报,建虏至少冲出了一千五百左右的兵力,前锋甚至已经冲近,高大帅领着长枪兵和刀盾兵迎上去了!”

    郑鸿逵一听,便没有犹豫,立刻传令,派出了一千步军赶过去增援。

    兵力方面,东江军这边占优。

    西门这边,战斗最是激烈。

    “杀……”

    镇江堡的建虏狗急跳墙之下,那是真得拼命了。

    他们憋着一股劲,就想着冲进了明军阵列中,那就应该能杀散明军,冲出包围的。

    真是这个信念,使得他们不要命一般地,冒着枪林弹雨冲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建虏,底蕴还是存在的。这么一拼命起来,气势十足。

    明军这边的新兵,好多都被吓到了。

    如果正常来说,手忙脚乱之下,真会被建虏给杀过去,随后,燧发枪兵便会溃败。

    类似的事情,以前就有发生过。

    但是这一次,这些建虏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明军那边竟然向他们发起了冲锋。

    为首一员大将,身披重甲,在身边亲卫的护卫下,手中一杆长枪,竟然一捅一个,在他面前,就没有一回合之将。

    并且,这员明将身边的明军将士,也都是非常骁勇,并且明显是老兵,懂得互相配合。

    刀盾兵格挡,长枪兵进攻,配合默契。

    措不及防之下,攻在最前面的建虏一下被杀得大败。短短几息时间内,就倒了一片了。

    后面的建虏,面对明军的这波攻势,压根没有提防,一时之间被杀得连连后退!稍微退晚一点,都被长枪给捅翻在地。

    高一功并没有只顾厮杀,眼角瞅着战场,看到建虏一下被杀退,他便立刻收兵。

    跟随他作战的长枪兵和刀盾兵看到帅旗后倾,便立刻收住攻势,随着帅旗后退,退回了偏厢车后面去。留在阵前的,就只有一地的建虏尸体。

    看到这一幕,那些燧发枪兵,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全都发出一声欢呼声。

    那些新兵们,手也不抖了,装填弹药也利索了,继续趴在偏厢车上,端着枪瞄准前方,就等着建虏再次冲锋。

    建虏这边,看到明军退去之后,才缓过神来,在隆隆的炮声中,再次扑了过去。

    但是,很明显,这一次的建虏,他们的突围气势,明显没有第一次凶狠了。

    冲锋在前的建虏,也明显没有第一次那么多了。更多的建虏,动作明显有点畏缩了。

    之前建虏认为,只要冲进了明军的燧发枪兵阵中,他们就能杀败明军。可是,刚才明军的反击让他们明白,就算杀过去了,还有一伙同样悍勇的明军在等着他们。

    这一战,他们的希望越来越小,勇气自然也就越来越消磨掉了。

    “呯呯呯……”

    “轰轰轰……”

    枪炮声,继续响起。那些最悍勇的建虏,纷纷倒在冲锋路上。

    还在悍不畏死冲锋的建虏,越来越少。

    正在这时候,一千从东门赶来增援的明军将士已经绕过了镇江堡,出现在西门的侧翼。

    这支明军的出现,终于如同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压垮了建虏突围的信心。

    于是,有的建虏返身逃回镇江堡内;还有的建虏,则向没有明军的北方逃去。总之,就不敢再往明军阵前冲锋了。

    战场之上,士气一垮,便是战局已定之时。

    高一功看到这一幕,立刻毫不犹豫地发出了全体进攻的指令。

    “杀……”

    明军将士的喊杀声,响彻在镇江堡的上空。

    士气一起来,绵羊都能变成老虎。特别是新兵们,有好多为刚才的恐慌而羞愧,看到大家在冲锋,便也都纷纷大声喊着,跟着冲锋了起来,激昂的情绪中带着一丝疯狂。

    一如洪水冲垮了堤坝,明军将士们,犹如猛虎一般扑向建虏,就追着建虏进攻。

    郑鸿逵这边,听到了夜不收的禀告,便也停止了炮击,派出了五百老兵,从东门这边向镇江堡发起了攻击。

    只是半柱香的时间,大明军旗便插上了镇江堡城头。城头上,通过望远镜能看到,到处都是明军将士。

    看着这一幕,郑鸿逵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看来这陆战,其实也差不多嘛,关键看火炮!

