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 584 悔不该啊
    如果说这个时间点往前再推一些,估计他都能直接把洪承畴给砍了!

    如果说这个时间点再往后推一些,建虏的败仗再多一些,对明军的强大形成了共识,那说不定他会听洪承畴的建议。

    可在如今这个不上不下的处境,镇江堡守将的内心其实是有点同意洪承畴的提议,可在大清还是很强大的表面舆论气氛下,他也做不到连交战都不交战一下就直接跑了!

    此时,洪承畴不是一而再地劝他逃跑,甚至还在城头这种大众广庭之下,镇江堡守将是真怒了,他不要脸么?真是奇耻大辱!

    于是,就见他又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打在了洪承畴的另外半边脸上,发出很响的“啪”地一声,又把洪承畴打趴在地上,然后厉声喝道:“来啊,把他关起来,等回头打败了明军再把他放出来瞧瞧!”

    “遵命!”他的手下一听,立刻一拥而上,把洪承畴带下城头去了。

    一路上,几个拖着他的建虏,都没少了给他几拳,对他骂骂咧咧的,竟然敢如此瞧不起他们。

    大清勇士,就没有像明狗那样的软骨头,动不动就逃的!

    ………………

    城外,当高一功领兵绕到镇江堡西门这边,用偏厢车摆出防御阵地时,镇江堡东门这边的红夷大炮阵地已经部署完毕。

    郑鸿逵看着镇江堡城头上严阵以待的建虏,便大声对那些炮兵,也就是郑家出身的水师炮兵喝道:“这是我们上岸的第一战,都给我打好了,瞄准了打,不要丢老子的脸,丢我们水师的脸,听到了没有?”

    他的手下当然也是渴望军功的,难得不再是看客,有这么一个机会,自然是打了鸡血一般,立刻大声答应一声,然后就开始战斗了。

    “轰”的一声炮响,一颗铁弹激射而出,越过了镇江堡城头,掉到了城里去了。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大炮的试射,不准并不能说明什么。

    “轰”的又是一声炮响,又一颗铁弹激射而出。

    这一次,这可铁弹砸在了镇江堡东门的箭楼上,顿时,轰得那些瓦片木头掉了一地,尘土扬起,城头上乱成一片。

    于是,相关射击参数便立刻传开,各个红夷大炮便开始修正射击参数。

    不一会,镇江堡这边就响起了震天的炮声。

    “轰轰轰……”

    明军炮兵阵地上,硝烟腾空而起,与此同时,一发发的铁弹,激射而出,“嘭嘭嘭”地砸在东门所在的城头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砸得土石飞溅,尘土飞扬,弥漫了一大段城墙。

    东江军的步军将士们,握着燧发枪的枪头,枪柄柱在地上,当起了吃瓜群众,小声地议论着炮击效果。

    “打得还不错,就只是这么一轮炮击,那箭楼就差不多没了,哈哈!”

    “一轮炮击?这可是三十多门红夷大炮啊,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炮击的?那箭楼没了很正常啊!”

    “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建虏的头目,被砸死就爽了!”

    “你们看到没有,附近的建虏纷纷逃开了,看到没有,一个个吓得快屁滚尿流了!”

    “这么多炮击之下,谁敢站这段城墙上了,血肉之躯,不被砸成肉饼就怪了!”

    “……”

    在他们的议论声中,炮兵们又装填完毕。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炮声,再次响起。

    镇江堡城头上,刚刚被海风吹散了一些的尘土,再次弥漫起来。不过能看到,这镇江堡的城墙已经倒塌了一大块,城门更是破烂完了,能看到城门里面的一些动静。

    然而,明军的红夷大炮并为停止轰击,而是继续向其他城墙开炮。

    “轰轰轰……”

    可怜的镇江堡城墙,当初修建的时候,那会想到有朝一日会遭受红夷大炮,而且还是三十来门红夷大炮的齐轰。

    这城墙根本就挡不住红夷大炮的轰击,纷纷被砸得土崩瓦解,尘土几乎弥漫了整个镇江堡。

    那些城头上的建虏,没来得及逃走的,只要被铁弹稍微擦到,那都是断胳膊断腿的下场。还有不少是被砸飞的石块木头给击中,同样鲜血淋漓。

    血肉之躯,在红夷大炮的轰击之下,根本就如同纸糊的一样。

    亏了这个时期还没有高爆弹,要不然的话,被重炮集中一轰,整个镇江堡都会不复存在。

    可就算如此,小小的镇江堡,在三十多门红夷大炮的轮番轰击之下,也已经是被璀璨的不成模样,至少在镇江堡东门这一段,已经没法再叫城墙了。

    火炮的集中使用,第一次就让镇江堡给“幸运”地挨上了。

    城里面的建虏,被红夷大炮轰得到处躲,建制几乎不存在了。

    这时候,镇江堡守将后悔了,感觉当初要是听了洪承畴的就好了。这种程度的炮击之下,压根就坚持不到援军赶到的!

