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谁动了我的韭菜 > 第85章 痛苦传染计划
    走入囚房,看到表情决然,正在切腹的族人,姜太瞪大了眼:

    “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这么刺激,集体切腹玩呢?”

    姜甚听闻,表情更尴尬了,伸手拔出了插在腹部的匕首,佯装镇定开口道:

    “我没事!”

    嗤!

    话音落下,腹部喷出一道血柱。

    这一刻,姜甚表情更尴尬了,伸手按住腹部后,继续镇定开口道:

    “我是小伤,先想办法救治他们!”

    听闻此话,其余正在切腹的族人欲哭无泪。

    就在刚刚,他们内心无比坚定,有着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决然。

    即便将匕首捅入腹部的时候,他们内心也没有一丝恐惧,只有即将解脱的欣慰。

    但是此刻看到希望到来,他们心中酝酿好的悲壮情绪被打断,忽然觉得腹部好痛。

    尤其是看到,到来的族人一脸吃惊的表情,他们觉得实在太丢人了。

    “来晚了,兄弟们对不住!”这时姜太尴尬开口道。

    “是来早了!”这时一名本来原本已经放弃希望的太岁族人幽幽道。

    因为这种场景,让他觉得无地自容,比死还难受。

    “救人,赶快救人!”姜太听闻,翻了个白眼,随后向后招手道。

    顿时收保护费的第八小队众人当即上前,开始为受伤族人包扎。

    遇到伤势严重的,他们会从口袋中掏出灵材、灵果,喂其服下,同时利用太岁族军队中常用的止血方式为众人止血。

    太岁族军队,时常在外征伐,人员难免受伤,所以有一套专门用于战争中救治受伤成员的特殊手段,在此刻起到了奇效。

    很快,切腹众人的伤口都停止了流血。

    这一刻,姜甚等人后怕不已,因为他们完全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差点就自杀成功了。

    在确定自己已经无大碍后,姜甚当即转头望向姜太等人开口询问道:

    “姜太,你们怎么进的这里,难道你们没有遇到血魔族人?”

    听闻此话,姜太脸上浮现一抹不屑,随后开口解释起经过。

    听着姜太述说,姜甚等人的脸上浮现一抹诧异,随后表情逐渐呆滞。

    做为太岁族成员,他自小听到的都是残渊禁地如何危险,遇到原住民必须跑,绝不能力敌,因为根本无法力敌等方面的内容。

    但是听了姜太的述说后,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暴打原住民,还抢劫他们体内的能量核心?

    这特么是个正常太岁族人能做出来的事?

    想到这里,姜甚将目光投向了明显是这个队伍领头人的常宇,开口道:

    “多谢救命之恩,等出了禁地,我姜甚必有重谢!”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谢不谢的无所谓,重要的是……重要的是我喜欢救人!”常宇笑着开口道。

    “对了,我住在鬼墨城,你一点你要记牢了,我怕你找不到我!”生怕姜甚理解错意思,这时常宇又补充了一句。

    听到常宇的话语,无论是姜太、韦安,还是他们身后正在奏乐的太岁族新秀,脸上都浮现一丝鄙夷。

    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们算是了解了常宇的为人。

    伪君子,利益至上,不见兔子不撒鹰,还是个罪恶的“化缘”狂魔。

    刚开始剥削他们,现在剥削残渊禁地原住民,简直走到哪,剥削到哪,哪有利益就往哪跑。

    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常宇的过人本领,而且跟着常宇到处“化缘”那是真的爽。

    ……

    解救了姜甚等人,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清点了一番收获,随后敲锣打鼓的离开了血魔族地。

    此刻血魔族地内。

    鼻青脸肿,撑着拐杖站起身的血魔大祭司恶狠狠地瞪着鬼兽大祭司,咬牙切齿道:

    “老朋友,我们该算账了,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了!”

    听闻此话,鬼兽大祭司表情微妙,随后咳嗽两声开口道:

    “咳咳……老朋友,先别冲动,听我说完!”

    “你说,不过今天你无论说什么,都别想活着离开,因为你我血魔族根基受损,这个仇,今日必报!”血魔大祭司赤红着眼,望着鬼兽大祭司,眼中充斥着怒火。

    “是,我承认我坑你了,但是你是否发现了一个问题……现在我们两族都被外来者剥夺了内核,又势均力敌,不相上下了!”

    “你……你个老王八蛋!”

    听闻此话,血魔大祭司吐血的心情都有了。

    本想听听这位“老友”如何解释,会给出怎样的借口,却没想到他竟然还敢在伤口上撒盐,简直就是在故意挑事。

    “别急啊,你听我说完啊!”看到要动手的血魔大祭司,鬼兽大祭司连忙继续开口道:

    “你仔细想想,现在这个情况,我们鬼兽与血魔两族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弱势族群,将来在极阴泉资源的争夺上,也会没有话语权!”

    听闻此话,血魔大祭司显得有些极其败坏:

    “还不是你个老混蛋害我们,否则我族不说能多得资源,但最起码还能保住原本应得的资源!”

    “啪!老朋友你说到重点了!”这时鬼兽大祭司一拍大腿,随后继续道:

    “现在这个情况,对于我们来说十分不利,等极阴泉资源重新分配的时候,我们的实力肯定是不足以要求更多,所拥有份额也肯定也会被分摊出去,所以你觉得这时候我们再内斗,有什么好处?”

    “你做了这些,难道还想让我放你安然离去!”血魔大祭司彻底被气坏了,说话声音都变得尖锐。

    “我有一个办法,能让我们在极阴泉应得的份额分毫不少!”

    “什么办法?”血魔大祭司强忍着怒火询问道。

    “把痛苦分摊出去,让他们也承受与我们一样的痛苦!”鬼兽大祭司说着,脸上浮现一抹奸诈的笑容。

    听闻此话,血魔大祭司的神情疑惑,随即忽然意识到了鬼兽大祭司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了。

    “你是说拉他们下水?这样可行?”

    “怎么不可行,你们血魔族不就……咳咳,总之必然可行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