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 16 不甚明白
    “陛下,不能这么做!”

    听到张明伟这话,崇祯皇帝愣了一会,有点不明其意地问道:“先生的意思,他们罪不该灭族?”

    “不是!”张明伟听了,当即摇头道,“对于这些晋商,华夏之罪人,灭族都是他们自找的。我的意思,对付晋商这个事情要慎重。”

    “慎重?”崇祯皇帝一听,稍微一愣,随后脸色严肃起来,立刻追问道,“先生之意,是他们还有同党?”

    张明伟点点头,严肃地说道:“陛下,任何一个商人,要是没有一点官场上的关系,那是绝对不可能做大的。更为关键的是,他们做得是向关外走私的买卖,并且还是大宗货物。如果地方上没有一点察觉,陛下觉得可能么?”

    崇祯皇帝听得点点头,看来是自己想简单了。与此同时,他也非常愤怒,恨声说道:“地方官员绝对脱不了干系,朕决不轻饶他们!”

    张明伟听得点点头,这一点,他非常赞同。祸害华夏的汉奸,人人得而诛之!

    这么想着,他就又对崇祯皇帝说道:“陛下有没有发现,建虏的几次入关,陛下下旨勤王,是不是在朝廷军队要灭掉流贼之时?并且建虏在关内纵横劫掠,显然对于关内的兵力地形也都有了解才会如此,对不对?”

    崇祯皇帝听得又是大吃一惊,经过张明伟这么一提醒,他立刻就想起来了。

    崇祯九年夏,兵部侍郎总理川、陕、晋、豫、楚、山东、江北七省军务卢象升继滁州、七项山大败高迎祥、李自成等流贼后,兵势大盛,眼见着就要功成。但是,就在七月份,建虏再次入犯京畿,京师戒严。崇祯皇帝不得不下诏召卢象升率军入卫京师,给了流贼以喘息之机。

    崇祯十一年,洪承畴和孙传庭联手,打得李自成十八骑藏匿山中不敢出;而张献忠所部,也被朝廷大军,特别是勇卫营打得走投无路,最终不得不在谷城降于熊文灿。也就在这个时候,建虏再次入关,明军勤王,又给了流贼重新崛起的机会。

    “先生的意思是说……”崇祯皇帝并不笨,立刻便猜测道,“是那些晋商通风报信,以为建虏之内应所致?”

    看到张明伟点了点头,他就又有点疑惑地说道:“可这似乎不大可能啊!就算那些晋商勾结了当地官吏,也不可能了解那么多吧?”

    这个时代的交通落后,信息传递当然也就落后。远不是后世那样宅在家中就能知道天下事的情况。

    崇祯皇帝说完之后,看着张明伟依旧还是那么自信的样子,猛然间,他一下醒悟过来,立刻快速追问道:“先生的意思,这朝中也有和晋商勾结的?”

    张明伟听了,点点头说道:“像那些晋商这样资敌卖国的,赚着黑心的暴利钱,身家不知道多富。他们有这个实力勾结朝堂上的官员,甚至可以说,用钱来砸,培养能为他们所用的官员。从而让局势保持眼前这样,才是他们能赚大钱的机会!”

    “嗬,嗬……”崇祯皇帝听得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目露凶光,低声吼着,就像下一刻就会拼命的那种。

    这些该死的商人,竟然做出了这么多让他难以想象的事情,害得大明亡国,他要当亡国之君,家破国灭,这些晋商该死,真是该死啊!

    就连边上的太子朱慈烺,也是愤怒地向崇祯皇帝建议道:“父皇,圣人所言极是,商人追逐利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崇祯皇帝听了,那脸色都要阴沉地滴出水来,点点头正要说话时,却听张明伟摇头先说道:“太子这话就不对了。陶朱公、子贡不都是商人,但能说他们不是好东西么?”

    陶朱公,就是助越王勾践一战灭吴的大智者范蠡;而子贡,则是孔子高徒,经商致富的能人,儒家学说后来得以发扬光大、流传百世,其功甚伟。

    听到他这话,崇祯皇帝和朱慈烺都不由得一愣,一时之间,无言以对。这两个商人,那当然是公认的,属于歌颂的那种。

    张明伟见了,便认真地说道:“就事论事而已,八大晋商,那是黑了心的,该杀杀,但不应该祸及整个商人阶层。只要朝廷能规范好商人,引导他们,可以明确地说,大明必定受益匪浅。”

    崇祯皇帝听了,认真地想了一会,有点疑惑地想请教下怎么规范商人时,忽然之间又想起之前的事情,便连忙改口问道:“先生可知,朝堂之上,有那些官员和那些晋商有勾结?”

    这个事情,他是非常重视的,因此优先问了。

    “陛下,这个事情,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张明伟回答了一句后,看到崇祯皇帝一脸失望的样子,便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我有研究过,有一个人,怕是逃不了干系!”

    “谁?”崇祯皇帝一听,神情稍微振奋了一点,立刻追问道。

    对于这样的人,他是恨不得杀杀杀的。

    张明伟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地一字一句地说道:“陈新甲!”

    “啊?”崇祯皇帝一听,顿时失声惊叫了一声,“是他?”

    这个答案,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因为在如今这些臣子中,他最信任的,其实就是这个陈新甲。

    “嗯,大概率不会有错。”张明伟的表情严肃,提醒崇祯皇帝道:“陛下想想这个陈新甲的履历?”

    如果是一般官员,崇祯皇帝未必会知道。但是,陈新甲是他最为倚重的臣子,他当然是知道的。此时听到张明伟的话,有关陈新甲的事情,就在他心中一闪而过。

    陈新甲,万历三十六年举人,初授定州知州。

    崇祯元年,入为刑部员外郎,进郎中,迁宁前兵备佥事。

    崇祯四年,大凌河新城陷落,陈新甲原本罢官去职,可却有多人保他,包括外廷和宦官,最终反而得以升迁,成了宁前兵备副使。

    崇祯七年,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宣府。

    崇祯九年,陈新甲母亲去世,他辞职回家守丧。

    崇祯十一年,受杨嗣昌推荐,擢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宣大,成为了宣大总督。

    崇祯十三年,陈新甲担任兵部尚书。自弘治初年贾俊以后,只有陈新甲以举人身份做到了二品尚书职位。

    崇祯皇帝想着这些,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便疑惑地问道:“先生之意,朕不甚明白,他的履历中有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