    其实吧,辽东这边的防御体系都是在大明开国之初所修建。包括城堡的规模,还有选地等等,那都是适合当初大明开国时候的。

    经过这将近三百年的发展,特别是火器的普及,还有像红夷大炮这样的攻城利器,当初的防御体系显然是已经不合适了。

    火炮对城墙的破坏力,远超当初设计这个防御体系人的考虑。各城堡之间的距离,也不一定满足互相支援所需的时间。

    更不用说,如今这边的建虏骑军都被调去护送沿海建虏的内迁,对付李过和李来亨的骑军去了。

    明确小小的镇江堡东边压根不能站人,镇江堡迟早要破之下,镇江堡守将便终于想起了要从西门突围。

    军令传下去,建虏便蜂拥从西门拥出。

    高一功早就等在这里了,看到建虏要从他这里突围,自然就没说了,立刻组织燧发枪兵,以偏厢车为防护,开始了阻击战。

    为数不多的车楯被建虏推着,掩护着他们靠近明军阵地。

    因此,最先对建虏发起怒吼的,就是偏厢车上的佛朗机炮。

    “轰轰轰……”

    炮声隆隆中,有的铁弹砸中了建虏的车楯,或者打裂了车楯的那面盾牌,或者只是打得那面盾牌晃了晃。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距离有点远,另外一方面,为了行军方便,及时赶到镇江堡西门来堵路,高一功带的火炮,都是中型以下,属于野战炮,轻便的那种。可也是这么一来,远距离之下,威力就不够了。

    建虏这边,也是很狗急跳墙了,一个个都是不要命一般地往前冲。

    最终,激烈的枪声也响了起来。

    “呯呯呯……”

    车楯上立刻中了无数的铅弹,还有那些没有被车楯遮挡的建虏,一旦被铅弹咬中,便立刻丧失了进攻的能力,跌坐在地。

    其他建虏压根不管这些受伤的建虏,只是拼命往前冲。

    手里握着火铳的建虏,也是往明军这边开火;更多的是弓箭手,开始往明军这边射箭。

    西门这边的战斗,只是一开始之后,便成了最激烈的所在。

    一边是要拦住建虏,不让他们跑了;另外一边,则是不想死在这里,想要突出包围。

    “呯呯呯……”

    “轰轰轰……”

    “杀啊……”

    枪炮声,喊杀声,立刻便响成了一片。

    明军这边,第一个是兵力更多,火力自然就更密集;更为关键的是,他们是躲在偏厢车后面的,相当于是有一面大盾牌竖在身前,有效防护的同时也能让明军更专注于杀虏。

    离得近了之后,佛朗机炮的威力也开始显露出来了。随着炮击,那些楯车不再能有效阻挡铁弹,往往被铁弹砸得支离破碎。

    燧发枪的优势,也在这对射中显露了出来。密集的阵型,使得他们射击的弹幕更为密集,不像建虏这边的火绳枪,彼此之间必须拉开距离,无法形成有效的杀伤弹幕。

    一时之间,冲锋的建虏纷纷倒在了明军阵前。

    但是,不管怎么样,在建虏的反击之下,明军将士也有中弹,还有中箭的。不过相对而言,远比建虏的损失要小。

    在建虏不要命的突围之下,双方的距离越来越短。

    这时候,高一功忽然发现,军中那些新调来的新兵,开始手忙脚乱起来。装填弹药的时间,往往比平时训练之时还要慢好多。

    他是个老于军伍的老将了,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催他们,越催他们就只会越急,就越是忙中出错,更不容易装填弹药。

    这时候,去安慰鼓励他们也不现实,战场上的枪炮声动静太大,就算他去喊话,怕也没几个人听得清楚。

    而建虏冲得最快的一部分人,已经快冲到偏厢车这边了。

    燧发枪兵这边,并没有刺刀,影响装填速度;虽然每人都有佩刀,但其肉搏能力并不强。一旦被建虏近身,损失会很多。

    看到这一幕,高一功没有犹豫,立刻向亲卫下令道:“长枪兵、刀盾兵,随我出战!”

    帅旗前倾,跟随手握红缨枪的高一功移动。

    那些待在后面待命的长枪兵和刀盾兵一见,便立刻跟上。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