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谁动了我的韭菜 > 第84章 貌似来不及了
    面对毫无反抗之力的血魔族成员,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挨个“化缘”。

    将他们都剥削了一遍。

    在做完这一切后,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却并未选择离去,而是在血魔族人绝望的眼神中,开始搜刮村落。

    此时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的想法一致。

    来都来了,那必须带点纪念品走!

    ……

    此刻血魔族地深处,临时搭建的囚房内。

    数十名衣衫褴褛的囚徒被锁困其中。

    “姜甚,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吗!”这时,一名面色稚嫩的少年,神情绝望的望向身边的白发青年开口道。

    “不会死,但是比死更惨,昨天我听到他们谈话,血魔族打算将我们当成种猪,想要将我们圈养起来,繁衍后代,好让他们拥有源源不断的血食可以享受!”听到问话,囚房中的白发男子面色冰冷回答道。

    听到这番话,少年的表情更绝望了。

    身边的几名太岁族女性也都是面色惨白,咬着嘴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一次,他们代表“飓晓城”前来参加此次太岁族新秀试炼,不但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反而成为了血魔族的囚徒。

    而且现在这个处境,他们根本依靠不了外力。

    首先族人不可能来救他们,而他们也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脱困出去,境地已经陷入死局,完全没有任何可以翻盘的机会。

    “姜甚,你有什么打算!”这时,一名女子望向白发青年开口询问道,眼中抱有一丝期望。

    “做为大长老后裔,我绝不会给祖爷爷丢脸,宁死也绝不屈辱活着!”说话间,姜甚眼中浮现一丝决然。

    听到这番话,众人已经明白了姜甚的打算。

    但是此刻没有人开口劝说,因为在场也有人是这样的想法。

    虽然身陷绝境,但是他们是太岁族的贵族,有着自己的骄傲,可死,但绝不愿苟活。

    尊严这个东西,对于平凡人来说毫无价值,毕竟吃饱都成问题,尊严毫无意义,但是对于他们太岁族新秀们来说,尊严却高于性命。

    因为他们从小被灌输的就是太岁族的辉煌成就,这是印刻在他们心中的历史骄傲,做为后辈,他们不容许自己玷污先祖的颜面。

    在想明白这一点后,众人的表情也都变得决然。

    “宁死,不苟活!”

    这时有一人伸手摘下了戴在脖颈的玉佩,顿时变成了一柄玉刀,然后脱掉上衣,将玉刀顶在了腹部,闭上了双眼。

    看到这一幕,其余太岁族新秀的脸上浮现一抹震惊,随即忽然意识到同伴这么做的原因后,其余太岁族新秀也都纷纷脱掉上衣,抽出腰间匕首,将其顶在了腹部。

    切腹而死,这种自我结束方式是太岁族的传统,具体要追溯到太岁族发展早期。

    当初太岁族有一支军团“神兵”,为首的统帅镇守蛮荒西面期间,被怀疑私通西面外部势力,企图颠覆太岁族对蛮荒域的统治。

    对此太岁族高层曾表示怀疑,并为此进行了一番调查,结果调查到的线索都证明了一点。

    神兵军团的统帅确实与外族有勾结。

    震怒的太岁族高层当即派遣全族大军向西而去,准备将叛将扼杀,防止事态发酵。

    当时面对包围己方军团的族军,这名统帅做了一件事。

    卸去铠甲,跪于族军前,面朝太岁族长,亦然用匕首刺入了自己的腹部,切断了自己的生机,用死亡保全了一场不可避免的族内战争,也保全了下属们的安危。

    事后调查证明,这名统帅根本就没有背叛过族群。

    切腹自尽,不是赎罪,是不想被当成叛徒死在族人愤怒的利刃下,更不想与族人兵戎相见。

    选择死亡,是他自证清白的方式,也是他心底最后的坚持与骄傲。

    ……

    此刻在场众人,在绝境面前,想到了这位先祖。

    虽然处境不同,但是此刻他们也有着自己的骄傲。想到要被当成种猪圈养,他们宁愿继续骄傲着死,也绝不愿受辱偷生。

    望着族人的决定,姜甚的脸上浮现一抹欣慰。

    实际上他心中早已有打算,如果有族人选择受辱偷生,那就由他亲自送一程。

    他不容许自己苟且活着,也绝不允许族人苟且偷生,先祖的荣耀绝不容许被任何人玷污。

    但是此刻看到族人们的行为,他笑了,随即伸手从腰间拔出匕首,脱掉上衣后顶住了自己的腹部。

    “兄弟们,无上太岁族永存!”

    “无上太岁族永存!”

    这一刻,族人跟着姜甚决然呐喊道,随后便将匕首捅入了自己腹部。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各种奇怪的乐器声,此刻声音正朝这里接近而来。

    其实在这之前他们就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各种乐器声,不过并未当一回事,以为是血魔族内在进行什么祭祀活动。

    不过此刻,乐器声已经出现在了囚禁他们的营房外。

    就在众人心中疑惑之际,囚房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应该不会错,我感应到大哥的气息了,就在这里!”

    话音落下,囚牢门被暴力砸开,随后一群秃子好奇的探头开始朝内张望。

    这一刻,正在切腹的姜甚表情凝固了。

    因为他看到了熟人。

    虽然姜太剃了光头,烫了香疤,但是这么多年兄弟,姜甚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正是自己的族弟。

    支援到来了?

    我们获救了?

    深吸了一口气,姜甚看了眼已经将匕首捅入腹部的族人们,随后表情尴尬开口道:

    “止血还来得及吗?”

    “咳咳……姜老大,我都捅进入划拉好几下了,貌似有点来不及了!”这时一名太岁族新秀满脸绝望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