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谁动了我的韭菜 > 第82章 化缘的正确理解
    被狠狠剥削了一次,鬼兽族大祭司意识到一件事,他们已经被外来者们盯上了。

    按照领头的外来者所说的,他们之后还要来族地内取阴血石,这让鬼兽大祭司心中无比惆怅。

    由于能力完全被克制,正面反抗显然不可行,那无疑是自杀。

    所以只能另寻他策。

    想了一晚后,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带着让族人们暂时搬离族地,待三个月后,残渊禁地即将关闭的时候,再搬回族地,到时候外来者们必然会离开。

    思考了一整晚后,鬼兽族大祭司觉得这么做完全可行,否则后患无穷,外族人显然不会放过他们。

    但是只要搬离了族地,有迷雾做为掩护,他相信外来者们绝对找不到他们。

    在做出决定后,大祭司第二天在族地内留下了一个记号,用于提示还未回到族地的族人他们的去向,然后果断带着族地内的族人,以及部分从极阴泉归来的族人,向北而去。

    不得不说,鬼兽族大祭司的决定是正确的。

    因为已经尝到甜头的网友与太岁族新秀怎会放过他们。

    现在他们就一个想法,逮住鬼兽族这肥羊,使劲薅羊毛,薅秃了为止。

    所以鬼兽大祭司搬离族地的想法是正确的。

    但是错就错在带上了游殇这个已经被常宇标记追踪的族人。

    所以当天夜晚,正躲在一处洞穴中的鬼兽族人再次听到了熟悉的奏乐声,这一次还是堵门奏乐,他们想逃都逃不出去出去。

    再次看到常宇等人,大祭司的表情充斥着绝望。

    “大祭司,我们又来化缘了,能否行个方便!”

    听到这番话,大祭司一脸便秘,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群外来者还能找来。

    奈何形式逼人,大祭司只得点头答应。

    于是,挨个收保护费开始了。

    在场鬼兽族人在网友与太岁族人的示意下,集体抱头蹲下。

    除了已经交过阴血石的鬼兽族人,其余从极阴泉归来的新面孔,此刻成了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的目标。

    靠着解析能力,网友们能很准确的知晓现在谁体内有阴血石。

    一路朝洞**走去,沿途挨个剥削。

    期间也有硬气的鬼兽族人企图反抗,对此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会毫不留情的出手将其痛揍一顿。

    在奏乐声中,鬼兽族人根本不是对手,只能卑微抱头挣扎。

    这期间最兴奋的就是太岁族新秀们了。

    从小到大,他们听说的都是残渊禁地多么诡异、恐怖,完全没想到自己能在这里翻身做主人,狠狠剥削残渊禁地内的原住民。

    当恐惧变成快乐,那么快乐必将升华。

    想到祖上有诸多优秀族人被残渊禁地内的鬼兽族人吞食,太岁族新秀们对鬼兽族人下手毫不留情。

    嚣张已经写在了他们脸上。

    同时太岁族新秀们,对于常宇时常挂在嘴边的“化缘”二字,也有了自己的解读。

    沿途前进中,太岁族人将“化缘”这两个字的自我理解意思,发挥得淋漓尽致。

    比如一名鬼兽族人在吐出阴血石后,紧紧握在手中,不舍得交。

    这时一名太岁族新秀冲上去就是一脚,将这名鬼兽族人踹翻在地,并强行夺过这名鬼兽族人手中的阴血石怒斥道:

    “艹你大爷,不知道我们在化缘啊,还抓着阴血石不放,给老子爬!”

    还有一名鬼兽族人装作体内没有阴血石,干呕半天就是不吐出来。

    看了常宇的眼神后,当即就有几名太岁族新秀上前,架起这名鬼兽族人就是一通暴揍,揍的同时,口中还呐喊者:

    “我们是在化缘,你当是我们在要饭吗,赶紧给老子吐出来,否则杀你全家,刨你祖坟!”

    什么是化缘?

    化缘=光明正大抢劫!

    理解鬼才们的表现,让网友们也是目瞪口呆。

    不过他们并没有指出太岁族新秀们理解中的错误。

    因为理解错误这个问题……和他们抢劫阴血石有什么关系吗?

    至少鬼兽族人对于“化缘”二字的理解,是与太岁族新秀们相同的……

    ……

    一通暴力收保护费后,网友与太岁族新秀们清点了一番收获,随后面带微笑,敲敲打打离去。

    化缘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且有滋味!

    ……

    望着离去的外来者们,大祭司的面色奇差无比。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这群外族人能找到他们。

    转头看了眼神情萎靡的族人,大祭司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抓住了游殇的肩膀,体内的力量顿时涌现,渗入游殇体内,开始检查他的身体。

    片刻后,大祭司叹气摇头。

    探查后他发现,游殇根本就没问题。

    这一刻大祭司陷入了沉默。

    他知道这群无耻的外来者还会到来,现在必须想出一个办法来,否则接下来的日子不得安宁。

    思考片刻后,大祭司挥手在洞穴中留下了一个记号,随后望着族人开口道:

    “这里不能待了,都跟我走,我们去血魔族地避避风头!”

    鬼兽族人听闻,都站起身来,这时游殇望着大祭司面露忧愁:

    “大祭司,血魔族虽与我族关系不错,但他们可不是善辈,说不定会对我们下手!”

    “别忘了我族还有百余名族人在极阴湖开采资源,如果真要彻底开战,只会是两败俱伤,便宜了其他势力,到时候我会和血魔大祭司商量,将极阴泉的资源分他们一成,期限百年,我相信他肯定会答应庇护我们!”鬼兽大祭司沉声开口道。

    话音落下,鬼兽大祭司的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笑容。

    虽说是寻求庇护,可他心底还有一个想法没说。

    在场族人体内都没了阴血石,实力大跌,这对于整个族群未来发展来说,影响巨大。

    他们与血魔族之间的势均力敌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并且这个差距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扩大。

    可如果说,血魔族也遭遇了一场灾难,导致他们族群实力大跌……那么平衡就会再次回来。

    所以……痛苦,就该一起分享!