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谁动了我的韭菜 > 第83章 背后捅刀的快乐
    残渊禁地。

    鬼兽族地往北三十里处,有一座湖泊。

    湖泊内湖水呈现诡异红色,湖面常年沸腾,冒着细密气泡。

    此刻血色湖泊边的一处村落内,鬼兽大祭司正与一名身穿红色法袍的精瘦老者在对话。

    片刻后,红袍老者点了点头,脸上浮现贪婪的笑容:

    “那就依你所说,后续百年极阴湖的利益分我一成,你们暂且住下!”

    对于鬼兽大祭司的请求,血魔大祭司在一番思索后,选择了答应。

    实际上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他分析过其中利弊。

    鬼兽大祭司说的很明白,这一次的外来者掌握了诡异法器,十分克制他们的能力,难以力敌。

    但是这一点在血魔大祭司看来,根本就不需要畏惧。

    他们血魔一族族地旁边就是血湖,到时候就算无法力敌也能躲入其中,他就不信外来者敢跟着进来,也不怕尸骨无存!

    更何况在他看来,外来者掌握的法器,也只是能克制鬼兽族,却不一定能克制他们血魔族的能力。

    想明白了其中利弊后,血魔大长老选择了答应。

    这在他看来,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

    ……

    当天,幽魂村内。

    分配完利益,意犹未尽的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在吃饱喝足后,终于准备开启新一轮的“化缘”了。

    做为总队长的常宇在探查了游殇所在的位置后,大手一挥,带着众人开始朝目标地点而去。

    不过这一次前进中,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边走边骂,因为鬼兽族人竟然又一次集体搬离,换了更远的地方。

    这在他们看来,完全是王八蛋行为!

    我们有那么可怕吗?

    不过众人丝毫没有放弃的想法。

    既然逮住了鬼兽族这只大肥羊,那就必须往死里薅羊毛,不薅秃了绝不放手。

    长达四个多小时的赶路后,众人来到了一座血色湖泊边,也发现了湖旁的血魔村落。

    意识到已经接近目标地点,常宇当即开口:

    “大家做好准备,一队和二队先奏乐,等进了村就全部给我动起来!”

    听闻此话,敲木鱼的一队和念经的二队当即加快了节奏,声音也变得响亮。

    ……

    此时村落内,正在与血魔大祭司谈话的鬼兽大祭司听到外面的动静,微微眯眼,随后面色凝重开口道:

    “老朋友,他们来了!”

    感受着外面传来的浩然正气,血魔大祭司心中不屑,觉得这群外来者虽然有些实力,但仅是如此的话,他还真不放在眼里,于是当即点头道:

    “那我们出去吧!”

    说着,他便迈步朝外走去,鬼兽大祭司当即跟上。

    此时“驱魔乐队”已经进了血魔族地。

    这时常宇挥手示意众人可以开始了,顿时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将全部驱魔法器都用上了,除了最开始的木鱼、念经声外,清心铃、降魔磬、摄妖铛、不动明王鼓、摄魂唢等法器声也同时响起。

    这一刻,还面带微笑朝外走的血魔大祭司表情瞬间凝固。

    与此同时,鬼兽大祭司脸上的笑意终于不再掩盖,随后双手抱头缓缓蹲下,动作熟练。

    “至阳之力,你……故意害我!”意识到不对劲的血魔大祭司面色难看的望着鬼兽大祭司开口道。

    “老朋友,我这也是迫于无奈啊,我没告诉你的是,现在我们体内的阴血石都已经被剥离,我们两族之间的实力平衡已经被打破了,如果我不这么做,我族迟早被你们吞并!”

    “你好狠呐!”

    说话间,血魔大长老试图操控体内力量,想要运功飞向天空。

    然而在至阳力量的环绕下,他的力量完全被束缚在了体内,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力量调出体外,一切挣扎都成了徒劳。

    ……

    与此同时,血魔族地内在与血魔族人交谈的鬼兽族人,在听到熟悉的乐器声后,也都熟练地纷纷抱头蹲下身来。

    随着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接近而来,这群被剥削过的鬼兽族人毫不犹豫的伸手指向神情懵逼的血魔族人开口道:

    “他们体内有血石!”

    经过族内大祭司的指点,在场鬼兽族人都明白现在该怎么做。

    按照大祭司所说的,现在他们族群的未来发展因为阴血石的丢失,受到了影响,和血魔族之间的平衡也已经被打破。

    这一点瞒不了太久,血魔族迟早会知道。

    到时候,血魔族必然会联合其他种族势力,在他们最虚弱的时候给他们致命一击,然后瓜分他们在极阴泉的利益。

    而现在这么做就是要让血魔族遭受和他们一样的痛苦,从而导致种族实力削弱,然后将他们牢牢绑在一条船上。

    所以看到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到来,鬼兽族人毫不犹豫的在血魔族人背后捅了一刀。

    望着一脸狗腿子模样的鬼兽族人,到来的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神情愕然。

    有点意思!

    不过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才不管鬼兽族与血魔族之间的复杂关系,果断开始了暴力“化缘”。

    “不想死的全部抱头蹲下,化缘!”

    “统统不许动,给老子躺下,否则杀你全家!”

    “还敢瞪我,不知道我在化缘!化缘!化缘啊!(某太岁族新秀怒拍某血魔族人后脑勺)”

    “抗拒从严,坦白从宽,谁体内有血石,自己吐,配合我们化缘,否则要你狗命!”

    ……

    这时专门负责收保护费的八队成员,在常宇的示意下上前,将血魔族成员一个个踹倒在地,然后开始胁迫他们吐出体内“血石”。

    同时九队成员开始去村内抓捕其他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血魔族人。

    片刻后,血魔族地内的数百名族人,包括大祭司都被带到了村内空地,成排抱头蹲下,开始依次接受“化缘”。

    看到这一幕,抱头蹲在地上的鬼兽族人脸上不由得浮现幸灾乐祸的笑容。

    虽然血魔族人正在经历的,是他们之前所经历的痛苦,但是不知为何,就是很开心!

    尤其是鬼兽大祭司,都快笑得合不拢嘴了。

    “你好狠毒!”这时,血魔大祭司一脸怨恨的望向鬼兽大祭司开口道。

    瞥了眼血魔大祭司,鬼兽大祭司忽然指着他开口呐喊:

    “我举报,他没有按照你们指示的抱头蹲下,还跟我说要想办法报复你们,还要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

    听到这番话,血魔大祭司一脸懵逼,随后在懵逼中被一脚踹翻在地。

    片刻后,望着正在抱头打滚挨揍的血魔大祭司,鬼兽大祭司笑得更开心了。

    原来背后捅刀的感觉是这么快乐!

    果然,痛苦分摊给别人的时候,痛苦就会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