    随后,他倒也没有闲着,立刻下令手下的炮兵,把红夷大炮搬回船上去。

    实在是红夷大炮太重了,非常费工夫,如果等到建虏援军赶到再搬的话,估计会来不及。

    看着炮兵在忙碌,郑鸿逵就有点无聊了,看着远处被东江军占领的镇江堡,心中想着:“就是不知道哪个洪承畴,还能不能找到尸首?”

    如果那个洪承畴倒霉一点,被红夷大炮命中的话,估计就连他娘都认不出来,有点可惜了。

    选择镇江堡的一个最大原因,其实就是为了这个反骨贼啊!

    ………………

    镇江堡西侧城头上,高一功就在这里坐镇,看着明军在打扫战场。城外都不用说了,主要是城内这边。

    镇江堡并不大,位于东面一侧,已经被红夷大炮轰得城墙倒塌,石头、木头飞得到处都是,死伤的建虏也有不少。

    西面这边,有些铁弹越过城墙落在城内的,着弹点就是在西边,也有一些房子被砸出一个个大洞,不过房子的样子基本上都还在。

    明军将士们,一队队地散落在城里,寻找着还活着的人。当然,对于有价值的东西,那也是要搜走的。如今的东江镇,可并不富裕。

    建虏的士气崩溃之后,已经放弃了抵抗。那些最凶悍的建虏,早已死在突围时候,尸体都在城外躺着呢!

    一队队的建虏被押解出城,就在高一功脚下城门洞经过。

    此时,高一功也非常关注,那个大明最大的反骨贼,不知道有没有找到,是不是还活着?

    因此,他看到底下的建虏俘虏有些多了,便立刻下了城头去看情况。

    “禀大帅,这个是建虏的镇江堡守将,甲喇额真舒穆禄·谭泰!”

    听到这话,高一功没兴趣,才一个甲喇额真,要是换在崇祯十五年之前,那绝对是个值得庆祝的事情。

    可如今,明军这边已经不稀罕了。不要说之前的汉城之战中,就有灭了建虏名将梅勒章京英俄尔岱。更不要说,山海关那边,国公更是活捉过镶白旗固山额真图尔格以及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

    这些人,那个不比眼前这甲喇额真的级别要高!

    “有找到那个洪承畴么?”高一功比较关心的是这个事情,便问手下道。

    他手下听了,摇摇头说道:“还没找到!”

    说完之后,他补充解释道:“按理来说,这洪承畴应该是文质彬彬的气质,在这些建虏中应该很好找的。可是,就没发现这样的人,估计是被炮给轰得粉身碎骨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刚好又有一批建虏被押到。其中一个建虏很是奇怪,一只手中握着一条绳子,好像是裤腰带来的,另外一只手还提着裤子。

    刚好听到明军将士的禀告,明显是愣了下,站住了脚步。以至于被后面的建虏给撞了下,差点跌倒,连忙又揪好了裤头。

    这个情况吸引了这边明军将士的注意,便纷纷转头看去。

    刚才回答高一功的这位将士,顺口便问那边道:“有找到洪承畴那个老奸贼么?”

    “没有,还没发现!”

    听到这个回答,高一功有点失望,便冲那个提裤头的建虏一努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军中有什么不良嗜好,谁去扒了这个老建虏的裤子?

    “回大帅,这个建虏是在房子里发现的,好像是想上吊,但又怕死,犹犹豫豫的就被抓过来了!”

    高一功听了,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孬种一个,上吊这么麻烦的事情都想得出来,直接拿把刀抹脖子不就得了。

    这么想着,忽然他发现,眼前这个建虏的气质好像和周围建虏不一样。不过这脸是怎么回事,胖得像猪头。

    传说中的那个洪承畴,好像是个瘦子,这一点不符合,要不然就有点像那个洪承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